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

陕西坠楼产妇:村里头个大学生,娘家不要彩礼,只要婆家对女儿好

[复制链接]

陕西坠楼产妇:村里头个大学生,娘家不要彩礼,只要婆家对女儿好





  原创:每日人物

  作为马家第一个大学生也是唯一的女儿,马茸茸曾试图走好人生的每一步:高考、工作、结婚、生子……拥有新生命的喜悦与希冀本让她的人生态势持续向上,而就在人生即将迎来重要时刻之际,她的命运却突然坠落。

  文 | 卫诗婕 黎诗韵

  编辑 | 楚明

  1

  8月31日这天早上5点多,29岁的延壮壮穿过医院门前那条满是泥泞的道路,快步跑到斜对过的早餐铺买了4个肉包子,自己一口没吃,趁着热乎劲儿又飞奔回去,捧给他那位在产科病房的妻子。

  妻子马茸茸的预产期已经过了8天。像许多夫妇一样,他们热切期待着新生命的降生。此前照了B超,是个男孩儿,延壮壮为此特意请10多个同事吃了酒,请大家一同分享喜悦。

  26岁的马茸茸正是优生优育的年纪。她身高1米61,骨盆发育良好,尽管彩超显示,胎儿双顶径99mm,较一般胎儿头部偏大,但数据仍在正常范围以内。主治医生李瑞琴给出的意见是:建议剖宫产,但顺产也并非不可。

  堂嫂孙喜利,也是马茸茸在婆家最要好的朋友,曾根据自身经验告诉她:顺产恢复很快,剖腹产后疼痛更严重。

  据家人的说法,为了顺利顺产,马茸茸已做了好几个月的努力。延壮壮的老家张家峰村有不止一位村民曾见到马茸茸每天爬土坡锻炼,从村头走到村尾,每天步行5公里。

  榆林市第一医院绥德院区的妇产科护工张某告诉每日人物,她曾在产科楼道内见过马茸茸,“她精神很好,不像有些快生了的产妇那么虚弱”。

  

  榆林市第一医院,马茸茸就是在这里待产的。 图 / 卫诗婕

  8月31日上午9时许,马茸茸在丈夫、母亲、婆婆、二姑的簇拥下进了产房。前一天晚上,延壮壮曾和她在病房里有过短暂的聊天。“我告诉她,既然你想生,就要忍住这个疼,不是一下就能生出来的,肯定有个过程。”延壮壮回忆,马茸茸笑着对他说,“我清楚,我坚持得住”。

  分娩中心的大门关上,延壮壮扶着家里的老人在等候大厅的座位上坐下。他说,自己再次向一名走过的医护人员确认,“要是顺产生不下来,可以随时改成剖腹产吧?”得到肯定答复后,他松了一口气。

  郝爱英在心里默默祈祷着女儿顺利生产,她计算着,大约再过10个小时,她的第一个外孙就要出生了。

  2

  与此同时,在距离绥德县城100多公里的延家岔村,马亚德一家人正喜气盈盈地迎来这天上午的阳光。

  “茸茸要生了?好着呢?好,你看好了。生了给我打电话!”马亚德挂了妻子的电话,赶忙跑到母亲的窑洞房里报喜,“妈,茸茸要生了,都进产房了!”

  76岁的马金莲迫不及待地从炕头一个木头盒子里拿出一个红包。好几个月前,她便准备好了这封红包,“要有重孙儿哩!”

  在延家岔村,马亚德曾连任三届村支书。当年在乡里高中毕业的他被认为是村里的“文化人”。一个村民说,“放到现在就是大学生嘞!”

