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

曹德旺:真正的中国首善 心有多宽,脚就能走多远(组图)

京港台:2011-6-6 21:11|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曹德旺:真正的中国首善 心有多宽,脚就能走多远(组图)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今年4月,胡润慈善榜出炉,曹德旺以44亿的捐赠额位于榜首。据胡润统计,从1983年第一次捐款至今,“玻璃大王”曹德旺累计个人捐款已达50亿元,其中现金捐款达18亿元。对比陈光标,曹德旺才是不折不扣的中国“首善”。

  

 



  曹德旺(大食)



  曹德旺:持戒行商

  曹德旺本人是多种复杂对立气质并存的雄浑之人,他奋斗进取,开拓事业,却又时常想要“放下”;他一手赚钱聚财,一手散财布施……

  开光

  5月10日早上6点,普陀山上空阴云密布,从头一天就开始聚积的浓云丝毫不见消散。海风吹得旗帜呼啦啦响。

  吃完早饭,曹德旺站在室外露台的人群中抽烟。他眯着眼看看天色,阴云一点也没有让他担心,“肯定会出大太阳的。”

  曹德旺捐赠修建的万佛铜塔9点钟要举行开光仪式,一同开光的还有一座规模庞大的讲经院。

  为了这个开光仪式,宁波机场、朱家尖码头和普陀山到处都是庆祝的标语和大幅宣传画,岛上的宾馆则彩旗飘扬。

  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生于1946年,今年65岁,仍然精力过人。每天清晨5时即起,情况允许的话就阅读两个小时。

  远远看去,如果不是精良的衣服包装,曹德旺和山间老农没有什么区别,肤色黝黑,身材敦实,个头不高,貌不出众的他,在人群中却极其显眼。随时有人上前向他问好致意,态度尊敬。

  前几年他在九华山也修建了一座佛塔,开光典礼之前密布的浓云突然消散,阳光普照。这种事发生过好几次。

  7点,他和上千的人流走向新建的佛塔和讲经院。8点45分,浓云突然撕开了一个口子,阳光倾泻下来,随后光线越来越强。9点,开光仪式正式开始。

  5天前,河仁基金会在北京正式成立,曹德旺捐赠3亿股福耀玻璃股份作为基金会运营资本,目前市值35亿元。3年前,曹德旺想捐赠股权成立慈善基金会,因相关法律法规滞后,一直阻滞至去年年底才得以批准。

  去年4月初,曹德旺减持福耀玻璃八千多万股,套现10亿元,用作慈善事业:玉树赈灾1亿,西南五省区市抗旱2亿,福州市图书馆4亿,家乡福清市公益事业3亿。2011年4月曹德旺再向厦门大学商学院捐赠2亿。

  今年4月胡润慈善榜出炉,曹德旺以44亿的捐赠额位于榜首。据胡润统计,从1983年第一次捐款至今,曹德旺累计个人捐款已达50亿元,其中现金捐款达18亿元。

  从商30年,曹德旺的成就足以令中国所有企业家侧目。目前福耀玻璃占据国内市场70%份额,全球市场20%份额,给宾利、宝马、奔驰、福特、通用、丰田等等世界八大汽车厂供货。去年福耀玻璃占有率排名世界第二,今年估计会升到第一位。

  曹德旺是中国企业家中的异数。30年来,他专心在汽车玻璃一个领域,没有做过房地产、互联网、矿山,没有做过股票二级市场投资。临近退休,也没有用自己庞大的资金,以及修炼成精的眼光和判断力去做眼下最热门的PE,为自己的百亿身价继续添砖加瓦。

  企业家是当下社会镁光灯追逐的真正明星,他们出席各种论坛、颁奖典礼、发布言论,颠倒众生;他们参加各种俱乐部,呼朋唤友,互通有无。这里面从来看不到曹德旺,他甚至不和这些企业家、经济学家深度结交,坦言“没意思”。

  对民营企业家来说,最头疼的问题莫过于政商关系,有人说,民营企业家都是“提着脑袋干活”的,曹德旺却宣称,自己“从来没有给官员送过一盒月饼”。

  福耀玻璃还是福建省最早成立工会的民营企业之一,也是第一个引入独立董事的上市公司,还是中国上市公司里唯一一家现金分红超过募集资金4倍的公司。

  曹德旺本人乃是多种复杂对立气质并存的雄浑之人。

  他暴躁刚烈,宁折不弯,却又不乏圆通机智,善于保护自己;他力争犯上,决不妥协,却又谨小慎微,处处留心;他跟政府吵架十几年,又坚持做人不要太计较,吵完就忘;他作风独裁,极其自信,有“曹特勒”之称,却又平和豁达,从善如流、广开言路;他奋斗进取,开拓事业,却又时常想要“放下”;他一手赚钱聚财,一手散财布施……

  前几年曹德旺花六七千万给自己盖了座豪宅,却在其中纠结“佛祖是在菩提树下修行的”,大儿子曹晖从美国回来接班,更是嫌房子太过奢侈豪华,住到工厂招待所里去了;在这座金碧辉煌的豪宅里,他挂上了自己的座右铭——《陋室铭》。

  尽管捐了几十亿的钱出去,曹德旺认为,自己是个企业家,不是个慈善家。他觉得,财富只是他在马路边捡到的东西,按照佛教提倡的精神,跟大家共享一下。

  “佛教是我的灵魂。”曹德旺如是说。

  不过他很少烧香拜佛。“佛祖不是帮着你做什么,而是教你怎么为人处世。佛经讲六度,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对人、对事、对物,要遵守这六个原则: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

  

  我也觉得挺了不起的


  1983年10月,曹德旺承包了连年亏损的福州市福清县下属高山镇的异形玻璃厂,当年就赚了20万。 “工厂设备投资了六七年,已经非常破旧了,我让工人三班倒,设备不停。设备摊销下去了,量上来了,当然被我赚到了。”

  1984年发生了一件小插曲,成为曹德旺驰名世界辉煌一生的起点。这一年曹德旺去武夷山玩,给妈妈买了根拐杖,抡起来往肩上扛的时候,开日本车的司机训他:“你小心点,不要把我的玻璃碰碎了,几千块钱一片呢。”

  曹德旺自己是做水表玻璃的,“我看也就是50到100块钱,怎么能值几千块呢?”他就去调研,发现确实是这个价。“我们国家落后,日本人太欺负我们了。”

  血气方刚加上生意头脑,曹德旺决定进入汽车玻璃领域,后来他将这个决心描述为,“为中国人造一片自己的玻璃”。

  曹德旺到上海耀华玻璃厂买回图纸,安装设备,尽管当时中国的汽车工业还很落后,产品只能进入汽车维修领域,工厂当年还是盈利70万元,1987年盈利500万元。

  1987年,曹德旺将工厂从偏僻的高山镇搬到福清县。1989年,国家提出进口汽车部件国产化。国产化谈何容易,听说福耀玻璃出了成品,中国汽车工业总公司出面,参股福耀玻璃9%股份;保险公司也吃够了赔偿汽车玻璃的苦头,福耀随后在武汉向人保发行债券,定向募集500万。“他们对福耀的发展有功。”曹德旺对本刊记者说。“最重要是有正确的追求。”曹德旺的小儿子曹代腾这样解读老爸的成功,“这是国家支持的行业。”

