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收冬藏 (已有 1,131,870 人访问过博主空间)

http://www.backchina.com/u/327728

一幅英雄的历史画卷 :《扎波罗热人给土耳其苏丹回信》

作者:秋收冬藏  于 2013-3-4 23:5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诗词书画|已有113评论


  说起俄国的艺术,不可能不提及列宾,他用现实主义的笔法画出了俄国最深沉的灵魂。这位俄国美术界的浪人(the itinerant),传统学院派的反叛(年青人谁不如此),广阔而全面地展示当时的社会生活,尤其是下层人民。他以极大的热情去塑造典型人物的个性特征,每一个人物都在倾吐独特的人生故事,没有丝毫矫揉造作。在他许多画里,可以看到些许印象派的痕迹( 光线和影子),但仍归属于欧洲古典主义,受伦勃朗的影响,笔触豪放细腻,画面极有立体感,色彩浓重对比性强烈,形象生动而具戏剧性。

    这幅画,描绘了1676年发生在乌克兰扎波罗热的一段真实的历史故事。乌克兰大草原长期无固定归属,俄罗斯人、波兰人、土耳其人、哥萨克人经常在这里为土地争斗。最终,最剽悍的扎波罗热的哥萨克人成功地在这里定居下来,奥斯曼帝国是当时世界上实力最雄厚的帝国之一,企图征服他们,但是被生性自由、骁勇善战的哥萨克人打败了。而坐在千里外皇庭里的穆罕默德却晕头转向地送来了招降书,哥萨克们怎能放过这个笑柄,便给苏丹写了一封充满讽刺意味的回信。这封信件至今还保留着多种语言的版本,被当成一种幽默文学在民间广为流传。

    杀人放火不眨眼的战神后裔,喝伏特加掺火药治感冒的野蛮人,历史上傲啸在中国北方广袤草原上的游牧民族,骑着不羁的骏马追逐自由和民主,也用残酷的弯刀护卫宗教和君主,这就是留下了无数传奇故事的哥萨克人。 波兰作家显克微支的小说改编的电影《火与剑》,写尽了哥萨克的凶猛剽悍;如果看过普希金写的《上尉的女儿》,一定会记住那位像鹰一样生活的普加乔夫;看了果戈里的《塔拉斯•布尔巴》,谁又能忘了那群扎波罗热哥萨克人;而最令人难以忘怀的,还是《静静的顿河》里的风云变幻。他们杀起人来凶残无比,被杀也是一挺脖子无畏无惧,有义气也有私欲,是英雄又是恶魔,正如他们的诗歌:
   我们光荣的土地不是用犁来翻耕…… 
 我们的土地用马蹄来翻耕, 
 光荣的土地上种的是哥萨克的头颅, 
 静静的顿河到处装点着年轻的寡妇, 
 我们的父亲,静静的顿河上到处是孤儿, 
 静静的顿河的滚滚的波涛是爹娘的眼泪。 


   历史的真相是残酷的,若说描绘战争的惨烈,很少有人能超越俄国人,但在这幅画面里列宾呈献给人们的只是一个快乐的埸面。谁願去看那些百十万阵,鸦聚犬狂,无定河骨,草掩斜阳;且看豪情壮志,快意疆場,骏马宝刀,逸兴飞扬。列宾用了整整十三年时间完成这幅二米高三米半长的巨作,亚历山大三世用三万五千卢布买下。为了创作这幅画,列宾到乌克兰草原上釆风写生,画了无数人物,服装和器具的素描,真实地展示了哥萨克风貌。      
    




    画面背景上的草原硝烟弥漫,似乎告诉人们战争仍在进行,一群着装奇异,神情狂放仿佛游牧部落的剽悍豪客,蓄着把手式 handlebar 大胡子和怪诞的"金钱鼠尾"鞑靼发式,身披毡皮大氅,腰间琳琅地挂满弯刀匕首和烟袋酒囊,聚集在一张木桌前,众人目光聚焦处,桌前手持鹅毛笔的书记官(只有他留着俄罗斯民族发式,掳来的文书?)正在写着什么,他身后踞倚着领袖人物赛尔柯,叼着烟斗,目光狡黠,脸上充满嘲讽和蔑视的表情。人们或指指点点,或持刀斜倚,或举帽高呼,都在绞尽脑汁竭力想出更讥讽或辱骂的词语,仿佛谁的一句话引起了众人的一阵大笑,每个人的脸上都流露出不同的笑意:微笑、狂笑、不屑的笑、豪放的笑……肆无忌惮的表情非常生动,笑声穿越百年仍在耳边回荡。


