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

一个女人出轨的自述|和一个48岁老女人擦出的火花

[复制链接]

5146

主题

8894

帖子

2万

积分

贝壳光明大使

Rank: 6Rank: 6

积分
24254
疯疯颠颠 发表于 2017-9-13 10: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个女人出轨的自述|和一个48岁老女人擦出的火花





2017-04-19 13:42:11 来源: 责任编辑:生活小百科

篇一 : 和一个48岁老女人擦出的火花

这个48岁的老女人是我们公司的一位同事,负责库存的。昨晚,我加班,8点多的时候办公室就只剩下我和这个老女人。本来,工作已经完事,我见四下安全系数颇高,竟鬼使神差地浏览起一些网站上的性感写真,看得正起劲,突然,感觉身后有人,猛地转头,竟然是她!这个48岁、还有个女儿正在读大学的老女人,她竟然盯着我的电脑屏幕目不转睛,我一时不知所措,尴尬地急急调转头,脸上发热。“这个好看吗?”老女人竟然发问了,语气显得很平静。

“嘿嘿,没事随便看看,一般吧。”听着她的语气,我紧张的情绪竟然稍有缓解。

“你们年轻男孩是不是都喜欢看这个?”我本以为她会识趣地走开,没想到她居然接着发问,一点没有将要走开的意思。

“嘿嘿,好像是吧。”我不知道她到底什么意思,也不知道应该怎样马上化解这令我尴尬的局面,讪讪地回了一句。

接下来,你猜怎么着,她竟然拖来旁边的一张椅子,坐在了我旁边,眼睛还是紧盯着屏幕上那几乎全裸的女性写真。“身材不错。我年轻的时候和她差不多。”

我诧异地望向她,她说这话的时候竟然脸不红、心不跳,就像是谈工作一样随意而轻松,大骇之下,对她的敬意真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哦。”这时的我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木纳的一面,一时间,不知道该怎样将话接下去。

“唉!现在老了,身材走样了,再漂亮的衣服穿起来也不好看了。”

“哪有!哪有!你看起来还是很年轻。”说出这句善意的谎言后,我的脸再次发热,几乎不敢直视她的双眼。

“你觉得我今天这身衣服漂亮吗?”她是在问我。我鼓起勇气用眼睛迅速扫遍她全身,她今天上身是一件小红棉袄,下身是一条蓝色紧身牛仔裤,说实在话,她这种年纪的人,穿成这样也确实需要一定的信心和勇气。

“很好看!很好看!”其实,我当时就在想,如果此刻是一位年轻的女孩问我同样的话,我也许就会脱口而出一句“其实你不穿更好看。”但那一刻,在这个48岁的老女人面前,我说话变得异常谨慎,生怕说错了什么似的。

“呵呵,真的吗?”她笑了,笑得似乎很开心,看来我的谎话说得还是有点水平的,至少让她相信了,至少我认为她相信了。“我老公以前也这么说我,这些年不说了。女人一老就没人过问了。”

看着她脸上上演了忧伤的表情,我心里稍稍一颤,有种想要伸手搂住她肩膀的冲动,但是我克制住了自己,因为我还没弄清楚一件事:她今天到底什么意思。

时间突然停在了那一刻,我做了另外一件事,足以让我兴奋不已:她略微低垂着头,似乎在看着自己的脚尖,而她的小红棉袄上端张开了一个口子,从那里看下去,里面是一件米色的贴身羊绒衫,而且还可以看到那被撑起的两个地方,似乎在向我招手微笑。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竟让我有种血液直冲脑顶的强烈感受,年纪的反差、环境的特殊、不确定的态度……这一切都来的那么突然,我差点控制不住自己,抱住她,这个48岁、尚有些姿色的老女人,将手伸进她的小红棉袄,抓捏抚摸那隆起的地方。

