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卿之死

作者:量子在  于 2017-10-12 06:4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戏曲剧本|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评论

关键词:可卿之死

古典名著《红楼梦》中,曹雪芹遵照脂砚斋意见,删除了秦可卿淫丧天香楼的故事。余留下的仅有“遗簪”、“更衣”等足以让读者想像的只言片语。此小戏剧本就据此展开,力图还原失落的情节,展现于舞台之上。

 

 

出场人物
可卿,宁国府长曾孙贾蓉之妻,美貌聪慧
瑞珠,蓉大奶奶贴身大丫鬟
贾珍,宁国府当家,长房长孙
宝珠,蓉大奶奶贴身丫鬟

时间:盛夏某一天
地点:宁国府花园/天香楼
幕后合唱:
情天情海幻情深,
情既相逢必主淫。
漫言不肖皆荣出,
造衅开端实在宁。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拉开。

可卿缓步上场。
可卿:妾身贾门秦氏,小名可儿,出身寒素门户匹配宁府高第。向蒙公爹婆母厚爱便由我操持府内家务。虽说力所不逮,自当不辞辛劳勉为其难。今春公爹差遣儿夫随同琏二叔前往平安州公干,他代父尽职一去多时却是至今不知何日归程,思想起来好不伤感人也。(接唱)
花园四下静悄悄,
枝头唯闻蝉鸣噪。
信步来到水榭旁,
池内不见鸳鸯闹。
莫不是贪凉深藏荷叶底,
莫不是也嫌暑热实难熬。
屈指算来二月余,
万里相隔关山遥。
儿夫未有捎信回,
不知他已到哪站哪驿打路条。
饮食起居可曾有尽心照料,
州衙公干可能为有司称道。
我这里夜夜惦记盼拂晓,
他那里日日凝望等起锚。
难得他痛心疾首浪子学好,
欣慰他自告奋勇替父代劳。
早归来报喜信天恩浩荡,
早归来共筹划退步趁早。
思念念迭迭心事神恍惚,
人恹恹昏昏欲睡魂飘摇。
蓉大奶奶坐下后慢慢地把头靠在后花园水榭栏杆上打盹。瑞珠上场。
瑞珠:啊呀,大奶奶,您怎么睡在这儿?小心着凉。
蓉大奶奶被摇醒。
瑞珠:大奶奶,我来扶您回房去吧。
可卿:我刚睡了一会儿,见到是你蓉大爷回来了。
瑞珠:大奶奶,您不是在做梦吧?
可卿:可不是吗?他说他跟着琏二叔公事未完,一时还不得回府!
瑞珠搀扶着蓉大奶奶慢慢地下场。
贾珍拿着一本账本上场。贾珍步入水榭,放下账本,蹀躞徘徊。
贾珍唱:
花园四周静悄悄,
五内如焚滚油浇。
暑热难忍神不宁,
越思越想越烦躁。
前厅清客无心理,
内堂妾侍嫌唠叨。

宁荣两府虽显耀,
其实是场虚热闹。
口说是金山银海不在乎,
怎禁得白花花银子打水漂。

皇恩永锡赐旌表,

都亏了银钱点着灯笼照。

奢靡铺张难抑制,

说什么罪过可惜尽无聊。
黄柏木
磬槌

外面光鲜心苦熬。
天时不利收成少,
庄头处处报旱涝。
黑山村里打饥荒,

着实难为乌进孝。
入不敷出添烦恼,

罢罢罢,

何必庸人去自扰。

得过且过夜继日,

及时行乐第一条!
贾珍坐在刚才蓉大奶奶坐过的地方。那本账本就放在他不远的近旁,正当他欠身要拿起账本的时候,发现了栏杆外草地上的一支玉簪。
贾珍:咦,那里草地上怎么会有一支玉簪?(上前拾起玉簪后接唱)
啊呀呀,且喜老眼不昏花,
玉簪闪亮放光华。
反复细看似眼熟,
究竟归属哪个她?
几房妻妾都数遍,
丫鬟婆子全撇下。(夹白)有了,(接唱)
那年蓉儿化代价,
重金购来就是它!
(接白)正好去到天香楼把它还给可儿!
贾珍转身走了几步,停下。再回过来拿起账本缓步下场。舞台上此时有一巨大纱幕从天花板上悬挂下来,占据舞台后侧一部分空间。瑞珠前导,蓉大奶奶上场。
瑞珠:大奶奶,洗澡水我已经放好啦,干净衫裤也摆在湘妃榻上面。要不要我去叫宝珠来伺候您?
可卿:昨晚宝珠她值夜,你没有见她在那边打盹又睡过去了。
:这个死丫头,就知道睡! 

