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

《百法明门论简义16-13》 民国唐大圆著 净空法师讲

[复制链接]
问? 发表于 2018-4-9 04: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百法明门论简义16-13》 民国唐大圆著 净空法师讲





本帖最后由 问? 于 2018-4-9 08:08 编辑

【百法明门论篡】五誑者。謂為獲利譽。矯現有德。詭詐為性。能障不誑。邪命為業。謂矯誑者。心懷異謀。多現不實邪命事故此即貪癡一分為體。離二無別誑相用故。

誑者。以詐欺人也。矯現者。假現也。詭謂詭譎。詐謂狚詐。惑亂於他。現不實事。心詭為體。邪命為業者。謂以虗誑求利以資養身命。非正命食。故曰邪命。比丘乞士。清淨活命故。此亦貪癡各一分攝。

誑是用种种手段欺骗别人,目的是获得名闻利养。比如示现神通,让别人误以为自己有修有证,目标都在名闻利养。

【百法明门论篡】六謟者。謂為罔他故。矯設異儀。險曲為性。能障不謟教誨為業。謂謟曲者。為罔冐他。曲順時宜。矯設方便。為取他意。或藏己失。不任師友正教誨故。此亦貪癡一分為體。離二無別謟相用故。

謟者。巧言令色。阿諛於人也罔他者。欺其不知不見。而罔冐之也。矯設異儀者。假現奇特威儀。動止不與人同也。險。謂險惡。曲。謂邪曲。罔冐者。欺人不知。而羅織人也。欺人不見。而葢覆人成。曲順時宜者。奴顏婢膝。隨風倒柂也。為取他意者。務以悅人而逢迎之也。或藏己失者。掩其不善。而著其善也。直心是道場。是佛誠言。行諂曲心是違師友正教悔也。此亦貪癡各一分攝。

補義諂乃曲媚於人。人皆以為好。所謂鄉原德之賊也。

謟是巴结人,这也是小烦恼。凡是谄媚巴结,目标还是为了名与利啊,他才用这种手段。在中国古礼上讲,礼节要有节度,超过了就叫谄媚。比如公民见国家元首行三鞠躬礼,如果你见了元首行四鞠躬,超过标准就叫谄媚。如果行两鞠躬,不及标准就叫傲慢。礼一定要合乎节度。

【百法明门论篡】七憍者。謂於自盛事深生染著。醉傲為性。能障不憍。染依為業。謂憍醉者。生長一切雜染法故。此亦貪愛一分為體。離貪無別憍相用故。

憍者。矜高自恃也。於自盛事謂足於己者。如富貴。才能。言語。政事文學。名勢之類。由此數者。深生染著。或以富貴凌人傲物。乃至或以文學名勢等凌人傲物。眼空四海。傍若無人。如醉酒人。為酒所弄。故曰醉傲為性一切染法依之而起。語曰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憍且吝。其餘不足觀也已。憍傲正障謙卑。此亦貪一分攝。由愛自盛事。方生傲故。瑜伽云。此有七種。謂無病憍。少年憍。族姓憍。色力憍。富貴憍。多聞憍等。

憍是于自盛事,染著醉傲。盛就是你自己确有才能才艺,有超过别人的事情。虽超过别人,也不值得骄傲。

【百法明门论篡】八害者。謂於諸有情心無悲愍。損惱為性。能障不害。逼惱為業。謂有害者。逼惱他故。此亦瞋恚一分為體。離瞋無別害相用故。

害者。逼惱有情。無悲無愍。無哀無憐。無惻為體。能障不害為業。謂有害者。逼惱他故。瞋一分攝。問。害與瞋差別之義。答害障不害。正障於悲。瞋障無瞋正障於慈。又瞋能斷命。害但損他。故別也。

【百法明门论篡】九嫉者。謂殉自名利。不耐他榮。妬忌為性。能障不嫉。憂慼為業。謂嫉妬者。聞見他榮。深懷憂慼。不安隱故。此亦瞋一分為體。離瞋無別嫉相用故。

嫉者。忌妬也。亡身從物曰殉。如俗說貪利貪名。命亦不顧。故曰亡身殉物。謂嫉妬之人。聞見他人榮貴。深裏常懷憂慼。不得安隱。故多方以害之。故曰女無妍醜。入宮見妬。士無賢不肖。入朝見嫉。此亦瞋一分攝。

