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

倍可亲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文在寅上台后 朝鲜半岛局势走向何方?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砗磲大爷 发表于 2017-5-16 03:06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韩国总统大选落幕,文在寅获胜。昨晚当选,今天立马上任。关键是文在寅他在表面上提了很多希望,说他要搞“阳光”政策,要跟北朝鲜搞和平对话,要对美国说不,说撤掉“萨德”,这一切容易吗?我跟你说,根本不容易。今天有内幕告诉你。

  

  韩国总统大选落幕,文在寅获胜。昨晚当选,今天立马上任。关键是文在寅他在表面上提了很多希望,说他要搞“阳光”政策,要跟北朝鲜搞和平对话,要对美国说不,说撤掉“萨德”,这一切容易吗?我跟你说,根本不容易。今天有内幕告诉你。

  文在寅上台南北韩破冰关键?

  邱震海:昨天晚上韩国诞生了一个新总统文在寅,今天马上走马上任,我想他从当选到上任这个速度可能是全世界民主政治唯一的,最快的速度,因为韩国现在总统没人了,关键问题是文在寅上台之后各方,坦率来讲有人欢迎,有人猜疑,有人焦虑。首先我们看在对外关系方面,他是主张对朝鲜立场相对比较温和,甚至承诺要重启“阳光”政策,如果那样的话,那相当程度是过去金大中和卢武铉时代的一个翻版。同时也承诺与中国、美国和日本、俄罗斯国家加强外交与经济合作,但他同时也承诺,要走韩国优先的一个路线,到底什么是韩国优先?应该学会向美国说不。所以这个可能是听的我们美国朋友非常不爽。同时他在“萨德”系统的问题上也立场摇摆不定,由此引来各方争议。先说说朝鲜方面,李女士,昨天晚上有没有什么内部消息?金正恩元帅是不是笑的合不拢嘴了?

  李玉珍(朝鲜评论员):朝鲜现在什么态度,政府方面还没有表达,但是我本人衷心地祝贺文在寅总统当选。

  邱震海:韩国是你们的敌国,他的当选不用你衷心祝贺,你这个也说得太过了,你先说你们内部的评估到底是什么,高兴是一回事,但下面具体的,既然那么高兴,第六次核试验还搞不搞。

  李玉珍:核试验我们下一步再讲。这一次没有做核试验也是对文在寅总统当选有一点暗地里支持的意思,这是我的判断。

  邱震海:核试验还搞不搞?

  李玉珍:暂时不会搞。

  邱震海:现在文在寅已经明确说了,可能会对话,如果文在寅要开启对话的话,你们会不会跟他对话?

  李玉珍:南北之间的对话一直是敞开的。

  邱震海:但是如果韩国方面谈判的前提跟美国方面一样,先弃核,然后再谈,你们愿不愿意?

  李玉珍:弃核,现在讲弃核方面是另一个问题,所以文在寅总统在参选的时候也说过,首先开启对朝鲜的经济方面的来往。

  邱震海:先从经济入手,一会儿我们再看。美国方面是不是很不爽?你看他要对美国说NO,要韩国优先,关键“萨德”系统他可能会动摇。

  方恩格(前美国共和党海外党部亚太区主任委员):因为美韩两国领导人还不熟悉,所以要等他们开始有一对一的对话,再看看有什么结果。但是有一个重点,我们朝鲜朋友没有提到,就是南韩是一个有民主,有法制的国家,前总统被弹劾,那下一任总统经过一个透明、按照宪法的选举方式选出,所以当然是要尊重南韩人民选谁,将来的政策也是由他们来决定的。

  文在寅会撤“萨德”吗?

  邱震海:如果说南北韩他们对话了,然后同时南北韩关系大幅缓和,“萨德”系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要求你们撤走,美国会不会撤走?

  方恩格:美国从来不反对对话,无论是南北韩之间对话,或北韩与美国讲话。

  邱震海:但谁都知道你们的“萨德”系统是针对中国的。

  方恩格:李女士也知道,中国还是介意他们这些核子武器。

  邱震海:我知道,过去由于南北韩关系紧张,给了“萨德”一个机会,按照中国方面理解,“萨德”是杀鸡用牛刀,表面上看上去针对北朝鲜,其实是针对中国、俄罗斯的。如果他们南北韩一对话,关系缓和,理论上说,对美国来说,“萨德”入韩就没有必要了。

  方恩格:这个“萨德”系统已经开始投入使用了。

  邱震海:也可以撤的吧。

  方恩格:要看新任总统他真的要做下这个决定的吗?

