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详实报道:业余侦探是如何戳穿武汉实验室的谎言并让媒体丢脸的

作者:8288  于 2021-6-10 08:3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网络文摘-新间与政治|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20评论

作者:Rowan Jacobsen / 《新闻周刊》/ 2021.06.02
编译:Joanne
发稿:2021.06.04

在去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冠状病毒疫情可能是由中国武汉的实验室事故引发的说法,在很大程度上被认为是另类极右种族主义者的阴谋论。 2020 年初,《华盛顿邮报》指责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为一个被专家一再揭穿的阴谋论煽风点火”。 CNN 跳出来发表了《如何揭穿冠状病毒的阴谋论和来自朋友和家人的错误信息》。大多数其他主流媒体,从《纽约时报》的《边缘理论》到 国家公共广播网的《“科学家揭穿实验室事故理论》,都同样不屑一顾。【《新闻周刊》(NewsWeekly)是个例外,它在2020年4月报道称,武汉病毒研究所(WIV)参与了功能增益研究,可能是实验室泄漏的地点。《琼斯妈妈(Mother Jones)》、《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纽约邮报》和 FOX 新闻也是例外。】但在过去一周左右的时间里,这个故事已经成为公众讨论的焦点。乔·拜登“总统”要求美国情报部门进行调查。主流媒体令人惊讶地一反常态,以极端严肃的态度对待这种可能性。

态度突然转变的原因很明显:在疫情的数周和数月中,指向武汉实验室的间接证据不断增加,一直到了重要得不可忽视的程度。

Wuhan lab theory gains traction

2017年2月23日,在中国湖北省省会武汉市的P4实验室内的工作人员。业余侦探将实验室泄漏的证据拉到一起,作为COVID-19疫情的原因。

负责揭发这些证据的人不是记者、间谍、或科学家。而是一群业余侦探。除了好奇心并且愿意花费几天时间在互联网上寻找线索之外,几乎没有任何资源。在整个疫情期间,大约有二十多名记者(其中许多是匿名的),从许多不同的国家独立工作,他们发现了晦涩难懂的文件,将信息拼拢在一起,并在推特上以长线推特链的方式详细解释了这一切。他们以一种开源的方式,集体讨论、出谋献策。其中一部分是法医科学,一部分是公民新闻,而且是全新的。他们称自己为 “DRASTIC(激猛派)” —— Decentralized Radical Autonomous Search Team Investigating COVID-19,意为 ”去中心化调查 COVID-19激进自主搜索团队。

“激猛派” 网站首页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激猛派” 的发现被限制在推特这一奇怪的世界,只有少数书呆子粉丝知道。这些侦探们多次走进死胡同,偶尔与不认同他们的解释的科学家发生口角,并产生了大量的报告。渐渐地,他们研究的质量和思维的严谨性,吸引了更多的追随者,其中包括许多专业科学家和记者。

多亏了 “激猛派”,我们现在知道武汉病毒研究所在多年的蝙蝠洞中收集了大量的冠状病毒,其中许多病毒 —— 包括已知的与大流行病毒最接近的SARS-CoV-2 —— 来自一个矿井。在那里,2012年有三个男子死于疑似 SARS 的病毒。我们知道武汉病毒研究所正在积极处理这些病毒,但所用的安全措施是不充分的。因而很可能引发病毒大流行病。而且实验室和中国当局不遗余力地掩盖这些活动。我们知道,在一度被认为是疫情源头的华南海鲜市场大爆发前几周,就出现了第一例感染。

当然,这些都不能证明大流行是从武汉实验室开始的:完全有可能不是。但  “激猛派” 收集的证据量已达到检察官所称之的 “可能原因” —— 一个强有力的、以证据为基础的全面调查案件。目前尚不清楚,至少在没有中国全力合作的情况下(这是不太可能的),美国和其他国家为调查实验室泄漏的假设所做的最大努力,是否会以某种方式找到确凿的证据。

但是,如果他们这样做了,这个小型的、由业余侦探组成的杂牌军,将一举撰写出可能是21世纪最大的传奇故事。

他们实际上是这样做的:

