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城 (已有 212,351 人访问过博主空间)

http://www.backchina.com/u/313579

从机器翻译语言说开去

作者:钓鱼城  于 2018-1-12 04:4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流水日记|已有42评论

人工智能(A.I)发展的一个重要领域是机器语言翻译

机器翻译语言,照本宣科,能翻译出按照符合语法的英文和中文,那只能是味同嚼蜡的英文,和案牍一般的中文。这样译出的东西,丧失了语言的弹性和包容性,舍弃了语言所特有的模糊不清,模棱两可,一语双关等等功能。一句话,丢掉了原生文化的内涵和外延。不能传神地再现原词汇的本义或者歧义,这是机器翻译的最大的难关。

人们经常说的"人山人海“,用谷歌翻译成英文,就是 ”crowded“, 这让人感到意犹未尽,没把那点夸张的味道体现出来。于是,一个洋泾浜英文被专门引入。仍用谷歌翻译,进入 ”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翻回中文,刚好是“人山人海”。这个英文的翻译直截了当,更能使人体会到中文的本意和韵味,是不是?

另外,文化的差异也使得翻译过去的语言不能被很好地理解。比如说,国人教训人的时候,喜欢说,“给你点颜色看看“,直接翻译成英文,就变成了“give you some color to see”。在英文里面,根本就没有这样的用法,在英美人那里,肯定是不知所云。你说这句话要怎么翻,才能把中文所要表达的意思在英文中体现出来,而不要带很重的学究气? 如果机器来做这事,怎么做?建立专门的mapping?

以前住的社区里,有一对食洋不化的新婚夫妻,但凡有人的场合,两人一概以英文翻中文来称呼对方,两人所到之处,翻飞着“我亲爱的",“我亲爱的" 甜蜜声音, 就是My Dear的意思,腻得化都化不开。小时候读唐人的小说《金陵春梦》,里面蒋总统蒋夫人就以“达令”相称, 当时没学英文,楞是不知道这“达令”是什么意思,还以为是宁波官话,老公老婆的意思呢。

现在的社区,还有一对,则一四六九用英文打点,言必称,”sweetheart“,”honey“,我有时开玩笑说,你们干脆叫“蜂蜜”,“蜂蜜”算了,甜蜜而有质感。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蜜罐子打破了。

其实这语言就跟树一样,橘生淮南为橘,生于淮北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 以前在中国农村,爱人夫妻之间,常以“我家那死鬼”,“我家那挨刀的”作为爱称,看似咒骂,实则是打赏。听起来,土得掉渣;实际上,农家乐,接地气;有机栽培,价钱贵;不这样,不显得亲热,不显得水乳交融。

可如果让外国人也这么互相称呼,那不炸了营?真有点,中国外国,内外有别,南方北方,各为一方。确实,直到现在,我都不能想象”差点没把我吓死“和”差点吓死我“为什么会有同样的意思。北方的语言发展似乎更全面。

网上有一个笑话,讲一个外国人学了中文,在国内一个企业工作。到了年末,老板请大家到餐馆吃年饭。桌上摆满了各种佳肴。老板致词,谦虚地说,今天请大家来吃个便饭。这外国佬一看桌上这么多菜,激动得不行,就想show一把他的中文,说,“这哪里是便饭呀,真要说是,那也是大便饭啊!” 这一下大家都饱了。

这就说明,语言跟衍生语言的文化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怎么使用,光从查字典翻词典还不能解决问题。

另外,语言的一个特征是它的时效性。语言中的词汇有寿命, 跟世上万物一样。同样的意义,不同时期有不同的词汇来表达。这就使得机器翻译怎么去选择合适而又富于时代特征的语言变得更加困难。

喜欢折磨人的人,用不合时宜的上古语言描述现今的物事,或者用摩登时髦体穿越到汉唐。说别人不懂的话,用别人不认识的词和字,不如此不显得高深, 不能显出别人的粗鄙,能让人揪心跳楼。

讲一个故事。最近看了曾当过毛泽东,周恩来,和邓小平英文翻译的冀朝铸写的回忆录。里面讲到当年毛主席天马行空,会见外国人的时候喜欢引经据典,掉古书袋子,搞得翻译无所适从。冀是哈佛大学毕业,在美国长大,中文说写都还可以,但远远没有达到应付裕如的程度。当老毛在那里脱离预先订好的主题,旁征博引,临场发挥,一会儿讨论深奥的东西方哲学,一会儿来点古代的经史子集,他本身就已经云山雾海,更让听的人如坠五里云中。冀只能坐在那里随便糊弄糊弄得了。

好在毛主席不懂英文,法文,俄文,或者任何其它外国文字,他老人家说得高兴,过够了嘴炮的瘾,看到基辛格,尼克松一应人等,不懂装懂,频频点头,很是得意自己在这些帝国主义,超级大国的头子们眼中产生的东方玄学一般的雾里看花的效果。至于翻译官翻译得好不好,精不精确,会见完了就拉倒!