  当年因高考落榜,马亚德没能走出陕北农村的黄土高坡。他因此将毕生的精力用于栽培“两个娃娃”。依靠种地,家里供出了两个大学生——马茸茸与弟弟马康,先后考上了当地人认为“已经很不错”的榆林学院,成为村里人眼中“了不起的娃娃”。

  

  延家岔村村民在村口聊天,有人谈论起马茸茸。图 / 卫诗婕

  马茸茸自小学习成绩不错,父母将很大期望寄托在这个女儿身上。高中那年,为了照顾好在县城上学的马茸茸,母亲和奶奶轮换着上县城陪读。母亲郝爱英两头奔走,农忙时下地干活,孩子们的学费全来自于地里的收成,等到农闲,她又赶去城里的学校食堂打工,以贴补日常的开销。而父亲马亚德早年曾为了多挣些钱,跑去县城做苦力,因此落下了胃病和腰伤。

  在奶奶马金莲眼里,孙女马茸茸“个性比较要强,坚强着嘞”。她还回忆,孙女高考填报专业时,“知道家里没钱、没关系,她不和我们商量,不想让我们跟着操心,自己就填好了”。

  进入大学后,马茸茸在空闲时勤工俭学,为学生补习英语。

  马茸茸毕业后找工作不太顺利。家人记得,有一天,女儿打电话回来,声音有些低落,“公务员没考上”。在陕北农民的眼中,只有被视作“铁饭碗”的公务员才算得上“正经工作”,而念了大学,就是“要谋份正经工作”。父亲和奶奶安慰了她几句,她反过来劝慰他们,“不用担心,我再考呗”。

  在榆林市,她找了一份在超市做会计的工作,边工作边复习,又考了两回公务员,都没能被录取。

  “念了大学反而不好找工作哩,高不成低不就的。”马茸茸的三姑感叹。

  在当地农村人的眼中,工作找得不顺利,寻个好婆家自然被提上日程。2016年3月,经媒人介绍,马茸茸与延壮壮在相识10多天后结婚。按照当地习俗,双方父母来到对方的家中相一相,“相中了便算订婚了”。

  

  马金莲(奶奶)指着墙上孙女新婚时和家人的合影 图 / 卫诗婕

  延壮壮,29岁,专科毕业,曾去西安、上海打工数年,现在绥德县一座大厦做安保维修工作,每月有4000块钱的收入,这在当地县城已算中上。前两年,凭借自己的积蓄与父母务农积攒下的钱,他在县城一个中等偏上的小区买下了一套房子,全额付清。延壮壮家看上的,是马茸茸的“高学历”。而马家看中的,则是男方有稳定的工作、经济条件尚可。

  婚礼“很有排场”,女方村里摆了两天流水席,而男方村里则摆了三天。这在村民眼中,已是“嫁得很好了”。

  为了让女儿在婆家过得更好,郝爱英主动放弃了男方的彩礼,“想着他壮壮只要对我茸茸好,就行了”,在当地十分罕见。

  3

  至少在周遭人眼中,马茸茸在婆家“很受宠爱”。娘家人也从未听马茸茸抱怨过婆家任何事情。

  今年7月末,绥德县城遭遇了特大洪灾,抢修后的凌乱环境对孕妇养胎不利,也为了避暑,马茸茸来到延壮壮的老家,跟婆婆住在了一起。在邻居眼中,婆婆“对茸茸可好了,每天做了饭菜端上端下”。马家人回忆,村子位于山里,信号不好,没有网络,“怕茸茸无聊,她婆婆每天干完活陪她打扑克”。

  在堂嫂孙喜利的眼中,马茸茸令她“很是羡慕”。公婆记得马茸茸的生日。今年春节,婆婆又特意包了一个1000元的红包给她,而孙喜利嫁到婆家十几年,从未有过如此待遇。

  结婚后,马茸茸曾在县城里的一家化妆品店工作过1个月,后因怀孕而辞职。“婆家心疼她,怕她累着。”孙喜利说。而延壮壮也表示,“希望她生完孩子再工作”。

  怀孕后的马茸茸一天中的绝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看电视和玩手机。在丈夫的了解中,妻子在绥德没有什么朋友。婚后从榆林市回到绥德,马茸茸的社交圈变得相对狭窄。