    看了这幅画,令人想起中国古代的豪侠壮士,如司马迁写鸿门宴中的樊哙闯帐:"臣请入,与之同命。”....披帷西向立,瞋目视项王,头发上指,目眦尽裂。..... 则与一生彘肩。樊哙覆其盾于地,加彘肩上,拔剑切而啖之。项王曰:“壮士!能復饮乎?”樊哙曰:“臣死且不避,卮酒安足辞!...... 此亡秦之续耳,窃为大王不取也!" 中国名垂青史的英雄,从来没有过简单愚勇的匹夫,因为我们的文化尊崇的是谋略,这种史家绝唱所讴歌的英豪,在中国历史上还有无数,有勇有谋,气壮山河,可塑可画,但可惜大多都为中国画派的寄情山水而捐弃,淸风淡月的墨笔描绘了太多竹林七贤出世高人。

    现在,英雄已化灰烟,传奇已成没落,只留下这样的历史画面让我们凭吊。  

    列宾还有几幅画也值得一看,太暴力的就省略了。

自由



附:苏丹很威风的招降信   中文翻译:
     身为苏丹;穆罕默德的子孙;日月的兄弟;上帝的亲孙和代言人;马其顿,巴比伦,耶路撒冷,上下埃及等王国的统治者;帝中之帝;万王之王;从未失败的超凡骑士;耶稣基督神墓的坚定守护者;真主亲选的笃信者;穆斯林们的希望和舒适;基督徒们的伟大守护者——我命令你们,扎波罗热的哥萨克,自愿向我投降并不再反抗和以攻击来侵扰我了。  ——土耳其苏丹穆罕默德四世

下面是哥萨克人更威风的回信:删了不雅之词,蛮荒的杀埸上教养是多余的,和平的今日鉴赏美术,何必污耳。
      你,土耳其的xxx,和xxx的兄弟朋友,路西法他本人的下手。你算哪个xxx门子的xxx,xxxxxxxxx?这xxxxx,你家xxx,你xxx,你个xxxx,给基督徒们xxx;我们不怕你的军队,大海和这陆地作证我们xxxxx! 你个巴比伦xxx,马其顿修车的,耶路撒冷xxx,亚历山德拉xxxx,上下埃及的猪倌,亚美尼亚的懒虫,波朵利亚的窃贼,鞑靼地的xxx,卡玛亚尼特的刽子手;你就是阴间阳界xxxX,真主面前的xxx,恶蛇的孙儿,老子xxxxxxx。你这xxxxx,xxxxx,屠宰场xxxxx狗,没受过洗的脑门子;xxx去吧!那么我们扎波罗热人告诉你这xxx,你别以为能xxx个信基督的xxxxx。现在我们做个了断,我们就不知道时日也没有个历法;因为那银月高挂天上,时年就在书中,这里的日头和那里的日头还是一个天!就为了这个你xxxxxxx去吧!——Koshovyi Otaman Ivan Sirko, 携全体扎波罗热大军发来贺电

Ps 我的赞叹只是叶公好龙,在现实生活中遇见这些人,我肯定跑得比你更快:这些野人可不是开玩笑。因为太平了才能静心回观历史不是。
     文中有些话是抄的


2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1

难过

拍砖
1

支持
3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13 个评论)