  邱震海:关键你们特朗普总统要韩国掏钱,文在寅本来就不支持,他怎么会掏钱。他本来就不喜欢这产品,怎么还会掏钱买这个装备。

  方恩格:到现在为止,新任总统他从来没有说一定要撤,而且他是相当模糊的。

  邱震海:我知道,我现在说如果撤,美国会不会答应。

  方恩格:要先看朝鲜怎么决定。

  邱震海:你们俩都在踢球。丁教授,你感觉怎么样,中国会有什么反映?中国应该是乐观其成。

  丁学良(香港科技大学社会科学部教授):最重要的是要请文总统多给点朝鲜方面好处,钱啊,人民往来啊,然后在“萨德”问题上再往后退一步,在这个情况之下,中国就不要老是在这个事情上打恶人,因为中国现在跟朝鲜之间关系已经搞得很不好了,下一步就是要通过文在寅给朝鲜好处,来缓解朝鲜半岛上的这种紧张局势,这个对中国来讲是成本最低的,效益最好的。

  邱震海:那如果是这样的,我和你说,中美关系会受影响,这一次中美关系之所以搞好,打上引号说,“幸亏金正恩”,“幸亏北朝鲜”。南北韩关系搞得好了以后,中美关系马上就恶化了。然后你看贸易冲突啊、南海啊、台海啊,全部来了。

  丁学良:那也不一定,假如说朝鲜方面能够在近期内把核武器试验,导弹试验,能够大大地往后面延缓的话。

  邱震海:可能吗?那是不可能的。

  丁学良:延缓,不是取消,那么特朗普就会很高兴,感谢中国在中间帮了忙,特朗普基本上也会接受文在寅方面提出的一些条件。但是要如果说过了半年,甚至过了一个月,朝鲜再来一次试验,这个事情又搞糟掉了,因为这以前都发生过好多次,只会延迟,不会取消。

  邱震海:你刚才说核试验暂时不会举行,大概是多久?你们对文在寅的观察期、忍耐期,或者试水期,大概是多久?

  李玉珍:前五次的核试验是出于自卫,另外也是为了研究技术上的问题才做的核试验,并不是为了恐吓谁,也不是挑衅谁。

  邱震海:你们当时就是为了恐吓韩国和美国,这还用说嘛。

  李玉珍:是为了提高技术,这一点是肯定的。

  邱震海:那现在韩国的金教授,我们现在看看球在韩国这一边。金教授,从韩国搜索到的各方面的情报和线索现在来看,文在寅未来跟朝鲜会是一种什么样关系?

  金珍镐(韩国檀国大学教授):我认为总统可能要做一些措施,第一就是现在的新政府将继承金大中跟卢武铉的“阳光”政策,这与过去李明博、朴槿惠选择的方向及其内容是不同的。韩国新政府成立,符合了中国、美国、朝鲜的期望值。我们对外发展的基本政策,会按照我们发展的目标来设定。那有关“萨德”问题,美国在朝鲜半岛上只跟韩国接触,但是我们反观中国,中国与朝鲜和韩国两方都有接触,而且中国对朝鲜半岛的局势非常了解。美国只是试图用朝鲜问题来把韩、日两国拉拢进同盟国框架里。如果要说中美两国在朝鲜半岛问题上谁是赢家?我还是认为中国赢面比较大。

  邱震海:“阳光政策”是金大中推行的,但当时是朝鲜没有核武器,现在朝鲜已经做了五次核试验了,所以文在寅继续沿用“阳光政策”会否设前提条件,还是在朝鲜拥核的情况下他也会跟朝鲜开启和平谈判?

  金珍镐:选择的战略方向跟其内容与过去不一样,环境也不一样,就是文在寅总统按照现在韩国的局势来选择他的战略,就是说有关“萨德”问题他不会自己决定,为什么呢?这个跟韩国国家整个利益,跟国民也有关,还有跟中国的关系,最近两国关系稍微疏远,这个就是损失韩国的经济,这种情况之下,他会选择,会把“萨德”问题送到国会重审。

  邱震海:文在寅会屈服于美国的压力吗?

