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u (已有 21,099,182 人访问过博主空间)

http://www.backchina.com/u/282517

那年夏夜和那两个日本女人

作者:ryu  于 2018-2-12 10:0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东京原汁原味|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7评论

关键词:日本, 东京, 夏夜, 女人

“伸出手来让我看看...”通过东京一个区“职安(地方政府的职业介绍所)”的斡旋,我去那个制作所应征面试时,那人--所长的第一句话便是这。
“怎么那样粗糙?干粗活的?”看了我的手掌后他问道,毎句话都极短,还有停顿,明显地似乎中气不足。
我告诉他我是中国浙大毕业的,专业是农业育种,也爱好自己动手DIY。
“这里只需要动手干活的,不用你读过什么'大学'的脑子,听我的脑子指挥!”他说。随后他向我身后的地方招呼说“喂~”
什么时候起,早就有一个小女人站在了我身后。
“呦,带去试试手势,先上3号机”,他说。
“3号?不是2号?”她问,完全象是暗语。“去、去、去!3号!”他回道。

“我叫理惠,我们的制作所是为汽车厂代加工部品的...”在路上她自我介绍,抬手举足之际,一阵微香徐徐。我点了点头,“我叫CH”,我算作了礼尚往来。
这是3号程序的磨床,把这部品倒个45度的角度给我看,她软声地命令道。
接过部品我先掐了一把,是高强度的铝合金材料,于是摆正角度,脚尖轻点启动器,一气按了下去,点到便收。可以吗?我装成没有自信地问她。
好家伙,you got it ! 她脱口而出。这时候我才发现整个磨床车间全是女人。
就这样,我被录用进这个才20来人的郊外农民区的加工厂。说是厂,其实是宽大得拖拉机可以掉二、三个头的农家大院,二间磨床车间,一间极大的切割车间,其后面的建筑就是住宅。理惠是那个男人--所长唯一的女儿,母亲是警察--公务官员,上有同居的祖父母,这个厂是由祖父母开创的。

我老爸管工艺质量,手上功夫了得,干活特灵,就是什么,人很古板,別冒犯他就什么事也没有了,理惠说。
他很寡言?我问。
我老爸有病,Asthm,不适多语,气回不过来,理惠。
Asthm?我问。
是哦,Asthm,支气管喘息病,没听说过?理惠。
是不是哮喘?我问。
有点接近了吧,是这病,理惠说。
厂里招有2个菲律宾小女人,23、4岁的,帮助所长切割钢管时候干下手活,老是三天二头没请假就缺工。风传她俩主要是干夜间酒吧陪笑的,白天的活完全就是为了居住日本的签证。这些天又是不告而旷工,“帮我打电话问问她们”,一天理惠拿电话机给我。
“我不干!”我说。
为何?
她们还有別的忙着呢,我强调。
忙別的问问有困难?你们中国女人不都有別的那种活忙着?忙別的也不犯法呀?yes or no? yes or no?
It's too much for me ! 我被她的 yes or no烦透了,猛地脱口而出说太讨厌她了。
You can speak English ? Wao~理惠有些惊喜,接下来她稀里哗啦地用漂亮的英式英语告诉我说雇用她们菲律宾人和采用我CH一样都是地方政府鼓励雇用外国人的政策,还有政策奖励金等等。瞧着理惠那副说英語时眉飞色舞的表情,感觉得到她流露出来的那种有些恩赐的神情,尽管她人长得比较一般日本女性眉清目秀,我还是难忍有些讨厌她的直感。
时间长了,我知道理惠大学毕业前就休学去威尓士Town大学进修了两年管理学专业,回国结束学业后便协助她老爸管理厂务。比较那时候的我年轻5、6岁,才24、5岁。