毛主席最后那几年,我上初中,那时候没有什么书和杂志看。于是每天下午去上学的时候,顺便去巷口的杂货店帮拿《参考消息》。拿到后,要用最快的速度读一遍,也不怕车撞人挤,边走边看,把那些登载在上面的外电报道,什么美联社,合众国际社,法新社,路透社等等西方各大媒体的评论看得如痴如醉,对伟大领袖的忽悠本事,耍猴一样的本领,佩服得五体投地。特别是看到尼克松,基辛格等人在等着毛发泄完了以后,想谈点正事,否则回去不好交差,于是说我们来谈谈具体的事情。毛说,我不管那些琐碎的事情,只管大政方针, 上层建筑,哲学层面上行走。你们可以找我们的总理谈那些具体的东西。

当时感到好笑的不行。现在觉得主席真不是一个东西,至少不是一个一般的东西。他是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人,一个精神(病)领袖,一个诗人治国的榜样(本人太反对诗人治国了, 那种豪情的浪漫,大炼钢铁,亩产万斤,赶英超美,狠斗私字一闪念,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太能折腾了,全国人民一起嗨,即便身体受得了,精神也受不了)。

想想看,毛最喜欢在他的寝室会见客人,从照片上看,一本本大部头的线装古书,不经意地翻开,好似随意地放在桌上,沙发上,地上,床上,那阵势,那派头, 把客人们吓得像个战战兢兢,随时准备接受智力摧残的白丁。不管人说什么,他都能引经据典,难懂的湖南口音中冒出一段古文言文,或者咕哝出一句唐诗宋词。你想那冀翻译哪里懂得了这些东东,直接就挂在那里了。客人见哈佛出生的翻译,像个生瓜,noob,就越加佩服毛的学识和气势。每次从紫禁城那个神秘的宫殿逃也似的出来,都不懂装懂,摇头晃脑,绝口称赞东方的哲人,大有受教恨晚的感觉。如此这般,东方的神秘主义变得更加神秘。

也难怪后来每一代党和国家领导人(除了邓小平),深得其真传,见外国人,那是一定要背一段古诗词的,或者事前翻一翻《古文观止》,读一读《前出师表》,《陈情表》的,像什么,”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鞠躬尽瘁, 死而后已”,“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等等。其目的,就是要,先镇住翻译,再唬住外国人。哈哈。只有江总,江主席不错,有点实诚, 有点表演欲。他会英文,跟外国人在一起,能直接用英文朗诵林肯著名的葛底斯堡演说,让别人听懂,产生共鸣,情感上有交流。不耍滑头。很遗憾,结果落下了个戏子的骂名。冤枉冤枉。

看来自说自话,自己懂,而要别人不懂,才是对话的关键。一说就懂,大家都懂,一目了然,那世界变得不就像白开水一样了?多没有味道。如此这般,那又要机器翻译来干什么?




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2 个评论)

