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

被淫诗欺骗几十年

[复制链接]

5473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七级贝壳核心

Rank: 5Rank: 5

积分
16901
大千世界 发表于 2017-9-9 08: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被淫诗欺骗几十年





本帖最后由 大千世界 于 2017-9-9 08:26 编辑

  文/种粮补贴

  《题李凝幽居》

  闲居少邻并,草径入荒园。

  鸟宿池边树月下门

  过桥分野色,移石动云根。

  暂去还来此,幽期不负言

  十几年前就读过和尚贾岛的《题李凝幽居》,当时发觉该诗的意境美不胜收,从而喜欢上了天上的那轮明月。自己有时也想做一个看破红灰尘的小僧,趁着夜黑风紧来敲击陌生人家的蓬门。

  最近看过一篇博文后才发觉自己已经被“不良少年”贾岛所欺骗,自叹阅读书籍有限,还没有弄清古书中所讲的“鸟”、“僧”会以词汇,就追求起僧人的道境,最后竟被淫诗欺骗了几十年。

  博文中详细的写到“鸟宿池边树,僧推月下门”据说是贾岛在长安街上骑驴时得之,贾岛在驴背上反复吟咏,想把“推”字改为“敲”字,但却拿不定主意,不觉驴子冲到当时任京兆尹的韩愈的仪仗队,而被带到韩愈面前。贾岛说明原委,韩愈听了,说还是“敲”字好。这也是我们现在以“推敲”来形容斟酌文章字句的典故来源。

  贾岛这首诗向来被认为深具幽远的禅意,但不管是“僧推月下门”还是“僧敲月下门”,若从精神分析的观点来“推敲”,它却满含色情的象征意味。因为“僧”是男性性器的象征(不少人即以“小和尚”来暗指“那话儿”),而“门”则是女性性器的象征(蓬“门”今始为君开)。与“僧”相对的“鸟”,亦是男性性器的别称,而“有着水池的树丛”(池边树),在精神分析的性象征语典里,指的正是“女阴”。结果,原本意境幽远的“鸟宿池边树,僧推(敲)月下门”竟变得春色无边。

  这样的“诠释”必然会被人指为胡说八道,让卫道人士感到恶心、痛心和震怒。我们暂且按下,改说白居易的一首诗《灵岩寺》:“馆娃宫畔千年寺,水阔云多客到稀。闻说春到更惆怅,百花深处一僧归。”其中“百花深处一僧归”也是颇具禅趣的,但在明末凌蒙初的《初刻拍案惊奇》卷十七〈西山观设辇度亡魂,开封府备棺迫活命〉里,对吴氏和道士的几番云雨,书中描述是“寂寂朝真,独鸟来时丹路滑;殷殷慕道,百花深处一僧归。”这里面的“鸟”和“僧”寓意同前,而所谓“丹路”和“百花深处”指的是什么也是不言可喻。不需要什么精神分析的理论,中国古代文人对文学中的性象征早就熟门熟路,很有心得。

  当然,我们几乎可以肯定地说,白居易在写“百花深处一僧归”时,心中是无“性”的,而凌蒙初在阅读时,却“发现”了其中的性意涵,并在《初刻拍案惊奇》里做这方面的运用。但与其说凌蒙初心中满是“淫猥的邪念”,不如说具有想象力的他在阅读时察觉到了那句诗特殊的“文字的趣味”。

  贾岛的“鸟宿池边树,僧推(敲)月下门”,我们也很难说他在反复推敲的过程中,是否想到它可能有另外的意涵或趣味。但有人在阅读后却想到了,有一则关于苏东坡与佛印的轶闻说:苏东坡经常被佛印奚落,很想回敬一次。有一天,他对佛印说:“古代诗人常将‘僧’与‘鸟’在诗中相对。譬如‘时闻啄木鸟,疑是叩门僧。’还有‘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我佩服古人以‘僧’对‘鸟’的聪明。”佛印说:“这就是我为何以‘僧’的身份与你相对而坐的理由。”(结果,苏东坡还是被佛印“鸟”了一下)

  上面对“鸟宿池边树,僧推(敲)月下门”的精神分析式诠释,其实就是来自对这则轶闻的延伸。但为什么要把它说得那么“春色无边”呢?用佛印的哲学来说,只有心中充满“淫猥邪念”的人,才会皱眉说那是来自“淫猥的邪念”;而心中充满“文字趣味”的人,则会愉快地说这真是一种难得的“文字的趣味”。

  最后是贾岛“淫耍”了我们?还是我们“意淫”了贾岛的《题李凝幽居》?还真希望得到“贾岛派”的另一种说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7-11-22 08:1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