奇妙的巧合

有一位自称为 “探索者” 的不到30岁的印度年轻人,在电子邮件中说,他住在印度东部的某个地方,他的推特标志使用了他家乡西孟加拉邦地区的一件部落艺术品。他的职业是建筑、绘画和电影制作的融合 —— 他的母亲和姐姐称之为 ”希奇迪(khichdi)“,意思是一种不同成分的什锦大烩菜,吃起来令人惊讶和愉快。作为一个如饥似渴的自学者,他已经成为一个善于在网络的后巷(暗网)中搜索,寻找他感兴趣的任何主题的信息专家,远远超出了谷歌所覆盖的公开网络领域。他经常在 “红迪网(Reddit )”上发帖,在那里,他积累了 750,000 业力点(karma point)。这就是 “探索者” 通过电子邮件和信息向《新闻周刊》透露的全部内容。他保持匿名。

the seeker wuhan lab DRASTIC covid pandemic

探索者” 的推特简介。负责将武汉实验室泄密事件曝光的人并不是记者、间谍或科学家。他们是业余侦探,除了好奇心和愿意花几天时间在互联网上寻找线索外,没有什么资源。

短短几天,“探索者” 粉丝大增

与病毒大流行开始时大多数跟进消息的人一样,“探索者” 最初认为该病毒是在武汉的一个海鲜市场从野生动物传染给人类的。(他在3月27日发推文说:“没有人希望看到他们的父母或祖父祖母死于来自异国动物市场的愚蠢的病毒。”)他相信这一点,因为这是主流媒体告诉他的,主流媒体也相信这一点,因为这就是少数科学家所说的。

这些科学家中的佼佼者是一位名叫彼得·达扎克( Peter Daszak )的生物学家,他是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的主席。生态健康联盟是一个非营利研究机构,该机构经营了一项大型国际项目,以调查有可能导致疾病大流行的自然病原体。达扎克与武汉病毒研究所传染病研究中心主任、著名蝙蝠病毒学家石正丽合作多年。 达扎克与石合著了近十几篇论文,并以她的方式筹集了至少60万美元的美国政府拨款。

Peter Daszak

2021年2月10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团队在中国湖北省中部的武汉市结束对COVID-19冠状病毒起源的调查后,WHO团队成员彼得·达扎克离开他的酒店。
摄影:Hector Retamal

当大流行恰巧在全世界收集冠状病毒最多的实验室门口爆发,从而引发人们对可能涉及武毒所的猜测时,达扎克和其他26名科学家签署了一封信,该信于2020年2月19日出现在《柳叶刀》(The Lancet)上。它说:“我们站在一起强烈谴责阴谋论,这些阴谋论暗示 COVID-19 没有自然起源。”

我们现在知道,因为《信息自由法》的要求,达扎克精心策划了这封信来压制那些有关实验室泄漏的言论。他起草了信,游说了其他科学家签名,并在幕后工作,使这封信看起来代表了许多科学家的观点。他在给联合签署人的推介中写道: “这份声明上不会有生态健康联盟的标志,也不会被认为是来自任何一个组织或个人。” 工作与武毒所有重叠的科学家则同意不在上面签名,这样他们就可以 “以一种与我们的合作无关的方式发布它。”

然而,当时并没有暗示出达扎克的组织角色。这封信让达扎克在媒体上无处不在,他称实验室泄漏的说法 “荒谬”,“毫无根据”,“纯粹胡说八道”。他还攻击发表对实验室不利之证据的科学家。他认为,实验室理论之所以毫无意义的部分原因,是武汉实验室没有培养任何与 SARS-CoV-2 相似的病毒。(达扎克没有回应《新闻周刊》的置评请求。)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达扎克的影响力惊人。很少有媒体质疑他,或指出如果他的工作间接在大流行中发挥了作用,他的事业和机构将受到严重损害。他不知情的帮助者是唐纳德·川普,他接受了这一说法,这本应是一个科学问题,却变成了政治问题。

川普政府取消了生态健康联盟的合同,这些合同将花费数百万美元用于新病毒研究。当时,《60分钟》的一个片段把达扎克描绘成右翼阴谋机器的殉道者。对于各地的右翼思维的人士来说,这似乎是一个简单的判断:我的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因此,实验室泄漏理论是一派胡言。

