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

中评深度专访:韩专家论半岛新变局

[复制链接]

835

主题

860

帖子

2234

积分

五星贝壳精英

大一新生(四级)

Rank: 4

积分
2234
crn2005 发表于 2018-5-17 09: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评深度专访:韩专家论半岛新变局





本帖最后由 crn2005 于 2018-5-17 09:51 编辑

韩国国立外交院外交安保研究所安保统一研究部教授田奉根(中评社 徐梦溪摄)

田奉根教授接受中评社记者采访(中评社 徐梦溪摄)

  中评社北京5月17日电(记者 郭至君 崔银珍 徐梦溪)4月底,历史性突破的韩朝首脑峰会在板门店韩方一侧的和平之家举行,在会谈之后,韩国国立外交院外交安保研究所安保统一研究部教授田奉根在首尔第一时间接受了中评社记者的专访,对中评社记者谈论了此次会谈释放的信息内涵以及对接下来6月12日即将在新加坡登场的美朝峰会的期待。以下是整理全文:

  中评社记者:在您看来,会谈气氛怎么样,释放出了什么样的讯息?

  田奉根:也许谁也没有想到南北首脑会谈的气氛会如此地融洽、自然,超出了我们的期待。无论是全程的会议形式还是内容,都相当地超出了原来的预想。

  从内容方面来看,主要围绕着三大议题: 1、非核化;2、和平政策;3、改善南北关系。只是从这次协议的内容上来看,顺序是反的。即改善南北关系、和平政策、核问题。改善南北关系是可由是韩朝之间制定,但和平政策以及体制制定等相关问题还需直接或者是间接当事国,也就是韩朝美中四国共同商讨制定,并不是韩朝能够完全制定的。特别是有关核问题的《板门店宣言文》当中,只是在实现“完全非核化”,“韩半岛无核化”的目标上达成了协议,虽然占据的内容比较少,但涉及到核问题时,相比于韩朝问题,美朝问题可能会被视为更大的问题。所以,这次南北会谈(对非核化问题)只是在大的原则上得到了协商,具体的问题将会留给美朝会谈。

  中评社记者:您如何评价达成的成果,是否有成果超出您的预期?会有什么样的进展?

  田奉根:第一,自2008年六方会谈结束以来,朝鲜的核试验持续地加速化。特别是近2~3年间,朝鲜反覆地强调“我们要绝对要拥有核武器,我们是核拥有国家”,但在这次宣言中, 在“韩半岛无核化,完全非核化”的目标上扬达成了协议,这是非常大的成果。

  虽然早在1994年就有过协议,但和那时的协议相比,现在的情况完全不同。朝鲜改变从2008年开始一直固守十年的单方核武装政策,转向‘完全的非核化’,这本身就有很大的意义。在这里,虽然我们更进一步地期待有更加具体的措施,但还是有些困难。这部分虽然有些遗憾,但今后还有美朝会谈,所以问题处理到了这种程度。

  第二,首先朝鲜为什么会核武装,我想究其原因,是源于对外关系。一个是美朝间的敌对关系,但同样地,韩朝也处在停战的敌对关系当中。所以,今后美朝间的问题需要两国协商解决,但我觉得南北间的问题肯定应该得到了解决。通过这次会谈,南北关系得到了改善,两国在韩半岛和平体制的相关问题上达成了很多的协议,所以我认为朝鲜需要拥有核武器的理由,也就是在前面提到的两个原因中的一个得到了相当大的解决,所以这次会谈非常地有意义。

  中评社记者:此次会晤对推进美朝对话有什么作用?您对接下来的美朝对话有何期待?

  田奉根:韩国政府讲此次会谈称为“探路会谈”,“向导会谈”。韩国政府也深知并强调不仅是南北会谈,美朝会谈顺利举行,韩半岛的和平方能来临,非核化政策才能履行。所以这次的南北会谈也是为美朝会谈朝着积极的方向发展而考虑再三而准备。其结果终将如何,还需在美朝会谈上确认,但截止到现在,我们从特朗普的推特上的“非常积极的进展”这一评论来看,暂时是达到了所期待的目标。

  中评社记者:听说您是研究‘核问题’方面的著名专家,在您看来,此后韩半岛无核化应如何推进?

