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

党媒:是走还是跑?对曹德旺赴美投资别想偏了(图)

京港台:2016-12-29 20:58| 来源:新华社 | 评论( 4 )  | 我来说几句

党媒:是走还是跑?对曹德旺赴美投资别想偏了(图)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近期,有关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到美国办厂,称“中国企业税负比美国高35%”的话题不断刷屏,引发各界持续热议。抛开降成本本就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五大任务之一,近期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次要求在降税、降费、降低要素成本上加大工作力度不提,让我们扎根于实情,用真实的上市公司公开信息、财务数据等,还原真相,从多个维度来观察和把握:曹德旺赴美投资,到底是“走”还是“跑”,是“走出去”还是“跑路”,如果理解错了,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

  看公司财报:福耀在国内享受各种税收优惠

  首先,从福耀玻璃自身的财报披露信息,可以算算企业在中美两国究竟哪个税负更高。

  在美国,各州的所得税率是不同的,平均下来并非35%那么简单。根据福耀玻璃2015年度财报披露,其建在美国的公司,除尚在筹建阶段无利润的企业无需缴纳企业所得税外,其他的企业根据所处的州政府的不同所得税率从36.5%-40%不等;而国内的企业虽然适用的企业所得税率均为25%,但因为享受各种税收优惠政策,基本实际税率均在15%左右。、

  

  

  其财报披露的主要税种,可以看出除增值税、营业税属于流通税种外(营改增后就只有增值税一个税种),最主要的大税是企业所得税,其他都是附加小税种。

  公告披露,福耀玻璃2015年度的利润总额是304272.47万元,如按照美国的40%税率计算,应交企业所得税是121708.98万元,但是福耀玻璃披露的所得税费用是这样的:

  即便不考虑国内的税收优惠政策,全部按照25%的所得税率计算的应纳税额76862.18万元,也要比按美国税率计算少交44846.8万元,何况通过会计利润与所得税费用调整后的该项费用仅为43522.61万元。而此变化的最大原因,来自优惠税率的影响额为43853.51万元。考虑这部分减税原因,比在美国总共少了88700.31万元。

  当然,有人可能要说,相比美国没有其他税收成本,我国还有增值税等,那么国内少缴的所得税是否可以弥补其他税种的成本呢?

  

  

  如果以费率是全国一致的教育附加费进行倒推,福耀玻璃2015年度增值税应纳税额是2692.30万元(教育附加费)/3%(费率),即89743.33万元。其实际增值税税负率是6.76%。

  剔除附加税费的影响,仅比较所得税、增值税等主要税种的成本,其实企业在中美两国的税负成本差距并不大,国内少缴的所得税与增加的增值税基本持平(多交89743.33万元增值税,少缴88700.31万元所得税)。而加上国内额外的11245.38万元附加税费,比美国的实际税负成本高约10%,远比一些媒体报道的35%低很多。

  实际上,中美税制差距较大,美国的税制结构以直接税为主,中国以间接税为主,单纯用额度比较并不科学。更重要的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已经确定了“从以间接税为主向直接税为主”的税制改革方向,所以,我们更应该呼吁的是坚定税改目标,向全社会传达出清晰的信号,营造良好的税收法治环境。

  听曹德旺说:赴美是为全产业供应链“走出去”

  再看福耀玻璃投资发展的战略方向。面对众多媒体频繁提问“曹德旺跑了么?”听听曹德旺自己怎么说。

  近日,他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福耀玻璃发展重心一直都是在国内,国外的投资只是很小一部分。近5年来,福耀在境内外的投资规模基本持平。事实上,在美国工厂开通的同时,福耀天津的项目也开通运营,并在苏州工业园区有规划。

  至于赴美投资的考量,曹德旺说:“我在美国建厂20年前开始。我们所有对外的投资,都是经过国家发改委、商务部批准的。我们是全体产业的供应链,我们做玻璃的,都随着汽车厂走。汽车厂去哪里,我们就跟到哪里。”

  “按照我的生意战略,我必须具备全球化供货,才能在中国生存。中国做汽车玻璃的,属于全中资企业,有资格参与国际竞标的,总共不超过2家,一家是我。那中国企业只能单单在中国做,走出去不走出去?”曹德旺说。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认为,企业海外投资,一方面有趋势性的因素,另一方面有短期的因素,市场波动的因素,还有市场环境、情绪等方面的因素,不宜用一种单一维度去解读它。

  在刘元春看来,这位“玻璃大王”在美办厂,包含了面临市场方面压力的因素。“曹德旺经营的玻璃行业,是一个典型的产能过剩行业,如何来化解产能过剩,既要靠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也要找其他的投资市场。”

  而在中国企业积极“走出去”的同时,今年我国吸收外资规模保持总体稳定。商务部最新数据显示,2016年1-11月,全国实际使用外资金额7318亿元人民币(专题),折合1137.9亿美元,同比增长3.9%。在制造业中,医药制造业、通用设备制造业实际使用外资同比分别增长65.3%和16.6%。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对曹德旺先生的言论未作置评。而对于我国的投资环境,他表示,应该更加全面系统地来看待。“今年以来,仍然有很多国家的制造业企业对华投资是增长很快的。他们更多是看重中国的产业配套、基础设施以及正在逐步改善的投资环境。”

  专家建言:不宜“把企业税负问题做无限渲染”

  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高培勇认为,不能轻易就把企业税负问题放到风口浪尖上做无限的渲染,而要扎根于中国的现实税情,扎根于中国的现实国情。

  “所有人都热衷于减税降费,为了减税降费就提出各种各样的政策主张。”他说,“但是殊不知不管是税还是费,从来都是和政府支出绑在一起的,我们总要问你拿什么去减费降税?目标是好,但是归宿在那。很多人的分析绕开了政府支出,而直接谈论减税降费,或者至多谈论到以扩大赤字的办法去支撑减税降费。”

  高培勇表示,如按照此办法展开分析,政府支出不变,税收和收费减少,与此同时伴随而来的是财政赤字的扩大,而财政赤字扩大是必须用发行国债的办法去弥补的。届时会出现在政府支出规模不做变化的条件下,弥补政府支出的融资方式之间的相互替代。“大家试想在企业也好、居民也好和政府之间的资源配置格局,会因此发生变动吗?”

  这位深耕财税领域研究30多年的专家表示,如果按照此办法展开分析,政府支出不变,税收和收费减少,与此同时是财政赤字的扩大,而财政赤字扩大是必须用发行国债的办法去弥补的。届时会出现在政府支出规模不变的条件下,弥补政府支出的融资方式之间的相互替代。

  他说,税负很容易让大家付诸太多热情,而微观企业的税负与目前的税制结构有直接关系,做调整的话,需要各方先做好准备。“我们肯定要做连带分析,宏观税负是不是重?宏观税负是全国人民的税负,企业税负就是企业这个群体的税负。做宏观税负比较时,我们都很清楚不管用何种口径去做分析,把所有政府收支加总求和,就能看到我们的宏观税负和欧美国家比,相对来讲是偏低的,至少是不高于他们的。”

相关专题:曹德旺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金融财经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7-11-29 13:3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