light12 (已有 8,065,477 人访问过博主空间)

http://www.backchina.com/u/260533

河边 是是非非(23--完) 屁股与大脑----大选次日感言

作者:light12  于 2016-11-10 17:0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网络文摘

是是非非(23--完) 屁股与大脑----大选次日感言  时间: 09 11 2016 19:56
作者:河边  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

是是非非(23--完) 屁股与大脑----大选次日感言
 

昨天是美国第45届总统选举日。人们如何投票,恐怕在很多华人看来是一个“屁股决定脑袋”的事。屁股如何可能替脑袋做决定?读者或许会说敝人误解了,人家的意思是:屁股坐到哪一边,就从哪一边的角度看问题,也就会为哪一边说话。可是敝人还是想不通,难道我的屁股的挪动到哪一边不是因为我的大脑的决定,而是夜里梦游的结果?可见答案只能是要么我被劫持了,才会“屁股决定脑袋”;否则我们都是由“脑袋决定屁股”才对。
 

劫持下的脑袋与屁股的关系没有讨论的意义,正常生活里脑袋决定屁股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或者说,那种固化的“选边站”不过是人们的“假想”。例如,同是富翁,巴菲特与川普的理念截然相反;支持富人川普的选民不乏领救济的穷人;穷人中有支持柯林顿的也有反对柯林顿的。马克思用阶级来划分人群进而把人对世界的看法按阶级分类所以是一种假想,事实上不成立。如今很多人又将这套东西捡起来,说,世界上的资本家都是一个想法,要用全球化来刮净他人的油水。这个说法因此肯定也是靠不住的,资本家这个概念下不可能生出一种全体一致的大脑来。再引申开去,我们不难想象欧美国家的资本家也不可能全都站到同一条边来与如中国这样的后发国家一起来搞个什么“中美国”玩意,通过它来压榨先进国家的中产阶级与落后国家的穷人;同样的,他们也不可能一起搞一个“西方联盟”来一致对付中国。
 

不远前发生在中国的事实是:中国人自己选择了改革开放,前面也是自己选择了向西方关门,这中间不论是关门或开门,都没有一个国际上的两厢合谋,历史不过是人们按照自己的选择而发生的各种互动的结果。所以,人如何想问题才是决定了人与人看同样的问题而有不同的答案的根本原因。
 

一、人如何想问题?
 

对于“人如何想问题”的问题,恐怕最容易理解的答案就是把人脑看作电脑,其中的硬件不仅先天就有,而且现代人出生时的大脑硬件与万年前古人的没啥区别;而“如何想”则是大脑所装的软件。此软件的不同决定了不同的人对于相同问题的的思考便会有结果的巨大差异。
 

因为用装了不同的“如何想”的软件,不同的人的脑袋思考同样的问题就会有不同的判断。这个我已经鼓吹贩卖了一百遍的现代人应有的“标准软件”就是“现代科学思维方法”,它是近500年来才发展出来的新东西,从此将人类文明划分为现代化与现代化前(见下图:世界的GDP在过去1万年里的增长)。
 



二、思维方法与思维方法得出的知识
 

用这个现代科学思维方法来研究世界,得到的判断就叫做“科学知识”,其中的“科学”两字用来表示获得这个知识的方法。也就是说,如同于计算机,我们的大脑里的思维方法类似一个分析判断的工具,用这个工具分析判断输入大脑的信息才可以得到知识。所以,用科学思维方法研究自然得到的知识叫做自然科学(知识),研究神经系统所得叫做神经科学(知识),研究人类社会就叫做社会科学(知识),研究经济现象所得的知识当然也属于科学知识。不是用这个方法获得的知识叫做科学以外的知识,它们也是知识,但不是科学知识。可是,不少所谓的科学知识并不是通过严格控制的科学方法得到的,这在以人为对象和以自然为对象的研究中都存在。但这种错误并不能因此证明科学思维不能用于该类研究,只要将用错了方法换成正确的科学方法就能得到科学知识。
 

将相关的同类知识系统化后便形成理论。理论的功能是用来解释已经发生的现象与预测尚未发生的现象。形成一个理论的知识的完备性决定了该理论的解释能力。有的理论因为所用的相关知识不完备,其解释能力就弱,反之就强。例如比较进化论与遗传学两个理论,后者就比前者完备,所以解释功能要强于前者。有的领域甚至在知识不完备时会存在不止一个理论,需要通过科学知识的累积来最后淘汰错误的理论。但所有科学理论的完备性都只是相对的。
 

为什么科学思维方法对于有的东西不能研究?为什么科学思维方法出现后人类文明就成为了两截?为什科学理论的完备性都是相对的?
 