我没有动,她也没有动。正在猥亵她的意念被悄悄收起,却不知她是否也正在意念中猥亵着我。

“好了,少看一些这样的图片,上火!”她最终抬起了头,说了这么一句。我点点头,将电脑关起。一起走出公司,走进电梯,走出大厦,再没有一句交谈的话,我觉出了一丝暧昧的味道。今天上午,需要向一个客户发一批货,我跟着老女人一起来到了库房,负责接收的人员跟着司机的车还在路上,于是,又剩下我和老女人单独相处了。一路上我的心里七上八下,乱糟糟的,谈不上对这个48岁的老女人有多大欲望,只是心底似乎又存有一丝好奇,如果真的和这个老女人发生点什么,会不会获得另外一种非常态的另类刺激呢,可是我又担心一些不可获知的事情,看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我们来到了库房,没有任何交谈,开始按照清单点货。库房的门被关上后,非常安静,我几乎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一种类似即将接受初吻的兴奋感笼上我全身,我偷看了一眼老女人,她正背对着我,弯着腰,在一个箱子里面翻查着什么,这样,我便清楚地看见她那被牛仔裤紧紧包裹着、还算浑圆的臀部。

天那,这一眼竟然让我的下身有了反应。这不可能呀!这怎么可能!每天在街上会看见那么多年轻美貌的女子,她们拥有更完美的身段,都没有使我像现在这样莫名兴奋,而此刻,我简直不能理解自己的这股冲动。

“别错过机会。”脑海中似乎有个声音在提醒我什么。是呀,不管怎么样,她前天晚上的那些举动,应该也是在暗示我什么,我怎么能够这么不开窍,这么不解风情呢。于是,我咽了咽口水,清了清喉咙,“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你的身材保持的真不错。”

天那!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在这样的场合,面对一个48岁的老女人,说出了这样的话。我怔怔地望着她的后背,发现她停住了手上的动作,却并没有转过身,也没有说话。我开始觉得有些紧张起来,我开始为自己说出了那样的话感到后悔,我想要再说些什么,将刚才那句话掩饰成一句玩笑话、或是一句恭维话,只要她别理解成我是在调戏她、或是是在暗示试探她就好。

我正欲张口。“呵呵,好久没有听人这么夸我了。”她立起身子,转过头来,脸上带着一种神秘莫测的笑容看着我,我心里顿时没了底。

“呵呵,我说的是实话,真的不错,不知道你是怎么保养的。”这句话说出口,我似乎觉得轻松了一些,因为这句话的暧昧成分少了很多,也可以说是一句近似恭维的话。

“哎,没怎么刻意去保养什么,都一把年纪了,还保养那么好给谁看呀,又不是小姑娘,呵呵。”她似乎完全相信我说的是真心话,自己竟开始上下打量起自己的身体,伴随着轻微的扭动。

“你以前学过跳舞的吧。”我猜测着又问了一句,因为看着她慢慢进入了自恋的状态。“嗯?!你怎么知道的,我年轻的时候还真学过跳舞,好几年呢,结婚后就没跳了。”

“呵呵,我随便猜的。”

“眼光很准。”这次,她笑得似乎更开心了,脸上堆出了一朵花。

“你这牛仔裤买的很合身。”又说出了这样一句话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思维竟然是跳跃式的,有一搭没一搭的。

“哦,是吗,呵呵,还行吧,有点紧,两年前买的,现在人胖了些。”她竟然也很能配合住我的话题,将一条腿脚尖着地稍稍曲折起来,自我审视着。

“很有味道。”这句话几乎是我脱口而出的,可能是习惯了这么评价女孩,今天竟用到了她身上。

“哦?你喜欢?”她直视着我的双眼,问得很火辣。我再次咽了咽口水,费力地点点头。

“改天我们一起吃顿饭吧,聊聊天。”向来这样的话都是我主动说出来,今天竟然被一个女人首先提出来,我突然有些支吾,不过,最后我还是给了肯定的答复。择日不如撞日,吃饭时间就定在了今晚7:00.