回复 ymliu 2013-3-4 23:52
我也喜欢俄罗斯的画家,很有民族特色.
回复 秋收冬藏 2013-3-4 23:56
ymliu: 我也喜欢俄罗斯的画家,很有民族特色.
谢谢您的回帖,也希望您能贴出更多画作和画评。
回复 tea2011 2013-3-4 23:56
快快,沙发没了,占上板凳,慢慢学习欣赏。
回复 总裁判 2013-3-4 23:57
列宾是我知道的第一位俄画家,杀父王的那张,让我好惊秫。
回复 秋收冬藏 2013-3-4 23:58
tea2011: 快快,沙发没了,占上板凳,慢慢学习欣赏。
为了茶妹妹,板凳得铺上我的豹子皮再请你坐。
回复 秋收冬藏 2013-3-5 00:00
总裁判: 列宾是我知道的第一位俄画家,杀父王的那张,让我好惊秫。
伊凡雷帝弑子图我不敢贴,太血腥了。
回复 tea2011 2013-3-5 00:00
秋收冬藏: 为了茶妹妹,板凳得铺上我的豹子皮再请你坐。
哎呀,谢谢秋妹体贴,好幸福哦~~
回复 秋收冬藏 2013-3-5 00:04
tea2011: 哎呀,谢谢秋妹体贴,好幸福哦~~
如果能看到你的新文章和美丽花朵,我会更加   
回复 总裁判 2013-3-5 00:12
秋收冬藏: 伊凡雷帝弑子图我不敢贴,太血腥了。
明白,您上面指示过了,艺术家小秋。
回复 秋收冬藏 2013-3-5 00:18
总裁判: 明白,您上面指示过了,艺术家小秋。
不敢当,只敢看。
觉得您会喜欢最后一幅《意外归来》,那是画革命党人的。
回复 总裁判 2013-3-5 00:41
秋收冬藏: 不敢当,只敢看。
觉得您会喜欢最后一幅《意外归来》,那是画革命党人的。
这张够恐怖的。
我天生也是艺术家啊。
回复 秋收冬藏 2013-3-5 01:01
总裁判: 这张够恐怖的。
我天生也是艺术家啊。
历尽劫难安然还家,是最大的欢喜才对。
那请您多贴画,怡心悦目的。
回复 总裁判 2013-3-5 01:07
秋收冬藏: 历尽劫难安然还家,是最大的欢喜才对。
那请您多贴画,怡心悦目的。
他的感受复杂极了。这么多年,孩子都不认他,也许这个孩子?
回复 淡水 2013-3-5 01:27
每次都是艺术大餐! 欣赏!
回复 meistersinger 2013-3-5 01:49
列宾是一位伟大的画家。可是他的艺术停留在"像“上。这幅画成于1880- 1891。那时的照相技术已经比画逼真多了。因此西欧的画家们开始了从印象派开始的现代画。他们不再以形似为标准了。
回复 秋收冬藏 2013-3-5 01:56
总裁判: 他的感受复杂极了。这么多年,孩子都不认他,也许这个孩子?
您可以随着自己的想象行走。
回复 秋收冬藏 2013-3-5 02:00
淡水: 每次都是艺术大餐! 欣赏!
谢谢淡水妹妹来访。我只盼能为生活补璧,多一点闲余时的笑谈。
回复 秋收冬藏 2013-3-5 02:13
meistersinger: 列宾是一位伟大的画家。可是他的艺术停留在"像“上。这幅画成于1880- 1891。那时的照相技术已经比画逼真多了。因此西欧的画家们开始了从印象派开始的现代画 ...
谨受教。允我胡说两句,我看着觉得列宾的画里还有“神“,神情神态神韵神髓,不仅是"像“,这是在一般摄影里很难捕捉到的。他那幅女儿的画像就有印象派的熏染,光影的变幻不同于单一的现实古典派。
回复 青莲。 2013-3-5 03:07
上课来了,坐在地板上细细听,慢慢看  
回复 千年等一回 2013-3-5 03:11
非常喜欢秋藏师傅的这篇。这幅画我记得小的时候临摹过其中的很多人物。那个时候列宾可是被中国歌颂的左派革命画家,记得这张画中很多人物被单独拿出来放在画册里。秋藏的评论很精彩,带有一种豪侠气。让我想到您挥锹铲蛇,我见犹憐的英姿来。不知道为啥文章后面用那么小的小字来写PS?
123... 6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7-7-19 19:0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