见上一讲

【百法明门论篡】十慳者。謂躭著財法。不能慧捨。秘悋為性。能障不慳。鄙畜為業謂慳悋者。心多鄙澁。畜積財法不能捨故。此即貪愛一分為體。離貪無別慳相用故。

慳者。吝惜也。躭。謂沉湎。著。謂固執。財。謂資財。法謂道法。有財不捨謂之守錢虜。有法不施謂之啞羊僧。秘。謂藏於密處。悋。謂執吝不放手。鄙畜者。唯鄙澁故能畜積也。

此上十法。唯是不善。名為小隨。

慳是吝啬舍不得,也就是对于自己的财物或者是诸法,无论是世法还是出世法,不肯施舍给别人,这就叫做慳吝。下面是中随烦恼。

【百法明门论篡】十一無慚者。謂不顧自法。輕拒賢善為性。能障礙慚。生長惡行為業。謂於自法無所顧者。輕拒賢善。不恥過惡。障慚生長諸惡行故。

無慙者。不自羞恥也。不顧自法者。人至於無羞恥。則己身不顧。何況道法。故於一切不仁不義之事。了無忌憚。靡不為己。於是見賢有德之人。則輕易而拒絕之。不相往來。此無慚之性也。既不親重有德。則必狎近無知朋黨。而成惡行。此無慚之用也。此二自類俱起。但遍不善。故名中隨。

无惭是不知自短,轻拒贤善。短就是过失,不晓得自己的过失,对于闲人轻慢无礼,拒绝善事不肯去做。

【百法明门论篡】十二無愧者。謂不顧世間。崇重暴惡為性。能障礙愧。生長惡行為業。謂於世間無所顧者。崇重暴惡。不恥過罪。障愧生長諸惡行故。

無愧者。不羞於人也。不顧世間者。謂甘心為惡之人。尚不顧自身。何暇復顧世人譏訶彈斥。故經云。有二白法能救眾生。一慚二愧。慚者自不作罪。愧者。不教他作。慙者內自羞恥。愧者發露向人。慙者。羞天。愧者羞人。有慚愧者可名為人。若無慚愧與諸禽獸不相異也。此二自類俱起。但遍不善。故名中隨。

无愧是不顾世间,崇重暴恶。不顾世间的舆论,不怕别人的指责,崇尚暴力,尊重恶事。无惭无愧这两个心所称为中随,因为它们自类相生,遍不善性。一切恶事都有这两个心所在。下面是大随烦恼。

【百法明门论篡】此下八法。自類俱起。遍不善性。遍諸染心。三義日具。故名大隨。

十三不信者。謂於實德能。不忍樂故。心穢為性。能障淨信。墮依為業。謂不信者多懈怠故。不信三相。翻信應知。然諸染法各有別相。唯此不信自相渾濁。復能渾濁餘心心所。如極穢物。是故說此心穢為性。

不信者。謂無誠信也。既無真實之信。則於一切實事實理。不能忍可。於真淨德不生好樂。於善功能不起樂欲。又不信自心。可以作佛。自心可以為堯舜。唯不信故不勤修治。鹵莽滅裂。故令心田日益荒穢。如狼莠蓬蒿充。塞田中故曰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然忿等諸所。皆名穢法。而不信一法為穢尤甚。非唯自穢。兼又穢人。謂自不信。又壞他之信心。又於十一善法中。但只無信心一法。則餘一切法皆渾濁不成。故云濁餘心心所。是故說此心穢為性也。

不信是于实德业不忍乐欲,障净信。前面讲信有三要素:实德能。不信是对实德能这三种都不相信。不相信佛所说的法是世出世间实在的事理,不相信大修行人有真正的清净之德,不相信自己有能力在一生当中了生死出三界证菩提。现在不但是外面人不信,有些出家人对于佛的万德万能也不相信,认为那是恭维的话,这就是不信啊。你要是不信障碍善心所里面的清净信,不信决定不能成就,要相信自己确实具足德能。

