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

“靠这小船我在海上漂了14个月 至于我的同伴…”

京港台:2017-7-18 06:44| 来源:英国那些事儿 | 评论( 4 )  | 我来说几句

“靠这小船我在海上漂了14个月 至于我的同伴…”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今天我们要说的人是他.....

  Alvarenga,一个从中太平洋的马绍尔群岛被救上来的男人。

  他被救起的那会,头发和胡子像灌木丛般蓬乱,手腕瘦的皮包骨头,脚和腿肿到无法走路,

  他似乎很害怕跟人眼神接触,面对警察的问话,他支支吾吾含糊不清。

  

  他对警察说,自己是墨西哥沿岸的一名船员.....

  至于为何来到了马绍尔群岛,

  因为他的船遇上风暴故障之后,整整在海上漂了14个月,飘了1万多公里,飘到了这里......

  一场真实而又残酷的“奇幻漂流“。

  故事还得从2011年11月的一天说起。

  那天,出海打鱼为生的Alvarenga,受老板要求,跟朋友准备了一艘七米来长的简陋小船,准备去赚点钱。

  

  船上没有船帆,没有顶棚,没有任何的防护。

  装着几十公斤的汽油,水,捕鱼的诱饵和冰等等必须的物品就近乎是极限。

  但是想到在海上辛苦几天,多捕捞点鱼卖掉,能过一段舒服日子,Alvarenga跟朋友都满心期待着。

  (原来Alvarenga的样子)

  

  可是...

  到了要出海的那天,朋友却忽然有事遗憾退出,

  不爽的Alvarenga以每天五十刀的酬劳,临时找了一个完全陌生的船员,22岁的Piñata,

  毕竟长时间出海,自己呆着又闷又乏,总得有个伙伴彼此消遣。

  而且天气预报已经提示过最近有暴雨,Alvarenga担心自己一个人应付不过来,其实也是迫于老板的委托。

  于是他跟Piñata一起从墨西哥沿岸出发了,准备搞个2天就回来。

  然而让Alvarenga没想到的是,

  朋友的退出,却成了最正确的决定,而他的坚持,最终成了一场噩梦.....

  在打鱼的头几天...两个人收获很丰富,捕获了满满的金枪鱼和鯕鳅,

  Alvarenga看着甲板上的鱼混杂船上的腥味,开心的笑了起来。因为即使对抽烟酗酒的他来说,这短短半天的收获,足以换他一周逍遥的生活。

  可惜这些收获,在日后都成了Alvarenga的累赘。

  没过多久,他们在海上遇到了大暴雨,雨水如注夹杂着海浪,让他们这艘小船在大海上脆弱的像只蚂蚁。

  但好在Alvarenga还算淡定,他指挥着Piñata应对恶劣的天气,等风平浪静之后,Alvarenga强装淡定的指挥Piñata调整船只的位置,顺应海浪的方向。

  同时俩人疯狂的将船中灌入的海水往外倒,

  

  然而..

  这只是预报中五天连续暴雨的其中一天...

  频繁的降雨和巨大的海浪,完全搞乱了Alvarenga的计划,改变了他们的航向。

  眼看着再这样下去,估计只有一个结果,

  船只下沉,俩人被鲨鱼吃掉。

  这下Piñata彻底崩溃了,他开始在穿上疯了般的大叫,埋怨着自己每天工作12小时,就为了赚50美金已经够辛苦了,这下,连命都要搭进去。

  一旁的Alvarenga坐着任由Piñata抱怨。他神色坚毅的把着舵柄,看了看因为进水而失效的GPS,只能靠着自己的经验想寻找一条能保命的航线。

  然而Alvarenga没注意到,他正慢慢驶入一片禁止渔船进入的海域。

  等到Alvarenga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晚了。眼前是厚厚的云层,随时都要下暴雨的征兆。

  绝望之际,Alvarenga的眉头却忽然舒展了一些,

  他看到了一座岛,

  赌一把,穿过这片云层覆盖着的海域,登陆那座小岛等待救援,

  这大概是他们这一路上唯一看到了希望的时刻,好在一切进行的也很顺利。

  

  但是...

