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

美国将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这事有多严重?

京港台:2017-12-7 08:58| 来源:侠客岛 | 评论( 11 )  | 我来说几句

美国将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这事有多严重?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在践行自己竞选时的政治承诺上,特朗普(专题)从未叫人失望过。继退出《巴黎协定》、大规模减税、退出全球移民(专题)协议之后,今天上午,他再次在全球抛下一则重磅消息。白宫发言人称,特朗普将于美东时间周三发布两项声明: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专题)首都,并决定将美驻特拉维夫大使馆搬迁至耶路撒冷。

  众所周知,中东是世界的“火药桶”,而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巴勒斯坦以色列问题都是中东的核心问题,耶路撒冷则是巴以和平谈判中分歧最严重的议题之一,十分敏感。特朗普此举,是出于何意?如这一声明真的如期发表,在其几乎无疑会加剧中东矛盾冲突之下,这一地区又会有何走向?

  历史

  这一消息的发布很有意思。按照白宫发言人萨拉·桑德斯的说法:特朗普已经“打定主意”,将作出“对美国最有利的决定”。特意强调了主体是特朗普而非白宫,很显然,萨拉的表态,暗示出美国决策层在耶路撒冷问题上的分歧。

  的确,耶路撒冷乃至巴以问题由来已久,并十分棘手。

  1967年,以色列在第三次中东战争后吞并东耶路撒冷,宣布整个耶路撒冷为以色列“永久、不可分割的首都”。巴勒斯坦一方则坚持把东耶路撒冷作为独立的巴勒斯坦国首都。

  

  

  (图片来源:地球知识局)

  可以说,在耶路撒冷问题上,巴以双方、以色列和伊斯兰世界的立场几乎完全对峙。巴勒斯坦和阿拉伯世界认为,耶路撒冷应当归属于自己,以色列和犹太人定居者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犹太复国主义”的产物,是“西方的阴谋”和“犹太人的阴谋”;而以色列和犹太人则认为,耶路撒冷自从3000年以前就是自己的故土,是犹太人宗教、精神和政治的中心,阿拉伯人才是“入侵者”,才是这片土地的“异教徒”。

  于是,作为伊斯兰世界“第三大圣城”,耶路撒冷自然而然地长期处于巴以冲突的最前沿,也因此附着了太多的宗教、身份、政治意义。每当涉及到耶路撒冷议题,巴以之间,乃至整个阿拉伯世界和以色列之间,就会掀起巨大的言语和暴力冲突。

  

  立场

  目前,国际社会普遍不承认以色列对耶路撒冷拥有主权。即使以色列媒体常常将“耶路撒冷”指代为以色列政府,将自己的外交部搬迁到耶路撒冷,国际社会的使馆几乎都设立在特拉维夫海滨的本耶胡达大道之上,并不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

  而美国政府长期以来的立场则与国际社会相似,认为耶路撒冷问题是巴以问题的一部分,须由巴以谈判解决。也就是说,当巴以双方就未来的国家地位、国家属性和双边关系等敏感议题达成一致时,耶路撒冷归属问题自然会被解决。

  因此,尽管在1995年美国国会就通过了《耶路撒冷法案》,要求美国外交机构,将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搬迁到耶路撒冷,美国历届总统和政府都以“行政命令”的方式,“暂缓”搬迁驻以色列使馆,以此来拖延国会议案,事实上仍然在外交层面拒绝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特朗普也于今年6 月也按时签署了延缓搬迁的文件。

  理论上,在上一个文件12月4日到期后,特朗普要决定是否签署中止搬迁计划、再次延后6个月的总统令。但在11月底,坊间关于特朗普要正式“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传闻就越来越多。

  其实,过去近一年间,在这一问题上,特朗普团队已经有了太多矛盾的表态。

  比如在2月份特朗普刚刚上任,在与来访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会面时,特朗普并没有按照过去美国总统的“口吻”,表达对于“两国论”(建立一个巴勒斯坦国家和以色列国家)的明确支持,而是模糊地表示“我将支持各方都接受的方案”,让人大跌眼镜。