【百法明门论篡】十四懈怠者。謂於善惡品修斷事中。懶惰為性。能障精進。增染為業。謂懈怠者。滋長染故。於諸染事而策勤者。亦名懈怠。退善法故。於無記事而策勤者。於諸善品無進退故。

懈怠者。無精進力也。於善不修。於惡不斷。百體俱懈。百事俱癈之謂。故曰懶惰為性。唯其日用不肯奮力於善。故令諸染漸漸增長。故曰增染為業。故瑜伽云。謂執睡眠偃臥為樂。晝夜唐捐。捨眾善品。問。戴星而出。戴星而入。孳孳於利。汲汲於名者。豈非精進。答。此雖策勤染事。亦是懈怠。勤於染而怠於善故。染法進而善法退故。唯日用孳孳為善。方名策勤。無記沒要緊事。於善品中。無進無退者。亦名懈怠。

懈怠是惰于修善断恶,障精进。这是专门在修善断恶上讲的,它把十一善法的精进障碍住了。

【百法明门论篡】十五放逸者。謂於染淨品不能防修。縱蕩為性。障不放逸。增惡損善所依為業。謂由懈怠。及貪瞋癡不能防修染淨品法。總名放逸。非别有体。

放逸者。放。謂放蕩。逸。謂縱逸。不簡束也。集論云。依止懈怠。及貪瞋癡。不修善法。於有漏法。心不防護為體。增惡損善所依為業。由縱蕩故。惡業增長。故善根損壞。問。此放逸以何為體。答。懈怠三根。不能防修染淨法。總名放逸。離上四法。別無體性。

放逸是不能防染修净,障不放逸。放逸就是随随便便马马虎虎的,做事情不认真不负责任,不能在障缘上有所防范。你自己在道业上精进了,障碍不容易现前,纵然现前也不怕,反而变成增上缘了。放逸之人纵然遇到增上缘,有时候也会变成障缘。举个简单的例子说,有些同学在佛七当中见到佛、莲花或者种种瑞像,欢喜的不得了,逢人便说啊。你要唯恐别人不知道,那不是佛是魔来障碍啊,你就着魔了。古来祖师大德看到佛菩萨瑞像有没有一个说话的?绝对没有,你问他他也不说。莲宗初祖慧远大师一生见到三次西方瑞像,临命终时才告诉别人。可见决不把这个瑞像挂在心里,见如不见。所以《楞严》讲的五十种阴魔,佛菩萨境界现在面前,你不理它是好境界,一理它就着魔了,修行人一定要懂得。不修行人常常招魔障啊,修行人招魔障更容易,机会更多。什么境界现前不理会就好。

【百法明门论篡】十六惛沉者。謂令心於境無堪任為性。能障輕安毗婆舍那為業。惛沉別相者。謂即懵重。令俱生法無堪任故。

惛沉者。謂惛昧沉重。謂此心所能令昭靈不昧之體。漸漸昏昧。漸漸沉沒。無所堪能。無所肩任。是其性也。此昏沉一法使身不得輕安。而心不得入觀矣。昏沉別有自性者。謂即懵重。問。懵重與癡有何別異。答。癡以迷闇為相。昏沉以懵重為相。迷闇為相者。謂一總不知不覺。懵重為相者。雖非一總不知不覺。而由惛昧沉重。能使身心不得輕安自在。是故此二有差別。懵。訓昏。重。訓沉也。

昏沉是令心于境无堪任,能障观及轻安。这两个心所力量很大,在初学同修当中,多数人都有这个现象,不是昏沉就是掉举。尤其是静坐的时候,表现得很明显。有的坐不住,心里七上八下胡思乱想。有的人坐下来没一刻就打瞌睡了。佛七法会念完佛止静,还没有止个五分钟呢,就有睡着打呼的,昏沉重的人常有的现象。这种现象不必害怕,有对治的方法,但确确实实是障碍,如果有这个现象要晓得自己烦恼很重。