  “刚开始做得非常辛苦,我的孩子早上看不到我,晚上也看不到我。”

  1996年,福耀玻璃与巨头法国圣戈班合资,建起了第一个高标准的玻璃厂万达。中国要到2000年之后才能迎来汽车的大规模生产,福耀流水线上的产品已经源源不断下线了,“怎么办?我必须把产品倒给美国人,结果引起美国的反倾销诉讼。”

  中国企业 “走出去”是这两年的一个热门话题,福耀玻璃早在15年前就开始了国际化历程。福耀玻璃是先开发国际市场,国际市场相对成熟之后才返回国内做OEM配套生产。

  曹德旺卖给美国大批发商的每片玻璃才二十七八块美金,他们的零售市场卖100美金。“因此我就想到美国南卡州去建个仓库。1995-1997年,买了很大的土地,110英亩,按中国算660亩地。打算先建仓库,后建厂房。结果经营3年亏损几百万美金。换其他中国人早跑回来了。”

  1997年福耀玻璃一改每年30%左右的净资产收益率,每股收益0.047元,1998年每股收益-0.07元。

  “我觉得没有理由亏损啊。我请了一个美国人帮我调研。他分析后说,美国市场层级太多,中间层层加价,他建议我改变销售模式,变分销为直销,关闭仓库跳过二级批发商,直接对第三级供应商。原来一级批发商卖给二级,三十多美金,二级卖给三级,五十多六十美金。你直接卖给三级,可以卖到45块钱。”“我一听有理,立刻从善如流,关闭仓库。”

  采访中曹德旺对自负、固执等字眼极其敏感。厦门大学副校长吴世农说,曹德旺在董事会讨论问题的时候是敞开的,谁都可以说,什么都可以说。但是一旦做出决定,他就勇往直前,不管不顾,不会方方面面都照顾到,做不到中国人通常追求的“四平八稳”。吴世农从1997年就开始和福耀打交道,从2000年起担任福耀的独立董事至今。

  “我非常独裁的。”曹德旺承认。但评价曹德旺,吴世农第一句是:聪明,非常聪明。

  “1998年的亏损就是关闭仓库亏的,1999年给我赚了几百万,马上把亏损的钱全部拿回来了。而且我们重组了美国市场的习惯,现在他的二级供应商没有了,一级直接对三级。”

  内布拉斯加州因此授予曹德旺“海军上将荣誉军衔”,此前只有里根获得过这一称号。现在福耀在美国市场的占有率是20%-30%。

  香港是福耀玻璃国际化的第一站,美国是第二站。“去香港之前人家跟我讲,你不会讲英语,跟人家也不熟悉。我想只要我便宜几块钱他们立马就都过来了。到了香港把电话黄本买过来查,找到电话号码直接打过去,果然跟我想象的一样,他们都跑到我的酒店来跟我谈。就这样做生意。”

  “怎么做成的?客观公正实事求是去评判问题,不要断章取义自己给自己想象那么多困难。没有客观可言,活下去就是客观。” “要坚定相信自己,问题都可以解决。”“美国人是人,中国人也是人,这就是客观,没有什么国情好讲的。如果讲国情你就记住,我们的人均GDP排在一百多名以后,这就是国情。”

  随着中国汽车工业大发展时代的来临,福耀玻璃开始大规模扩张,终于将一个起初盖在牛棚里的小厂,发展为世界巨头公司。

  心有多宽,脚能走多远

  曹德旺的生意头脑几乎无处不在。本来普陀山打算先募集资金修建佛塔,然后再继续募集资金修建讲经院。曹德旺出了个主意,自己捐赠修建的万佛宝塔一共13层,塔内供奉10种造型庄严的化身观音宝像10000尊,其中第九层为银质观音像,主像为金质观音像,其他各层为铜质贴金观音像,每个小观音像20厘米×30厘米见方,让其他信众出钱供奉这些观音。5万、10万集来的钱则可用来修建讲经院。

  讲经院花费数亿,大部分是供奉观音化到的钱。万佛铜塔造价七千多万。“这两个项目是一体的,所以要一起开光。”

  2007年曹德旺到安徽蚌埠办事,办完后到九华山玩,有个老和尚在街上化缘,想要修建一座佛塔,才只化到了两三万,曹德旺说,我帮你盖吧?那个塔花了2000万。

  “我做小孩子的时候,经常去捡瓦片砖头来盖塔,可以盖到2米那么高,里面是空的,有很多洞,可以烧火。我到九华山去,看到和尚那么大年纪还在那里募集资金盖塔,唤起了我童年的记忆。”

  曹德旺的这30年,似乎是高歌猛进的30年,但曹代腾说:“那只是外人看到的。”

  因设备老化,1984年曹德旺不想再承包了,高山镇和福清县动员曹德旺继续,谈判的结果是合资,高山镇和曹德旺各占一半,从1985年1月1日执行。

  高山镇的原始投资17.5万元,政府让曹德旺也拿出这么多钱来。但头一年挣的钱已经被他拿去盖了房子,“他们想出个办法,让我把房子抵押给银行,银行贷款给我作为资本金入股。”

  那时候曹德旺不知道,按照法律规定,抵押贷款不能作为资本金。这一点几乎在第二年置他于死地——1986年曹德旺遇到一生中最大的考验。

  1985年8月汽车玻璃生产线正式投产,当年仅剩几个月,仍然赚七十几万。“高山人这下眼睛都看直了,说这哪里是工厂啊,简直是印钞票的机器。”

  1986年整党,曹德旺成为全县的重点典型。当年2月,调查组一进厂就把账簿全部拿走。“他们认为没有鱼也有虾,抓你绰绰有余。他们不知道,我不会要你一分钱。”

  调查的方向先从偷税开始,没有,审查结束反倒退税5万元;然后说曹德旺贪污,理由有二,一是用贷款的钱入股,不合法;第二,整个工厂两年的接待费用报销了3万块钱,凭证拿去烧掉。

  “我贷款是高山镇政府在上面盖章,镇长签字给我担保,县长决定这样做的。我根本就不知道这是不合法,顶多我不做了,还给你,怎么叫贪污,你给我讲一下!我要是罪犯,你是教唆。”那好,这一条不算。

  “我确实批了接待费,可是发票拿去报销,你派来的会计说不能这样做,教我说,公社里面请客吃饭,都是找建筑公司开发票过来,作为固定资产投资冲账。他叫我也这么做,不信你把会计找来。”

  “我告诉他们,你能拿出多少发票我也可以拿出来,不瞒你说这些发票我没有烧,都在我口袋里。我做为厂长,只是签批,最大也只能说我失职,凭什么讲我贪污?!”