今晚和老女人的一顿晚餐是在北三环附近吃的,一切是按照我预料的节奏进行着,晚餐过后,我问老女人是否急着回家,她看了看时间,8:10,说并不着急。于是,我告诉老女人我住的地方就在附近,问她有没有兴趣去坐坐。她说反正明天是周末,不用按时上班(PS:明天她需要加班),去坐坐也无妨。

于是,我和老女人打了一辆车,直奔我租住在北太平庄附近的房屋。是一个一居室,在五层。老女人走进房屋后,先是四处打量了一番,问道:“你这房子一个人住?” “是呀。”

“多少钱一个月呀。”

“1600.”

“哦,这边的房价还不便宜。”

“是呀,北三环附近的房子是这价。”

我所在的小区昨天就来了暖气,屋内要比外面暖和很多,我除去了自己的外套,老女人也跟着除去了自己的红棉袄,里面还是那晚我看见的米色贴身羊绒衫,下身也还是那条紧身牛仔裤。

这时,我的呼吸又开始加重,我知道那是因为我私下有了些想法。

“你喝水吗?”

“嗯。”

我取出两只颇具个性的玻璃茶杯,加入了刚从吴裕泰买来的莲峰翠芽,并用80度水冲沏开了,端到她面前,递给她。

“很好看的茶杯。”显然,她会提到这个茶杯,是我意料之中的,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为了小小表露一下自己的品味。

“呵呵,从茶具批发市场淘来的,我很喜欢。”

“嗯,真的挺不错,有眼光!”这似乎是她今天第二次夸我有眼光,我微微笑了笑,浅嘬了一口茶,她也端起茶杯浅嘬了一口。

“很醇香。”

“是新茶。”

这时,身体已经整个暖和了,气氛也逐渐融洽了,我寻思着下一步的试探。“你在家上网吗?”问出这句话是有我的主意的。

“我家里没上网,我平时也很少上网,那是像你们这样的年轻人喜欢的玩意儿。”

“呵呵,我回到家没事就喜欢上上网。”我装似无意地看看她,又喝了一口茶。

“呵呵,你在家不会也看那些吧。”看见没,现在你该明白我问那句话的意思了吧,她果然提起了前晚单位加班发生的事情,一切慢慢进入我所需要的流程。

“呵呵,有时候吧,我没有固定的女友,看看那个能解决一些问题。”我说的既含糊又明白,相信以她的经历应该很容易理解。

“呵呵,坏小子,那种事做多了不好。”我不确定她所指的“那种事”究竟说的是“自慰”还是“性交”,我只能估计应该是指“自慰”。

“呵呵,男人是这样的,我也没办法。”我装似无奈地笑笑摇头,又端起杯子喝了一口。

“真没看出来,你欲望还很强。平时在单位看你还是挺文静的。”我晕!“欲望”两个字都出来了,看来快进入主题了。

“嗬嗬!一般吧。正常需求,正常需求。”这时,我倒真想自己脸红一下,让她觉得我还很单纯,让她可以更大胆更主动一些,可是偏偏没有脸红,人就是这么奇怪。

“你晚上一个人睡这么大一张床?”她注意到了我的那张大床。

“嗯,我喜欢睡大一点的床,舒服一些,可以随便滚来滚去。”

其实,我准备了大床是另有目的的,只是我应该装的单纯一些。她突然将杯子放到了桌子上,起身走到了我的床边,坐到了床沿上,还上下摇晃了几下,似乎在感受床上席梦思的弹性。

我还等什么?我也随即起身,走到了她身边,挨着坐下。其实,我的这些动作已经寓意很明显了,相信她也知道我的一些想法。我看着她的眼睛,她也看向了我,距离只有10公分。

此刻,我知道我该做什么了,如果还搞铺垫的话,那我就真成了嫩头青了。我直接将右手搭在了她的腰上,她先是一怔,眼睛向下看了看我的手,又将目光转向我的眼睛。我的嘴唇慢慢靠向她的脖子,她没有任何躲闪,我亲了上去。顺着脖子,我的嘴唇向上到达了她的耳垂,又到达了她的脸颊,最后落在了她的双唇上。舌头搅动在一起,我感受到她的一些激情,她的右手此时也落在了我的腰部,床上传来“吱!”的一声,那是席梦思弹簧受力不均发出的声响。

