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

旅行,让我成为世界级食家!

[复制链接]

  原创:九行

  有一天,朋友问我:旅行中你是怎么做到享受本地食物的?

  她刚从“美食天堂”意大利回来,每天除了看景点之外,不是在寻觅中餐馆,就是在去中餐馆的路上,这让她很苦恼。

  想了想,我的答案应该是:忘掉中国胃和保持开放的心态。

  当年,我利用两周的时间去新西兰旅行,那会儿我还没有摆脱顽固的“中国胃”,每隔两天我就要溜进本地中餐馆,花上100多块人民币,点上一盘不伦不类的醋溜土豆丝或者“日本豆腐版”的麻婆豆腐,来治愈思乡之情。

  

  随后转成自由撰稿人的四年时间内,我的旅行从最初的两周慢慢变成一个月,再到两个月,旅行的国家也从巴黎、马德里、东京这类时髦的国际都市转移到了约旦的佩特拉,摩洛哥的撒哈拉沙漠,伊朗的大布里士这种越来越小众的地方,在那里想吃上一顿中餐不亚于“天方夜谭”。

  我面临着两个选择:饿死,或者忘掉中国胃。我选择了后者。

  

  突尼斯的旅行可以称为“减肥之旅” /喜喜

  还记得在突尼斯旅行的时候,顿顿都在吃Couscous,它是用质地最硬的杜兰小麦制成,外形有点类似小米,很多地方就把它称为“北非小米”。起初,我十分不喜欢,颗粒极其细小,吃的时候毫无存在感,也不觉得有任何麦香。搭配以胡萝卜、土豆和西葫芦这类无味的东西,更让我难以下咽。每天在couscous的轰炸下,我迅速消瘦了。

  习惯了重油重盐的我,烦恼它的寡淡无味,边默默吞咽,边怀念油亮亮的鱼香肉丝。然而,几次之后,原本已经忘记的蔬菜本身的清新质朴,又重新回到舌尖,这让我欣喜。

  

  街头摩洛哥甜茶的卖相非常“带感” /喜喜

  在摩洛哥旅行的日子里,随处可见路边的茶馆贩卖摩洛哥绿茶:伙计先在玻璃杯中放入绿茶,倒入滚烫的开水后再加入大量方糖,最后还不忘抓一把新鲜的薄荷叶放入其中。

  起初我边喝边流汗,抱怨天气这么热,为什么他们还要喝如此滚烫的热茶,但是三次下肚之后,就离不开了:薄荷叶子的清香让人在闷热的午后精神为之一振,而糖份又很好地补充了流汗损失的体力和水份。

  传统之所以能够几千年地延续下来,确实自有其道理。

  

  此后,我努力放下对其他国家食物的偏见,怀着卑谦的心态去品尝,甚至去学习本地食物的做法。每次当我在家制作异域美食,总能回忆起在路上的好时光。

  在中东旅行,让我欲罢不能的就是鹰嘴豆泥。这是以色列、约旦、黎巴嫩等国一日三餐都会吃到的食物。在街头,随处可以看到小馆子在售卖。既可以搭配新鲜热气腾腾的吧塔饼直接吃,也可以要上几个刚在油锅里面滚过的油炸鹰嘴豆泥——Falafel,塞进吧塔饼里,搭配上蔬菜丝、沙拉酱汁做成三明治吃。简单易得,却美味至极。

  

  搭配约旦红茶的鹰嘴豆泥早餐 /喜喜

  把鹰嘴豆用水泡发,放在锅里长时间熬至软烂,再用搅拌机打成糊状,放入柠檬汁、白胡椒粉、橄榄油、少量芝麻酱,搅拌均匀即可。

  

  朋友家还保留着传统的披萨烤炉 /喜喜

  在意大利西北部,靠近法国的绵长海岸线上,有个叫做Savona的小城,这里没什么特别,但家家户户都种植橄榄,他们还会亲手把摘下来的橄榄榨成品质极高的橄榄油——你知道的,意大利菜怎么能少得了橄榄油这么重要的角色?