  多年后的饭桌上曹德旺说起这一段,仍然把桌子拍得砰砰山响。当年的曹德旺面对调查组一群人讲完之后,拍案而起,猛竖中指,摔门而去。

  离开会议室后当时的县委书记说,“还没见到一个人有曹德旺的水平,讲两个小时不用讲稿。而且每一条提出来,你没有办法反驳他,理由都在他那边。当然这个人我看他也有缺点,就是没有修养,但是人不能求全,我们要帮助他,把他作为福清发展的一个人才用。”最后县委班子全体反对高山镇意见,形成县“7·23”会议纪要。

  高山镇政府班子不服气,继续上告,把案子送到福州市,福州派专案组到福清调研,调研完了说,福清这么处理没有错;那帮人还不服,继续捅到省里,省里表态支持福清县委;还没有完,一直告到中纪委。这一次省市县三堂会审,下来查这个案子。最后北京表态这个事情曹德旺没有错,改组高山镇党委,降一级全部调走。

  1987年春节县委书记去曹德旺家里拜年,给他道歉。“我想,哎,共产党还不错啊,我本来想全扔给你不干了。”

  拍完桌子之后,曹德旺接着说,“佛经讲六度,人要谦虚诚实,遵纪守法,受磨难的时候没有关系,笑一笑,学会吃亏。要靠自己的智慧不断努力。”

  “六度第一条就是布施。谦虚诚实,与人方便,这些都是布施的方法。第二条持戒,尊重天下所有法律法规民风民情。何为戒?正人先正己。第三条忍辱。忍辱就是你要有胸怀。信佛要去理解,而不去跪拜。”

  仅仅是修行佛教提倡的“忍辱”、“豁达”,还不足以描述曹德旺的信念,成功的企业家几乎都是与生俱来的乐观主义者,他们就是相信自己,也相信他人,坚信这个世界总是美好的。脚能走多远,终归是由心有多宽决定的。

  



  



  曹德旺家中的办公室(大食)

  


  曹德旺与儿子曹晖在父母画像前留影(大食)曹德旺与儿子曹晖在父母画像前留影(大食)

  


  曹德旺在家中的餐厅晚饭(大食)



  “为什么会整我呢,就是因为我不巴结他们不买他们的账。” 这么多年来,曹德旺挂在嘴上的一句话是,“我连一盒月饼都没送过”,“我是软硬不吃,你别跟我来这套,咱们坐下来实事求是地讨论这个问题该怎么办。”

  值得一提的是,1986年农村整党是农委抓的,曹德旺的哥哥曹德淦当时是省农委办公室主任,“每份文件都要到我哥手上,我哥每份文件看完以后,签个字,转到省农委主任手上。我告诉我哥,你不要在中间做什么,看他们闹到什么程度,如果你是我哥哥,将来证据拿出来,我跟他们对质。此事发生在我家乡,他们还不知道我有一个亲哥在省里主管这件事。从中你可以看出我是怎么做企业的。”

  曹德淦曾经当过《福建日报》罗源县报道组通讯员,中学老师。也因为这场大风波,曹德淦被省里前来调查的前任领导重新发现认识,之后推荐给更高层领导,“正处直接转为副厅”,后来官至福建省副省长、福建省人大副主任。

  整党后福清县委让一位副县长担任公司董事长。这位董事长让自己的外甥承包公司的工程,曹德旺不干,就让他修写字楼和工厂围墙,“我心想这个质量不好没关系。”

  后来曹德旺扣了这位外甥40%的工程款,说要验收,“你把你修的围墙,这么长,画出任何一段,达到我设计要求的90%,我就付给你钱。”对方不敢,董事长气势汹汹地来找曹德旺吵架,“我就是不给。”

  曹德旺此类事迹还有:因主办方违反赞助协议,在福建省国际龙舟邀请赛上当着官员和媒体的面直接将奖杯扔进了河中;股票上市时因公司奖励给自己的80万股,与当时福建省高官以及人民银行福建省分行行长大闹,“吵得全福建都知道”;参加北方某省相关会议因气愤对方态度怠慢,甩手就走……“福建人说我是希特勒,叫我‘曹特勒’。”

  2001-2005年,曹德旺将自己暴躁刚烈、宁折不弯的作风发挥到最高潮,上演了从商生涯中最气势磅礴的一幕。他花费一亿多元,相继打赢了美国、加拿大两个反倾销案,震惊世界。福耀玻璃也成为中国第一家状告美国商务部并赢得胜利的中国企业。2006年美国商务部部长访华时,还邀请他到大使馆开派对。

  说起反倾销官司,曹德旺说:“这种事是我最喜欢干的事情,你不是认为你很有派头吗?”“他美国人拳头大,就可以欺负我哪?我就把事情捅大,让全世界来评评理!就是倾家荡产,我也跟他干!”“当时很多人同情我,我说不用,我潇洒得很,我又不是在跟街边卖菜的小贩打官司。”

  但曹德旺的特别之处在于,“我和政府个别官员吵架吵了十几年,吵完就全忘了,我没有什么敌人。做人不要太计较,如果他们计较,那是他们的事情。”

  “前几年我回高山镇,碰到当年整我的那个人,我对他说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没有今天。”

  “我坚决拥护中国共产党,但个别党的干部不代表共产党。”

  曹德旺承认,对福耀玻璃,福建省两名后来官至中央的父母官的作用不可少。今年4月李长春视察福耀,下令中宣部宣传福耀,曹德旺仍然看重这种肯定。

  不贪

  5月11日,随曹德旺在舟山机场搭乘第一趟班机回晋江时,记者将曹德旺的证件递给值班柜台,证件在电脑屏幕上显示出来,值班人员和在旁边站立的组长瞬间愣了一下,眼睛瞪大,脖子向前,凑近屏幕,组长马上说:“给他第一排。”

  一路上进出机场都有人指指点点,“那是曹德旺,大善人。”随行的猎头公司麦斯特创始人李妍菲说:“我们曹总的名字不光在中国是金字招牌,在美国可以不需要担保贷款1亿美金,这是信用。”

  民营企业最头疼的问题是处理政商关系,改革开放的30年,是中国几千年“官本位”历史上,第一次将权力部分让渡给商业的历史,同时也是一部官商勾结的历史。曹德旺虽然秉此“希特勒”作风,但他乃雄浑之人,多种复杂对立气质并存于一身。

  和第一任董事长闹翻后,县里让曹德旺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负全责。“你聪明我比你更聪明,当了一个礼拜董事长后我召开会议,说引进资本也要引进人心,宣布改选董事长。”

  曹德旺将股东之一福建省外贸中心处长王宝光推上了董事长位置。“王宝光是福州地面上几个说话算数的人之一,他是处长,福清县也是处级,加上宝光是福州市的官员,无形中还高半头,让他去处理各种关系。”曹德旺自己当总经理,“坚决执行董事会决议。”

  “那时候我股份小,不能当董事长,后来我屁股上的肉厚了,当当董事长没问题。”

  现在曹晖接班,曹德旺将他置于自己的羽翼之下,本人当起了公关大使的角色,他的经验、地位、个人形象都已达到一定高度,处理各种关系“比宝光当年还好”。

  仅仅有圆滑机智显然是不够的。曹德旺说,“处理政商关系,不能随大流,要给那些官员树立原则。”他的无上秘笈是“不贪”,“佛家持戒,第一就是要戒贪。”

  曹德旺认为,行贿的动机就是有贪欲,“我跟你谈不拢,我可以不做,我不做行不行?”

  那如果卡你呢?