可卿:不用管她,你不是要去大厨房摇会,只管前去便是。
:那,那,那大奶奶,我就去了噢。 

瑞珠倒退几步,随后转身下场。蓉大奶奶转入纱幕后面。(注意:此时纱幕后面没有灯光,观众看不到她的身影。)
纱幕后(实际上即幕后)传来脱卸衣衫然后入水泼水的声音。
场上空无一人。昆曲过门响起,贾珍自瑞珠下场方向上场。
贾珍(咳嗽一声):咦,往日里来,蓉儿可儿闻声出迎,今日为何不见人影?
贾珍在场上寻找。
贾珍:哦,一个小丫头在回廊上睡得正香;另一个刚才见她急急忙忙地赶出去,竟然也没有看到我在这里。对啊,今日里乃是大厨房摇会的日子,一定是去了那里。
贾珍继续进出一个房厅又一个房厅。
贾珍唱:
静静寂寂天香楼,
丫鬟一旁睡大觉。

不见主人四处找,(忽然,贾珍停步倾听。再一阵泼水声音传来,夹杂着蓉大奶奶哼昆曲的声音。) 
后房传来昆山调。(贾珍轻轻地向前几步。)
水声撩拨伴低吟,
定是
儿在洗澡。(夹白)让我走罢,回头再来。(接唱)
却为何两腿不迈似铅重,
却为何一颗心儿似鼓敲!
欲离难离走不动,(幕后一起伴唱后三字)
欲罢不能如何好?(幕后一起伴唱后三字)
撩拨心弦蠢蠢动,
胸中澎湃涌春潮。(贾珍扔下账本,急得来回搓手,突然发现。)
门板上有缝一道,
天赐良机铺鹊桥。
欺身上前来偷瞧,(贾珍上前踮起脚尖用一只眼睛张望。再立定再踮起换另一只眼睛张望。)(幕后合唱: 瞧啊,啊,瞧啊,)
啊呀呀呀不得了,(幕后合唱: 啊呀呀呀不得了,)
眼发直,魂出窍,(幕后合唱: 眼发直来魂出窍,)
口舌干,心狂跳。(幕后合唱: 口舌干来心狂跳。)
一道闪电掠眉梢,
一阵惊雷眼前爆。(幕后合唱: 一道闪电掠眉梢, 一阵惊雷眼前爆。) 
贵妃出浴华清池,
九天仙女下重霄。
轻拂罗巾洗凝脂,
云鬓花颜莲步摇。
白是白来黑是黑,
凸是凸来凹是凹。
雪白粉嫩两截斜塘藕,
娇艳欲滴一对红樱桃。
啊呀呀呀不好了,(幕后合唱: 啊呀呀呀不好了,)
她就要来她就要——
她就要护胸身上罩,
她就要底裤束上腰。(幕后合唱: 啊呀,机不可失要抓牢,美梦错过喊懊恼!)
秀色可餐脑昏沉,
春意逗人掀狂涛。
浑身欲火冒,
此刻实难熬。
往时疲沓沓,
顿然硬撬撬。
按不下心猿意马任驰骋,
压不住意乱情迷神颠倒。
我只要,温柔乡里图醉饱,
我但求,软玉温香在怀抱。
管它什么新台丑,
长生殿内也曾把盟誓表。
老夫聊发少年狂,
骊山顶上不怕他人讥笑!
贾珍猛地推开房门(贾珍冲入纱幕后),此时观众可见玉簪跌落在房门外面(纱幕前)的地上。灯暗转。纱幕后传来拉扯的声音。夹杂着以下道白。
可卿:爹爹,您——,宝珠!
贾珍:不要喊,宝珠她睡得正死,一时半会醒不过来。可儿,我要面子,你更要面子。
可卿:爹爹,你不要——(被捂住嘴巴)
瑞珠欢天喜地地上场,边圆场边唱。
瑞珠唱:
今朝运气实在好,
赶去摇会中头号。
急忙回转天香楼,(低头作发现玉簪状,夹白)咦,(接唱)
这玉簪因何跌断了?!
瑞珠拾起跌成两半的玉簪,边撩纱幕边喊:大奶奶,这玉簪——

此刻,舞台上突然灯光恢复大放光明,瑞珠眼见纱幕后面的两个人狼狈不堪。
贾珍拉着蓉大奶奶的手,衣衫不整地僵立在那里。 蓉大奶奶仅披着一件薄薄的浴衣,背对着观众作挣扎欲逃脱状。
以上场景定格的同时,瑞珠绝望地喊出一声:天哪!(此时纱幕后灯光熄灭。)
瑞珠缓缓地后退几步,手里拿着的两截玉簪跌落在地,然后她终于不支瘫倒在地。
在上述过程中,聚焦在瑞珠身上的灯光渐渐暗淡。
灯光复明,蓉大奶奶在场上,衣衫齐整,背对观众,肃穆静立。宝珠捧着茶盏上场。
宝珠背唱:
一觉睡到日西斜,
醒来觉着有变卦。
虽说算我好幸运,
主人连一句未曾来责骂。
却为何瑞珠无故哭爹娘,
哭天哭地为点啥,

