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

倍可亲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儒文化为什么要弱国愚民?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砗磲大爷 发表于 2017-3-21 06:26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儒文化为什么要弱国愚民?             

  许锡良

  在中国反思与批判历史悠久的儒文化,意味着得罪许多人,这是毫无疑问的。有朋友对我说,你选择的道路决定了你必然是孤独的,你必然是曲折多难的。短时间里看,好像确实如此,然而,倘若我的批判是基于人性、事实与逻辑,那么,是否孤独,人数多少,是否曲折又有什么关系呢?在自己认定的道路上,一意孤行,那正是这个时代体现自己生存价值的绝妙方法。思想这东西,不取决于人数的多少,时间的长短,也不取决于其地位的高低,而是取决于思想本身的逻辑性与说服力。思想一旦通过文字出现于人世,剩下的只是思想自己在交锋,他们自己能够走多远,取决于思想本身的说服力,而不是别的。

  互联网时代注定是平民时代,注定是众声喧哗的屌丝经济时代。圣贤思想遭受质疑与挑战是必然的。在这样的时代,那些有圣王天下情怀的人反而是异常痛苦的。因为,他们总想家国天下,总想一统江山,总想号令天下,莫敢不从,然而,时代不同了,各自发声的人越来越多,这个圣人王梦想是无法实现的。在这个时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朋友圈,都在按照志同道合的标准形成思想共同体,学习共同体,甚至利益共同体。甚至官方不认同也不意味着就没有活路。粉丝经济或者圈子经济意味着,共鸣与认同才是实现价值的牢固方式。

  有人统计过,一个人如果有1000个铁杆粉丝,他就足够维持一个正常人的生活。这1000个粉丝拿出自己资源的百分之一就足够养活那个自己关爱的人。有些人写的文字并不一定是一流的,但是,由于其价值观、其情感态度,其叙述的故事产生的共鸣,人们认定是他,他的文章就不断有人阅读,他的书就有人购买,他就有人不断邀请去讲座,活路就这样慢慢形成了。毕竟,孔子利用公权杀少正卯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更何况现在孔子式的圣人也难以出现,而少正卯式的人物又为数众多。因此,生存空间还是很大的。

  从前有一个寓言故事说,有一个国王曾经想在自己所有的国土上都铺上牛皮,以便让他随时出行双脚都踏在牛皮上,然而这个工作的难度是可想而知,显然,即使把全国的牛都杀了,也无法弄到那么多的牛皮。后来有人提醒他:陛下,您只要弄一块上好的牛皮,做成鞋子穿在脚上,您就可以走到哪里都保证双脚踏在牛皮上啊。国王果然照做了。有时换个思路,愿望就很容易实现了。

  儒家的理想情怀,动辄要“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还要“废黜百家,独尊儒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还妄想“半部《论语》治天下”。整个国家,只有一个主义,一个圣人和一个特殊垄断利益圈子。你累不累啊?这不就是要把所有的大地都铺上牛皮吗?有这个必要吗?许多时候,儒家的这些所谓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其实只是一种“家天下”的过程,许多时候,大家过得好好的,一旦出现了儒家圣王,大家就不得安宁了。就一个人来说,自主自由发展是最优质的发展方式,就一个社会来说,自治自理是最好的治理方式。而民主是自治的最好表现形式。

  儒文化为什么要弱国愚民?而且通过皇权官府大树特树愚民弱智为典型?就是想在一统江山,禁锢思想时变得容易一些。一个社会有自己想法,有自己个性的人多了,要维护一个特殊利益集团,要长期形成一种特殊的等级秩序就不那么容易了。所以孔子说过的那句愚民的话:“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其实本意非常清楚,但是,有些好事之徒,故意牵强附会,东拉西扯,通过在标点断句上做手脚,让这句话变成了一种非常符合民意的话,那在逻辑上与历史与现实中都是经不住检验的。因为,孔子要忠的君,要爱的国,都不容许有创见的人存在。那可是犯上作乱的。

  中国历史的皇权统治者推举出来的道德典型,都不可能是有思想见解,有鲜明个性,有思想有头脑的那类人,而只能够是愚民。其特点有几个:(1)对皇权家天下忠心耿耿;(2)文化程度一般不高;(3)不善于发明、发现与创造;(4)基本上是体力劳动或者技能简单劳作者的事迹,比如,“二十四孝”故事,这些故事里基本上没有什么知识、智慧要求,只要不怕苦,不要命,不要脸,不怕虐待,甚至有点受虐狂,就可以了。而武训则是不要脸的行乞兴义学的典型,后来雷锋则主要是靠捡粪、搬砖、扫地、扶老大娘过马路等非专业的临时工作来体现其精神。

  陈永贵则靠带领大寨整个村庄的农民折腾虎头山的故事当上了红色副宰相,工业方面,大庆的铁人王进喜的则是靠跳进泥浆的不要命精神打动人心,而北京某公交车售票员则靠微笑售票服务成为道德典型,即使是教师这样的专业知识性很强的职业所树的典型也要树一个初中毕业生,生怕思想文化层次再高一点点,就不好操控了。

  而自治自理良好的民主社会,几乎整个社会的一切精英都是靠市场自动呈现的。比如思想家要靠自由的思想市场脱颖而出,而不是靠总统册封与号令。商界精英则是靠合法经商的辉煌业绩与巨额利润来说话,在这个过程中公权与市场要界限分明,不可允许有官商的存在。科学发明创造则是靠学术共同体说话,同行认定,与政府没有什么关系。其他各行各业的精英自有自己的规则,都是建立在行业利益与职业精神的基础上的。所以,他们的精英都是经过反复打磨,作出过重大贡献,有着超人智慧与杰出成就的人。

  比如,美国近百年来大家颂扬的精英人物,文学家、思想家有爱默生,诗人有惠特曼,发明家有爱迪生,科学家有爱因斯坦,教育家有杜威、卡耐基,商界奇才有比尔.盖茨、乔布斯,就连总统也是全国民意市场的结果。没有人逃脱得了市场选择的命运。

  没有谁靠册封、钦点、御用、临幸就可以成为精英,一切都要靠社会本身去检验。在这样的社会,没有谁是值得整个国家所有的人来学习的。也没有谁有资格号召全国人来学习某一个人。精英只能够是某一行业内的精英,学习只能够是学习某一专业内的顶尖级人物,跨出了这一行业或某一领域,其影响力就消失了。每个人的学习对象与心中偶像都是根据自己的发展需要自主自发形成的。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人可以随便发号司令,指手画脚。

  儒文化最喜欢树典型让天下人来学习,天下所有的孩子都要来学习“二十四孝图”,天下所有的妇女都要来学习《女戒》,全国人民都要学习雷锋。古代一个圣人管数千年,后来一个贤人管数百年,再后来一个道德典型管数十年,比如雷锋,再后来一个典型管数年,现在更短命,一个典型管数月就夭折了。说明互联网屌丝经济时代,那种史官文化之下,靠官府树立的道德典型治国的德治方式已经不管用了,其社会效益边缘递减效应非常明显了。

  这个时代必然是:圣人退出,众声喧哗,粉丝经济,屌丝生存。认清这个时代的特点很重要,只有这样,才能不活在别人的眼光中和脸色里,而只是一心一意做最好的自己,活出自己独特的滋味来。

  2014年12月16日星期二

许锡良 蒋祖权说历史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7-3-27 09:0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