  “有什么好卡的?我该缴的税一分不少,就在你这里买块儿地生产,产品卖到全世界各地去,跟你也没关系。福清的税10%都是我交的。”

  “不行贿”的原则一来出于本性,也更是亲眼见到行贿者人头落地的悲惨下场,令曹德旺触目惊心:行贿换来的不是安全,而是更大的风险。

  “(行贿的下场)我担待不了,担待不了的事情我不做,我奉行健康第一,自由第一;(反之)得罪了他我大不了不做了, 回家去种地,我种地也种得很好的。”

  “我扮演一种角色,与政府保持高度一致,同时我也不贪你的便宜。我到湖北去投资,湖北人说,土地不要钱要送给我,我笑,吃完饭我跟他讲,中国的土地不是你的,我不为难你,土地还是算钱,但是其他几件事情要做好。”

  “无欲则刚,我的秘诀就是不贪,只要做到不贪,什么都容易,心里会达到很静的境界,还可以笑笑他们,你们也太过分了吧。”

  1987年到1993年这6年曹德旺做得很辛苦,后来福建没有人敢跟他干仗。

  “每次反腐,都是先反企业家。”但从另外一方面来说,曹德旺认为,“其实很多官员也是商人、企业家有求于他才做出很多违法的事的。”

  曹德旺也没有得到一些可以得到的好处,多年以来福耀玻璃缴税超过50亿。“我甘愿啊很开心啊,一点也不觉得委屈,因为我赚到完整的人格。”去年福清市财政收入40-50亿元,其中4.5个亿来自曹德旺交的。

  曹德旺的持戒还体现在公司业务范围上,他克制住了自己,抵制了多种诱惑,福耀最终没有和房地产、矿山、互联网、二级市场、PE等等沾边,今天的福耀终于成就大业。

  福耀玻璃1991年发行股票,1993年在上交所挂牌。当初福耀也有房地产、汽车玻璃、国际贸易、装修等多个领域的业务,上市后曹德旺将报表拿去给香港人一位业内人士看,“他看了之后说这是垃圾公司,公司才这一点点大,有这么多不同业务,这是什么?有人喜欢投资房地产,有人喜欢投资装修,他最不容易看到这后面的风险,你什么都做,什么都做不好。你的战略定位是什么,你的价值观在哪里?”

  “我做一切事情都是从佛教的道理来分析的,包括我不去炒股票,不去买矿山,钱来得快去得也快。”

  

  敬畏


  1986年整党,最后曹德旺虽然赢了,但是深深体会到,赢中有输,“因为跟这些人结怨,不是简单的事情,一帮人虎视眈眈地看着我,还会整我。”

  由于得罪官员无数,曹德旺给自己立下规矩,将自己置于各种监督之下,尊重各种法律法规以及风俗习惯。

  “我如果犯规,会死得很惨,所以我看见谁都怕,做事很谨慎。”“我把自己置于全社会监督之下,因此我就不会犯规。我没丢下什么(把柄),所以你也没什么好捡的。”

  整党时曹德旺获胜的最重要的原因在于,用基建公司发票冲抵报销的请客吃喝发票本来可以拿回去烧掉,但他“非常聪明”地保存了下来,从此曹德旺愈发“做每件事情都有单据”。

  “你想做,我就帮你做;你不想做,都在这里,你看怎么处理。”

  福耀玻璃是中国最早引入独立董事的上市公司,也是福建省最早成立工会的私营企业之一。今年4月26号全国总工会慰问福耀,对民营企业这是相当罕见的肯定。

  “对于在企业成立工会大家都在担心。我在1988年就成立了工会。我认为工会是工人之家,我的努力能否成功,主要靠员工,成立工会给员工一个讲道理的舞台。不管谁,必须讲道理。我把劳动合同拿到劳动局和县工会市工会去备案去审,问他们,我这样跟工人签协议行不行?他们说,行。我的管理规定出台,有职工手册,违反职工手册的处理规定也拿到工会去审,这样行不行?行。那好。我这里规定,被认定是偷盗的,5块钱以上无条件开除,行不行?他说可以。在福耀我们的管理是公开公正公平的,从头到尾落实‘持戒’的概念来做。”

  曹家四代信佛,但是曹德旺从来不去庙里烧香求佛祖保佑,“有的大老板花几万块钱买第一炷香烧,其实这个是很土的。你为什么去祈福烧香?因为你嫌自己不够富。你为什么嫌自己不够富?因为你有贪念。”

  “有时候我进寺院,出于对佛祖的敬重,也会烧香。但是我从来不求什么。烧香是礼佛,祈求的是平常心。”

  一开始就把股权关系弄清楚了

  5月12日早6点20,记者随曹德旺从福州出发,一个小时后到达高山镇,曹德旺要看一下自己捐资修建的崇恩寺和德旺中学。两个项目投资3亿,各占地150亩。

  清晨一直下着牛毛细雨,曹德旺的头发上很快就凝了一层细细的水珠。寺庙和中学的主体部分已经完工,去年这个时候这里还是一片空地。

  “我动作很快的,否则如果去年拖慢一点,要多花几千万,今年通货膨胀,水泥钢材人工涨得一塌糊涂。我们整个主体在去年12月份全部拿下来,投资要注意这一点,说干就干没有余地的。”

  半个小时后视察完毕继续出发,9点出头,一行人已经到了福清福耀玻璃公司总部。

  在国有小厂基础上靠一己之力做大的私营或者“准私营”企业,另一处命门在于股权关系。万科的王石放弃了,给自己定位为职业经理人;双汇的万隆还在奋斗,引入战略投资者后拿到境外进行复杂运作,公布的股权关系多达5层。

  福耀第二次清晰产权关系在1987年。搬到福清县后,高山玻璃厂跟几个股东合资,高山厂和曹德旺一共占35%,组建了福建耀华玻璃厂。刚开始发起时股东有9个,后来进进出出,逐步增加到16个。福建省外贸中心就是股东之一。

  1991年福耀发行股票,国有股和法人股占65%,流通股35%,再经过一次配股,曹德旺的股份由17.5%变成11.5%,再变为7.8%。

  股票发行前曹德旺的股份发生了两个重大变化,一是由于从1987年到1991年他每个月仅从公司领400块钱工资,没有任何其他奖励,所以股东们送给他85万股作为奖励。承销商闽发证券让他把这些股票不要登记在公司的法人股里面,就登记在他自己的名下,上市之后可以交易;

  二是股票发行时很多人想买,问曹德旺能不能买,曹德旺说可以买。因为股票按照净资产发行,当年分红就可以有一块多。“股票发行完后,很多人传我带着几千万逃跑了。刚开始他们还不相信,后来传多了,一些人就想卖,让我帮他们卖。”那时,曹德旺很忙,迫于压力,就自己借了高利贷买回来,用一块五、两块、两块五陆陆续续收了三百多万,欠高利贷一千多万。1993年福耀玻璃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

  挂牌第一天开盘价44.44元,“我想这真是太好了,这么高,我可以还清债务了,把它全部卖了还债。”三百多万股加上85万股,“那时候还不知道这是将近2亿元,以为就是一千多万,晚上自己用计算器算,怎么算都是快2亿元。”

  “我妹妹帮我卖、卖、卖,从44块卖到37块5毛,平均价41块。我手上的400多万股全部卖光了,就和高山玻璃厂一起的那部分股票还债。”