  田奉根:从事核问题的相关研究也有二十多年,由期间的研究所下的结论有两条。

  第一,朝核问题从协商到破裂反覆经历了7个周期,所以从这方式来看,我们谁也不能保证这次的协议能够永久地遵守。所以,我们一定要凸显和强调这次协议与以往协议是不同的。在以前也有过协议,但一次也没有得到遵循。重要的不是制定,而是如何履行、遵守协议。为此,韩朝美中需要做什么样的努力,这是有待观察的。

  第二,朝鲜无核化所带来的费用在每年增加。朝鲜每年都在开发并制造更多的核武器,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所要求的补偿也会变得越来越多。事实上现在也有些晚,但相比像去年那样对峙局面持续,朝鲜的核能力继续夸张,几年后韩半岛经历战争危机而达成协议,从而促进非核化,现在能够协商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所以这次一定要遵守并实行。我想要强调,如果这次失败,那么下次会有更大的战争威胁,而且我们要在更大的核威胁当中支付更多的用于非核化的费用。

  中评社记者:对于非核化的方法,目前还是议论纷纷。经过什么样的过程,才能称得上是理想的方法?

  田奉根:对于核问题,有着阶段性解决与一次性解决的争论,所以很多都会提到‘利比亚解决’方案。虽然在有关非核化的措施以及协议上,能够达成共识。但是履行这些条款需要很长的时间。虽然作为韩国的国民,我也希望朝鲜能够将核武装一举消除,但我们失败了25年,所以对此有必要进行合理并客观的分析。如同所有持有核武器的国家一样,朝鲜也因安全威胁,体制不安而进行了核武装,所以怎么可能一瞬间就交出来呢?从90年代到现在,维持了长长28年的核武装在短短的一年间消除的事是不能预想的。按照合理的期待,应该在最大限度地加速解除安全和体制不安问题,而同步加速实行非核化。大概比1~2年还要需要更长的时间。以南非共和国为例,他们自愿废除核武器,接受IAEA的视察并得到透明性确认用了2年以上,而且还是在协助IAEA的基础上。现在朝鲜不是MPT会员国,所以不接受IAEA的调查,而且确认非核化的过程也如上所述,需要很长的时间。

  中评社记者:在这次的共同发表上,金正恩委员长并未提及“非核化”,外媒也直指这点。对于朝鲜的意图,还需慎重。在这种情况下,教授您怎样看待言及终战,和平协定。

  田奉根:一般情况下,国家间的协议要看‘协议文’,而不是看首脑说了什么话。协议文上分明地写着“韩半岛无核化,完全非核化”。但金正恩委员长在发表会上并未言及非核化也是可以充分理解的。截止几个月前,朝鲜还在强调只有核武装才是生存之道。从朝鲜的立场来讲,需要考虑如何在现在急剧变化的情况下,对内部进行说明。我们可以将4月20日朝鲜劳动党全体委员有关评价多条路线并进而召开的全体会议视为对内进行说明工作的一个环节。

  所以我们要对于协议文上的明示持积极的态度,并且有必要给予朝鲜一些时间。过去我们在核协议履行的过程当中遭受失败,其原因之一就是没能好好地说服内部。举例来讲2005年9.19共同宣言书,虽然是相同的宣言书,但在美国议会说明的内容与朝鲜中央通讯说明的内容大相径庭,如果再次出现这种情况,我想再次失败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出于前车之鉴,为了改变朝鲜对于核武装的动机,我想阶段性的解除很可能是更合理的方法。与其考虑国民的情绪而大肆宣扬非核化,后无下文,做得大,失败也大,倒不如维持即使是再小不过的,重要的是维持能够取得实质进展的动力。

  中评社记者:南北确定了要举行四方会谈的目标,您认为,接下来中国应如何发挥作用?

  田奉根:提及韩半岛和平体制“直间接的当事国”,韩国一般会想到韩朝美中。虽然有些讲四国都具有相同的资格,但就国内(韩国)的认识而言,韩朝是首要,美中是并行的保障。虽然不知道以何种形式,中国的参与及带来的影响是必不可少的。在韩半岛问题上中国虽然会考虑到本国的利益,但想要巩固韩半岛的和平体制,并使之永久化,作为建设者的中国的作用是非常必要的。

  特别是在朝鲜,以及驻韩美军问题上,中国有一定的意见,所以这些如若不在和平体制构建的基础上一并解决,那么问题会一直存在下去。所以与南北问题一起,驻韩美军的问题也需要达成共识、一揽子协议,同时履行。

  中评社记者:按照国家间的利害关系,对非核化和驻韩美军的问题,会有不同的视角。更何况中国也在密切关注,稍有不慎可能会产生尖锐的矛盾,接下来需要如何去做呢?