  金珍镐:“萨德”放在韩国境内,针对朝核,保护美韩盟军。但是这会影响到中国周边安全,也损失了韩国整个国家利益,这是得考虑的一个方向。所以这个问题,中美之间也需要去谈。

  邱震海:这个话放那了,其实美国是可以施加压力的,他反正是可以送到国会去,美国在“萨德”问题上会不会施加压力?

  方恩格:重点是上次有左派总统,南韩选左派总统卢武铉,文在寅也曾在他团队扮演重要的角色,他们政府刚上任的时候,他们跟这次竞选的说话方式,对美国的说话方式,对北韩的说法方式都一模一样的,他们说会有“阳光政策”,我们会向美国说不,我们是反对美国在南韩部署“萨德”的。他们甚至让这些选民上街抗议美国的军队驻南韩。后来他们就从反美转到亲美,因为知道还是同盟国,而且有朝鲜一直是在威胁。其实我们都知道当初的“阳光政策”是没有成功的。

  邱震海:看样子现在我发现与其说这个主角是朝鲜,还不如说主角是美国,美国要这个地区安静就安静,美国要这个地区不安静就不安静,如果你对文在寅施加了压力,文在寅也会听你们的。然后那时候就把他们给挑起来了,然后南北韩就紧张了。

  丁学良:美国的压力再怎么大也大不过朝鲜在中间起的作用,只要朝鲜不放弃,只要朝鲜永远不放弃导弹和核武器的这些项目,然后把它推迟一下,然后做三次试验或者五次试验,这是小事,只它不放弃这两个项目,导弹和核武器,朝鲜半岛上永远都是朝鲜在那起事。

  邱震海:那我和你说,北朝鲜是不会放弃核武器的。

  丁学良:它不会放弃的。
沙发
 楼主| 砗磲大爷 发表于 2017-5-16 03:06 | 只看该作者

  韩国如何在美朝之间保持平衡?

  文在寅上台后朝鲜半岛局势走向何方?

  邱震海:如果我是文在寅坐在你们两个中间,我觉得我很为难,那你准备怎么跟文在寅谈?

  李玉珍:现在据我所判断,这次朝鲜对中国的关系,朝中关系就放在第一位。

  邱震海:朝中关系你就不要挑拨啦,你先谈你跟韩国的关系。中朝关系恶劣也是由于你们引起的,不要谈中朝关系,谈朝韩关系。

  李玉珍:朝韩关系这次是一个大好的机会。

  邱震海:但要求你弃核,干不干,现在问题在这里。你不弃核又谈什么?

  李玉珍:按照中国政府的思路,双轨并行,双暂停,这个思路朝鲜现在目前来讲已经暂停。

  邱震海:金教授,在韩国的金教授,到韩国这一边了。你先听我讲,我的问题是,如果说朝鲜愿意跟你们谈,但是他不放弃核武器。

  金珍镐:朝核问题,刚才美国,我们盟友的朋友说,他说什么“阳光政策”是失败的,还说现在什么左派右派,左派政府右派政府,我觉得美国这种意识让世界和平的,一起共同发展的机会少。就是说现在这个政府已经是文在寅的政府了,你还批评“阳光政策”,那这意思是说,韩美之间不用再合作了?所以有些问题也要考虑。

  邱震海:我们金教授后来把这个枪对准你们美国人。

  方恩格:我听到了。

  金珍镐:朝鲜朝核的问题不是金大中的“阳光政策”所导致的,就是说当时中国也忙,美国也忙于别的地方,韩国也忙于国家建设,经济开发,导致到现在互相推卸责任。现在有关朝鲜的一些问题,美国不能单方责任给推给韩国和中国。

  丁学良:什么“阳光政策”“月亮政策”,桌面上的政策,平壤如果不听你,你弄什么政策都不管用。

  邱震海:金教授,你现在如果说文在寅愿意跟朝鲜对话,但朝鲜是不会放弃核武器的,你还跟它对话吗?