  “公司上市后,我跟高山玻璃厂说,我不跟你混在一起了,把股票拿来分,你一半我一半。经高山镇同意后分割并交相关部门批准后分割完整。”

  拿到钱后曹德旺在市里建了一所别墅,花了2000万,现在送给了出嫁的女儿。

  1996年福耀和法国圣戈班合资,设计的方案是圣戈班占42%股权,中国人这边加上流通股总共占42%,曹德旺占16%,起到平衡作用。4年后圣戈班退出,将42%股权卖给曹德旺,另外还有一个占6%的公司也要跟着退,“那我就买吧,最高峰我达到64%。”

  现在曹德旺去年减持8000万股套现10亿,捐出3亿股成立河仁基金会,还剩下4亿股。

  “我是江湖上长大的,第一个我先把产权清晰弄出来。我就是聪明,我大脑好用啊,一开始就很注重求得产权清晰。”

  



  



  曹德旺展示家中收藏的金刚经(大食)

  


  浮法玻璃生产线(大食)



  曹德旺幼时家贫,9岁读书,14岁辍学回家放牛。“不能上学读书的滋味有多伤心只有自己知道,我叫哥哥把读过的书不要丢,我继续看。”看不懂的地方怎么办?曹德旺用割马草的钱给自己买了本《辞海》,“马草两分钱一筐。”

  曹家有经商传统,16岁他开始帮父亲倒烟丝,20岁改做水果生意,日子过得极其艰难。

  曹德旺1968年结婚,钱不够,借了几百块钱。为了还钱,曹德旺先是去打工,结果实在太苦,吃不消,再后来去种白木耳。“种好了福建省政府不收购,有人跟我讲江西收购,我就做了几斤拿到江西去卖。”第一次曹德旺大概卖了一百多块钱,算了一下,江西和福建的价格差了三分之二。第二次一下子赚了两百多块,“我种地一年才收入一百多块。”第三次曹德旺想大赚一把,结果早上3点多钟到鹰潭,货被扣了。“鹰潭老表人很好,说,先给你打一张欠条,你回去开一张证明,证明这些东西是集体的,就把钱还给你。”

  回来证明开不出来。“怎么可能开出来呢?这一下完蛋了。”种白木耳的本钱中有两三块是借的。债主催逼得很紧。“我跟他们说,你放心,我没有死,一定还债,把天窗盖掉。我信佛,六道轮回不能欠人家的钱,否则下一辈子还要还。”为了还债曹德旺把老婆的嫁妆全卖光了,那些人一看,家里四壁空空,也就没有话说了。这事发生在1970年左右。

  家徒四壁,粮草不济,曹德旺把老婆和孩子送到丈母娘家寄养,自己去水库工地干活。才做3天工,就遇到工地火灾。修理所烧了,他搬了两捆稻草围了个棚子,用包装纸写了个牌子“高山修理所”,帮在工地上干活的人修板车。“我28天没刷牙没睡觉没洗澡没理发没吃饭,28天,压根不像一个人,黑得像木炭一样。”来修车的农民车上挂的军用壶有水就给他喝一点,有烤红薯之类的给他吃一点。

  “就这个样子干了28天之后我被工地找到叫我不要干了。原来工地发补助,一共179个人,只有178个人领了,还有一个人是谁呢?指挥部派人找到我。当时我头发长长的,身上臭得不得了。回到指挥部,营长问我,你为什么来这里做工?我说欠了人家的钱。”

  营长把工地上留下的粗布、大米、红薯统统送给曹德旺了,他卖了一千多块钱;还给曹德旺开了证明,到鹰潭拿回了卖白木耳的钱,一千多块。“这是我人生的第一桶金。”

  回来后曹德旺又去工地干活,水库工地上的活是拉板车,板车装满后1000斤重,每天拉两趟,一个人拖,走10公里。后来他被换去食堂工作,轻松了一些。

  “我是特殊材料做成的。”曹德旺认为,正是这些磨砺造就了自己。

  1972年曹德旺做起了帮农民推销树苗的生意,赚100块抽20块。到1975年的时候,攒下了5万块钱。“相当于现在1、2000万,那时候黄花鱼这么长的,”他两手在空中比出2尺长的样子,“一斤才卖2毛多,一条八九毛钱。”“现在这么长的黄花鱼得一两万。”

  曹德旺的第一笔钱没有拿去盖房子,女儿已经出生,一家4口人住20平米的房子,“我妈让我盖房子,我穷怕了,说先吃吃吧,房子以后再说。”“那时候的东西又好吃,过上了天堂般的生活。”

  去农民那里收果苗的时候路过劳改农场,曹德旺认识了一个对他一生都很重要的人,一个打成右派正在劳改的高级知识分子,成为曹德旺的精神导师。“他给我很多书看,世界名著,并且教给我很多社会上的道理。”

  “我能成功就是因为我相信别人,谁的话我都听。”曹德旺给自己总结。1984年他决心进军汽车玻璃维修领域,去上海耀华玻璃厂用2万块钱买回了图纸,帮曹德旺安装的工人说,人家(耀华长厂长)是骗你的,那图纸怎么能值2万块呢。曹德旺笑嘻嘻地回答,我很开心啊,我相信他。

  感恩

  5月12号10点,细雨淅沥中,记者到了福清附近深山中的灵石寺。

  灵石寺是曹德旺最用心修建的一个寺庙。从1988年没有多少钱开始,几十万、几百万陆陆续续捐资修建,前后花了2000万,目前已经颇具规模。

  雨声中寺庙住持慧本细细讲述曹德旺与灵石寺的渊源。“1987年曹总还在高山,赚了不少钱,为了福清县修大会堂,他捐了7万多块钱,又捐钱修路什么的。政府跟他说我们这里很破烂,能不能来看一看,他就在开会中间来看,看到我们这里都快倒了,还是草瓦房,他心里很过意不去。”

  “他第一次投资是1988年,12万,建天王殿。当时大殿的骨架柱子都在,就是屋顶翻修一下。盖了琉璃瓦之后,重量很重,柱子已经被蚂蚁蛀空了,第二次又修花了四十几万,修了两次天王殿。后来他每年都来这里看一看,要做什么。1990年开始修钟楼和两边走廊。1993年修了斋堂,1994年修了念佛堂,1995年修大殿。1996年课堂和法堂等4座一起修,投资300万。1999年又修了客房和学校。我这里没有香火,他负责一百多尼众全部的生活费用,开头每个月给3万,现在加1万,一年48万。”

  “曹总可交的地方在于,1988年他刚从高山搬到福清来,还没有赚钱,办公楼都是租的,福耀玻璃才刚刚起家,厂房刚盖起来,还没生产,就帮我们修庙。1990年他贷款30万给我们修寺庙。他说你们安心诵经,我帮你们修庙。”

  没挣钱就捐钱,这种事曹德旺不是第一次干。1983年曹德旺刚刚承包高山玻璃厂,就借钱给自己读过书的学校捐了2000块钱,添购新桌椅。

  在5月5日河仁基金会的成立仪式上,曹德旺说,“我是改革开放之后成长起来的农民企业家,我还记着中国还有一部分农民需要帮助。”