说实话,和这样一个老女人接吻不是我的初衷,只是进入性爱白热化的一个必经过程,我了解这一点,所以我这么做了。舌头的搅动没有给我带来性的刺激,我只是尽量不要看那张脸,那张已被几条皱纹爬满的脸,尽管不是很明显,在淡妆的掩盖下,但是在这么近距离的情况下,一切还是很明了的。我知道怎样才能使自己获得快感,那就是赶紧用手去抓捏那隆起的胸部,属于老女人的胸部。

注意了,我这里用的词是“抓捏”,知道为什么不用“抚摸”吗,抚摸是针对娇嫩的胸部,对于在我想像中已经疲软而有些下垂的陈年胸部,最好只用抓捏,既可以满足自己的兽欲,又才能真正让这个老女人有快感,抚摸的力度已经不能够刺激到这个老女人的神经底根了。

于是,在我大脑的支配下,我的右手从她腰部挪到她的胸部上,当然,此时还是隔着那件米色羊绒衫,却没有阻挡我的兴奋感。知道吗,我抓到了,一个48岁老女人的左胸,一处前晚我偷窥过的位置,此刻尽在我手掌之中,我使用了关节的力量,指挥五指开始侵犯,横捏一下,竖捏一下,就像是在挤奶一样。

突然,她整个身子扑在了我身上,双手环抱住我的脖子,将下巴搁在了我的左肩上。我此刻听到了她沉重的喘息声。我脸上微微一笑,不用照镜子,我就知道自己一定笑得很奸诈,一种莫名的成就感和征服感悄悄写在了我脸上,印入了我心里。看来,今天也不会出什么意外了,我的信心突然膨胀开来,手上的力度更是加大了一些。她的胸罩有一定的硬度,我感知到了,不过只要用点力,还是能够触及到里面柔软的实物,我开始用大拇指探索那顶峰的一点,那是所有刺激神经的归结源泉,我摁住了,大拇指开始施压、放开、施压、放开,老女人的左胸部在我大拇指的指压下,一起一伏,一起一伏,她此刻的呼吸也是这样,却显得更急促一些。这还远远不够,我大拇指上的动作做了调整,指尖沿水平方向上下抠动那一点,这样来的刺激远远大于垂直方向的指压,老女人竟将整个左胸主动出击,拼命地挤压我的右手,令我猝不及防。

隔着衣服的侵犯看似很无聊,其实,倒是能够满足某个层面的需求。性快感是具备层次的,其中任何一个环节都有其作用,活塞式的抽动只是其中很肤浅的一环,这也是我为什么坚持不嫖娼的原因,我需要的是一种有节奏、有层次、有征服感的性快感,所以,每个环节我都不能马虎。

接下来,我知道不能再游弋在外了,老女人的胸部需要更真实的体验,我的右手时常充当先锋,今天也没有例外。放开了老女人的胸部,我将嘴唇贴在了老女人的后颈上,用我的鼻息去触动她的发梢,手却已经从腰部位置钻进了她的衣服,我摸到了里面的衬衣,是札在皮带里面的,我轻轻将其衬衣的下摆从皮带下抽出,这样,我的手就触到了她腰上的肌肤。很温暖,只是有些赘肉,皮肤有些松弛。

不管了,反正我右手的目的地不是这里,而是向上向上再向上,于是,我从里面摸到了她的胸罩,果然是有些硬硬的那种。这时候,我有两种选择,一是手从胸罩下方硬挤进去,探索那柔软的事物;二是将胸罩从背后解开,再用手整个擒获。我选择了第二种。

世人皆醉我独醒

5146

主题

8894

帖子

2万

积分

贝壳光明大使

Rank: 6Rank: 6

积分
24254
 楼主| 疯疯颠颠 发表于 2017-9-13 10:35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我的右手就放在了老女人的左边乳房上面,动作先是平缓,然后激烈,用手,我大概知道了老女人乳房的大小和软硬程度。适中大小,一只手能够握全,软硬不均,有些许硬块,温度适中,不及我手心的温度,手感不是很好,却足以满足我的好奇心,毕竟她今年48岁。这时,你知道我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吗,我这时最想看看老女人的表情,当我双手握住她双乳时的表情。所以,我将老女人放平在了床上。