  当他们距离小岛大概还有2个小时路程的时候,

  船上的发动机坏了。

  Alvarenga绝望的用海上电台搜救联系到了老板。

  “威利!(老板的名字)威!我们船上的发动机坏了!!!!“

  “冷静一点,给我你们的坐标“。

  ”我们的GPS不防水,也坏掉了“。

  “就近抛锚等救援“。

  “锚也在慌乱中被海水冲走了...“

  老板那边沉默了一会

  “那我去找你们吧“。

  “求你了,尽快吧,我真的特么受够大海了“。

  虽然Alvarenga也不确定老板是不是真的会来救他,但这对无比绝望的两个人来说,已经算是当时最后的指望了。

  可惜,这是Alvarenga跟老板说过的最后一句话。

  

  没过多久,海上变得波涛汹涌,Alvarenga和Piñata站在船上,就可以看到远处汹涌而来的海浪,仿佛就是为了劈裂他们这艘小船而存在。

  Piñata跟Alvarenga分散在船的两侧,狠狠的压住两边,以免船被海浪拍翻,

  随后Alvarenga意识到,他们把捕获到的鱼存在了船头的鱼盒里,这样反而让整艘船头重脚轻不利于平衡,他们这趟出海就是为了这些猎物,没想到此刻竟成了累赘。

  来不及征求老板的同意了,Alvarenga招呼着Piñata将之前捕获的鱼都拖了出来,只留下了一部分作为今后的口粮,剩下的鱼都混着俩人一声声的叹息一起扔到了海里。

  随后Alvarenga发现,五百公斤左右的新鲜鱼群散发出浓重的腥味和血腥,像颗巨大的定时炸弹般随时都可能引来鲨鱼。

  反正发动机也坏了,Alvarenga把剩下的汽油都倒进了海中,试图减轻船上的重量,也算是对抗鱼腥的味道。

  Alvarenga用船上所有的救生圈和救生衣穿在一起,做了一个临时的海锚漂浮在海面上,以此来增加阻力,提高船只的稳定性。

  因为他们不知道多久才能够被救援发现,

  也从此开始了在海上漫长的漂流。

  

  起初,Alvarenga每天都用船上的电台听着海上天气的预报,好想点对策做出防范,

  然而...

  当他听着未来几天,天气依旧不怎么样的时候,

  电台忽然坏了,一切都像是个玩笑...

  没有GPS,发动机罢工,电台也坏掉。

  除了这一望无际的海水,Alvarenga的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了Piñata,

  随后而来的,就是连续几天的暴雨...

  第一天的暴雨肆虐了一整个下午,两个人一颗都不停的在舀船上的水,几个小时之后两个人都肌肉酸痛疲惫不堪,也就在这时,Alvarenga愤怒到了极点,

  他砸坏了船上的发动机,一气之下把GPS和电台统统扔进了大海。

  

  而晚上的日子更不好过。

  湿透的衣服夹杂着海风,Alvarenga和Piñata在船上冻的瑟瑟发抖,两个人钻进原本装鱼的盒子里,彼此拥抱着取暖。

  还得定好时间,得有个人醒来舀掉船里的海水。

  有时候Alvarenga半夜醒来,会站在船上望着星星发呆,整个人被完全未知的绝望吞噬。

  “现在海水是在送我回到前一天一直在捕鱼的那片区域嘛?

  还是我们正朝北前往阿卡普尔科,或者正南向巴拿马?“

  Alvarenga失去了一切可以计算距离和方位的办法,

  或者说他暂时也没心思去考虑这些了,

  因为船上的食物已经撑不了几天,他跟Piñata首先得活下去。

  