  如今,透过马茸茸与丈夫居住过的简易房的窗户,能看到房内陈设温馨,电视上还摆放着两只红色小虎摆件。

  

  马茸茸与延壮壮居住的简易房 图 / 卫诗婕

  这里是单位为延壮壮安排的临时住处,他的新房正在装修。为了省钱,延壮壮带着妻子暂时生活在这处由轻钢骨架和复合彩钢板搭成的临时建筑内。

  简易房的一楼算是物业工作人员的“办公室”,二楼的3间房间则归延壮壮使用。生锈的白色钢筋楼梯从一层蜿蜒至二层,有几级台阶的边框还在,但中间的木板缺了。有时,马茸茸会挺着孕肚,仔细地踩在梯子上,缓慢地上下。

  周围人称从没有听过这对年轻夫妇吵架。今年5月,延壮壮曾抽空陪同马茸茸回娘家看庙会大戏。延家岔村村民延芳芳记得,曾见到过马茸茸和丈夫“手拉手”,俩人还在村口玩手机,“开心着哩”。

  在西城商务大厦工作的人很少看到马茸茸从那座简易房里出来,大家对她的印象是“很有礼貌,性格内向”,她很少主动与人搭话。西城物业杂工马健最后一次见到马茸茸,是婆婆搀着她从简易房里走出来,他打趣道“啥时候能喝上满月酒啊?”茸茸笑着回答:“快了,快了。”

  4

  疼痛是从31号中午11点多袭来的。

  在注射催产素2个多小时后,马茸茸给丈夫发去短信:“好着呢,就是有点疼。”几个小时后,“有点疼”变成了“很疼”。

  这期间,延壮壮已经通过护士往待产室里先后送了苹果、葡萄、红牛和巧克力。隔着分娩中心的大门,他无法看到里面的妻子,又不敢老打电话,“怕影响她休息”。

  将近下午5点时,延壮壮给妻子发去短信,让她通知护士出来取卫生纸,但一直没有得到回复。据助产士张帆回忆,“她在里边大喊大叫,哭着说要剖腹产”。她当即走出分娩中心,通知家属:“你们的产妇在里面极不配合,你们给她打个电话安抚一下,让她配合我们的工作。”

  事后接受采访时,张帆承认,她没有将马茸茸的剖腹产要求转达给她的家属。“我没有这个权利。只有大夫才能决定是否让她剖宫产。”

  而据医院的护理记录,当时的马茸茸产程正常,宫口近全开,没有出现胎儿宫内窘迫、胎位不正、胎心不好等情况,确实并未达到剖腹产指标。

  下午6点05分,马茸茸从分娩中心走出,她的粉色吊带裙边染有血迹,仰头哭着,走向延壮壮: “疼得不行,不生了。”

  

  马茸茸第一次跪倒在地 图 / 榆林一院微博

  这是马茸茸第一次直接向家属表达自己剖宫产的意愿。但在医生与家人的规劝下,她于15分钟后被两名护士带回产房。期间,她多次甩开护士的手,表情极不耐烦。

  此时,张帆正在另一张产床边,无法离开。隔着四五张产床的距离,她自称听到分娩中心门口医护人员与家属的谈话:“我们医护人员说让她先进去,怕出什么异常。家属就说,‘你赶紧进去吧,你就听医生的吧。你就先顺产,咱先暂时不剖腹产’。”

  下午6时49分,产科副主任霍军伟离开一台剖宫产手术,来到马茸茸身边为她做产前检查。“我告诉她,产程观察属于正常范围内,你要是配合就继续观察,不配合我们就要把你的意见和你的家属商量,如果你家属同意的话我们就给你剖腹产。”

  霍军伟称,在他的安抚下,马茸茸逐渐恢复平静。“也不大吵大闹了,宫缩之后也很安静。”