48岁的老女人躺在我的大床上,闭着眼睛,显得那么温顺,这和她的年纪形成了一定的反差,不在别的,因为坐在她面前的是我,一个和她年纪相差甚远的男人,而这个年轻的男人即将对这个老女人进行侵犯,当然,是取得了获许证的合理性侵犯。

我没有立即动手,我就这么看着她,看着她起伏不定的胸部,我开始联想工作中她的样子,我要将她的定位设定的更为不和谐,从而形成更大的反差,让自己获取更大的性冲动。差不多了。我俯低身子,将两只手同时深入她上衣里面,从下往上,直达她的双乳,狠狠地同时抓住,再一用力,上身衣服突出地更厉害了,老女人似乎有点疼痛,眉头微微一皱,鼻子轻轻“哼”了一声,眼睛却始终没有张开,我嘴角牵出了一丝不为察觉的笑意。

整个过程,我没有将她的上衣掀起,就是说,我没有看她的双乳,有时候我觉得,没看见的时候会更能激发人的联想,就像现在,我的双手一边肆意揉捏着那对即将枯萎的乳房,一边欣赏着老女人那略带享受的表情,一切唾手可得,却又欲擒故纵。好了,那对乳房我已经用手感受彻底了,我的目标转向了她的下身,我慢慢将双手收回,直起了身子,眼光落在了老女人的下身,尽管看到的只是牛仔裤被勾勒出的形状,却给我带来了深深的触动。

她确实胖了,牛仔裤也确实太紧了,躺平后她的下身被牛仔裤深深嵌入,这种景象实在是很诱惑,我竟有些发呆。突然,我有了一种恶心的想法,竟然想去闻一闻她下面的气息,当然是隔着牛仔裤,不然我想我也不会去闻。我将屁股往后挪了挪,这样我就可以俯下身将鼻子凑近她那里,将鼻尖顶在那条可见的微隙上,轻轻一闻。是种混合的气息,有牛仔裤布料的气味,有一些潮湿的气味,竟然还有股酸酸的气味,看来也不是很好闻,我将鼻子悄悄收回,重新直起身子。“翻过身去吧。”我告诉她让她爬在床上,这样我就可以touch一下那被我偷窥过的屁股。她照做了。老女人的屁股在牛仔裤的包裹下,由于又是趴式,显得还是很有型的,毕竟是个女人,有脂肪包裹。

我审视了一下她的屁股,还是左手顺着大腿摸了上去,那儿是柔软的,是温暖的。又过了一分钟,我开始想知道老女人今天穿的是什么颜色和样式的内裤了,我真的很想见识一下,看看和年轻女孩有什么不同。我再次将她的身子翻正,这次她睁开了眼睛,看着我。我没有理会,直接开始解她的腰带,她的手突然抓住了我的手,似是想要阻止我的这一动作,我还是没加理会,腰带最终被我解除,打开扣子,拉开拉链,将牛仔裤褪了下来,里面还有一条肉色秋裤,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起往下拉,露出了底裤。居然是黑色的。

乍一看,是黑色底裤,顿时使我联想起“黑寡妇”这个词,使我不自觉将“性欲旺盛,控制欲强”和这个老女人附加在一起。作为我本人来讲,我不是很喜欢女人穿黑色的底裤,我更喜欢女人穿白色的,而且最好是那种略带透明效果的,质地要稍微厚点,我对于布料不熟通,棉质的应该手感好一些。略带透明效果的白色底裤会欲盖弥彰地凸显内在的黑色,只是那么不很明显的一点点,却有种雾中看花的效果,那点黑色足以撩拨起男人的性欲,这也是我不喜欢白虎女人的原因(男人年轻的时候喜欢完美的、看起来干净的;男人成熟后偏向于喜欢一些有各式“缺陷”的、更具层次感的)。