  无奈船上能扔的都扔掉或者被海水冲走,

  Alvarenga已经没有了鱼钩和鱼饵,但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饿死,

  Alvarenga想出了一个捕鱼的办法。

  他整个人趴在甲板上,将双臂渗入水中,直勾勾的盯着水面,

  一旦看到或感觉到附近有鱼,Alvarenga死死的用双手抱住鱼,把手指插入鳞片,虽然成功率不算高,但也算是掌握了一项保命的技能。

  随后他们用渔刀挂掉鳞片,把鱼肉切成类似手指长的肉条,放在阳光下晒干备用。

  此时两个人已经在海上漂流了14天。

  这段时间里,Piñata这个22岁的少年,成了Alvarenga精神上的支撑,

  彼此聊着自己的家人,自己成长的轨迹,期待的生活,

  雨天的时候用此前装水的桶来搜集雨水,看着雨水在桶里越积越多,

  这是两个人被困在海上的这些时间里,笑的最开心的时刻。

  甚至两个人创造了一些苦中作乐的回忆。。。

  有一天,Piñata在船舱里发现了一半大白菜,几根胡萝卜和一点牛奶牛奶,

  这是两个人半个月以来第一次见到蔬菜,虽然有些腐坏,但却吃的很开心。

  即使两个人被困在一望无际的绝望的大海里,但身边有个陪伴,精神上还不至于那么崩溃,

  他们约定,如果只有一个能活着回去的话,一定要去问候对方的家人。

  在那种情境下,很难想象两个人是以什么样的心情说下的这番话,

  也不知道此后的日子里,Alvarenga内心经受着怎样的煎熬,

  因为...

  Piñata死了。

  

  那段时间,只吃鱼根本无法维持体力,后来以至于Alvarenga连捕鱼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们开始喝尿来获取水分,开始套路捕捉海龟跟海鸟,甚至吃指甲来果腹。

  就是因为吃了一只海鸟,Piñata开始生病,身体上的不适加速击垮了Piñata的内心,

  他开始不吃不喝,甚至不言语。

  半个多月的相依为命,看到伙伴这个状况,急坏了Alvarenga。

  他将捕获到的食物全都切成小块放在Piñata的嘴边,偶尔温柔劝说,时而气急败坏,

  但是回想起Piñata当时的反应,

  Alvarenga表示这段苦难的日子,让22岁的Piñata患上了抑郁,

  Piñata几乎用尽最后的力气,跟Alvarenga重复了彼此当时的约定。

  “看来得你去拜访我的母亲了,

  替我告诉她,很遗憾我没办法亲口跟她道别,

  我要死了,我能感受到,要死了....“。

  一向沉稳一些的Alvarenga崩溃了,他跑着拿来雨天收集到的,为数不多的雨水,倒在Piñata的嘴边,但是他并没有咽下去,

  Piñata的身体开始抽搐,嘴里发出呜呜的痛苦的呻吟,整个身体开始紧绷。

  Alvarenga内心最后一道防线也被击溃,他看着Piñata的脸大叫着

  “别离开我!

  你必须为了生命坚持下去,

  如果你也走了,我自己在这里还能干什么!“。

  Piñata没有回应,

  片刻之后,他停止了呼吸,双眼仍然睁着。

  “我把他的尸体扶起来,我怕船里的积水会加速他尸体的腐烂,

  也怕他随时会被海浪卷走,

  那一天,我哭了好几个小时“。

  

  第二天一早,Alvarenga对着Piñata的尸体自说自话。

  “昨晚睡的怎么样,我睡的挺好的,你吃过早饭了嘛,

  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弄一点吧“。

  有点自欺欺人的心酸,

  但这大概处理失去了唯一同伴的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假装他还没有死。

  随后的六天时间里,Alvarenga就这样抱着Piñata的尸体度日,

  在海上的时间,Piñata是他唯一看得到,摸得到的慰藉。

  “我有时候会指责自己,为什么死的不是我。

  是我邀请他吃鸟肉的,该死的人是我啊“。

  虽然绝望,但是Alvareng仍怀抱着强烈的求胜欲望,

  因为在他的意识中,自杀的人死后无法进入天堂,

  而且,他身上还背负着Piñata最后的遗愿。

  因为尸体的腐烂,六天之后Alvareng给Piñata擦洗了身子,整理好衣服,将它们一起抛进了大海。

  随后Alvareng开始想尽一切办法求生。

  Alvareng知道,想要活下去,首先精神上不能崩溃,

  他发明了几种自己可以进行的游戏,发挥自己的想象力来保持理智,他在船上幻想着自己吃过的各种美食,好友和家人都围坐在船边。

  有时Alvareng会把晒干的鱼干当成足球,飞过的海鸟就是他的队员,甚至还给一只海鸟命名为了C罗。

  平日里就靠海上频繁降雨,而积攒下的雨水过活,

  海鸟海龟或者鱼类就是Alvareng的盘中餐,

  每天日出和日落时分,就是Alvareng观察和求救的最佳时间,因为这时太阳没那么强烈,他能清楚的看到过往船只,发出呼救。

  然而...