  田奉根:究其核心而论,韩半岛的和平与安定需要给各国带来帮助。从中国的立场来看,首先,韩半岛如果发生战争,那么战火100%会延及东北亚,这是中国最不希望发生的。第二,如果现在的对峙状态持续的话,相比国际社会对于朝鲜的制裁呼吁也会倾向中国,而中国也将面对各种政治压力与负担。最后,如果朝鲜的经济被封锁的话,对于中国东北部经济的发展也会产生不小的打击。所以解决这些问题的核心在于朝鲜的非核化以及韩半岛的和平安定。

  朝鲜的非核化以及和平协议实现的话,朝鲜社会将安定,脱北者也会减少,国际社会对于中国的要求也会减少。特别是韩朝中三国间的经济合作也将相当地活跃。不仅仅是铁路、公路,会有各种各样的经济合作。这是我们大家所期待的。韩国要为了改善南北关系而努力,中国也要持续与朝鲜的对话,能够帮助朝鲜,使之履行非核化的决定。(中国的)这种作用(角色)是非常重要的。

  中评社记者:您如何看待韩朝峰会后韩半岛地缘政治的变化?

  田奉根:韩半岛自古以来就是海洋势力与大陆势力相互抵触的地区,所以一直处于大国间的利害关系之中,也有着纷争与分裂的经历。前几年,优于韩朝、美朝矛盾的尖锐,军备竞赛也得到了加强,韩国国内核武装的呼声也随之即高,所以作为此对策,我们只能向美国要求更加强力的战略资产,战略武器。虽然这对于韩国是无法避免的事情,但对于中国而言肯定是不好的。这种紧张的状况促使了朝鲜的核武装强化,也促使了韩美、美日等同盟的强化。一切都在恶性循环当中。

  南北关系以及朝鲜的非核化问题如果得到进展的话,韩国要求美国更强的战略资产以及加强同盟的必要性也会减少,日本也会相应地减少军备竞赛的必要性。也就是说朝鲜的非核化对于缓解地区军备竞赛以及紧张有着积极的效果。这对于中国来说是非常庆幸的事。前几年美中间的军事对峙以韩半岛为中心急剧加深的话,反之,如果积极发展现在的情况,可以将其利用为经济发展的机会。我认为这是所有国家都赢的情况。

  中评社记者:韩国文在寅总统今年秋天将访问平壤,应该聚焦哪些议题?之后,南北关系应如何发展?

  田奉根:依然会持这次会谈的三个议题而去。在核问题上,由于在美朝会谈当中达成了大的协议并执行,所以对于这部分的顾虑(负担)会有所减少。但由于朝鲜主张核武装的理由之一便是准备“与韩国的战争”,所以有必要集中改善韩朝关系。文在演总统的选举公约之一便是“签署南北基本协约”。1991年的南北基本协议文以失败告终,我希望这次能够制定具有高履行性保障性的协议体制,像普通国家一样再无冲突,具体来说:互相尊重,互不侵犯;体制安定;终止相互诽谤与诋毁。

  而且以年内发表终战宣言为目标,所以对此也需要协商。虽然这次发表了终战宣言,但随之而来的应该是那以后的和平体制。优于目前还处于停战体制,所以应该有相应的准备工作。所以在一边准备各项工作的过程当中,终战宣言在何时以什么样的内容发表,我想截止到下次南北首脑会谈以前应该可以下定结论,而这些也将是最重要的议题。虽然还有驻韩美军问题等诸多难关,我想需要截止到下次首脑会谈之前,在终战宣言方面有所协议,是非常重要的。

  中评社记者:对于今后各国首脑会面的时机以及内容,也就是说今后的计划、履行与否等,是否持乐观状态?

  田奉根:事实上我们从未遇见过这种情况。对此我想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官员们会面,一种是政客会面。官员们局限于过去的惯例、步骤等问题,所以踏步不前,但现在由特朗普、金正恩、文在演、习近平主导。这些政客完全可以无视所有步骤、过去的惯例,书写新的历史。是非常有可能的。

  中评社记者:金正恩邀请文在寅跨过三八线是临时之举,您如何看金正恩的这一举动?

  田奉根:很多人都认为金正恩委员长年幼无知,但作为已经统治一个国家7年的领导人,他具有相应的经验和履历。我也是第一次看他没有照本宣读。从讲的内容来看,必要的,当说得话,清楚地说了出来。通过这次会谈的内容,言行来看,我认为并不像我们之前所想那样无知、冲动,反倒具备与对方谈话的技术,以及首脑之间的礼让、格式、亲密感。只要能这样下去,我想美朝会谈也会很顺利。

  中评社记者:如何看双方夫人参加会谈的作用?

  田奉根:期间,南北一直是特殊而非普遍的关系,但通过这次会谈,两位首脑所展现的自然的会面,发表共同声明,特别是夫妇陪同参加的晚餐等一系列现象向外界表明:南北也能够像别的国家一样在普通的关系当中进行正常的对话。希望今后能够进行更加自然的交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8-5-27 05:3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