  在接受媒体公开采访时,霍军伟表示,马茸茸“当时没有硬性剖腹产指征,可以顺产”。他还称,一个不当班的老助产医师看过她,说是她的熟人,“我就让这位医师与家属沟通,沟通回来她说正常顺产,拒绝剖宫产。我就说行,没有硬性指标就先观察。我觉得这样不发生意外的情况下,还是倾向于让她顺产,不是绝对剖宫产”。

  7点20分,宫口已经开了八指的马茸茸再次从分娩中心走出,这次,她的腿上出现血迹,裙子上的血迹也明显增加。“太疼了,受不了了,我要剖宫产。”马茸茸表示。

  “护士说,马上就生了,再不进去就生楼道了。”延壮壮一听,也害怕起来,“我也说,咱先进去吧,别把娃娃生楼道里。”

  “医生说,剖腹产也是1个小时,顺产也是1个小时,还让女婿劝我女儿回去。”郝爱英回忆。

  大约7分钟后,马茸茸再次被送回分娩中心。她曾一度站在门口,不愿进去。“我们所有人都在安慰她。”郝爱英称,她心疼,但也认为这是女儿“注定要遭的罪”。

  事后,延壮壮对每日人物说,当时他没有对妻子说“不要剖腹产”,而是说“问下医生的意见,实在不行就剖腹产”。

  时间定格在7点27分51秒。这是家人最后一次看着马茸茸缓缓走入分娩中心。此后,候产大厅很安静,延壮壮一度以为,妻子应该在里面已经生了。

  谁都没有想到,将近1个小时后,家人们会在医院的底楼发现马茸茸的尸体。

  5

  在生命的最后时分,马茸茸从待产室离开,穿越分娩中心内的走廊,来到了一间空无一人的备用手术室。她甚至没有开灯,挺着孕肚爬上1.13米高的窗台,然后跳了下去。

  助产士刘丽是当时唯一的目击者。几分钟前,医护人员们发现马茸茸不见了,便开始分头寻找。刘丽推开备用手术室的门时,只见窗户有个黑影,半个身子已在窗外,她冲向窗户,只抓到了衣服……

  被告知妻子失踪后,延壮壮冲进分娩室内寻找,几十分钟后,他被告知妻子在一楼。透过分娩中心外的窗户,延壮壮见到妻子赤裸着身体,被抬上担架。

  救护车抵达时,马茸茸已无生命体征,在医院给出的说法中,其腹中为死胎。警方经过现场勘查,排除意外坠楼与他杀的可能性。

  马茸茸跳楼前的最后40分钟内,她经历着怎样的心理煎熬,将永远成为谜团。

  多名医护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曾在产房内多次安抚马茸茸的情绪。但当每日人物试图询问其“安抚情绪”的具体方式时,院方表示不再接受采访。

  延壮壮曾有过自我怀疑,如果自己当初再坚定一点——立刻、当即选择剖宫产,结果会不会完全不同?他没有答案。

  他的手机里躺着几百条来自陌生人的攻击短信。妻子坠楼事件发酵后,很多人看到“婆家坚持顺产,拒绝产妇剖宫产请求”的说法后在网上留言表达激愤。

  在马茸茸的农村老家,村民习惯将家庭成员的照片悉数陈列在墙上,以示人丁兴旺与家庭合睦。在马茸茸与延壮壮各自族系中,每户都能找到二人与其他家族成员的合照。照片中,两人总是咧着嘴笑。

  

  墙上挂着马茸茸与延壮壮的结婚照图 / 卫诗婕

  马茸茸与延壮壮的18寸结婚照至今挂在马金莲的床头,她现在不太敢看,又舍不得将其摘下,照片的旁边是一幅1米多长的刺绣,上面刺有:家和万事兴。

  每人互动

  你觉得马茸茸为何会选择轻生?

  文章为每日人物原创

  想看更多,请移步每日人物微信公号(ID:meirirenwu)。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7-11-24 19:1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