  老天好像故意捉弄Alvareng一样,让他错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机会。

  有一次Alvareng发现了一搜货船,甚至已经近到Alvareng能看到甲板上船员在来回踱着步,

  激动的Alvareng瞬间来了力气,他感觉自己马上就能回去了,能回家见到家人了,海上漂流了十几个月终于结束了,

  他大喊大跳的朝对方呼喊着,然而对方似乎没理解他的意思....

  只是对他礼貌的招了招手作为回应....

  后来,这艘船就这么走了...

  

  那一刻Alvareng觉得这就是宿命了吧,

  他甚至已经确信,自己这次出海的目的地就是天堂,

  至此Alvareng已经在海上漂流了将近14个月,他所有的勇气和耐心已经完全被大海吞噬,被烈日晒干。

  Alvareng眯着眼看着天,准备接受宿命。

  却突然看着身边经过了一群不知名的鸟类,他抬着头看着鸟群飞过的地方,顺着那个方向划船前进,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Alvareng脖子上的肌肉都极度酸痛的时候,

  他隐约看到薄云笼罩的背后,好像有一丝绿色。

  Alvareng揉了揉眼睛,

  是座岛!

  是一座绿色的太平洋环礁!

  Alvareng回忆到,这一切都像是出自上帝只手,

  就像他在最绝望的时候,GPS,马达和电台都接连坏掉。

  同样又是在最绝望的时刻,在海上漂浮了14个月,他都准备放弃的时候,

  出现了一座小岛。

  Alvareng远远的打量了一翻,这个岛大概足球场大小,非常原始,没有任何被人居住和开发过的痕迹。

  但是...

  这在Alvareng眼中,是最后的机会了。

  他甚至隔断了之前做的海锚,冒着随时可能会翻船的风险,用之前捕捉的海龟的龟壳做桨,全力朝这个小岛划去。

  在Alvareng眼中,在随时可能变天的大海上,这个时候赌一把速度已经比安全更重要了。

  后来,Alvareng到达了这个小岛,他像个乌龟一样爬了上去。

  “我抚摸着岛上的沙子,

  就像是发现了一片宝藏,当时近乎裸体的爬过沙滩,感受到陆地的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再也撑不下去了,

  我浑身皮包骨头,瘦到可怕“。

  后来Alvareng才知道,这个小岛是埃邦环礁的一部分

  

  14个月的时间里,他从墨西哥沿岸飘了一万多公里,到了马绍尔群岛。

  如果错过这里,他可能要再飘几个月才能飘到澳大利亚。

  而岛上的一户居民发现了Alvareng,照顾了他一天之后,被紧急送往了医院。这条短裤,成了他被救时身上唯一的衣服。。。。。

  

  当时Alvareng的身体状况很糟糕,脚和腿极度肿胀,感染了败血症和寄生虫,并且只要想起大海就会有深深的,难以磨灭的恐惧。

  

  随后,Alvareng还接受了我们开头所说的警察的询问,以及多家媒体的采访。

  

  不过...

  Alvareng的经历传开之后,很多人也争执着这到底是故事还是事实,

  毕竟一个人在海上漂流了14个月还能活着回来,简直就是奇迹。

  当地的警方和媒体也做了很多相关的调查,

  看了失踪人口的报告,船队的搜救记录,根据过往的天气和洋流状况推断Alvareng的路线,以及他糟糕的身体状况,以及很多目击者为Alvareng作证,

  这让让很多人都相信Alvareng这么漂流14个月的经历。

  当年Alvareng的老板真的有去进行搜救,不过因为天气实在太恶劣,海上的能见度太低,两天后他们放弃了搜索。

  同时,另一个争议是Alvareng跟Piñata的关系。

  有人觉得,Alvareng吃掉了死去同伴的尸体,不过Alvareng坚称他心痛的把Piñata的尸体抛进了大海。

  故事的最后,

  Alvareng也遵守承诺,去拜访了Piñata的母亲,完成了他最后的遗愿。

  

  “极度的口渴,饥饿和孤独,并没有打败我,

  因为你只有一次生命,

  好好享受并感激它“。

  总之,这一切,就是当他获救后,讲述给我们的故事.......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7-11-21 14:4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