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公司裁员二三事

作者:ziqiao  于 2017-2-16 00:4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其它日志|已有21评论

新年刚过,公司里就刮起了裁员风,先是谣言满天飞,吹吹小风热热身,然后就正式宣布——有几个项目外移到印度,跟这几个项目相关的员工遣散费拿好,请自谋出路好自为之。影响面不小,全美各地加起来有百十号人吧。新总统刚上台,正扯着嗓门在喊,“ American first” “Bring jobs back to America”,三把火刚烧出了几个火星子,这不是顶风作案吗?知道我们公司的CEO是一个坚定的反川派,但应该不至于拿自己的员工开刀来显示对川总统的不满吧,这时候,那几个没有投川普票的员工心里开始有点犯嘀咕了。当然,外移几个项目不是一天两天能做成的事情,要有长时间的策划和预谋,跟新总统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一旦涉及到自身的利益,心中的不满和怨气不免会让思维剑走偏锋。虽然这次裁员并没有波及到我,但平时相处的很好的同事眼看着一个个就要走了,心里还是很有些戚戚然。

我现在工作的公司是一家老牌儿的科技公司,有很多工程师大学毕业后第一份工作就在这儿,把公司当作初恋来爱,青春年华都贡献给了它,人到中年却面临着被裁员,就好像一心一意的要持子之手与之偕老,却在人老色衰的时候惨遭抛弃,心碎了一地不说,正处在房贷没还完、孩子的学费没着落的年纪,心中的压力和痛苦是可以想象的。这部分人,由于长期在同一家公司工作,舒服度日,身心怠懈,不免知识结构单一,技术老化,要再重回市场与年轻人竞争找工作,还是要有不小的勇气和决心。而另一部分人,本来就是人才市场里的常客,换工作如换衣,货比三家淘来的流行款,只有需求没有真爱。对这部分人来说,被裁员简直就是公司付钱为他们换工作,你情我愿,求之不得。

在我不短的职业生涯中,被裁员过一次。那家公司曾经如日中天、独霸一方,它的产品当年受追捧的程度不比现在的iPhone 弱。我在公司的R&D研究部门工作,刚进去的时候,公司正处鼎盛时期,财大气粗,花钱如流水,浪费极了。记得第一次出差,事先公司的秘书告诉我,会有一辆车到我家来接我去机场,早上出门的时候,看见外面停了一辆豪华limo,心里还是着实的吃了一惊。科技公司说垮就垮,公司做大了不免会故步自封,对新技术不敏感,转型太慢,没能即时赶上飞驰的互联网列车,“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裁员一轮接着又一轮,到最后,40几个人的实验室被裁被分的只剩下7个人,包括一个GM,一个Director,除了我,清一色的人高马大的白人,个个都是常青藤毕业的技术大拿。一年之后,公司卖楼卖地,我们每个人拿了六个月至一年工资不等的遣散费,马上又都找到了新的工作。

其实被裁员不是一件坏事情,刚开始的时候是有点郁闷,有点委屈,有点不甘。这年头,谁还会跟公司不离不弃生死相依?只是被抛弃的滋味不好受,咱工程师哪个不是身怀绝技心比天高,就这么一份鸡肋般的工作,我不甩你就不错了,还轮得到你来甩我?等找到了新工作回头一看,新公司更好了,工作更有意思了,职位更高了,工资又涨了,离家又近了,股票拿得多多的,还有大笔的sign-on bonus,才豁然有了谢当年不留之恩的感慨。

现在硅谷虽然工作遍地都是,但面试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过五关斩六将。最宽松的公司也至少需要二次phone interview和一次on-site面试。面试的问题,除了犄角旮旯、偏僻、刁钻的技术问题之外,还会有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问题,我就曾经被问过这样一个问题,“如果每一个早上上班的员工都往这间屋子里扔一个乒乓球,到中午的时候,屋子里的乒乓球会有多高?”,呵呵,这可不是一个单单的数学问题。所以面试之前要先磨刀,把久置不用的十八般武艺都重新拾起来,再找几个不那么钟情的公司练练手,到最后基本上是指哪儿打哪儿,好工作手到擒来。

在硅谷的工程师没有被裁员过的还真是不多,技术更新的日新月异,你唱罢来我登场,各领风骚三五年。公司为了跟上或者超越技术发展的速度,必须是各种项目轮番上阵,一旦项目被砍掉,项目组里的员工就得走人。被裁员的并不是因为能力不强,这一点大家都知道,所以被裁员在硅谷完全不是丢脸的事情,在面试的时候也不会被歧视,反而是新的机会、新的动力。没被裁过的工程师不是好工程师,虽然是一句玩笑话,但是,曾经有好几个人跟我说过,被裁员是他们一生中发生过的最好的事情,这就是硅谷文化。



高兴

感动
3

同情
1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1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1 个评论)