时间长了,理惠还要我毎天一早一晩去她那简易的办公室接受当天的生产任务和当天结束操作的进度。
有人不满意,说CH才来多久,不适合干统计报表的活,而且,还是外国人,云云。“有意见对我提,不满冲我来,谁的手里出得了活,谁就多表现出来,闲言多语少来些,我不受用的!”众人于是对理惠不敢啰嗦,但是,私下里对我一致冷淡,我有些孤独感。

不久,我被指定接手第六道磨床工序的活,把行将报废的部品作最后的补救加工,“这些工作做得好了才是最能够出利益,回报也高,拜托你了。同時,老爸身体不行,他的活你来顶,这样也好少与那些婆婆妈妈打交道”,理惠说。望着她的背影,我有些无奈。为了挣钱,从头学起吧,况且,她还答应換一个人称“小阿姨”的女人来作我的下手,那两个菲律宾女人调去打杂。

小阿姨,其实并不是阿姨,只比我多4岁,胖嘟嘟的脸,胸部丰满,干活很卖力。这样一来,我的工作分两处了。原来所长的切割钢管的活全由我包了,3台切割车床,肩扛各重23公斤、长5米、共各20根钢管上机,准确地设定毎天不同、毎机异样的长度与角度由机床切割,1小时调整1次精度,3小时増添1次钢管,其余时间就是在第六道工序上把行将报废的部品在磨床上补救加工,争取提高成品率。而小阿姨负责把切割好的钢管在抛光滚筒机里分批打毛边,顺带替我照看机械,有什么意外了马上来通知我。
小阿姨很健谈,主动倒话给我,她已婚,有一个上中学的儿子,就住在附近,是这个厂里第12个进厂的人了,告诫我哪些女人要我与她们搞好关系什么的啦...还有那个理惠,她是家的“箱入娘”、即将来不准备嫁出去、相反要找招女婿进门的“宝贝女儿”...

是吗?我问。

当然啰,小阿姨两眼直勾勾地盯住我说。
切割钢管的活,晩上是关键,下班前务必为3台机加足切割管料,以致于毎晩不加班2小时走不了人。“在这洗了澡、吃了饭再回家怎么样?”有一天厂主的老奶奶对我说,“家里有人等,不行啊,”我回绝说。但是,十在大热天的,我有几次留下洗了澡再回家,当知道我洗澡的浴室是她宝贝孙女专用的浴室后,我便固辞她的照顾了。
你有家属啊?有一天理惠问。
哦,是同居人,还有一孩子,我挑明了话。
啊~同居人哪!那不回家一、二晩又有何妨啦?理惠说。
不好吧,我回道。
那午饭与我一起出去吃呢?
你何必破费呢?
別破费不破费!yes or no? yes or no? 她直接了当地追问。
呜~又来了!哦,其实呦,我们等于是夫妻,而且,我的那同居人哪,她是个类似中国的MI6的人,Do you know MI6?
哦,当然知道啦!都说来日本的中国人当中,10%呦是Spy ! 唉,那有什么关系,Spy不也就是职业的一种?走,今晩陪我喝一杯、还是现在跟我吃午饭?別耽心,我请客,你不愿意我请,我就AA,怎么做?说呀?理惠无邪气的表情,一气渲泄的英语。
其实,我对理惠她说的一半确实是事实,既我们夫妻来日本前,我们的熟人为我们分別办了出国身份公证书。公证书特意隠去了我们是夫妻的关系--为了特別的需要。而MI6的玩笑自然是我意在摆脱理惠所谓好意的口实,没有料到因为她习惯了她母亲的警察身份,使她毫不感冒所谓Spy的荒唐借口。

“熟悉了以后再说吧?加之我是个外国人的中国人”,我没有留余地地回绝了她。
等你这个外国人的中国人想通了呀!不过,当时候別怪我又约了其他人哦...理惠说。
哈哈...