老女人一直盯着我的眼睛,我能感觉到。她见我始终望着她的下半身,却没有任何动作,她似乎有些纳闷,不知道我下一步会做些什么。那么,作为我来讲,正在思想斗争,到底要不要将这条底裤彻底除去,彻底瞻仰一下。知道我在担心

老女人毕竟是见过世面的,48年的漫长岁月也不是白活的,她看出了我的一些迟疑,她坐起了身子,将我拉进了她的怀抱里,“来,让我抱抱。”将左脸帖在了老女人的胸前,我感觉到柔软,感觉到温暖,一种不同于性欲的情愫悄悄漫起,覆盖住我整个的神经,我突然觉得这种感觉也很好,我也突然觉得自己的灵魂得到了升华,我居然能够让这种感觉抑制住自己的性欲,天那!我也能达到这种层次,也能有这种境界,我开始觉得柳下惠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坐怀不乱不一定就是性德高尚,太多其他的原因了。

“我们不要这么快了,其实我也没想好,我们这么做是不太好。”也不知道这是不是老女人的真心话,我用鼻息“嗯”了一声。“我要回去了,不能太晚了。明天我还要去单位,有批货要发。”老女人看了看时间。“我知道。”我将身子慢慢收回,再次和老女人四目相视。“我……”我本来还想说些什么,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才能恰到好处,毕竟坐在我面前的这个老女人,无论人生经历、阅历、分辨能力,都要胜我很多倍,我的任何一句虚假的话,都可能被她识破,从而可能断送掉这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别样情”。

“我走了。”老女人已经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外套也已经穿上。

“我送你。”

“不用了,我知道怎么走。”我本以为老女人会在走之前再叮嘱我一些话,比如“千万别跟别人说这事”、“以后在单位要注意一点言语”、“和同事吃饭别说漏了嘴”等诸如此类的。谁知,老女人什么话也没有再说,出门后也没再回头看一眼,只见她再次用手整理了自己的衣领。

最近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是一时的满足重要,还是理智的生活更重要。我得出了一个答案:理智的生活偶尔也需要冲动来填补。于是,我做了一个决定,可能会对我今后的生活带来深远影响的决定:和这个老女人发展下去。其实我也知道,老女人此刻也一样很矛盾,长年被规律化了的平淡生活,真的快淡出个鸟来了;可激情地疯狂后,又会有怎样意料不到的后果?是否值得尝试和背叛。所以,才有了我周六也跑去了单位的事实。

我将老女人一个人堵在了库房。将门关合好后,我走向老女人,直接来了个熊抱,老女人没有任何挣扎,反而将身子放松了,能够尽量贴紧我的怀抱。半分钟后,我的呼吸加快了,我猛地将老女人翻转身去,背对着我,她的双手撑在了身后的箱子上,我从后面再次抱住老女人,下身开始扭动、摩擦……

老女人明显知道我这是在做什么,她还是很顺从,似乎一点也没担心会有人看见。

“我要你。”我喘着粗气,嘴里冒出了这么一句。

“嗯?!”老女人这次倒有些意外,她可能没预料到我会在此刻说出这样的话。我见她再没有其他反应,开始动手脱她的裤子,老女人却抓住了我的手,“很冷!”

我还真没想到老女人此刻担心的不是其他的,而是个很实际的问题———“天冷”。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现在就要你。”我的声音几乎是低吼出来的,甩开老女人的手,我以极快的速度解开了老女人的腰带,再顺势将她的外裤和内裤一起扒下,只在瞬间,她的雪白皮肤上激起了无数鸡皮疙瘩,我看得清清楚楚。这种天气,这种环境下,做那事确实不是很理智。理智在那一刻已经不再属于我了,我的二哥已经全面掌控一切。冲动归冲动,最起码的常识我还没有忘记———由于这次缺乏了前奏,外部环境也不和谐,老女人应该还没准备好,我摊开自己的右手,一口唾液吐在手掌中央,四指弯曲沾上些唾液,经过简单的润滑后,双手扶提着老女人的腰部,往前慢慢一挺,去一点,再一挺,多一点,最后一挺,全部纳入。