  但是随后,在3月份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访问华盛顿时,特朗普再次改口,明确表示对于建立一个独立巴勒斯坦国家的支持和谅解。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

  外界

  众多事件指明,特朗普似乎已经在巴以问题上丧失了一个“中立者”的立场。而究其背后原因,不少人认为,特朗普团队的犹太背景“功不可没”。

  其女婿库什纳就不用说了,是美国犹太集团里的精英,多金、能干,无论是在其选举时,还是后来的政策制定上,都发挥了举足轻重的地位。特朗普竞选团队背后的诸多犹太财团,都得益于库什纳的牵线。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也为了能和库什纳结婚,改信了犹太教。

  除此之外,其商务部长罗斯则是美国历史上首个犹太商务部长,曾在20多年前对特朗普即将破产的公司有过重要的“不杀之恩”;而与特朗普最亲密的美国主流媒体福克斯电视网背后的大老板,也是澳大利亚的美国犹太人鲁伯特•默多克。

  与此同时,来自巴勒斯坦和阿拉伯世界的警告也从未停止。

  过去一段时间,无论是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埃及总统塞西,沙特国王萨勒曼,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都纷纷表示反对,并且警告特朗普,不要“穿越红线”。

  此外,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还加紧了对于美国高层的游说活动。派出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情报负责人马吉德·法拉吉紧急前往美国,与特朗普身边的幕僚和高层会谈。

  事实上,包括美国防长詹姆斯·马蒂斯、国务卿蒂勒森、CIA主管迈克·蓬佩奥等人,都先后表明反对特朗普做出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的决定。包括其中东问题顾问,如被视为“亲以派”的格林布拉特,也在这一问题上表示了保留意见。

  

  伊万卡改信犹太教才成功嫁给库什纳

  走向

  然而,针对外界的诸多警告,特朗普似乎并未听进去。从诸多事件上看,其正式声明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可能性非常高。而在不少人士看来,如果真的做出这一决定,后果将非常严重。

  一方面,它必将极大地鼓舞以色列国内右翼政治力量。在当前的以色列社会,右翼力量日益强大,在诸多敏感议题上甚至能够主导以色列国内舆论。这一次,在争取到美国支持之后,以色列右翼极有可能在约旦河西岸和东耶路撒冷犹太定居点问题上,以及戈兰高地所有权问题上,做出更强硬的表态,而这也将极大地损害巴以和平进程的前景。

  另一方面,这一决定也将极大地损害美国在穆斯林世界中的形象,伤害巴勒斯坦人、阿拉伯人乃至穆斯林世界的民族和宗教情感。

  首先,它很可能会刺激伊斯兰世界极端主义的情绪,一些伊斯兰极端组织也可能因此借势而起,打乱中东地区的反恐进程;

  其次,美国和中东盟国如沙特、卡塔尔、土耳其等国的关系陷入僵局,中东地区国家也势必会重新考虑与美国和以色列的外交关系;

  再次,这一决定将必然激化巴勒斯坦人民族情绪,巴勒斯坦人爆发“第三次大起义”(前两次大起义分别爆发于1987年和2000年)的可能性也大大增加,进而恶化巴以乃至整个中东地区局势。事实上,就在这一消息公布后不久,巴勒斯坦就宣布将“愤怒”游行三日,美使馆已经处于高度警戒状态。

  耶路撒冷一直是一个敏感而复杂的议题,特朗普在这一问题上的“任性”,在获得了以色列国内右翼,以及美国国内亲犹太政治力量支持的同时,必将极大的影响中东地区局势,甚至可能会牺牲掉中东地区的安全形势,让全世界为之买单。

  文/海法大学政治科学学院博士候选人、

  西北大叙利亚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王晋(发自以色列)

  

相关专题:美国,以色列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7-12-12 02:5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