停车场里,我的破吉普旁边老是紧靠着一辆微型汽车,有一天终于看见是小阿姨的汽车,我乐了,说是你那种豪爽人怎么会开那样大妈的汽车?于是小阿姨也笑道,喜欢高头大马汽车的男人不也难免乐迎大女人?
呜、、、你说谁是大女人呦?我问。
唉!小阿姨呢?她滑头地反问。

那天傍晩,在磨床上加工时,猛然一根铁合金丝飞进我的眼睛,刹那间疼痛非凡、动弹不得。赶紧摸到钢管间叫喊小阿姨帮忙。两手油汚的她不管三七二十一,拉我仰躺在钢管堆上,俯下身用嘴吹,“出来了吗?”她问。
没有,好象倒向勾着呢、、、呜!有点痛哦...我说。
呦!你別怕,如果不怕...不嫌弃的话,这样来!说完,她一抬腿骑在我的小腹上,低下头、探下脸,伸出潮湿、滚烫的舌头一遍一遍地舐我的眼睛...软软的胸部毫无顾忌地压在我的身上...
嗨!成什么体统啦!你、还有你!你们拿了公司的工薪,尽然胆敢上班的时候这样胡作非为?!理惠突然出现了。
是我的眼睛进了...我忍痛辩解,而且,我有义务为小阿姨洗清误解。
就是进了铁屑,应该迅速喊救护车呵,你是医生嘛?你安的甚么心哪,唉?说呀,这样脏的口、这嘴,你以为你可以代替诊所啊...理惠对小阿姨的指责还是没有个完,

“Are you OK ? Don't you think it's too much again ? ”我为了保全小阿姨避免被无休止地无辜责问,不得已又用英语对付老板的理惠了。
......

好些天,我们--理惠、小阿姨、和我,虽然都表面上若无其事,但是,各自心里都不舒畅。
我干的活,不是被指这些不对、就是什么不好。
小阿姨那边怎么样表面上看不出,这些是日本女人的表面功夫,可是晩上加班下班时候,总看得见小阿姨在汽车里擦眼泪。
找了个机会,我对小阿姨把我的现状事实大概作了个说明,“作为同事,我们今后理应点检些,尤其是我”,我说。她也由此宽心了好多。

风波终算过去了,事情也没有得到扩散,这些得全归咎于那两个日本女人不是那种好事、好咀嚼舌头的人。
其实,日本女人中有的是好管闲事、好传小道的人。可不是,最近几天2、3号磨床工序间的婆婆妈妈们又在私下里唧唧咂砸的了。传言悄悄地如同流沙般泄地无声,说的是最近制作所的“宝贝女儿”在广招进门的女婿候选人了...真滴!“宝贝女儿”的阳台角上多次隠隠地晒着以前没见过的“脱灵扑”...豁出去了的标志啦...
“脱灵扑”是什么,还有什么是豁出去了?一天加班完毕已是晩上8点钟了,发动了汽车,我顺便问了就在旁边的小阿姨。
小阿姨掩着脸偷笑了,说给你听怕你也听不懂滴,来,撩起我后背的衣服,看见了吧?小阿姨问。
什么看见了?
文胸啊?翻开文胸的挂钩带就知道了,不是有商标吗?那些洋字母就是“脱灵扑”...我下面无翻边、一次成型的小裤裤就是豁出去了,也就是什么,胜败在此一举的...那种性感内裤...”小阿姨好久没有这样边说边哈哈笑的神情了。
原来,豁出去了的“脱灵扑”,就是有名的性感内衣品牌--Triumph。日语的发音就是这么別样和滑稽。翻看了女人的内衣突然感觉颇多不宜,可是小阿姨却若无其事,“CH,好久没有和你象以前那样不设防对方的对话交流了,我可憋苦了”,边说着她依然不放下衣襟车转脸来靠紧我。我轻握她微微带肉、颇有性感的肩膀以阻止她贴近我,不早了,回家吧,找机会再聊,你先发动车吧,我策略地劝她。

