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为霜 (已有 1,735,093 人访问过博主空间)

http://www.backchina.com/u/299872

第三波悄然来临:青少年成为硅谷最好的顾问

作者:白露为霜  于 2017-4-10 21:4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科学技术|通用分类:留学生活|已有10评论

关键词:青少年, 顾问, 社交网站

白露为霜注:我读过一篇教人如何递简历的文章,里面有一点:如果你还在用雅虎的电邮要赶紧换了。你可能要问,雅虎电邮用的好好的,为什么要换?因为这一事实释放出几个负面的信息:1)你年纪不轻了;2)你不肯与时具进。其实不只是电邮,如果你没有脸书账户,也不会用推特,更不懂Snapchat有何妙处,那你实在是OUT了。现代互联网已经经历了两次浪潮,第一次建立了互联网的基础设施,以思科路由器,诺基亚、苹果手机为代表产品;第二次是社交网站的兴起,以脸书为最重要的标志(中国人没有脸书,微信也许算个替代),使人们有了一个“在线身分”概念。如果你错过了社交网络是不是就意味着永远掉队呢?倒也不是,现在你的机会来了,如果你跟上互联网的第三次浪潮就可以越过你20岁左右的孩子一举冲到时代的最前沿。那么第三次浪潮互联网公司有什么特点呢?以下是一篇介绍评点新一代社交网站文章,发表在最新的“纽约杂志”(New York Magazine)上。英文好的读者可以直接阅读原文:The Best Consultants in Silicon Valley Are Teenagers

 

 

 

家庭爬梯: 青少年成为硅谷最好的顾问

By Yiren Lu

 

当田纳西州纳什维尔University School八年级学生摩根·雅各(Morgan Jacobs)下午五点从学校运动场回来,她跳上“家庭爬梯”(Houseparty),一个去年秋天由现在已经停止存在的初创公司Meerkat推出的视频聊天应用软件。一个晚上时间,她可能会用Houseparty聊天,做家庭作业,或者和朋友们打打闹闹,其中大多数人还不能开车。

雅各是Z世代(Generation Z)的成员 - 1996年至2010年出生的青少年(teenagers)[1],其后自拍”(post-selfie)技术习惯推动了社交媒体的新浪潮,其中包括Houseparty,“对口唱”(lip-sync)应用软件 Musical.ly和“问答”应用软件Whale。受到Snapchat成功的刺激,这些经常是怪异并且以视频为中心的产品加起来每天要吸引数亿分钟的眼球时间,并使得像雅各这样的青少年成为硅谷有价值的情报来源,投资者正关注他们的推特(Twitter)对话并邀请他们回家吃饭。

这同十年前脸书(Facebook)和推特第一次出现时不大一样。那一代社交媒体产品的成就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创始人对用户想要什么的根本直觉,因为用户就同自己一样。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还是个不起眼的学生时创建了一个网站,这样哈佛的同学(最终世界各地的人们)都可以看到别人在做什么,跟谁约会,说了点啥。凯文·塞斯特罗姆(Kevin Systrom)是一名有台徕卡相机的20来岁的年轻人,与女朋友一起在下加利福尼亚(Baja California)渡假时产生了Instagram的概念。里德·霍夫曼Reid Hoffman)是也许是当今最强大的职业网络,即所谓的“PayPal黑手党”的成员,他在创立了LinkedIn之时已经建立了作为“造雨者”(Rainmaker)的声誉。这些公司的每一家都在早期依靠他们已有的实体社交网络招聘员工,他们总可以转向自己的朋友询问产品是否具有吸引力。

然而许多当今顶尖的社交媒体的开发人员和核心用户却属于不同的人群。Houseparty的联合创始人本·鲁宾(Ben Rubin),衣塔·达米诺(Itai Danino)和赛玛·赛斯塔尼(Sima Sistani)年纪20多岁30出头。他们是以色列军队,湾区科技界和养育子女的老兵,但他们对青少年习俗的理解更像人类学研究而不是亲身经历。他们不得不通过试错法来学习()年轻人喜欢的东西。