  

  朋友妈妈亲手榨的橄榄油浸的沙丁鱼 /喜喜

  我幸运的住进了本地朋友家,她家的房子已经有四百多年的历史,是祖母的祖母的祖母的祖母留下的。我刚刚跨进院子,她妈妈像变魔法一样端出了自己的拿手菜,其中一道就是油浸沙丁鱼。其实做法非常简单,只需要把新鲜的沙丁鱼用海盐腌制,去掉多余的水份,再放入自家榨好的橄榄油中浸泡,吃的时候搭配刚出炉的面包食用,简直就是意大利版的Tapas。

  也可以改良成中式吃法:工作太忙没胃口,突然犯懒不想做饭,感冒口中没滋味,熬一锅白粥,搭配油浸沙丁,原来清粥小菜也可以如此美味。

  

  沙发主人Jerome/ 喜喜

  我两次重返法国尼斯,就为了让我的沙发主人Jerome能给我拌一次沙拉。法式沙拉,讲究自己调制酱汁,重视调配比例,但是比例是需要长期和沙拉“斗争”总结出来的,并没有具体数据可参考。

  

  法式沙拉搭配中式饺子成了我清淡饮食的日常 /喜喜

  首先把喜欢的蔬菜放入沙拉碗里,我一般会选择味道强烈的芝麻菜、罗勒和樱桃番茄,再加上几片新鲜的三文鱼,凭着经验和口味喜好调制沙拉汁:把橄榄油、葡萄醋、海盐,现磨黑胡椒和来自法国贝戎的芥末酱混合在一个小碗中,再用类似打鸡蛋的手法快速混合搅拌,最后倒入沙拉碗中拌匀,一道清新爽口又充满地中海风情的沙拉就制成了,清新开胃,吃上一口就有了度过炎夏的信心。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对印度菜是真爱。

  毫无疑问,印度是咖喱的鼻祖,在印度流传的民间传说里,是佛祖释迦牟尼发明了美味的咖喱,那时的咖喱作为长生不老药被发明,到底能否长生不老无人知晓,但却被后人作为食物的调味料传播开来。

  

  每个印度女人都是烹饪咖喱的好手 /喜喜

  本地朋友告诉我,咖喱其实并不是指一种香料,超市也没有所谓的咖喱粉或咖喱块卖,所谓的“咖喱”其实是由很多种香料组合而成,如果非要给咖喱下个定义,那就是“把许多香料混合在一起”的意思。而且香料也有可能是由数种甚至数十种组成,包括有红辣椒、姜、丁香、肉桂、茴香、小茴香、肉豆蔻、莞荽子、芥末、鼠尾草、黑胡椒以及咖喱的主色——姜黄粉等等。

  印度咖哩之所以吸引人,秘诀在于香料的组合与烹调次序,而不在于炫丽复杂的烹调技巧。直到现代,并没有任何专门的咖哩食谱,因为咖喱的烹制本身强调的就是个人风格与创造性。难怪我在印度的两次旅行,每个沙发主人的妈妈们做出的咖喱味道都会有细微的差别。

  

  香料/ sj88

  我在印度的拉贾斯坦邦的斋普尔吃下的那一盆(比我脸还大的盆)羊肉咖喱(Lamb dhansak),一直让我念念不忘:它混合了羊肉、小扁豆,豆蔻,孜然、姜黄粉,是一道具有浓郁印度特色的菜肴。

  沙发主人的妈妈是这么做的:烧热油锅,加入葵花籽油,炒制羊肉至变色,盛出放在一边;再用小火把洋葱煸成金黄色,加入姜片、蒜瓣、红辣椒,最后加入豆蔻粉、姜黄粉、小扁豆,切好的番茄,倒入羊肉,小火炖一个半小时直至软烂,最后大火收汁后撒上一些香菜即可。

  

  美味至极的Lamb dhansak让我“消灭”了两大碗米饭 /喜喜

  吃上一口,咖喱的辛辣、浓烈和豪放,就在嘴中肆无忌惮的弥漫开来,它总能把美味放大再放大,让我食欲大开又欲罢不能。

  不停地尝试各地美食,也是旅行的乐趣所在。

  今日作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7-9-24 16:2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