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

百名女性遭性侵,4位奥运冠军受害,这就是美国体操的黑暗

[复制链接]
匿名
匿名  发表于 2018-1-24 11:45 |阅读模式

百名女性遭性侵,4位奥运冠军受害,这就是美国体操的黑暗





  

  拉里·纳萨尔。

  4天时间,近100名女性受害者,在法庭上控诉着拉里·纳萨尔(Larry Nassar)的罪行,也还原了美国体操界的那段黑暗时光。

  北京时间1月18日,据新华社报道,在密西根州法庭对于前美国体操队队医纳萨尔性侵案的量刑阶段,近100名女性受害者在为期4天的听证会上控诉着自己的遭遇。

  而在此期间,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狂揽4金的体操天才西蒙·拜尔斯也公开承认,自己曾遭到纳萨尔的性侵。至此,已经有4名奥运冠军站出来指证纳萨尔的罪行。

  另据英国《卫报》报道,纳萨尔可能会在原有的60年监禁基础上再被追加40年到65年的监禁。

  触目惊心的事实,暴露着美国体操界体制上的缺陷,以及管理层的黑暗。

  

  女孩的父亲自杀了

  拉里·纳萨尔,这个名字如今已经和“邪恶”、“肮脏”这样的词语画上了等号。

  他曾在1996年到2015年期间担任美国国家体操队的队医,20年间,他借“治疗”的名义对女性运动员进行性侵犯,人数接近140人,其中年龄最小的只有6岁。

  而这场关于纳萨尔的听证会,从头至尾都满是泪水和愤怒。

  在所有出庭指控纳萨尔的受害者中,第一个讲述自己遭遇的,竟然并不是一位体操运动员,而是纳萨尔好朋友的女儿。

  “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你是个流氓、骗子,那些所谓的‘治疗’实际上都是性侵。”这位名叫凯尔·斯蒂芬斯说的受害者在法庭上勇敢地承认,从她自己6岁到12岁期间,纳萨尔曾多次侵犯她。

  斯蒂芬斯曾经向自己的父母诉说了这些遭遇,但是纳萨尔却说服了她的父母相信自己的女儿说了假话。

  最终,当纳萨尔的各种罪行被媒体曝光之后,斯蒂芬斯的父亲才意识到自己的孩子真的遭遇了那些悲剧,这位父亲也无法原谅自己而选择了自杀。

  在法庭上,斯蒂芬斯含着泪说出了这样一句强而有力的控诉,“小女孩不会永远长不大的,她们总有一天会长大,然后回来毁掉你的世界。”

  类似斯蒂芬斯这样的悲剧从一位位受害者口中说出。这些性侵案,改变了一个又一个家庭的命运。

  一位叫做唐娜·马卡姆的母亲讲述了自己23岁的女儿切尔茜的故事。2008年切尔茜在遭到纳萨尔性侵后自暴自弃开始吸食毒品,最终导致死亡。

  而另一位名叫托马斯·布伦南的男性控诉者则是一位基层体育教练。

  “在我的学生时期和毕业之后,他曾是我的导师,我也和他共事过。而在那些日子里,我曾经推荐了超过100名女童到他那里去治疗。”布伦南在控诉时情绪激动,“我觉得我欺骗了那些善良的女孩,这是最糟糕的。你,应该下地狱。”

  

  西蒙·拜尔斯。

  来自“黑天鹅”的控诉

  在所有对于纳萨尔的指控者中,美国体操界的“黑天鹅”西蒙·拜尔斯或许是最受关注的那一个。

  在听证会期间,拜尔斯并没有出现在法庭上,但是她通过社交平台公开承认,自己也曾是纳萨尔“魔爪”之下的受害者。

  拜尔斯这样写道,“在大家眼里,我一直是个快乐天真、爱笑爱闹的女孩,但是最近这些日子我感到煎熬万分,我试图让我脑海中的控诉平息,但却听到更大声的尖叫。现在我不会害怕说出来了:我也是遭受了纳萨尔性侵的众多受害者中的一员。”

  至此,美国体操界已经有4名奥运冠军公开承认曾经受到纳萨尔的侵犯,包括拜尔斯在内,还有亚历山德拉·莱斯曼、麦凯拉·马罗尼以及加布丽埃勒·道格拉斯。

  22岁的马罗尼曾是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团体冠军。她承认,从自己13岁参加美国国家体操队训练营开始,纳萨尔对她进行持续的骚扰。

  当时纳萨尔声称,要对马罗尼进行“医学上的必要治疗,这是他30年以来长期对病人们使用的手段”,而这种所谓的“治疗”,一直持续了多年。

  “我一直梦想去奥运会参加比赛,为了实现这个梦想我付出了沉重代价,我承受的这些痛苦现在看来是不必要的和恶心的。”

  回忆起自己曾经的遭遇,马罗尼仍然心有余悸,“我们的沉默让恶人得以继续他们的恶行,现在是时候让他们接受惩罚了。”

  事实上,拜尔斯同样是在经历了复杂的思想斗争之后,才敢站出来承认这一切。

  “听到了那么多朋友的故事之后,我意识到这些惨痛的经历并不能去定义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曾经认为这是不是我的错,但我现在意识到,这些错误归咎于纳萨尔和美国体操协会。”

  

  马罗尼(左)外号“不爽姐”。拜会白宫时,她曾和奥巴马一起摆出经典造型。

  一笔125万美元的封口费

  如果说,纳萨尔的丑恶行径毁掉了美国体操的20年;那么,创造这个黑暗时代的根源,或许是美国体操协会的管理者。

  马罗尼曾在公开自己遭遇的同时说了这样一句话,“这种丑闻是普遍存在的。哪里有权力,哪里就会有虐待的可能。”

  事实上,自去年12月美国《印第安纳波利斯星报》、《今日美国》等媒体曝出猛料后,一些数据令人触目惊心。

  据媒体调查,过去20年中,至少有多达368名体操运动员报告自己遭遇了性侵,发生地点遍布整个美国,考虑到有受害者不愿公开自己的遭遇,这个数字很可能远低于实际数字。

  被曝光的性侵行为,包括性骚扰未成年运动员、拍摄运动员裸照,甚至有教练以参赛名额作为威胁,长期和一名14岁的选手发生关系。

  在近日的听证会上,地方法官罗斯玛丽·阿基利娜就在听取了众多控述后直言,“这应归因于体制的缺陷。”

  法官这样的指责并不是没有道理和依据。

  2016年里约奥运的体操团体冠军莱斯曼就在接受ESPN的采访时透露,她曾经向美国体操协会投诉了纳萨尔的行为,但得到的回复却是,“你必须保持安静和沉默。”

  “当他们知道我被性侵之后,他们只是让我保持沉默。体操协会最关注的还是自己的名声,以及是不是能继续从我们的身上得到利益。”

  而马罗尼更是在一个月前起诉了美国体操协会,理由是她承认曾经收下了体操协会的一笔“封口费”,并签署了一份关于自己被纳萨尔性侵的保密协议。

  据《华尔街日报》透露,这笔钱多达125万美元。

  按照马罗尼的辩护律师所说,“马罗尼当时收下这笔钱是因为她在精神上遭遇了严重的创伤,她需要这笔费用进行治疗。但如今,她觉得应该站出来揭露这些卑劣的行为。”

  在社会的种种压力和指责之下,去年3月,美国体操协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史蒂夫·彭尼已经引咎辞职,协会也出台了多项严厉措施对下属几千家体操俱乐部进行整改。

  或许,只有彻底重建整个美国体操的机制,才能还给所有运动员一片纯净的训练场。

  来源   澎湃新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8-2-19 05:5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