例如,2016年春天Houseparty巡游了在西部和南部的高中和大学,向一些特定的群体介绍应用程序的功能并寻求反馈意见,从Houseparty“房间应允许的人数,到如何通知有人上了应用程序并准备交流的机制。在选择学校时,团队寻求“普通”的美国青少年,故意避开沿海科技重镇,那里15岁的男孩手机里都是最新的创投孵化器(YC)的信息,并且一门心思想成为风险投资家。早期时间,这往往意味着联系校友网络和朋友的朋友的亲戚(摩根·雅各的表哥同Houseparty的员工是大学同学,于是雅各成为是一名测试者/早期采用者,她后来把许多初中的朋友拉到应用软件上)。但也有很多用户,特别是随着应用程序逐渐流行,主动伸出援手询问如何可以帮助公司改进。

其他类似的公司已经走得更远。对口唱软件Musical.ly采取一种创始人朱骏(Alex Zhu)称之为“参与式设计”的方法。公司在微信和WhatsApp的用户群中不断地征求意见。“每个设计,特别是每个主要功能设计,”他说,“我们在开始编码之前总是首先提出想法,与用户进行对话,分享模型和线框。”对于一位将前半职业生涯用在是建立企业软件的30多岁的中国新移民朱骏来说,Musical.ly的用户群是有意识,几乎是计算分析的结果:“如今要想让新社交平台起步,最好让青少年成为早期采用者,特别是美国的青少年,为什么?他们有很多时间。他们很有创意而且在学校里,他们已经在使用YouTube进行学习,所以每个人都是视频制作和编辑的专业高手。”他说。定下了观众群后,他再反过来为其量身打造一个产品。朱骏在硅谷旅行时注意到,青少年要么在手机上听音乐,或是拍摄视频或在视频上贴纸。Musical.ly将这两个功能联结在一起,并且因为SpikeLip Sync Battle的流行几乎立即成为受欢迎的产品。今天,总部设在上海的Musical.ly拥有超过4000万个每月活跃用户,大多数在1624岁之间,聊天组成为虚拟渠道。朱骏说,“我们每天都在讨论,不光是谈论产品和想法,有时是随便聊,了解他们的想法,开开玩笑,沉浸在美国青少年的经验中。”

风险资本Greylock Partners的合伙人乔希·埃尔(Josh Elman)Musical.lyHouseparty两家初创公司都有投资,他谈到这种沟通对增长的重要意义。对Houseparty的大学之旅,他说:“不只是我们需要去推销这个产品。嘿,让我们和一群真正被这个产品吸引的人坐在一起,让我们了解他们喜欢和不喜欢什么。我们举办一个小型聚会,看看他们使用产品是否开心,然后你离开。如果他们喜欢,那么你有一群知道这个产品的人;如果他们不喜欢,你得到一堆反馈。”事实证明,他们喜欢它。社交网站依赖于网络效应的才能蓬勃发展,没有哪里能比的上学校和在年轻人中社交网络那么密集了。到20165月,Houseparty在苹果App Store达到顶峰的第三名。到了八月份,这个APP的排名掉到数千以后。团队后来才意识到这是学校的季节性反映:当青少年在课堂上看到对方的时候他们会更多地使用了Houseparty。截至今年2月份,用户在Houseparty上每天花费2000万分钟的时间

我最早听说HousepartyMusical.ly是从旧金山朋友那里。我们都是20多岁,生活中主要的社交媒体是脸书。当脸书成立时我们是高二学生,公司上市时我们大三。虽然同代人也用其他社交媒体软件 比如2010年出现的Instagram2011年面世的Snapchat,然而最熟悉的还是脸书开创的“发布-反应”模式。当我把Houseparty介绍给同年龄的朋友时他们常常困惑:一旦你打开Houseparty应用程序,你就在视频上,任何人都可以加入你。这种异步通信模式对于我们来说是非直观的。然而面对摄像头对于十来岁的孩子来说是很自然的(他们是自拍长大),这也是新应用软件经常通过瞄准Z世代市场开始的另一个原因 - “你年龄越大,已经有了一些联系他人的固定方式,所以尝试新的东西是变革性的,”埃尔说。“如果你上大学时脸书兴起,你使用脸书很多,然后当你成人之后你继续使用脸书 ... 后面一代做不同的事情,尝试不同的产品。”对于公司创始人,传统广告商和影响者来说青少年代表着无人认领的领土,其魅力Musical.ly已经开始通过虚拟礼物等方式来获利。而且青少年更愿意在网上支付现金,因为对他们来说网上就是现实生活。有一天Houseparty可能会避开Snapchat故事风格的本地广告,而选用更加个性化的东西 比如订阅Justin Bieber的家庭爬梯;或者Hailee Steinfeld;或者TargetAlex