我实在不敢去问她。
宝珠从舞台这一侧走到另一侧,对着蓉大奶奶的背影道白。
宝珠:大奶奶,时候不早了。我把刚泡好的茶放在桌上,您也早点安歇吧。
可卿:我知道了。宝珠,你去告诉瑞珠今夜不用她轮值。顺便再让她到这里来一次。
宝珠:大奶奶您今夜不用瑞珠值夜,可是要我——?
可卿:唉,昨夜你也轮值过,哪会要你连着值夜。
:是。 

宝珠致礼后倒退几步转身下场。瑞珠怯生生地上场。上场后进房前做贼心虚似地四下张望一番。
瑞珠:大奶奶,您叫我——?
可卿:那账本,你可是已经交去?
瑞珠:(小心翼翼地)回大奶奶的话,账本我已交到上房。(胆战心惊地)大奶奶,大奶奶,我可是真的没有想到会碰上——。
可卿:不要说了。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你可给我牢牢记住了。
瑞珠(连连点头):我知道,我知道,我只当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可卿(生气地):不要再说了!什么只当不只当的,本来什么事情也没有!
瑞珠:是,我记住了。
可卿:回房睡去吧。
瑞珠:是。
瑞珠致礼后倒退几步迟疑地转身,然后逃也似的下场。场上留下一盏孤灯。蓉大奶奶此时才转过身来。
可卿唱:
耳听更鼓夜深沉,
月不明来星也昏。
四周闷热不透气,
犹闻蛙声一阵阵。
夫君人在平安州,
兰房独自对孤灯。
事起仓促生变故,
心如止水细思忖。
瑞珠她呼天抢地满腹怨,
怨只怨遇到恶时辰。
可知道多亏你及时赶回来,
方能够保全我清白女儿身!
满腔泪水早流干,
没有委屈只余恨!
公爹他做出如此不端事,
哪能再日日相见不去扪心自问?
纵然是瞒天瞒地瞒神灵,
也总会沸沸扬扬有议论。
纸里包火定要穿,
日后如何再见人?
即使我一身清白无罪错,
恐怕也跳进黄河难辩争。
一朝夫君回府来,
如何面对费心神。
夫妻难免生隔膜,
恩断爱缺少至诚。
这样的日子叫我如何过?
这样的家庭怎样度一生?
惟有一死表清白,
惟有一死显忠贞。
质本洁来还洁去,
莫教污泥染此身。
终究要,遭不测;
必定会,祸临门,
与其到马嵬驿再赐白练,
倒不如寿王府早作牺牲!
蓉大奶奶拿起桌上的茶盏,仰面一饮而尽后疾步下场。远处传来鸡鸣,东方发白。宝珠睡眼惺忪地上场。
宝珠:(苏白)唉,大概昨天下半日睏得实在忒多,反倒害得我一夜天都勿曾睏好。(打个哈欠伸个懒腰)一直勒浪做乱梦,外加还全都是恶梦。吓得我末,迪颗心到现在还勒拉乱跳!(自己再摸一下左胸后,继续圆场)咦,大奶奶往日起身早,要有那么多家务事等着她料理。怎么今朝到现在还不见动静?(探头张望,继续反方向疾步圆场后,对幕内叫喊)瑞珠,瑞珠,快来啊!
瑞珠慌慌张张地上场。
瑞珠:又出什么事了?
宝珠(诧异地):什么叫做“又”出什么事了?
瑞珠:啊呀,别打岔;快说,你这样子死命地叫我要做什么?
宝珠:大奶奶不在她房里!
瑞珠:啊?!(同时开始全身颤抖)快,快去找,快去找啊!
宝珠:你怎么啦?别吓我!
宝珠开始圆场,瑞珠恍恍惚惚地跟着。两人圆场一周到达蓉大奶奶下场处停步。宝珠抬头一看,大叫一声后迅即把口掩住。
宝珠:啊?!
瑞珠探头往前,迅即倒退几步,跌倒在地又马上勉力爬起。
瑞珠(哭喊着):大奶奶,大奶奶,我也不要活啦!
宝珠急忙上前拉住瑞珠。 瑞珠挣脱,一头撞在柱子上,当场气绝身亡。
宝珠大叫起来:快来人啊!大奶奶在后房上吊自尽啦!(喊完后自己也瘫倒在地上。)
幕后合唱声起:
箕裘颓堕皆从敬,
伤风败俗宿孽深。
家事消亡首罪宁,
画梁春尽落香尘。
合唱声中大幕合拢。
剧终。

 

 

 

 

此戏写得甚好!改病亡为自尽,并保留清白身,博主已背离《红楼梦》原意只保留扒灰情节。不过,作为大户人家,会出这种不堪之事,博主的戏则做出可信的解释。其实,由“遗簪”“更衣”可知宁国府出这种事并不奇怪,曹雪芹就是要揭露道貌岸然的官宦人家的无耻及道德沦丧,也写出无权无势的弱小女子即使嫁入豪门,也只得忍气吞声,哪有王夫人、凤姐那样的颐指气使。 

——资深戏迷隔着玻璃看事丁婷婷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sissycampbell 2017-10-13 02:56
实际上是真自尽,而不是病亡!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7-10-13 02:5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