有点审查制度的味道

到2020年初,“探索者” 开始质疑这种观点。他开始与那些在传统智慧上挑刺的人打交道。

其中一篇重要的文章是加拿大长寿企业家尤里·戴金(Yuri Deigin)在Medium上发表的一篇内容广泛的文章,文中讨论了石正丽2月3日在《自然》(Nature)杂志上发表的一篇论文中向世界透露的一种病毒RaTG13。在那篇论文中,石正丽提出了对SARS-CoV-2 (即“新冠病毒”)的第一次广泛分析,这种病毒似乎是凭空而来的 —— 它不像以前见过的任何病毒,包括2002年至2004年期间导致774人死亡的第一批萨斯病毒。然而,在论文中,她还介绍了一种基因组成与SARS-CoV-2相似的病毒RaTG13,使其成为当时已知的唯一近亲。

论文对RaTG13的来源含糊其辞。它没有具体说明RaTG13是在何时何地被发现的,只是说它之前在中国南方云南省的一只蝙蝠身上被检测到。

这篇论文引起了戴金的怀疑。他想知道SARS-CoV-2是否可能是通过实验室对RaTG13或相关病毒进行的一些基因混合和匹配而出现的。他的文章很有说服力,很全面。“探索者” 将戴金的理论发布在Reddit上,Reddit立即永久取消了他的账户。

这种早期的审查激起了 “探索者” 的好奇心,因此他阅读了更多推特小组的想法。他通过电子邮件告诉《新闻周刊》:“我发现了一个活跃的群体,他们渴望辩论和探索这个话题。”

这是一个不拘一格的群体。他们中有企业家、工程师,还有来自因斯布鲁克大学(University of Innsbruck)的微生物学家罗萨娜·塞格雷托(Rossana Segreto)。他们彼此事先都互不认识;因为他们分别得出结论,认为有关COVID-19起源的传统观点没有道理,所以才被吸引到这个论坛。对话由一位住在亚洲某地的俏皮的协调员维护,他的笔名是比利·博斯蒂克森(Billy Bostickson),他的推特头像是一只挨揍的实验室猴子的卡通。

“探索者” 很适时地加入了。他说:“他们帮助我赶上了辩论,我开始了自学。” 在我意识到之前,我就已经迷上了这个谜。他的动力部分来自于好奇心,但也来自于日益增长的公民责任感。“冠状病毒夺走了无数人的生命,并对许多人造成了破坏。但它也留下了许多没有被追踪的线索。人类应该得到答案。”

“探索者” 和团队的其他成员越来越相信,RaTG13可能掌握了其中一些关键。在人声鼎沸的推特专题链中,六名参与者通过梳理互联网和武汉病毒所之前的论文来寻找线索,解开了其中的奥秘。

如果有那么一个时刻, “激猛派” 团队凝聚成一个比其分散的部分更多的东西,那就是这个(推特)主题。在实时的、全世界都能看到的情况下,处理数据,测试各种假设,互相修正,并获得一些直接的成果。

关键的事实很快就汇集起来了。RaTG13的基因序列与石正丽多年前写的一篇论文中的一小段基因代码完全吻合,但此后再也没有被提及。该病毒代码来自武汉病毒所在一只云南蝙蝠身上发现的一种病毒。将这两篇论文中的关键细节与旧的新闻报道联系起来,“激猛派” 团队确定RaTG13来自云南省墨江县的一个矿井,2012年那里有6名清除蝙蝠粪便的人患上了肺炎。其中三人死亡。“激猛派” 想知道他们是否就是人类感染 了SARS-CoV-2的前体 —— 可能是RaTG13或类似的东西 —— 的首批病例。

《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的一篇简介中,石正丽承认在墨江县的那个矿工死亡的矿井做过调查。但她避免将其与RaTG13联系起来(她在科学论文中也有过这样的遗漏),声称是洞穴中的一种真菌杀死了矿工。

这种解释不太符合 “激猛派” 小组的要求,他们怀疑是类似萨斯的病毒,而不是真菌杀死了矿工。而且,无论出于什么原因,武汉病毒所都在试图掩盖这一事实。这只是一种直觉,他们没有办法证明。

这时,”探索者 “向大家展示了他的研究功力。在他的网上探索中,他最近发现了一个名为 CNKI 的庞大的中国学术期刊和论文数据库(CNKI: 中国国家知识基础设施 National Knowledge Infrastructure。其主要访问平台是《中国知网》)。现在他想知道,在其庞大的系统中,是否有关于患病矿工的信息。