埃尔争辩这不是单一的年轻-年老年产品轴心的概念。“我们想做一些有趣的而不是严肃的东西。现有很多产品都是像:你可以得到有多少‘喜欢’(likes),或者得到Instagram上最酷的画面。他谈到第一波互联网公司满足了功能上的需求;第二波则引入了“在线身份”的概念;今天的社交媒体软件,加上无处不在的无限数据计划,挑战使用者成为一个更加不同的、多面的自我。“我认为Snapchat真正起飞的原因之一是,你的身份不断变化,而不是沾粘性和永久不变的。”他说。“Musical.ly变得流行,因为它允许人们以从未有过的方式产生创意。而Houseparty的成长,因为它是人与人之间的交流 - 不同的地方,有多个人在一起。”埃尔认为,这第三次浪潮仍处于朦胧的早期阶段;作为一名投资者,他给投资的公司以实验的时间和跑道。“看看你能否建立一些让十几岁的孩子喜欢的,可以让其他人喜欢的东西。”

随着时间的推移趋势变得越来越清楚,尽管市场细分受到广泛关注,但最好的应用程序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吸引了广泛的社会群体。“归根结底,我们都是试图与其他人沟通的人。”埃尔 “我认为很多产品在根本上是有普遍性的,即使人们必须花时间探索并在自己的时间到达那里。”经管青少年经常决定公众对产品应用的看法,最好的应用程序是可重新演绎的。我使用Houseparty与我最接近的同学沟通,他们分散在世界各地,而且不能通过电子邮件确定Skype的日期。我妹妹比我年轻一岁,每个星期一晚上都会同一群女友们一起用Houseparty观看“单身汉”(The Bachelor)。我妈用Houseparty与妹妹和我沟通。十几岁的青少年,使用Houseparty做以前在现实生活中青少年做的事 - 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进入家庭爬梯的“房间”,然后锁上“门”。

 

[1]teenager通常翻译成“青少年”,但这两个词并不完全同义。Teenager是指13-19岁。

 

相关阅读:

脸书的故事:当华裔女遇上犹太男

码工码农的绝地反击

 

家庭爬梯 

 

Musical.ly共同创始人朱骏Alex Zhu 在上海 (from gettyimages)

 

 

2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9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回复 fanlaifuqu 2017-4-11 05:58
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
回复 白露为霜 2017-4-11 07:16
fanlaifuqu: 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
心态很重要,认为自己是朝阳就是朝阳。
回复 解滨 2017-4-11 09:47
Yiren Lu是个不错的记者。
回复 白露为霜 2017-4-11 10:48
解滨: Yiren Lu是个不错的记者。
谢谢大侠来访,问好!
回复 看得开 2017-4-11 11:37
我还未听过HouseParty, 每天都与闺女、亲人和朋友们用Snapchat,脸书和WhatsApp 联系.
回复 白露为霜 2017-4-11 12:01
看得开: 我还未听过HouseParty, 每天都与闺女、亲人和朋友们用Snapchat,脸书和WhatsApp 联系.
HouseParty我用过,适合多人同时视频聊天。手机上也可以用。
回复 软柿子 2017-4-11 16:31
看见他们兴高采烈的,也能跟着高兴!
回复 钓鱼城 2017-4-11 19:28
能不能成一代还有点早
回复 白露为霜 2017-4-11 22:14
钓鱼城: 能不能成一代还有点早
好的风险资本家能比别人更早地看见正在形成的趋势,这样才能赚到大钱。他们的判断当然可能出错,但总比失去机会要好。
回复 白露为霜 2017-4-11 22:14
软柿子: 看见他们兴高采烈的,也能跟着高兴!
很高兴你喜欢,问好。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7-4-12 01:4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