【百法明门论篡】十七掉舉者。謂令心於境不寂靜為性。能障行捨奢摩他為業。由憶昔樂。事生故。掉舉別相。謂即囂動。令俱生法不寂靜故。

掉舉者。謂掉弄輕舉。俛仰四海。頃刻九州。令心不得暫時寂靜。是其體性。能障行捨及止。是其業用。掉舉之別相。即是囂喧妄動。令俱生心心所法不寂靜故。障捨摩他是其業用。奢摩他。此云止。即寂靜義。由有囂動。令不寂靜故以掉舉有三。身掉舉。亂動。口掉舉。亂言。意掉舉。亂思。

掉举是令心于境不寂静,能障止及行舍。它这个力量强,作用也广。掉举就是心定不下来,七上八下,妄念纷飞,在境界上不能够寂静。它的作用是障止及行舍,止就是定,止观是我们修行人一时一刻不能离开的,行舍是十一个善心所里面的行舍。有了掉举,定也没有了,行舍没有了。

【百法明门论篡】十八失正念者。謂於諸所緣不能明記為性。能障正念散亂所依為業。謂失念者。心散亂故。

失念者。忘失正念也。煩惱相應念為體。散亂所依為業。何謂散亂所依耶。謂失念者。心散亂故。

失念就是于诸所缘,不能明记。我们现在说记性不好,所学的东西常常会忘掉,这也是大随烦恼。你所学的忘掉了,境界里面如何做观呢?我们常说依文字般若,起观照般若,把文字般若忘掉了,观照般若提不起来啊。经文里面重要的话要把它记熟,在境界里面才能用得上,境界现前立刻提得起来,才起作用啊!

【百法明门论篡】十九不正知者。謂所於觀境謬解為性。能障正知。毀犯為業。謂不正知者。多所毀犯故。此不正知。慧與癡各一分攝。

不正知者。謂於所觀境起邪謬解。即是邪慧。亦名惡慧。由此邪慧。故起不正知。身語心行毀犯所依為業者。謂於一切事不正觀察。以不了知應作不應作。多所毀犯故。謬解如認賊為子。以是為非。以非為是。於是毀禁犯戒。無不為己。如云酒肉不礙菩提路等。

不正知是于所观境,起错谬解。对于我们所观的境界,发生了误会,起了不正当的见解,这叫不正知。这一条也很不容易对治,要想对治不正知,一定要有正知正见。正知正见从哪里来的呢?不是我们想象来的,你想象的正是不正知。一定要常常读诵大乘经论,入佛知见,这才叫正直正见。经论的作用,就是修正我们知见啊。我们为什么要常常读诵经典呢?就是在一切境缘当中,检查我们的想法看法跟佛在经里讲的是不是一样?如果是一样的,那是正知正见。如果不一样,那么我们要觉悟,我们的想法是错误的,要把错误的不正知舍弃掉,采取佛菩萨教给我们的正知正见。所以经论是培养正知正见的,不能读诵大乘经论,这个烦恼就没法子避免。要读的多记得多,在日用平常当中提得起观照,这个烦恼就不大起作用了。

【百法明门论篡】二十散亂者。謂於諸所緣令心流蕩為性。能障正定。惡慧習衣為業。謂用亂者。發惡慧故。散亂別相。謂即躁擾。令俱生法皆流蕩故。掉舉散亂二用何別。彼令易解。此令易緣。

散亂者。馳散外緣故名流蕩。流蕩為性者。謂如水之流而亡反。如波之蕩而不息也。故能障正定。既無正定。惡慧依之而生也。別相謂躁擾者。由彼躁動煩擾。故令俱生心心所法皆流蕩故。問。掉舉散亂二用何別。答。掉舉令心易解。散亂令心易緣。易者。念念遷變義。解以心言。緣以境心。如正坐禪時。心念紛飛。攀緣外境。失其正念。此為散亂。此為掉舉。

散乱是于诸所缘,令心流荡。它跟前面的掉举有一点象,但是业用不相同。掉举是在境界上心定不下来,散乱是心到处漫游,就是这一点现象不相同。比如说我们在静坐的时候,想静下来但是妄念纷飞,想按按不住,越按念头越多,这是掉举。散乱是在那里打妄想,一会儿想东一会儿想西乱想一通儿,跟掉举不一样。两个都是叫心定不下来,都是指念头不能集中,但是两桩事情。