他以茶为食,在床头用手机和笔记本电脑工作了一整夜,在谷歌翻译的帮助下使用汉字,他把 “墨江” —— 矿场所在的县 —— 与他能想到的其他可能相关的词结合起来,把每一个新的结果立即翻译成英文:“墨江+肺炎”;“墨江+武汉病毒所”;“墨江+蝙蝠”;“墨江+萨斯”。每一次搜索都带来了成千上万的结果和半打不同的数据库,包括期刊、书籍、报纸、硕士论文、博士论文。他夜以继日地梳理这些结果,但从未发现任何有用的东西。当他筋疲力尽时,他就去电子游戏厅,喝更多的茶。

他说,就在他即将放弃的时候,他发现了金矿:昆明医科大学的一名学生在2013年写了一篇60页的硕士论文,题为《对6名由未知病毒引起的严重肺炎患者的分析》。论文详尽地描述了这些矿工的情况和一步步的治疗。它指出了疑似罪魁祸首:“由来自中国马蹄蝠或其他蝙蝠携带的类似萨斯的(冠状病毒)引起”

2020年5月18日,“探索者” 没有大张旗鼓地发布了这一链接,然后跟进了中国疾控中心一名博士生的第二篇论文,证实了第一篇论文中的大部分信息。四名矿工被检测出患有类似萨斯的抗体感染,而武汉病毒所也参与了测试他们所有人的样本的工作。(在 “探索者” 发布论文后不久,中国改变了《中国知网》的访问控制,这样就没有人能再进行此类搜索了)。

COVID-19

这幅由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制作的插图,揭示了冠状病毒所表现出的超微结构形态。一种名为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冠状病毒2(SARS-CoV-2)的新型冠状病毒被确定为2019年在中国武汉首次发现的呼吸系统疾病爆发的原因。由这种病毒引起的疾病被命名为2019年冠状病毒病(COVID-19)。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

如果2012年出现了类似萨斯的病毒,并被掩盖了,而且武汉病毒所一直在派人回矿区觅取更多样本,并将其带回武汉,这应该成为第二天的头条新闻。相反,几周来没有出现一个故事。英国出现了一些报道,包括《星期日泰晤士报》的一篇专题报道,而美国媒体对此不予理睬。


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专题报道《揭秘:从矿井死亡到武汉实验室的七年冠状病毒线索》

“探索者” 承认:“我绝对期待着它会在新闻中被大肆报道。但人们普遍对事实和理性缺乏兴趣,这让我感到惊讶。而且让我感到困惑的是,即使拥有所有资源,主流大媒体的调查仍然严重滞后。”

几天之内,“激猛派” 成功地找到了神秘的墨江矿的坐标,但直到2020年底,人们才开始争相前往那里,这才引起媒体的注意。第一次尝试的是英国广播公司(BBC)的约翰·萨德沃思(John Sudworth),他发现他的路被卡车和警卫挡住了。(萨德沃思很快就因为他的报道而被迫离开中国。)美联社(AP)在同一时间也进行了尝试,但运气没有好到哪里去。后来,全国广播公司(NBC)、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今日》和其他媒体的团队也发现他们的道路被卡车、树木和愤怒的人挡住。有些人被告知,由于有野象,继续前进很危险。最终,《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的一名记者骑着山地车到达了矿场的入口,但却遭到拘留,接受了5个小时的问话。矿井的秘密依然存在。

A group claiming to be local villagers blocks access to a bat cave in Yunnan Province, China 

云南墨江,一批自称为当地村民的人封锁了通往蝙蝠洞的公路。摄影:美联社

一个巨大的数独(Sudoku)谜题

虽然2020年5月曝光的墨江矿在媒体上没有任何消息,但它吸引了 “激猛派” 的新成员,该方法能够扩大其情报收集范围,涵盖从病毒遗传学到生物实验室安全协议的一切内容。2020年5月21日,比利·博斯蒂克森将该小组称为 “激猛派研究(DRASTIC Research)”。他还开始将团队分成子小组,专注于案件的不同方面。很快,他们定期发布发现,使实验室的参与似乎看起来更有可能。