1 回复 fanlaifuqu 2018-1-12 04:52
机器人取代?谈何容易!
2 回复 钓鱼城 2018-1-12 05:33
fanlaifuqu: 机器人取代?谈何容易!
同意。差得远。可人们在使劲地做。
自动驾驶也是如此。
1 回复 总裁判 2018-1-12 06:37
共产党的东西都难翻译,党最讲精神,模糊政治越模糊越显其政治智慧。比如说打成右派,什么意思?我不信能翻成对应的外语词汇。打成本来就是中共在推卸责任,让所谓无辜的知识分子得安心,同时又在显示右派这个污名所涵盖的反党反人民的敌对性质。
1 回复 ryu 2018-1-12 07:31
主席真不是冬席
同感。
2 回复 徐福男儿 2018-1-12 09:12
毛澤東那些“學問”, 忽悠許世友行,忽悠尼克松、基辛格行,可是忽悠不了真正的讀書人,所以他把梁漱溟打到,把陳寅恪打到,把傅雷逼死,把胡適批臭,讓他可以像妖猴一樣忽悠那些洋猴土猴。
2 回复 病枕轭 2018-1-12 09:47
ai对人类的冲击,现在还无法估量。此我持谨慎的悲观态度。机器改变世界,进而改变人类也许是迟早会发生的事情。人类的衰亡也许正是源自科学的进步。
1 回复 病枕轭 2018-1-12 09:48
徐福男儿: 毛澤東那些“學問”, 忽悠許世友行,忽悠尼克松、基辛格行,可是忽悠不了真正的讀書人,所以他把梁漱溟打到,把陳寅恪打到,把傅雷逼死,把胡適批臭,讓他可以
徐福兄引得好话题。有空有心境了给大家讲讲。
1 回复 病枕轭 2018-1-12 09:51
楼主真是来自钓鱼城么?那儿现在还有什么遗迹?
2 回复 syy 2018-1-12 10:01
一看你就是胡说八道。毛泽东会见基辛格,尼克松,虽然当时翻译可能一下翻译比较含糊,但是现场都有录音录像的,美国人一会去就会仔细分析研究每句话,甚至当时语气和标点符号。你这么简单的思维方式还真不能度量国际政治的复杂和细致。
1 回复 钓鱼城 2018-1-12 10:20
总裁判: 共产党的东西都难翻译,党最讲精神,模糊政治越模糊越显其政治智慧。比如说打成右派,什么意思?我不信能翻成对应的外语词汇。打成本来就是中共在推卸责任,让所
右派 被翻译成right wing。有点保守派的意思。在当时的中国,那是低人一等的另类。这翻译不靠谱。
1 回复 钓鱼城 2018-1-12 10:32
ryu: 主席真不是冬席
同感。
主席是不是东西,在那时连想都不敢想。
记得七几年还在上高中时,有次到乡下看插队的表兄,那天走了很长的路,天快黑了,还没有走到,到处一片晒得要死不活的红薯地,人也又热又饿,看到天边将要西坠的红日,心里一烦躁,默默的骂道,这红太阳也太毒了,他妈的光合作用太强也不好,照得万物奄奄一息,小命都快没了。
从此走上不归路。
1 回复 钓鱼城 2018-1-12 10:37
徐福男儿: 毛澤東那些“學問”, 忽悠許世友行,忽悠尼克松、基辛格行,可是忽悠不了真正的讀書人,所以他把梁漱溟打到,把陳寅恪打到,把傅雷逼死,把胡適批臭,讓他可以
主席见到许世友,叫他去读《红楼梦》,读一遍还不行,至少读三遍,五遍,再回来谈心得体会。
1 回复 borninheaven 2018-1-12 10:47
目前机器翻译的问题是不知道也不区别读者,哪天能区分群体再加上每个读者个性化,那时机器的翻译水平就过人了。现在的硬体软体都还跟不上。
1 回复 钓鱼城 2018-1-12 11:54
病枕轭: ai对人类的冲击,现在还无法估量。此我持谨慎的悲观态度。机器改变世界,进而改变人类也许是迟早会发生的事情。人类的衰亡也许正是源自科学的进步。
以我看来,AI到目前为止,还只是一个忽悠钱的东西。
大家知道Amish人谨守传统,不用电,不接触任何现代物品。他们仍旧坚持着,值得钦佩。在大草原上,人烟稀少,与世隔绝,或有可能。但遗憾的是,绝大多数人选择了接受现代生活的方式,无限制地享受着科学和技术所带来的进步。诚然,科学和技术给人类长上了三头六臂,能力被无限制地放大,这加速了地球上资源的耗尽,生态的毁坏。人类盲目的发展很有可能走向自身的灭亡。这就是所谓的异化。人类一切活动, 都逃不掉异化这个规律。

每当我去Whole Foods买东西,看到那些又丑又小的有机的梨子,苹果,土豆,还有那土鸡,土牛,土鱼等等,觉得价钱甚贵。想到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下乡时,那些同样的东西,便宜得只有其几十分之一,而且质量上乘。这种反差给人一种想要穿越的冲动。我们苦苦的追求,花了几十年,自以为过上了优裕的生活,能经常吃有机食品了。到头来,却发现自己正以更高的价格去买当年简朴的生活。