  金珍镐:它没有放弃核武器,韩国没有立即跟它们要谈,为什么?朝核问题不单南北韩双边国家的问题,已经变成东北亚地区的安全问题,也是全世界有关核武器的问题。

  邱震海:但是关键还是朝韩之间的问题。

  金珍镐:这个问题得得到大家的共识以后,才与朝鲜进行谈判,或者是进行交流。

  邱震海:金教授,刚才你又批评了朝鲜,又批评美国,说到实际问题你又在踢皮球了,说这是全球性的问题。现在就你们南北韩,你能跟它谈吗?能暂时冻结核武器,不搞第六次核试验?

  金珍镐:我们要看一个问题,南北韩是同一个民族,国家是分开的,政治形体是不一样,但是呢,民族形式有点类似的,所以这个问题,我们韩国不喜欢朝鲜用核武器威胁,不但是韩国,就是东北亚各国也不喜欢。

  邱震海:但是它冻结核武器了,你们跟它谈不谈?

  金珍镐:也不是说威胁我们韩国的单方的问题。

  邱震海:我还是这个问题,它如果暂时不搞核武器,你还会谈吗?你先不要讲虚的话题,讲实的。

  李玉珍:搞核武器,现在起码要让他们停下来,再谈判再说。

  丁学良:他们从韩国多点钱,要点钱以后过了几个月再试验。

  邱震海:如果说你们暂时停下来,暂时冻结,不搞第六次核试验,金教授认为文在寅会跟你们谈,这对你们来说是很好的,美国会答应吗?

  方恩格:当然,美国会很不爽,如果新任总统没有任何前提之下就开始跟朝鲜谈判的话,当然美国很难接受。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要记住,15年以前,那个时候前卢总统他也是有这个“阳光政策”,那个时候美国小布什体制内那批政策者,因为他们是共和党,现在又回来了,他们既然很清楚当时这个“阳光政策”是没有成功的,是失败的。

  邱震海:金教授,听到了,美国会很不爽,但美国不爽一定会施加压力。

  方恩格:当然。

  金珍镐:他就老说“阳光政策”失败,韩国人民不欢迎你来韩国了。现在时代改了,新总统就任,有些问题分析可以分析,你可以写你的文章。但是有人认为“阳光政策”是成功的,不要单独主张“阳光政策”是失败的,还要引用一个学者,他的想法,还有一个其他想法都有,当时有“阳光政策”,东北亚和平稳定的基础是维持下去了,问题在“阳光政策”框架之下,朝鲜私下进行开发核武器,这是问题。

  邱震海:问题是现在实行阳光政策的难度要远远超过15年前,因为15年前朝鲜没有核武器,现在有核武器了,这是一个本质上的区别。

  方恩格:还有教授有忘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当初南韩政府跟大企业这些财阀有合作,大投资在北韩,所以也有,当初有韩国问题在内。

  邱震海:现在关键问题还在你们身上,你们感到很不爽,会不会施加压力,一定会施加压力。

  方恩格:会。

  邱震海:怎么施加压力?

  方恩格:当然会继续,有关“萨德”,不会撤掉,要看朝鲜对核武器的态度。但是美国不会想那么快撤。

  邱震海:所以你看根本不可能,朝鲜半岛根本不可能安定。丁教授怎么看。

  丁学良:这个关键问题就是美国施加压力,最根本的一点,美国说OK,你能够把朝鲜局势能够稳定下来,我们就不管了,美国只要讲这么一句狠话,韩国的民意很快就变了,韩国民意变得快得很。比如这一次韩国的民意就是要选一个比较偏左的总统,然后三个月以后、六个月以后,一年以后韩国的民意还是这样,韩国的民意就像天气一样,变来变去的,只要看到威胁大了以后,民意马上就变了,变了以后什么文总统、李总统、王总统,以前都试过不同的办法。

  邱震海:现在脉络越来越清楚,美国只要把这个底线放在那,一切就看金正恩同志怎么处理了,金正恩同志后面到底会有如何反映?

  韩国新政府会对美国说“NO”吗?

  李玉珍:朝鲜半岛是一个单一民族,南北之间只要两个国家以民族同心的这条路实现联邦制的统一这条路,这样朝鲜半岛才能够得到永久的安定和和平。

  邱震海:关键问题你不可能把美国人赶走的嘛,美国人就是在那里了。刚才金教授,您也不喜欢美国,我明显的听出来。

  金珍镐:我是喜欢美国的,也喜欢中国。

  邱震海:文在寅说要对美国说不,他到底有多少底气对美国说不,他能够像卢武铉那样对美国说不吗?