回复 农家苦 2017-2-16 01:03
子乔这篇用事实来解读为什么加州那么抵触“禁穆令”,那么讨厌川普,那么想寻求独立。 赞一个!
回复 农家苦 2017-2-16 01:43
记得我在《科妓,到底是艺妓还是娼妓?》一文的最后就曾担心过,Redneck和他们的代言人很可能会反科技。反科技,有露骨反,有变相反,还有笑里藏刀反。
回复 ziqiao 2017-2-16 01:54
农家苦: 记得我在《科妓,到底是艺妓还是娼妓?》一文的最后就曾担心过,Redneck和他们的代言人很可能会反科技。反科技,有露骨反,有变相反,还有笑里藏刀反。
我想redneck反的是科技进步所带来的社会的自由开放,但是对科技新成果他们用起来不比谁落后,像川普Twitter当成了自家的出气孔。他应该不至于愚蠢到扼杀科技进步的地步吧。
回复 农家苦 2017-2-16 02:25
Redneck 反科技的人很多,还有思想家。你还记得很久以前的邮包炸弹事件吗?
回复 BANGZI 2017-2-16 02:41
没踏过高科技的门槛儿,开眼了。。。
回复 ziqiao 2017-2-16 02:44
农家苦: Redneck 反科技的人很多,还有思想家。你还记得很久以前的邮包炸弹事件吗?
有印象,那人好像是一个智商非常高的科学家,还记得他的first name是 Theodore。他应该不算是redneck吧
回复 ziqiao 2017-2-16 02:46
BANGZI: 没踏过高科技的门槛儿,开眼了。。。
那您就读着玩儿:)
回复 红杏桃子245 2017-2-16 05:43
真不容易呀, 40多岁,被裁员,一家大小生活没着落可怎么办? 压力山大,所以说学个好专业很重要,如医生,会计师,大学或社区大学老师都相对稳定。 我们学校的老师都是干到退休。
在教育部门工作,或医学界上班,挣钱不多但稳定,没啥压力。
回复 ziqiao 2017-2-16 07:15
红杏桃子245: 真不容易呀, 40多岁,被裁员,一家大小生活没着落可怎么办? 压力山大,所以说学个好专业很重要,如医生,会计师,大学或社区大学老师都相对稳定。 我们学校的
每个行业都有它的优缺点,能在学校做教授或老师当然是一个又崇高、有意义、稳定的职业。高科技领域风云变幻,有很多对脑力的挑战和刺激,喜欢挑战和变化的人能够在其中找到很多乐趣。
回复 红杏桃子245 2017-2-16 07:39
ziqiao: 每个行业都有它的优缺点,能在学校做教授或老师当然是一个又崇高、有意义、稳定的职业。高科技领域风云变幻,有很多对脑力的挑战和刺激,喜欢挑战和变化的人能够
年轻时可以挑战,年龄大了一惊一乍的生活受不了,到了知天命的年龄更是经不起失业的打击。 大家多保重,望失业的朋友早日找到工作!
回复 fanlaifuqu 2017-2-16 09:16
红杏桃子245: 年轻时可以挑战,年龄大了一惊一乍的生活受不了,到了知天命的年龄更是经不起失业的打击。 大家多保重,望失业的朋友早日找到工作!
我年轻时也喜欢稳定,记得自己有过“座右铭”:10万薪水的实力,拿到两个 OFFERS,一个八万,一个十二万。我取八万那个,就为了轻松点,稳定点!
回复 红杏桃子245 2017-2-16 09:50
fanlaifuqu: 我年轻时也喜欢稳定,记得自己有过“座右铭”:10万薪水的实力,拿到两个 OFFERS,一个八万,一个十二万。我取八万那个,就为了轻松点,稳定点!
现在翻老挺好的,如果挣了12万被裁员,重新打拼找工作,心急上火,身体状况还不知怎样呢,我现在59岁,感到有份悠闲无压力的工作是福气。
48岁前还有个拼力,过了48完全改变了,舒服是第一。人过了50,健康是首位,钱挣不完,计划节省够用就好。
回复 borninheaven 2017-2-16 11:39
大公司里打工, 多干不如少干, 少干不如不干, 不干不如多说,多说的不如胡说。明白了这道理, 那就无所谓裁员了, 裁一次多赚一次
回复 qxw66 2017-2-16 11:49
硅谷好,同样本事跑温哥华只能拿1/3收入。
回复 ziqiao 2017-2-16 12:52
borninheaven: 大公司里打工, 多干不如少干, 少干不如不干, 不干不如多说,多说的不如胡说。明白了这道理, 那就无所谓裁员了, 裁一次多赚一次
这是理想,可以当作奋斗的目标
回复 ziqiao 2017-2-16 12:53
qxw66: 硅谷好,同样本事跑温哥华只能拿1/3收入。
差距有那么大吗?
回复 qxw66 2017-2-16 13:40
ziqiao: 差距有那么大吗?
很多有,平均可能略微好点
回复 Duffy 2017-2-16 14:30
子乔兄的文章可谓深刻刨析了硅谷码农们的酸甜苦辣。
今天到久违的“台湾小调”。旧地重游,见到一众年轻的硅谷工程师们,中午饭还叫了一大桌子菜,呼三扬四地大侃刚毕业就年薪十万,却成硅谷贫困户,买不起房子,娶不上媳妇。我从刚来美国就一直没有离开过硅谷,曾是“台湾小调”常客,真是风水轮流转,一晃,三五十年过去了,鉴证了硅谷的繁荣兴衰,如今已经是老骥伏枥了,感慨万千。当年$3.5一份的午餐便当,如今动不动就10块8块的,曾经常常忙到就是两个99cents 的三明治来对付。
如今还是有那么多的科技精英们,如飞蛾扑火一般,苦读十年寒窗,前仆后继,涌向硅谷。
回复 ziqiao 2017-2-16 14:59
Duffy: 子乔兄的文章可谓深刻刨析了硅谷码农们的酸甜苦辣。
今天到久违的“台湾小调”。旧地重游,见到一众年轻的硅谷工程师们,中午饭还叫了一大桌子菜,呼三扬四地大
你是前辈,握握手。“台湾小调”太亲切了,当年我也曾经把那儿当成食堂,一次性买几十张饭票。当年在“台湾小调”高谈阔论股票的工程师们,有好几位自己创业公司上市成了成功的企业家。让你这么一说我都产生了旧地重游的冲动。硅谷是一个很特殊的地方,我认为硅谷才是一个真正能让工程师大展宏图的地方。
回复 RNSandi 2017-2-16 15:32
竞争力太强了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7-2-17 02:5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