老女人发出一声闷哼,双腿打颤,数秒方歇。没想到,这更加刺激到了我的欲望,我要奋力突进,非得她欲死欲活,誓不能罢休。这次互博持续了一刻钟左右,到了那最后一刻,我的双腿也不禁战栗不已,浑身的抖动将完全性感受演绎到了极致,我也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全新感受。背乎了情理、道义,逆乎了环境、处境,一切不合时宜的因素却将兴奋感推向了顶端。此时,我没有再觉得冷,老女人似乎也忘记了尚且暴露在外的臀部。

“我没带纸。”

“我包里有。”

老女人指向自己的皮包。我将一包纸巾从包里取出,抽出一张自我擦拭完毕,提起裤子。再抽出一张纸巾,帮助老女人清理,清理地很小心、很仔细,这个过程中,老女人似乎还延续着舒服的感受,姿势不曾有一点改变。

凡事一旦开头就注定了结果。一个人躺在床上,我开始反思选择的对错。前半生,很多时候都会因为一些“错误”的决定懊悔不已,总会时不时发出“如果…就不会落到如今的下场”等诸如此类的感叹。其实,我也很清楚,任何一份不该有的奢侈的幸福,都会在将来对应上多倍的痛苦。只是,作为一个很庸俗的普通人,我往往也只注重眼前得失。

今晚,接到了老女人的电话,她一个人在外面散步,就拨通了我的手机。通话的具体内容我不想记录,大概意思是说,她想起了我,她有些想我,她很想我。电话中,我能够感觉到她的某种情愫被唤醒了,她渴望一种能将其焚烧的激情,她的热情远超出我的预料。

可是,对于我来说,这只是漫长生活中的一剂调味,没有结果,也不会让其有结果。其实,老女人也很清楚这一点,只是大家都同时选择了“装傻”,都选择了“幸福透支”。

有人可能会问,两人发展到了这种关系,在工作中还怎么相处,岂不尴尬。实则多虑了,对于我来说可能还有些拘束,对于她,我真的没看出一点点躲闪和别扭,她的表情和言语传达给我的信息是,任何事都没有发生过。于是,我也安然自若了。

另外,还有一点,老女人和年轻女人的最大区别,一些善后的事情你完全可以不用操心,她也不需要你操心,一切似乎都显得那么轻松。突然,我又想到了另外一层,我知道一切都不会这么结束,发展出了这种关系,尽管有我的推波助澜,可始作俑者,始终还是她,这个年满48岁的老女人。所以,我开始有了一些担忧,到底谁更主动,到底谁在暗地操纵着这些情节的发生,我自以为是的自信,是不是正被她无情地嘲笑着,我会不会成为被她牵动着的玩偶,而我,却不自知。

而后,我又笑了,笑自己实在多虑了,干嘛要将一件很简单、很直接的事情,冠上那么多所谓的“暗情”呢。只要找到了感觉,满足了当下的欲望,又带给了某个人“性福”,就可以了,适当的时候适当的分道扬镳,“每个人都有秘密”,是这么说的吧,我这么宽慰自己。

在电话将要结束的时候,老女人邀请我去她家玩,我有些吃惊,她却说没事。时间定在了明晚,去她家吃晚饭。我一时间竟找不到任何拒绝的理由。

本来,去老女人家吃晚饭是发生了一点故事的,我突然就不想再记录下来了。都是那些事情,再怎么描绘,还是那些事情,那些千古不变的事情。我是很孤陋寡闻的,最近写了些偏激的文章(有些针对了女性),引起了很多看客的抵触和不满,甚至讥讽和谩骂,我没有回应和回复。不过,所有回帖我都是仔细看过的。有夸我“文笔”好的,我想说,我是学理科的,读书时,语文作文经常不及格。有人说我“无耻、下流”,不是男人,我想说,那些文章只是赚了些眼球(这是实话),并不代表我的真实想法,言行不一致是我的惯病,当然,我也不需要解释这些。