  几年前他特别到西北农林大学设立了一个奖学金,“我也不认识他们,就是觉得农业需要支持,不要伤害贫寒学生。”

  “我有今天的事业,离不开政府的政策和社会各界的帮助,我欠社会的太多;人要有良心,我对社会始终抱着感恩的心态,我是通过自己的力量来帮助社会。”

  对于自己的巨资捐赠,曹德旺还有一套理论是:参与社会分配和调节,避免两极分化过大,维护社会和国家的平衡发展。“我是一个男子汉,我有责任。”

  说起曹德旺给厦门大学商学院捐赠2亿元,吴世农说:“这事我前后只跟曹总提过4次,我们校长提了两次,曹总就答应。商学院取名德旺商学院,是我们自己提出来的。”

  曹德旺则说:“我刚好有一些分红,这个钱他们要是不要,我又捐给别人了。”他左手从空中抓一把塞进裤兜,右手捏个拳头又从裤兜伸出来,手掌一摊。

  慧本评价曹德旺:“曹总这个人感恩的心很重,他不是赚了钱自己花,他是舍出去,哪里有困难,学生、贫困户、修路什么的。可能是他自己穷苦过吧,所以特别有善心和慈悲心。他事业心很强,利益众生的心也很强,他说我自己够用就行了,要不断回馈社会。

  弥勒菩萨在《金刚经偈颂》里说:檀义摄于六,资生无畏法。财施、法施、无畏施是佛家的三种布施形式。曹德旺认为,财施只能算是“小善”,福耀玻璃养活着1万5千人,上下游产业链加起来十几万人,这才是“大善”。

  另外,福耀玻璃是A股上市公司中唯一一家现金分红是募集资金4倍的公司,“福耀就是要用这种与众不同的方式,来告诉天下人我们是一家值得全社会信赖的真正的优质公司,这才是福耀的价值所在。”

  给河仁基金会捐赠3亿股后,曹家还剩下4亿股,曹德旺坦率地说,留着些股份就是为了曹家控制福耀,这是政府的意思,也符合福耀的长远发展。“要不是为了这个,我全捐给你,不要了。”

  平常心

  1991年,曹德旺看了一本弘一法师的自传,深受感染,想要出家。“早也一餐饭,晚也一餐饭,每天工作16个小时,这么辛苦为什么?我认为不值得,想不通。”此事惊动了福建省委省政府,后来石竹山的一个大师劝住了曹德旺,说你这辈子没有佛缘。

  1996年福耀玻璃和法国圣戈班合资,曹德旺起初也是想把股份卖给圣戈班,“做企业非常累,当时我也看不起自己,认为福耀要想变成全球500强等级的企业是不可能的,倒不如卖了股票退休算了。”后来圣戈班为了自身利益决定退出福耀,曹德旺又花了4000万美元把股权买了回来。

  曹德旺的祖父辈在财富的命运前大起大落。闽剧里有一出戏,叫《门槛刀痕》,讲曹家嫌贫爱富的故事,主人公就是曹德旺的曾祖父,当时是福清首富。

  曹德旺的父亲年轻时在布店当了3年学徒,第一年煮饭、煮菜,挑水、倒马桶、倒尿壶,吃剩饭剩菜;第二年老板叫他把卖剩下的货打包到乡下去推销;第三年让他站柜台,教他怎么待客人,怎么进货出货。3年期满老板告诉曹父,你可以去开店了。曹父后来很成功,解放前是上海永安百货公司的股东。

  曹父带着一家子坐船回福建,财产都放在另外一条货轮上,结果船沉了,家里顿时变为贫民,那时候曹德旺2岁。曹母用手边携带的金银细软盖了座楼,买了十几亩地,舅舅帮曹家种地。曹父又跑回上海做生意,每年只能寄回一两块钱,曹德旺小时候家里每年都要缺粮两三个月。

  因此曹德旺的财富观不难理解,他认为,财富好像流水,留是留不住的,不必留给子女太多钱,应该留给他们智慧和修养。“你有能力就会有钱,没有能力,给你钱也会花光。”

  父亲脾气暴躁,小时候经常用皮带头打曹德旺,这时候母亲就会出来护着他,因此曹德旺一直跟母亲很亲。但父亲去世后,“我想起来,我这辈子做生意的方法理念,都是我父亲教的。”曹家的慈善基金会名为“河仁”,这是曹德旺父亲的名字。

  曹德旺80年代有一次出轨事件,今天他仍然说,“当初的确很爱那个女孩子。”但想起妻子常年无怨无悔的默默奉献,曹德旺最终放弃了那个“女友”,并把自己所有的财产都写上了妻子“陈凤英”的名字,“我就是要让她安心,这辈子有依靠。”

  似乎哪个记者问起这件事,他都会毫不避讳地讲一遍这属于隐私的事件,他认为,“君子坦荡荡”,没有什么不可以说的,而且,“百行孝为先,论心不论迹,论迹寒门无孝子;万恶淫为首,论迹来论心,论心世上无完人。”“我的理智战胜了感情。”

  在舟山机场,曹德旺给小孙女买了个电动娃娃。小孙女今年5岁,妈妈在美国,儿子曹晖工作繁忙顾不上她。“我们都很心疼她,买这个玩具表示爷爷在乎她,给她带礼物了。曹晖很小气,不给她买。”

  吴世农说,其实曹德旺就是觉得,自己参与了这个房子的设计,别人有钱也买不到这么一幢房子,而且以后可以当作福耀博物馆用。

  说起女儿曹艳萍和小儿子曹代腾,“你看他们穿的跟你们有什么不一样?”曹德旺说,女儿艳萍路过香港,看上一件衣服一千多块钱,舍不得买,听说深圳有卖仿制品,就要买那个,被陪同的人阻止了。

  王小波曾说,“人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需要一个诗意的世界。”

  对曹德旺来说,在现实世界中持戒修行并取得成功也是不够的,他的心中另有浮屠。

  在刀刃上平安行走30年,曹德旺说,“我也很佩服我自己。”“所以我现在就知道我是怎么个死法。”

  “就是病死老死的呗。”

  



  连续高速烘弯炉车间生产的汽车前挡夹层玻璃(大食)

  


  在建中的崇恩寺(大食)

  


  在建中的高山中学,远处是在建中的崇恩寺(大食)



  

  “谁有水平,钱就留在身边多玩几天,没有,就少玩几天,反正钱是不会永远留在你身边的”


  天下事不了了之

  人物周刊:有媒体称你为“佛商”,或者说是“钱眼见佛心”,你赞同吗?

  曹德旺:“佛”是指大彻大悟的人,谁能做到大彻大悟呢?我做不到。如果成了佛,那肯定就不是商。

  人物周刊:有没有算过,这么多年一共在佛教上捐了多少钱?还有什么计划?

  曹德旺:我没有固定的想法,就是高兴,都是随性的。我修庙盖寺是为了弘法,我认为中国人需要一个宗教和灵魂。人一定要有信仰,信什么都可以,就怕什么都不信。

  我确实是捐建了寺庙,但那不一定就等同于功德。我是佛教徒,在佛经里什么是功德?虔诚如故,即谦虚诚实到一丝不苟才是功德。我也常问自己做到了没有。

  人物周刊:你和曹晖现在都退出河仁基金会了,你哥哥当满一届理事长也要退出,以后曹家怎么掌控这个基金会呢?