就在小阿姨的小车始动4、5公尺,眩目的前照灯光聚焦处却是一对雪白的大腿,双手叉腰、满脸怒气的理惠拦住了小阿姨,你这个不要脸的人,活寡妇,你给我下来!理惠的声音因为愤忿変了声调,由下而上的灯光映衬她那冷飕飕、又有些显憔悴的25岁日本女人的脸,“今天没有外人,我正告你这个你家男人8个月前遭车祸瘫痪在床的活寡妇,你勾我的员工违背规矩別以为我没有发觉...CH,你別下车,今天什么解释我都一概不听,而且与你CH无关系。就是你个贱女人,给我反省2周,明天起別来了!”话完理惠愤恨地扭着超短睡裙下的臀部,扔下一句“CH,你呢,別误了明天准时上班”就走出了汽车灯光影圏。

万赖俱寂,连风也不再流动,唯有无声的树叶的剪影斑斑驳驳...都是我好奇向你提问题的错...我惭愧地面对小阿姨。

对不起,因为我个人家庭的不幸隐私,连累你CH男人的脸面了,真的很抱歉...不!CH,你別说了,我都知道了,也感谢你了,她,对我太偏激,那不公平,二周后我会来吗?...小阿姨象自问似地闭上车门轻轻地开走了。

我,我...我把自己想报复理惠偏颇做法的那句话咽进了嘴里。尽管理惠对我不算错。

心情很有些烦燥的一周间,表面上却又是什么也没有发生的6个工作日,有些慰籍的是车间里那些婆婆妈妈只知道小阿姨的婆婆病了。一天午饭后1小时休息我平躺在切割机间的墙角午睡,无意中听到了理惠的一段对话。因为隔墙就是理惠的浴室、脱衣室再就是她的办公室。

“奶奶,你来一下,看看我这儿...呐,这里,左乳房下、腋下方,怎么像有些痣粒?还是块?”那听得出是理惠的声音。

哪啦?那呀,不是,胎记吧,只是有些毛糙罢了,没事的,乖孙女!

...

于是,我随手将1台微型音声起动式IC录音机隐蔽地挂在了窗戸檐下。三天后,我便基本掌握了午后18点30分厂里下班后理惠的行动规律。18: 30淋浴30分钟,再做20分钟瑜伽,等我去汇报完当天的工作进度后,20点,她的奶奶正忙着呯呯嗙旁做晩餐时,理惠又会泡上40分钟泡澡。

我准备实施报复计划了。从理惠浴室、脱衣室的外墙电源插座上先接了1根进我的车间。

标签 东京,夏夜,日本,女人


高兴

感动

同情
1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7 个评论)

1 回复 独坐庵中吃苦茶 2018-2-12 12:02
小阿姨更像我概念中的日本女人
1 回复 ryu 2018-2-12 12:34
独坐庵中吃苦茶: 小阿姨更像我概念中的日本女人
哈哈,很有意思,很想领举教兄哥概念中的日本女人哈
1 回复 ryu 2018-2-12 12:37
农家苦兄在微博留言云: 阿荣点评一下我们的另一个校友慎海雄。
唉呦,所谓的听到原浙大校友黄兴国当上了绍兴市长后我什么心情也没有了,他黄兴国能当绍兴市长(事实上黄兴国后来平歩青云,直至被捧上天津市市长,结果被中纪委立案),我不是更能随便...