  金珍镐:他说的不,不是说不,是我们可以商量的意思,他是律师出生。现在这么强硬说不,那是我们坐下来慢慢谈的意思。

  邱震海:但是美国不可能答应的嘛,在关键问题上不可能答应的。

  方恩格:不可能。

  邱震海:你们可能会用什么办法施加压力?美国人最厉害的一招,把它搞掉。最厉害的。然后在把它搞掉之前有很多种办法。

  方恩格:其实美国有关朝鲜的核武,新任总统特朗普,还有他的团队,他们政策都很清楚,不能接受,不能再做核试,美国不能接受。那希望新任南韩总统也能配合美国的政策,因为这实际也影响到区域性的安全问题。

  邱震海:所以还是那样,你们至少是要相当长一段时间不能做核试验,不能发导弹,就上次我们说的,增量不能有,存量暂时冻结,相当长一段时间,三年五年。

  丁学良:三年五年是不可能的。

  李玉珍:朝鲜已经制定了核武器的发展和经济发展并进路线是不会变,但是美国这种在南朝鲜的一些军演和一些战争挑衅,朝鲜是绝不会容忍。

  邱震海:你说它挑衅到底具体是什么?就指的那几次军事试验吗?军事演习吗?它到底挑衅什么了?

  李玉珍:朝鲜对美国的态度是非常的明确。

  邱震海:不要骂了,你们两个国家现在在我们节目播出的时候就在欧洲的国家在秘密会谈,你们朝鲜的美洲局局长,一位漂亮的女士,昨天离开北京,到了欧洲了,就跟他们在搞秘密谈判,你还在那骂他。

  丁学良:该谈的谈,该骂的骂,该失业的该失业,该讲好话的该讲好话。我可以跟你讲实话,如果我是美国的决策者,我就OK,你要我们走我就走,我看你走了以后你自己两边能够能把朝鲜半岛搞定,你搞不定,搞不定你自相残杀。你看看,为什么朝鲜半岛现在许多事情搞不定,最重要的就是首尔的2000万人,就是战争中的第一批牺牲者。

  方恩格:这事不可能那么快,美国跟韩国是同盟国,当然南韩人民他们可以决定,他们可以有美国军人驻南韩,或者可以有朝鲜的军人驻南韩。

  李玉珍:美国军人驻南韩是非法的,违背了停战协定。

  邱震海:最后,大家各自用一句话来表达,对文在寅抱不抱希望。

  李玉珍:文在寅本身他能够当上总统也是整个南朝鲜支持他走的路。

  邱震海:OK,他们还抱希望,你们呢?美国人抱希望吗?

  方恩格:我是希望朝鲜能抓住这个机会展现他们的善意。

  邱震海:展现他们的心意。金教授抱希望吗?对文在寅。

  金珍镐:我有希望,就是文在寅当选就任,希望带来东北亚和平稳定,大家共同发展,而且朝核问题大家共同努力解决,不要用武力的方式,以和平协商的方式解决。

  邱震海:好,丁教授,最后一两句话。

  丁学良:文教授可以延缓朝鲜半岛的稳定。

  邱震海:文总统。

  丁学良:文总统,但是他绝对不可能解决朝鲜半岛上危机的最大的根源,到现在为止他拿不出一个具体的方案,讲了很多的承诺,这些承诺使得很多人高兴,使得很多人担忧。最后担忧的人一定占上风。

  邱震海:好,今天是文总统上任的第一天,按理说我们应该说点吉利的话,但没想到,媒体嘛就是这样,we are watchdog,我们是社会的看门狗,希望文总统多多包涵。

  邱震海:文在寅当选韩国总统,大家抱着很大的希望,但是朝鲜半岛真的可能柳暗花明吗?你要问我的看法,一个字,难。从刚才各方的讨论当中看出,北朝鲜不可能放缓争端,而美国一定会施加压力。何去何从?文在寅自求多福。

  来源:凤凰卫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0

主题

317

帖子

789

积分

贝壳网友六级

Rank: 3Rank: 3

积分
789
3
胡言乱语 发表于 2017-5-17 07:20 | 只看该作者
韩国和朝鲜的走向还需要时间来验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7-5-26 05:4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