该团队的一个关键成队成员是弗朗西斯科·德·阿西斯·德·里贝拉(Francisco de Asis de Ribera),他是马德里的数据科学家,擅长挖掘大数据集。多年来,武汉病毒所通过不同的渠道和格式发布了大量有关其病毒搜寻项目的信息。里贝拉开始将这些信息组合成 ”一个巨大的数独谜题“,寻找他可以填补一些空白的地方,慢慢地将武汉病毒所的整个病毒项目组成一个全面的拼图。他和 “探索者 “组成了一个强大的团队,”探索者 “发现了新的拼图碎片,而里贝拉则将它们拼在一起。【”探索者“ 在一条信息中对《新闻周刊》开玩笑说:”我一直把自己和弗朗西斯科看作是《窃听风云》中的麦克纳尔蒂(McNulty)侦探和弗莱蒙(Freamon)侦探。“】

里贝拉负责解决RaTG13的另一块拼图。在发现RaTG13后的七年里,武汉病毒所是否一直在积极研究它?彼得·达扎克说没有:他们从未使用过这种病毒,因为它与最初的萨斯病毒不够相似。他告诉《连线(Wired)》:”我们认为这很有趣,但不是高风险,所以我们没有对它做任何事情,把它放进了冰箱里。“

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 Covid-19 coronavirus lab

2017年2月23日,在中国湖北省省会武汉的P4实验室里看到中国病毒学家石正丽。—— P4流行病学实验室是与法国生物工业公司梅里埃研究所和中国科学院合作建立的。摄影:Johannes Eisele

里贝拉驳斥了这种说法。当一篇新的遗传学科学论文发表时,作者必须将相应的的基因序列上传到一个国际数据库。通过检查武汉病毒所意外上传的一些元数据标签(metadata,又稱詮釋資料、中介資料、中繼資料、後設資料等,為描述其他資料資訊的資料以及RaTG13的基因序列,里贝拉发现,该实验室的科学家在2017年和2018年确实一直在积极研究该病毒 —— 毕竟他们并没有把它塞进冰箱里,忘记它。

事实上,武汉病毒所对RaTG13和来自墨江矿井的其他一切都非常感兴趣。里贝拉从他巨大的数独谜题中,确定了他们在这些年里至少七次去到该矿井,收集了数千个样本。里贝拉猜测,他们的技术在2012年和2013年还不够好,无法找到杀死矿工的病毒,所以随着技术的改进,他们不断回去寻找。

他还做出了一个大胆的预测。里贝拉在2020年8月1日的推特链上交叉引用了多个来源的信息片段。他猜测,在武汉病毒所一篇论文的一个不起眼的部分中简短提到的8个萨斯相关病毒群,实际上也来自墨江矿。换句话说,他们不是在那个矿井中发现SARS-CoV-2的一个亲缘病毒;而是发现了九个。2020年11月,石正丽在她关于RaTG13的原始论文的附录2021年2月的一次谈话中证实了 “激猛派” 对墨江矿洞的许多怀疑。

当然,里贝拉不得不做出如此惊人的成绩,唯一的原因是武汉病毒所没有分享调查人员所要求的数据。武汉病毒所在其网站上维护着一个数据库,其中包括其收藏的所有病毒的数据,包括许多未发表的病毒,但其网站上的那个页面已经空白了一段时间。当2021年1月被问及失踪的数据库时,石正丽解释说,在疫情期间,数据库已经下线,因为武毒所的网络服务器已经成为在线攻击的焦点。但是,“激猛派” 再次戳穿了这一解释:该数据库于2019年9月12日被关闭,这是在疫情开始前不久,而且远在武汉病毒所成为目标之前。

其他数据库也提供了其他线索。在武毒所的拨款申请和奖励中,“探索者” 发现了对该研究所研究计划的详细描述,而且这些描述是令人震惊的。正在进行的项目是测试他们在人类细胞和实验室动物中发现的类似萨斯的新型病毒的感染性,看它们在跨越物种时如何变异,并对不同病毒的片段进行基因重组 —— 所有这些都是在生物安全水平严重不足的情况下进行的。发生灾难的所有因素随时可能引发恶果。