可是,可是,我仍旧不想再回到那个岁月,虽然那时的饥饿疗法使人很瘦,不担心糖尿病,高血压,肥胖病,也没有额外的油脂来积累胆固醇。

我仍旧不想回到那个时代,虽然那时交通基本靠走,每天不用担心走了一万步没有,不像现在这样出门开车,人缺乏锻炼,腿脚都退化了,只有到健身的地方有意识地去减肉。

我仍旧不想回到那个时代,虽然那时的通讯基本靠吼,见面才能说话,不像现在手机时刻在手,又怕辐射,跟世界,跟人的交流通过微信和视频音频被无限扩大,跟人相互作用太强,我们再也不能维持一种平和的心境。

我仍旧不想回到那个时代,虽然那时的娱乐基本靠手,下下象棋,打打扑克,不像现在我们有太多的娱乐方式,看电视,上网,玩游戏,到全世界去旅游,追求极致的刺激和享乐。到头来,我们感到生活了无生趣。

我仍旧不想回到那个时代,其实也不是不想,而是根本就回不去了。

大多数人的一生,都是在一种又爱又怕,又怕又爱的心态里度过的。

我的观点是,科学不是罪恶之源,人心才是。
1 回复 总裁判 2018-1-12 11:55
钓鱼城: 右派 被翻译成right wing。有点保守派的意思。在当时的中国,那是低人一等的另类。这翻译不靠谱。
右派在当时的中国,还不仅是低人一等。右派是敌我矛盾,分组织内部掌握(对外称右派边缘)、中右、极右。
翻译的问题是”打成”这两个字。
1 回复 ryu 2018-1-12 12:07
钓鱼城: 主席是不是东西,在那时连想都不敢想。
记得七几年还在上高中时,有次到乡下看插队的表兄,那天走了很长的路,天快黑了,还没有走到,到处一片晒得要死不活的红
可如今皇上习主席从善如流,果敢决定不提毛与文革的错误,你我看来得好好学习才是了。
1 回复 钓鱼城 2018-1-12 12:27
病枕轭: 楼主真是来自钓鱼城么?那儿现在还有什么遗迹?
钓鱼城还在,是一个天然公园。一个不大的地方,林木葱郁,嘉陵江像碧玉带一样从边上流过。

这地方虽小,但在蒙古铁骑蹂躏欧亚大陆的最盛时刻,独遗于世,在铁桶般的合围之中,击毙了蒙古大汗蒙哥,并进行了长达三十六年的抗战,还不是山寨毛贼那样的游击。想一想皇帝都在这儿被打死了,那报复的力量会有多猛烈。正是蒙哥的死,引起蒙古内部的纷争,其锐不可当的势头突然瓦解,水深火热之中的欧亚大陆由此得以解脱。因此在欧亚的历史书上,称其为“东方的麦加”,“上帝折鞭处”。

抗战时期,国民政府选重庆作为战时首都,那是选对了地方。

随着历史的悠悠远去,这地方蒙上了尘埃而不为人所记得,所凭吊。

游人走到那里,只能看到所剩无几的遗迹。只要静心去缅怀历史,仿佛微风中都能听到刀枪剑戟,人喊马嘶之声。
1 回复 钓鱼城 2018-1-12 12:29
syy: 一看你就是胡说八道。毛泽东会见基辛格,尼克松,虽然当时翻译可能一下翻译比较含糊,但是现场都有录音录像的,美国人一会去就会仔细分析研究每句话,甚至当时语
我的思维很简单,你的思维很复杂。谢谢恭维。
1 回复 钓鱼城 2018-1-12 12:40
borninheaven: 目前机器翻译的问题是不知道也不区别读者,哪天能区分群体再加上每个读者个性化,那时机器的翻译水平就过人了。现在的硬体软体都还跟不上。
同意。google 的中英文翻译仍旧很差。翻出来的东西文不对题。
据说它的日英翻译水平要高些。
1 回复 钓鱼城 2018-1-12 12:47
ryu: 可如今皇上习主席从善如流,果敢决定不提毛与文革的错误,你我看来得好好学习才是了。
学习不够,学习不够。
就像一个风向标,已经转了一百八十度,又要再转一百八十度,回到原来的方向去了。也好,原本赤条条的来,又赤条条的去,像徐志摩说的,不带走一片云彩。
123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8-1-17 15:0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