 楼主| 问? 发表于 2018-4-9 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百法明门简义】若不定心所与心王相应时,如有教君追悔往事,或悔先不应作而作,应作而未作,皆名曰悔。如有宦官宫妃,引君倦而安寝,名眠。有人导君寻求意言,分别粗事,曰寻。有人引君伺察意言,分别细理,曰伺。此四者皆可以为善,可以为恶,而无善恶之可决定者也。

                          ┌ 悔………追悔往事,障止。

                          │ 眠………令身昧略,不自在,障观。

                不定四┤ 寻………于法推求,未审细察,令心粗转。

                          └ 伺………于所寻法,数数推求,令心细转。

【百法明门论篡】六不定有四者。謂悔。眠。尋。伺。識論曰。悔眠尋伺於善染等。皆不定故。非如觸等定遍心故。非如欲等定遍地故。立不定名。

此釋第六位不定心所也。言不定者。善等屬善位。染等屬染位。觸等定遍心。欲等定遍地。此四於善染心地皆不定故。通三性故。立不定名。

若不定心所与心王相应时,如有不定心所是善恶不定,要看它心所所起的作用的结果来说,结果是善心所就是善法,结果要是恶心所就是恶法。

【百法明门论篡】一悔者。謂惡作。惡所作業。追悔為性。障止為業。此即於果假立因名。先惡所作業。後方追悔故。悔先不作。亦惡作攝。如追悔言。我先不作如是事業。是我惡作。

追悔為性者。有二義。一謂先不知己造惡業。後方追思懊悔。我何故作此耶。此悔不可無。二謂先不曾造此惡業。後亦追悔。我何故不作此耶。此悔不可有。悔善返此。故惡作以追悔為性。問。頌卑言悔。長行云。悔謂惡作。悔與惡作是一法耶。答。惡作是因。悔是其體。以體即因。故論云悔謂惡作也。問。體與因何別。答。惡作是因。悔體是果。何以知之。先惡所作業。後方追悔故。此是別理。問。惡先所作不善為惡作者。如悔先不作善亦可謂之惡作否。答。亦惡作攝。以不作善。故追悔言。我先不作如是事業。是我惡先不曾作故。瑜伽云。謂於已作未作善不善事。追變為體。亦惟悔心。故多不定。障止為業。今言悔者。是借果以明因耳。

后悔是追悔往事,障止。止就是定,它妨碍了我们得定。后悔有两种,遇到一桩善事后悔没做,这个悔心所生善。如果遇到一桩恶事后悔没做,那这个心所就是恶心所。或者做了一桩善事以后后悔,我何必做这种事情,做了也没好处,让别人占了便宜,这样后悔是恶。或者做了一桩恶事以后后悔,我何必做这样的恶事呢,这个后悔就是善的。所以悔心所善恶不定,要就事相上来论。但是只要后悔,心就动了,所以修行人过去所做的事情绝不后悔,无论做善做恶不要去想,未来的事情也不要去想,现在的事情已经是这样的,也不必去顾虑,这样心才能定的下来。心能定下来就是道啊,所谓道行就是定力而已。道行浅深,就是定的功夫浅深。

【百法明门论篡】二眠者。謂睡眠令身不自在。昧略為性。障觀為業。謂睡眠位。身不自在。心極闇劣。一門轉故。昧簡在定。略別寐時。今顯睡眠非無體用。有無心位假立此名。

睡眠者。意識昏熟。曰睡。五情暗冥。名眠。昧謂暗昧。略謂簡略。言此心所一起之時。能令此身肢節廢懈。坐亦睡眠。他搖動時亦不覺故。又令此心暗昧簡略。不能明利精審。此睡眠之體也。由其昧略。故能障觀而為業用。言心極闇劣一門轉故者。闇劣釋昧字。一門釋略字。謂意識於寤時。內外門轉。若在此位。唯內門轉。故下復釋闇劣一門之義。謂睡眠未起。此心正在定時。惺惺歷歷。未曾昏闇。睡眠一起。則此心昧然不知矣。故曰昧簡在定。睡眠未起。此心正在寤時。千聲萬色無不奔赴。睡眠一起。則此心略然不能廣緣。故曰略簡寤時也。如此推審。今顯睡眠非無體用。必依於心。雖立睡眠為無心位。此亦假借無心位以顯睡眠。非即無心。而能令彼從有心眠。以至無心。故曰有無心位假立此名。非實睡眠無心也。以眠與心相應故。