当然,这并不能证明发生了灾难。除非有目击证人作证,否则我们可能永远得不到这个证据。但是,“激猛派” 提供的所有证据都指向同一个方向:武汉病毒研究所花了多年时间收集危险的冠状病毒,其中一些从未向世界披露。该所研究人员在积极测试这些病毒,以确定它们感染人类的能力,以及增强这种能力所需的突变 —— 很可能是为了生产一种可以防止所有这些病毒的疫苗的最终目标。而持续进行的种种掩盖表明可能已出了大问题。

走向主流

到2021年初,“激猛派” 已经产生了如此多的信息,以至于没有人能够跟得上,甚至是它自己的研究人员也跟不上,所以他们推出了自己的网站作为资料库。该网站包含了足够多的科学论文、推特专题线程(threads)、中文文件的翻译和文章链接,足以让一个好奇的侦探忙上几个月。

这些侦探越来越多地变成了专业记者和科学家。作家尼科尔森·贝克(Nicholson Baker)说:”罗萨娜·塞格雷托(Rossana Segreto)和尤里·戴金(Yuri Deigin)是我的英雄,他们在《纽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关于实验室泄漏理论的有影响力的文章。他们对研究进行了梳理,建立了有启发性的联系,并发现了需要讲述的故事的关键部分。梦娜·拉哈尔卡(Mona Rahalkar)和比利·博斯蒂克森(Billy Bostickson)的情况也是如此。这是众包式(Crowd-sourced)的科学揭丑。

英国记者伊恩·比雷尔(Ian Birrell)表示赞同,他在Unherd(一份英国网络杂志)中写道:“毫无疑问,他们的集体努力 …… 在挑战中国和科学机构以确保实验室泄漏理论得到适当调查方面至关重要。在我过去一年的调查过程中,看到这群活动家 —— 与一些勇敢的科学家一起 —— 是如何将实验室泄漏的假设逼出阴影的,真是令人着迷。”

其中一位科学家是陈雨佳(音,Alina Chan),她是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布罗德研究所(Broad Institute of MIT and Harvard)的分子生物学家。她认识到了 “激猛派” 所产生的信息的价值,并开始在推特上为科学家和非科学家解释这些信息,使她成为明星科学传播者。陈在一个长推特链中承认了该小组的成就。她写道:“如果没有 ‘激猛派’ 团队所做的工作,我真的不知道我们今天会在哪里找到 Covid-19 的起源。” 她补充说:“这些局外人的工作……对(有关新冠病毒)的科学论述产生了可观影响。”

2021年1月6日,美国最受尊敬的Covid-19研究人员之一、华盛顿大学(University of Washington)病毒学家杰西·布鲁姆(Jesse Bloom)成为第一个公开认可 “激猛派” 方法的贡献的主要科学人物,对于这一问题的科学论述出现了变轨。他在推特上说:“是的,我关注这项工作。我不同意它的全部内容,但有些部分似乎很重要,也很正确。” 这让科学界感到震惊。布鲁姆特别提到了莫娜·拉哈尔卡(Mona Rahalkar)关于墨江矿的论文,然后补充说,在疫情的早期,“我认为实验室逃逸的可能性很小。根据后来的工作,我现在说相当有可能。”

Dr. Jesse Bloom named Howard Hughes Medical Institute investigator

华盛顿大学病毒学家杰西·布鲁姆

其他科学家向布鲁姆施压,要求他重新考虑,但他坚持自己的立场,而沉默之墙开始瓦解。5月,来自哈佛大学、耶鲁大学、麻省理工学院、斯坦福大学和其他主要机构的17位科学家,包括陈雨佳在内,与布鲁姆一起在《科学》杂志上发表了一封信,呼吁对武汉实验室进行彻底调查。

几乎在同一天,“探索者” 再次出击。他访问了中国科技部的一个数据库,搜索了所有由石正丽指导的论文。砰!三次命中。他说:“我第一次试搜就得到了它。不知道为什么以前没有人想到这一点,但我想没有人在看。”

如果对武汉病毒所的欺骗模式还有任何疑问的话,这些新的论文使疑问得到了解决。它们表明,武汉病毒所的研究人员从未相信是真菌杀死了墨江的矿工,这与石正丽在《科学美国人》和其他地方的言论相矛盾。事实上,武汉病毒所的研究人员对新的类似萨斯病毒的爆发非常担心,他们已经对附近村民的血液进行了测试,以寻找其他病例。而且,在疫情开始之前,他们已经知道了来自矿区的其他八种类似萨斯病毒的基因序列 —— 这可以帮助研究人员在早期更多地了解SARS-CoV-2,但他们一直对这些信息保密,直到 “激猛派” 迫使他们公布出来。