  曹德旺:掌控什么?不用掌控。曹家实现捐赠以后,使命已经完成了。再捐就是另外的事了,人家做得很好,你就不要管他,天下事你想管,管得了吗?天下事都不了了之。第一届理事会我要建章立制,会加一条修改章程或者变卖股票要向捐赠人报告。我谁都不相信,连我自己也不相信,我只相信制度。

  人物周刊:当初想用捐赠股权的方式成立基金会,有没有想过会这么麻烦,招来这么多质疑?

  曹德旺:没有想到,没有关系。我一直认为,对成功者的质疑如影随形,你讲你的,我做我的,是与非,功与过,后人评判。佛教讲,不争。不过你说话代表了你自身的素质水平。

  80年代我刚挣了一点钱,谣言满天飞,说我找小姐,每天晚上两个,弄得我老婆都给我打电话。我跟福清县委书记说了这事,他说,我们要开常委扩大会议,你来讲话,现场直播。我就去讲,首先感谢大家还记得曹德旺这个人,其次鲁迅已经死了这么多年了,没想到阿Q还存在——那些人自己没有钱,他们猜测他们发财了就会这么过日子。后来福清中学校长说,曹德旺骂人不带脏字的。

  人物周刊:您去年卖掉8000万股套现10亿,有没有觉得卖亏了,想过在一个合适的相对较高的时点卖股票吗?

  曹德旺:我的股票从发行到今天,每年复合增长率在30%,为什么我讲股票不要拿去卖,因为今天值三十多亿,过几年说不定又值100亿。

  人物周刊:有没有觉得卖早了?

  曹德旺:因为社会压力很大,他们认为你觉得做这事有难度,就不做了,搁在那里。

  人物周刊:心疼吗?

  曹德旺:不疼,反正我就这么多股给你,如果你不批准,我给你拿去卖。我不心疼,钱是身外之物。钱拿去,你怎么收税,怎么弄,我不管,我尽一个公民的义务。

  我当初7分钱的烟都买不起,欠人家几十块钱都还不起,当时我也像那些农民想的一样,什么时候还清楚,我不要这么早出晚归这么辛苦就好了。但是一旦还清楚,人的思想又不安分了。从那时候的心情到今天,每一个阶层人的心态我都领略过。我也不是神仙,我跟他们都是一样的,我原来也不相信有人会把那么多钱拿去捐,到现在正在做我原来不相信的事情。所以他们讲我什么我都笑笑无所谓,因为我都经历过。

  人物周刊:都经历过什么样的阶段?

  曹德旺:原来我也把钱看得很神圣。小时候我们家乡有个人,把钱捐给全村建电线电缆,他的亲戚大骂他,我也不理解,那么多钱怎么拿去捐给别人。(所以对我有各种说法)都很正常。

  我相信“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的。今天你看我捐钱很潇洒,我相信我会过很好的日子。我是替穷人捐一点钱。

  大家都关注我这次捐款捐了35亿,其实我这么多年税就交了50亿,很多人会想办法避税,我从来没有,该交的都交。35亿市值的慈善捐款,要给国税局缴税好几亿,5年之内缴清。这么多年,我在福清捐款修公路、公园、寺庙,捐助西北农林大学,花了好几亿。

  我的孩子很支持我

  人物周刊:能不能谈谈你的哥哥,外界对你们兄弟俩实在好奇。

  曹德旺:这些年说什么的都有,有人说他的官是我帮他买的,有的说我的钱是在他庇护下帮我赚的。”

  我哥哥刚刚就任漳州市委书记时,我和他在一个普通白领去的饭馆吃了顿饭,银山酒家,花了三百多块钱,其实福州所有酒店吃饭我都可以签单的。我说你当官我挺高兴的,你要能给漳州五百多万人民造福,如果不能给祖宗祠堂添色彩,就不要做了。任何亲戚朋友去找你要解决问题,你都可以让他们来找我,我的面子还足够解决。漳州离福州三百多公里,他在漳州当了6年书记,有两次我计划建一个硅砂厂,打算建在漳州,后来都因为他在漳州当官,我就改变计划,将工厂建在海南。

  人物周刊:你孩子对你这么大手笔的捐赠是什么态度?

  曹德旺:我的孩子都很好,他们很支持我,觉得爸爸做的都是对的。我的子女都很聪明。钱没有用你知道吗?有本事你会有钱,没本事拿钱给你,两下你就又没有了。如果不相信这句话,请你回头去看看,不用看很久的事情,解放前蒋宋孔陈四大家族,现在在哪里?你跟我讲。完全可以想得通,一代不如一代,留给子女的不是金钱,是智慧和素养。

  人物周刊:你家在你这一代是重新创业的,不是延续之前的财富。

  曹德旺:对啊,他们也可以啊。我的孩子们都非常优秀,他们很低调很节约,本身消费都不需要多少钱。

  人物周刊:大家印象里觉得富二代就是跑车、夜店、泡明星,你是怎么教育孩子的,他们都很朴实。

  曹德旺:很简单,就是不要在别人面前显示出自己很有派头的样子,显示出自己与众不同,要表现对整个社会对公众的敬畏。

  我年轻时也曾经很骄傲,认为自己了不起,后来有一个朋友送了两本曾国藩的书给我,那时候曾国藩的书刚开始流行。我看了一遍,没看出来什么,后来我又再看、再看,明白了。曾国藩太狂妄了,有一段时间兵败在家养病,非常负气,村里来了个癫和尚,给他写了付对联:敬胜怠,义胜欲;知其雄,守其雌。这副对联是骂人的意思,国家大难,军队在打仗,你怎么在家里闲呆着呢?教曾国藩身段要软,要低头,我请书法家写了这副对联挂在我的办公室里:“战战兢兢即生时不忘地狱,坦坦荡荡虽逆境亦畅天怀。”

  我爸爸跟我讲,能批评你的人,是你真正的好朋友。我的成功,恰恰跟你们认为我桀骜不驯相反,我很虚心,容易相信别人,很会接受别人的建议,跟外界说我固执、自负完全是两回事。

  人生要奉献

  人物周刊:一般人都是在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再去做慈善,您是边挣边散。

  曹德旺:这么说吧,我认为人生的核心价值,一要自强不息,二要厚德载物,勤劳、朴实、仁慈、关爱,这是做人的标准。仁慈当中,要记着,为别人而活,为社会而活,这是一种奉献。你听了肯定要说,曹总你胡说八道,你房子那么漂亮,衣服都是名牌,怎么说奉献?没有错,我认为,过好生活,有充分的足够的精力是为了更好地工作。

  人要讲奉献精神,学而优则仕,仕不是指当官,而是讲奉献。你们都认为我这是高调,我是真的这么认为,你把这些话都记下来,等到我九十多岁的时候来核对,看我是不是这么做的。

  人物周刊:我发现您虽然只上了6年学,可是没有像一些人那样,有自卑心理。

  曹德旺:自卑?我没有。为什么自卑?我家里挂了一幅字,题了《陋室铭》,“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现在跟我交往的都是鸿儒,我有什么好自卑的?