那是我涂鸦的小说哦,要知道我怎么成了浙大校友呜?
再说,慎海雄,杭州大学中文系的,与本编虚构的CH's浙大,是两回事呢,再者,如今慎海雄兄青云平歩,要点评一下,怎么也得如黄兴国一样有了个结局的时候为宜吧。
法道急先生敢言的黒白箱政治,我无勇气、更完全兴趣全无。
还是有请农家兄多多观驻校友的指示,我奉陪,尽管我是北京的学校出来滴。
如是奉复不知适否。
1 回复 独坐庵中吃苦茶 2018-2-12 12:49
ryu: 哈哈,很有意思,很想领举教兄哥概念中的日本女人哈
就是低眉顺眼,能够承受委屈,还有就是温柔体贴,像小阿姨帮助除去铁屑那个样子的。
见笑了
其实我知道,这只是存在于概念当中的东西,虚幻不实。也曾经和日本朋友交流过这方面的事情,他们说过的:你这都是电影当中看到的东西,要了解真正的日本女人,得到日本去亲身体会。
1 回复 ryu 2018-2-12 12:55
独坐庵中吃苦茶: 就是低眉顺眼,能够承受委屈,还有就是温柔体贴,像小阿姨帮助除去铁屑那个样子的。
见笑了
其实我知道,这只是存在于概念当中的东西,虚幻不实。
握手!
1 回复 ryu 2018-2-12 12:58
独坐庵中吃苦茶: 就是低眉顺眼,能够承受委屈,还有就是温柔体贴,像小阿姨帮助除去铁屑那个样子的。
见笑了
其实我知道,这只是存在于概念当中的东西,虚幻不实。
说得好!
若得闲,我涂鸦下编,重墨小阿姨赫赫有名的“脱灵扑”与她无翻边、一次成型的小裤裤。
4 回复 独坐庵中吃苦茶 2018-2-12 13:23
ryu: 说得好!
若得闲,我涂鸦下编,重墨小阿姨赫赫有名的“脱灵扑”与她无翻边、一次成型的小裤裤。
等待中,急不可耐   
3 回复 总裁判 2018-2-12 22:38
写此类小说,带散文味儿的小说,您是著名的。
只是有些的工厂氛围,未皆入文学,材料数字等等,有点烦。
3 回复 异域堂 2018-2-12 23:54
我忽然觉得给我留黑话的那位,一定把我们俩混淆了,因为我和日本人一点边也沾不上,何来“接受日本资助,反对中国共产党”?如果真的如此,真得谢谢他们的智商了。
回复 ryu 2018-2-13 07:00
异域堂: 我忽然觉得给我留黑话的那位,一定把我们俩混淆了,因为我和日本人一点边也沾不上,何来“接受日本资助,反对中国共产党”?如果真的如此,真得谢谢他们的智商了
哈哈,一定和我一样没有任何关系,我是中国的人,如接援助,当然也来自我的中国啰!
回复 ryu 2018-2-13 07:06
总裁判: 写此类小说,带散文味儿的小说,您是著名的。
只是有些的工厂氛围,未皆入文学,材料数字等等,有点烦。
谢谢总兄拨冗指正,在考虑情节的合理发展,当再正视可读性了。
再致谢意。
回复 总裁判 2018-2-13 09:18
ryu: 谢谢总兄拨冗指正,在考虑情节的合理发展,当再正视可读性了。
再致谢意。
在您来说,小事一桩。对您文字的要求高一些,与您文思相称。
感性的特点可以在大工业金属境遇中暴露,对比之中凸显血性之躯;好比让模特儿站在冶金高炉前面,阴阳互动。只是一戒陈述厂区材料,二戒陈列数量,这一和二的核心是无描绘中心。中心只能是人情绪与思绪。
回复 异域堂 2018-2-13 11:51
ryu: 哈哈,一定和我一样没有任何关系,我是中国的人,如接援助,当然也来自我的中国啰!
明白了。
回复 ryu 2018-2-14 02:28
异域堂: 明白了。
握手!
回复 ryu 2018-2-14 02:29
总裁判: 在您来说,小事一桩。对您文字的要求高一些,与您文思相称。
感性的特点可以在大工业金属境遇中暴露,对比之中凸显血性之躯;好比让模特儿站在冶金高炉前面,阴
再谢总兄!
回复 xqw63 2018-2-14 06:02
小说吧
回复 ryu 2018-2-14 07:03
xqw63: 小说吧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8-2-14 07:0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