眠是令身昧略,不自在,障观。它叫我们身体昏昧简略不明,这就不自在了。定功深的人不要睡眠,所以不倒单相当有定力,他是不睡眠,并不是说盘着腿坐在那里睡觉,那多难过啊。不倒单没有睡眠,五盖(财色名食睡)中的睡眠确实离开了。定功是清醒的不是昏昧的,清清楚楚,定里头还能办事啊。你看虚云老和尚,他老人家一入定,十天半个月是常事情,入定的时候他也不要吃东西,也不要喝水,出了定精神饱满。人家说老和尚啊你定了好多天啊,他说我觉得才一二十分钟啊。他没睡觉啊,决不是呼呼大睡。而且静坐身体是正直的,坐的那个标准就象塑的佛像一样,这才真正叫坐啊。很多人坐在那个地方,头差不多碰到脚卧成一团了,那一定是昏睡。总而言之,睡眠心所善恶不定,睡眠少是善,睡眠过多就是恶了。不管少还是多,对于禅定都是有妨碍的。

凡夫定功没有成就,是需要睡眠的,适当的睡眠是好的,恢复体力。佛给我们出家人定的睡眠中夜四小时,晚上十点钟到早上两点钟。现在我们业障比从前人重的太多了,四小时的睡眠决定不够,所以要六小时七小时八小时,我们的精神才恢复。在目前多睡一点没有关系,只要你在清醒的时候能把功夫提的起来就好。决不要勉强只睡四小时,功夫不到会伤害身体。正同饮食一样,日中一食需要相当的定力才能办到,也就是心里妄念少消耗的少。饮食补充我们身体的消耗,身体象一部机器,必须要以能源补充它,才能保护正常。你每天需要这么多消耗量,要是补充不够,机器拖不了几年就损坏了。所以一定要保持正常,不能跟别人争强好胜,勉强日中一食,这是错误的,一定要懂得善巧方便。

【百法明门论篡】三尋者。謂尋求。令心怱遽。於意言境麤轉為性。四伺者。謂伺察。令心怱遽。於意言境細轉為性。此二俱以安不安住身心分位所依為業。並用思慧一分為體。於意言境不深推度。及深推度。義類別故。若離思慧。尋伺二種體類差別。不可得故。

尋求者。逐於外而麤求。伺察者。伺於內而細察。怱遽者。草怱急遽也。意言者。意所取境多依名言故。麤轉細轉為性者。麤者聊且之辭。細者綿密之謂。言尋伺者。總於一境分麤細而立二性也。此二並用思慧一分為體。於意言境。深推曰伺。即思。淺推曰尋。則慧。深推則神凝。故身心舉安。淺推則躁動。故身心不安。若離思慧。此二差別便不可得。

寻是于法推求,未审细察,令心粗转。伺是于所寻法,数数推求,令心细转。他们两个都是对于境界寻求,一个是粗枝大叶寻求,一个是细细密密寻求,粗细形象不同。以孔老夫子的治学方法来对比,他分五个阶段: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而我们佛法里面讲闻思修三个阶段。闻相当于孔子的博学,修相当于笃行,思包括了审问慎思明辨。寻心所相当于审问,伺心所相当于慎思。这两个心所起现行,也是障碍我们的定,所以也是障道的。

【百法明门简义】上述五十一种心所,吾人日用常行中,皆不出其范围。

这是讲普通凡夫没有证果的人,每天心里面起的种种复杂的现象,大概不超过这五十一种。这五十一种心所与八心王相应。与前五识相应的有三十四心所,与第六识相应的这五十一心所全都有,与末那识相应的有十八心所,有阿赖耶相应的只有五遍行,阿赖耶的相应心所最少。这些心王心所的种子阿赖耶识里头全都有,所以它的形象相当复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8-4-24 11:3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