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春夏秋冬》 写在三国后的故事 (199) (长篇历史演义武侠小说)

[复制链接]

189

主题

211

帖子

3333

积分

七星贝壳精英

Rank: 4

积分
3333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九曰久 发表于 2018-2-14 12:27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春夏秋冬》 写在三国后的故事 (199) (长篇历史演义武侠小说)





           第十四章 劝农耕武帝犁皇田 避征西南风登高枝

      夜晚的伊河宁静安祥,天上星星眨着眼睛,水上碧波潋滟泛着清光,远处山峦沉睡黑幽一片,近处岸柳摇曳随风起舞。夏翊携着冬梅的手正走在堤岸上,突地‘噗咚、噗咚’水草丛中两只青蛙受惊跳入水中、泛起一圈一圈涟漪向远处荡去。二人一见不由相视而笑,冬梅道:“这夜色看起好像四集山呵、也有点像我家乡梅花村。”“是吗?只是我们都长大啦!”“那时我傻傻的是个跟屁虫,整天跟着你玩。”“我们人小简单,抓到一只兔子就可高兴一整天,还记得山泉下你帮我洗澡吗?”“怎不记得,现在想来还羞死人咧!”“哈哈,咱俩的缘分就那时定下的对不对?”

      “嗯,哥,告诉你一个大秘密。”“什么?”“贾府的人都知道我俩的关系,可有人羡慕死啦?”“谁?”“南风、玉春、贾午。”“哦!我怎不知道?”“她们有次课余玩遊戏抢手绢,让我头顶手绢坐课室中央,然后数一、二、三,几人就从三个角落出发,看谁先抢到手绢。课堂桌椅多,南风心急绊倒了,贾午人小灵活,几下就跑在了前面,南风一看伸手将贾午裤脚抓着,二人正挣扎时,玉春趁机就将手绢揭了去。南风看了不依嚷道:‘冬梅不在应该轮到她!’逼玉春把手绢交给她。玉春看她很凶的样子,只好把手绢给她了事。事后我问玉春,南风说冬梅不在是什么意思?玉春脸一红,悄悄道,那手绢代表夏哥哥,三人都说喜欢夏哥哥,于是才玩抢手绢,看冬梅不在,谁能得到夏哥哥。我听了又是骄傲又是怕!”

      “还有这事?你才不用怕,等大宅院盖起,我们就结婚啦!”“我早就等着那天啦,这些天正跟如兰学刺绣,你猜我想绣什么?”“我猜?我一定猜着啦。”夏凑近冬梅耳根道:“同命鸳鸯生死相依。”冬梅转过头,望着哥哥笑了,那本是她心中的秘密!柳堤下一对恋人说着情话越靠越近,水中倒影也慢慢合二为一。随着年月的逝去,二人早已从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玩伴,变成了心心相应、休戚与共、再也不能分开的情侣。伊河上传出二人深情低吟的梅花调:

        芬芳的红梅开在冬天,

        艳丽的腊梅綻放在春天,

        翻飞的雪花恋着红梅舞,

        滋润的春雨爱抚着腊梅的俏脸。

        雪花和红梅年年都要相见,

        春雨和腊梅总不願分开,

        恩爱的人啊,年年岁岁相守,

        我的心上人啊,何时来到身边?

      小调舒缓平直似寄托着二人的心,要顺着永不停息的伊河水去向远方。

      夏翊每晚都要练四季剑,过去在大宅院废弃的大屋,现在住的人多了有些不便,就改在对岸的草坪。今日不知何故余师傅把船划走了,翊想起前边有一片杂树林,那杂树林荆棘丛生,人们不爱去,可林中却有一块草地,正是练武好地方,于是拉着冬梅陪自己去。二人还未到,便闻林中有兵器碰击之声传来,翊一惊,夜深人静是谁啊?示意冬梅小心,便悄悄靠近选了一隐蔽处、立于树阴下向草地望去。果然有两个黑衣人在那比划,看二人剑法似很熟悉又有些佰生、二人不似为敌又好似为友、不是在拼剑而是在切磋。再仔细分辩,一个约高较胖似为妇人,而那清瘦苗条者显是一名大姑娘。翊正为这奇遇而惊愕,两人的剑却已入鞘,随即一溜烟不见了踪迹,翊这才醒悟来晚了。“冬梅,那两人你认得出是谁吗?”“认不出,好像母女俩。”“母女?对,看那亲密样子应是母女才对,嘿!今晚让你陪我就有收获,这一带人家真是藏龙卧虎高人多呵!”

      第二天夜晚,见四野无人,翊便早早隐匿于那隐秘之处。不出所料,二黑衣人又再现,这一次可是从头看到尾。让人惊喜的是,二人剑招竟与自己学的春夏秋冬四季剑是大同小异,怪不昨天似觉熟悉。等二人练罢离去,翊便进入草地,细细琢磨着跟风练一遍,这才体会二人使的招数确有过人处,一招连一招,招招衔接自然而严密,而那每一招的蹦跳、迴转也是灵活自如,不似自己那么呆板。更重要的是那剑光闪处,点刺、削划、颤圈均一丝不苟恰到好处,唯一的缺陷似乎阳刚霸气不足。

      翊在河对岸拜师后,只听师傅口传,实际比划全靠自己体会,这口传与身教可是两码事,每次翊去请教师傅,师傅虽说自己有进步,却总评说劲气有余用之不当、身形凝滞灵动不足,这回可找到原因啦,翊好高兴,便在林中一遍又一遍的练起来。接连几晚后翊终于看清,那二人竟是玉春和她的母亲,这让他又是好一阵的惊诧。回想自己拜师时,师傅一再告诫不能让贾府里的人知道,並不许在洛阳城中显露,这是不是因为玉春她母亲哟?师傅和玉春母亲都会四季剑,显是一个师傅传下来的,那二人豈不是师兄妹?想到此,翊心里充满问号,老头师傅不准问姓名、不准打探身世,一切讳莫如深恐怕真有什么难言之隐。过了几日,翊揹着给师傅的生活补给品来到伊河对岸,故意将新学一招一招连贯演给师傅看,果然师傅一看大惊,问翊儿是怎么练来的,翊便老老实实将所遇告之。师傅听罢面色寒凝、脸现悲色、端坐无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8-2-22 05:3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