三、实证逻辑的意义-----局限与神奇
 

回答上面的问题,答案在于科学思维方法的本质:实证逻辑性。这一特性首先规定了这个方法不能做形而上的研究(没法收集实证);其次又限制了它不能用于包含了太多变量的大系统的研究,因为那样做的结果必然在不加分割的前提下没法对众多实证(变量)做出特异性结论(没法得到确定的相关性)。而实证性加逻辑性这两点合起来则一方面使得它是一种比较其他的思维方法都更有力又更复杂的探索与创造的工具,同时又使我们生来就不完备的大脑难以胜任这个方法的要求(近似于硬件落后)。这就决定了用这个方法得到的结论的正确性永远是相对的,由各种前提条件限制着。这个特点既反映了人类思维的固有缺陷,却又决定了人类文明的发展是没有止境的。
 

例如用此方法对于宇宙的研究,每一项判断都来自实证,所以有现代的宇宙(科)学。而对于我们能够通过观察得到实证(数据)以外的太空,我们只能说我们不知道,硬要研究的话,那就进入了形而上,得到的知识也就不是科学知识了。
 

再例如我们用此方法研究人类社会,我们可以通过观察与实验来得到关于人的社会行为的判断。但是当我们发现人与人的大脑有很大的差别时,我们就知道在某个个体身上得到的结论不能轻易地引申到另一个人身上。后来我们又发现人的大脑都有很高的相似性,结果我们就发明了统计方法来表述通过对于一些个体的实证研究所得的判断对于整体的有效性(可信度)。而若要对于一个社会里某天具体有哪些人会穿什么颜色的衣服这样的命题却无法研究,因为它牵涉到的变量太多。
 

又例如我们用此方法来研究碳元素,我们知道它们都是一样的结构,于是我们放心地通过对于个别碳元素的研究来得出对于所有碳元素的性质判断。但后来我们又发现有的碳元素有放射性,有的却没有,于是我们便知道了即便所谓的“客观世界”也是有预料不到的差异,我们判断的成立因此只有相对的意义。
 

但不论如何,这个方法是前所未有的,我们用它获得了无数前人没法获得的知识。从现在起往回走3000年,也就是主要的地域性文明都成型了的3000年里,人类的所有重大发明的98%都是自1400年以后取得的,这个比列随着时间的延续还在提高(见下图),所以人类文明才会在出现了这个方法后,通过将由此方法获得的知识的应用而发展出现代文明,从此把人类文明断成了两截(参见前一图)。
 



四、各样的不确定
 

关于真理的必然性与普遍性,是古希腊人首先提出来的对于真理的界定。例如神与圣人,在不同的文化里都是真理的必然性与普遍性的化身。意思是说,来自神(或圣人)的说法所预料的事情一定会在过去、现在、将来发生,一定会在所有的地方发生,即囊括了所有时空,所以是“永远不会错”的。
 

科学思维方法的出现,首先把神的存在否定了,继而又随着科学的发展把信仰排除出科学研究的对象(即不再用科学方法来探讨神的存在的问题。此话题过大,暂且放下)。对于圣人,则从此知道圣人的话作为判断也是要有实证的支持,否者就是一种观点而已,不能认作事实。在上述关于科学思维方法的局限性论述的基础上,我们于是知道,在坚持科学思维的前提下,所有的科学理论其预言能力都失去了绝对性,也就是它的必然性与普遍性只具有相对性的意义。所以,当我们通过科学实验发现所有的人----不论是1万还是1000万----都认为自由是生命的意义所在时,我们还是不能排除下一个人不会说当奴隶才是他的人生的目标。
 

同样的逻辑,我们也没办法根据现在中国大陆的状况肯定说,中国人不追求自由,因为隔壁台湾的例子就放在那里。我们的方法必须是实证的,同时又是逻辑的,这是现在公认的讨论所有问题的前提。实证意味着取样要小心,逻辑意味着论证要严密。可是这两句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要做好这两点,首先要意识到科学思维既是一种方法还是一种态度,没有态度,这个方法是无法真正安装到在我们的大脑里去的。这也是旧话了。
 

五、Unlearn之难?
 

要在传统社会里众多的民众的大脑里建立科学思维很难,因为这个方法是反传统的, 是“动乱”的根源。要在已经发达的国家的人群里保持科学思维传统也不容易,因为人出生后的大脑与原始人无异,“软件”是空白的。伟大的康德当年没法认识到这一点,因为250年前的神经科学不发达,因此他误以为“先验知识”(近似与我所说的“软件”)是人脑生来就具有思维方法。其实思维方法是通过教--养形成的,会成为神经元之间的联系,固化后成为我们的“先入为主之见”,不为我们所知,但会妨碍我们安装新的“软件”,需要通过unlearn来除去,很不容易。反映在“大脑决定了屁股”这句话里,它不止是说“屁股听大脑的指挥”,还有未说出来的一层意思:是大脑控制我们,不是我们控制大脑,尽管我们的确可以有意识地对于自己的思维进行某种调控。----这又是一句解释过很多遍的老话了。
 

而我们的有限调控又是深受情绪的影响,不论是失望、恐惧、悲观、愤怒等等,都会使我们的思维调控失效。在严重的情绪影响下,人是很难看清事实的。情绪过去以后,人会又回归理性,生活会重新开始。所以对于民主国家来说,真正可怕的是法治倒台,陷入动乱,所有的人便都会陷入恐惧与愤怒的情绪而失去理性。因此法治才是我们所有现代人的命脉。现代民主国家的民众与专制国家的民众生来一样,遇到与生存有关的压力也一样情绪化。不同之处是自小受到的教育通常包括了现代思维方法,还有法治的保障,心理压力的宣泄渠道,所以才不那么容易长期生活于情绪压力之下,最后走向社会暴乱。以美国民间所藏枪支之多,人民意见分歧之大来看,本次大选能有这样的结果在我看来只能说明美国的确很伟大。----这话是看到下面孙网友的感言而发。
 

最难的还是教--养亿万个大脑。有多难?想想我们这里的诸多大脑几十年的改变有多难吧。这是我在本镇真正见证感受到的一个事实。我们每个人恐怕至多不过只能移动自己的屁股,and move on.
 

(完)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8-1-27 18:5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