有人讥讽我的网名“一株梨花压海棠”俗气,说我不知道应该是“一树梨花压海棠”,我想说,那哥们如果听过“停车做爱枫林晚”,而不是“停车坐爱枫林晚”,他就明白了。还有一些人要我继续写下去,我想说,我不是写不下去,是觉得无味了。这篇小连载就到此结束了,谢谢这段时候点击和跟帖的同志们。

世人皆醉我独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146

主题

8894

帖子

2万

积分

贝壳光明大使

Rank: 6Rank: 6

积分
24254
 楼主| 疯疯颠颠 发表于 2017-9-13 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疯疯颠颠 于 2017-9-13 10:42 编辑

  篇二 : 1个出轨女人的真实自述

  

  1个出轨女人的自述:

  今天,我鼓起勇气,将我心底的秘密说出来,我真的快崩溃了。

  我结婚已经两年了,和男友相恋两年两年,快结婚时,我结识了我的1个客户,我们很谈得来,一来二去,他要求见面,我没有拒绝,他当时不远千里来找我,后来,我们发生了关系,当时我被他深深的吸引,加上我和老公相处的时间久了,难免有烦感。我甚至有放弃结婚的念头,可想来想去,为了不让父母操心,我还是如期的结婚了。我的老公是1个普通工人,家境贫寒,为人处事不错,对我也很好,可是,我却一直希望自己能嫁1个经济条件不错的好男人。本以为结婚以后,我和那个他就不要再联系。可是,因为工作,他也一直联系我。我们就这样联系着,他在我工作中给于很大的帮助,也因婚后的平淡,我不知不觉陷入了迷雾。我和他每月见一次面。每次我们都很释放自己。(我和老公的性事不太和谐)。我忘不了和他的缠绵。他也一样。可每次,我看见自己的老公,我心里都很愧疚,觉得自己很恶心。很对不起他。无数次我想坦白,我们离婚。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下。他很爱我,我知道。可是那个他对我的工作是支柱,也很志同道合。我真的难以取舍。所以,我活在内疚之中。

  1个出轨女人的真实自述_女人出轨自述

  篇三 : 一个自称杜若的女人

  2014东荡子一周年纪念活动。

  现场某中年女子,风韵犹存。

  她对站在一旁的沈绍裘说,

  我就是杜若,你读过吗?

  当时沈兄愣住了。我

  刚好在场,只是把头( 文章阅读网:www.jianliw.com )

  低下,吃那挨世宾

  痛骂的便当。浪子说

  她还拿了几首诗给他看

  一个自称杜若的女人

  竟如此胆大如卵

  瞎跑瞎闯到墓地上

  可能东荡子杜若之歌

  已传到老家每一个角落

  因此有人冒充。事实如此

  她不知道,杜若只是一个能指

  并非所指,何谓爱的变形

  我也搞不懂,这女人什么来路

  提起这事,就当给读者一个公案

  2016年1月22日于永安约

  篇四 : 一个少女的述说

  文/过客匆

  一个少女的述说

  我叫春花是山里面才有的那种花

  是从城里人叫深山的地方来的( 文章阅读网:www.jianliw.com )

  狗子、春妮、黑蛋是我的伙伴和同学

  老师是管着村里账本的跛子大爷

  他教我们一起数数从一到一百

  看我们费力地在本子上写下歪歪扭扭的“中国”

  大人都翻过山梁走了姐姐也走了

  但每年都回来看我和妈妈

  我和妈妈每年都能看到越来越漂亮的姐姐

  姐姐自从和那个叫姐夫的睡在一起后

  就再也没有回来

  没有回来的还有妈妈被泪打湿的期盼

  后来姐姐有了朵朵

  朵朵成了我的生活

  琐碎的事务纠缠着我幼稚的梦想

  责任经常碰落我清清的泪珠

  我说我想回山里我想上学

  姐姐把钱放在桌子上走了

  朵朵的小手拉着我的手紧紧地

  我失去了大山所有的期盼

  唯有渐渐隆起的胸脯滋生一点羞涩的向往

  我继续教朵儿念一到一百的数

  继续教她在画板上写“中国”

世人皆醉我独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7-11-18 17:5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