  我虽然不是科班出身,可是读了很多书,也往来无白丁,1992年福建省政府特聘我为研究员,1995年我辞掉了,前年又聘了我。因为我不但明白一些道理,而且敢讲肯讲。我读的书比你读的多多了,你信不信?我每天要读书两个小时,有钱容易,有思想有境界不容易。

  人物周刊:哪本书对你影响最大?

  曹德旺:《巴黎圣母院》。这本书的主题思想是最贫贱的人最真实、最朴素,你别看一些人,他们人模狗样的,最贫困最底层的人,他的情感是最淳朴最真实的,人格是最完美的。(艾丝美拉达和卡西莫多)这两个人的人格是我的追求。人要该进的进,该退的退,向权贵千万不要低头,向位置比我低的人,千万不要跟他们硬。众生平等,慈悲为怀。

  人物周刊:听说你喜欢《红楼梦》中的《好了歌》。

  曹德旺:《好了歌》你能背吗?“世人都说神仙好……。”(扳着手指头背了一遍)它给我感触很深,一切都是假的,什么都是空的。你知道我大脑里面会浮出什么东西,我经常幻想自己漫步在夕阳西下时的荒漠上,一个人孤独地走着。如果企业家只懂得赚钱,不致力于提高自己的修养,充其量只是富豪。

  人物周刊:如果说一切都是空的,那跟你事业的奋斗又是什么关系?

  曹德旺:奉献,今天的文明凝聚了有史以来无数仁人志士的奉献,故宫颐和园都是。我们在历史的长河中有责任去留下什么。我为什么盖这么多庙,我研究了中国宗教历史发现,中国的寺庙大多数是商人建的,皇帝没有钱。比如说莫高窟,莫高窟记载这丝绸之路上的商人一千多年来的辛酸。他们出国之前去拜佛,回国后去还愿。我在这个启发下萌发了要去建一些建筑物,我始终感激中国政府给我提供了这个机会。很多人认为这一代人不信佛,我要给历史留下一些记忆告诉后人,这一代人也信佛,这是我一个真正男子汉的责任。

  人物周刊:你有时候想放弃一切,不做企业了,跟中国企业家当前社会地位低有没有关系?

  曹德旺:跟这没有关系,中国企业家社会地位低不是今天的问题,是历史几千年的问题,这需要靠整个民族努力,任何个人都无法完成。

  人物周刊:想放弃是不是对环境艰难想不通?

  曹德旺:不是这样,这不是政府的问题。中国人有几千年的历史,有很多财富,也有很多渣滓。中国重农轻商是几千年留下来的习惯,不是我们国家某一个领导人做出的决定,只是一时没有办法下决心去改变。作为统治集团,也不敢下这么大决心这么大步子改革,那会乱掉。只能因势利导逐步去做,逐步扭转局面。

  人物周刊:很多企业家做到一定程度就想卖掉这个企业,比如朱新礼、何伯权等等,觉得太累。

  曹德旺:那就看你追求的是什么,如果你追求的是几个钱当然可以这么做,但是如果你在追求我必须为国富民强负责,你就不会这么想。

  人物周刊:中国的上市公司没有分红的习惯,你为什么总要分红呢?

  曹德旺:不分红干什么?投资者利益在哪里?

  人物周刊:别人都不这么干啊。

  曹德旺:别人不这么干有他理由,中国是中国人的中国,兴邦强国,人人有责。不是人人当官就搂就蒙骗,应该强调兴邦强国从我做起,但也要本着宽容的态度承认存在的都有道理,他可能有他那么做的理由。没关系,你做你的,我做我的。

  我要给慈善事业进行制度创新

  人物周刊:评价一下目前中国的慈善事业状况。

  曹德旺:做得不错啊,因为时间很短,中国人有钱也就在这5到7年时间。但是现在做慈善工作的人,有个致命的问题,他们信息不公开。

  人物周刊:你去年给中国扶贫基金会捐赠2亿元,用作西南5省抗旱,只许提3%费用,通常都是提10%,而且每家农户领2000元,差错率不许超过1%,6个月完成,否则您就不给费用,这被媒体称为“史上最苛刻捐款”。

  曹德旺:这是错的方向,讨论费用多少不是正确的。我一下子拿两亿给你,你不需要去募集,你动用了成熟的扶贫系统的资料和工作人员,600万都太多了,他们根本没花完。我这件事最漂亮的是用管理的手段来用这笔钱,管理的手段不外是三种,第一种是导向,我提出我的要求;第二个考核手段,第三个激励手段。我要求他公开作业程序,我们慈善事业存在的问题就是不公开、不公平。不公开接受社会监督,就难以保证实现公平。费用多少,要看做的内容,不是看费率水平,不要定这个标准,只能要求公开信息。

  人物周刊:目前大众对官营慈善机构的信任度是很低的。

  曹德旺:我会教他们怎么做的,我这次捐35亿真正的目的是为中国人做慈善立一个榜样。我做给你看,你向我学习,我其余那35亿全部按照云南赈灾的方式做,多做几次你们就跟过来了。

  人物周刊:你想在制度和方式上往前走一步。

  曹德旺:对,我认为现在慈善存在的问题,不是民间想象的那样,只是我们的干部不懂信息需公开。

  人物周刊:你觉得这是比钱的多少更重要的东西,因为中国现在每年募集的善款已经不少了。

  曹德旺:没有错。你又要说我很狂妄了,我很自豪地说我在教他们怎么做慈善。我认为他们做得很不错了,但是我要教他们学会怎么将信息公开。

  人物周刊:你觉得你事业发展顺利,跟你广为布施、信佛有关系吗?

  曹德旺:佛祖不是帮着你做什么,而是教你怎么为人处世。佛经讲六度,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对人、对事、对物,要遵守这6个原则: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信佛,功德都是修出来的,眼睛不被任何东西蒙蔽,名利、年轻漂亮。要虔诚、包容、真诚。

  人物周刊:现在亿元豪宅屡见不鲜,很多人买飞机买游艇,你为什么没有?

  曹德旺:不能买,人家都看着呢,要挨骂。中国人都在看着我,我做什么,人家会笑话我,既然这样,要以国家利益为重,以穷人利益为重。

  人物周刊:他们为什么会笑话你?

  曹德旺:我不知道,实际上,多年来,我买谁的设备,中国人就跟着买谁的设备。我如果去买飞机,很多人也要跟。这次我做慈善,那你跟着,我把你们带上这条路。

  人物周刊:你觉得商人和企业家有什么区别?

  曹德旺:按照安永企业家的评选标准,企业家要白手起家,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守法经营,有社会责任感。有钱容易,有思想有境界不容易。

  我很纳闷,这个国家把画家、画工、画师分得很清楚,把歌唱家和歌女分得很清楚,但是为什么分不清楚企业家和商人?曹晖也不是企业家,他是企业管理者。

  人物周刊:钱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曹德旺:别把钱当真,钱就是用来玩的,千万别把钱当真。

  人物周刊:钱是用来玩的,怎么玩?

  曹德旺:你看钱的面上印有许多人头、画面,为什么那么花俏,就是用来玩的,谁有水平,就留在身边多玩几天,没有,就少玩几天,反正钱是不会永远留在你身边的。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金融财经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7-6-23 23:3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