在新的披露和《科学》杂志的信发出后的几天内,更多的学者、政治家甚至主流媒体开始认真对待实验室泄漏理论,最终在5月26日,拜登总统*命令美国情报机构 “加倍努力收集和分析可能使我们更接近明确的结论的信息。” 拜登承诺:“美国还将继续与世界各地志同道合的伙伴合作,迫使中国参与一个全面、透明、基于证据的国际调查,并提供所有相关数据和证据。

到目前为止,中国对这一建议一直态度冷淡,他们可能永远不会配合调查。但现在很清楚的是,如果不是一群激进和分散的局外者挑战现状,讨论生物实验室是否会导致这次疫情,以及是否会导致下一次疫情的问题,我们可能永远不会发生。

这是 “探索者” 不会很快忘记的一个教训,他写给《新闻周刊》说:“我不再认为科学是一个排他性的领域,每个人都可以有所作为。”

原文链接:https://www.newsweek.com/exclusive-how-amateur-sleuths-broke-wuhan-lab-story-embarrassed-media-1596958?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本刊评论:

我们不得不说,美国政府和美国的主流媒体对新冠病毒来源的调查是敷衍了事和极其不负责任的,以至于很多美国人乃至世界上大多数人都认为新冠病毒实验室泄漏的说法是一个阴谋论,而更愿意接受自然起源的说法。同时相信实验室泄漏理论的也大有人在。

虽然本刊从一开始就认定,新冠病毒是武毒所改造蝙蝠所携带的冠状病毒的产物,中国特有的对规章制度的漠视导致了病毒从实验室逃逸,但是由于本刊是小众的中文媒体,影响力有限,本刊的立场对主流社区并没有产生影响。

然而有良知和责任感的人并不会只是抱怨政府的不作为而已,他们并不看轻自己草根、业余的身份,他们同心合意、各尽所能、群策群力、埋头苦干,终于在渺如烟海的网络数据中找到了详实可靠的材料,足以证实武毒所2012年就参与了云南墨江矿洞类似萨斯死者病因的调查,石正丽团队至少持有8种从云南矿洞蝙蝠身上采集的病毒,而且这些年来,武毒所石正丽团队不停顿地往返于该矿洞采集病毒标本,进行西方国家禁止的冠状病毒 “功能增益” 研究。他们以武毒所自己发表的数据和论文揭穿了所谓矿洞死者是死于真菌感染、武毒所从未使用过RaTG13病毒等等一系列谎言,使武毒所病毒泄漏的说法越来越可信。

现在主流媒体自扇耳光,集体调转立场,开始支持实验室泄漏理论。有把柄攥在中国人手里的拜登也命令情报部门开始调查病毒起源,并要求90天内拿出结果。

我们并不相信拜登政府真有调查武毒所病毒泄漏的真实意愿,也不相信他们的调查结果会比 “激猛派” 更有说服力。

我们感到好奇的是为什么他们偏偏在全美许多州审计2020大选即将出结果的时候、全美许多红州纷纷出台加强选举诚信立法的时候、全美暴力犯罪骤增、社会治安严重告急的时候、全美开始出现明显通货膨胀的时候,突然集体转向。这样的集体行动让我们怀疑其背后是否存在转移社会矛盾的又一个阴谋。

我们要看的是拜登政府在拿到相信武毒所病毒泄漏的报告后,有没有勇气向刻意隐瞒病毒泄漏实情,使病毒扩散到全世界,造成数十上百万人口死亡并造成全球经济停摆,并且欺骗全世界人民的邪恶政权宣战。

谁会相信呢?


高兴

感动

同情
2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7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9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0 个评论)

14 回复 wcat 2021-6-10 09:59
太业余了!现在荷兰正在检测意大利的血液样本,如果也测得阳性这武汉实验室泄漏之说将不攻自破。
14 回复 qjwdzg 2021-6-10 13:39
其实,老共的大外宣干不过老美宣传机器,美国德克里克堡,2019年电子烟不明肺炎,不明就里的死了几万流感病人,嫌疑都很大。
11 回复 bc007 2021-6-10 18:08
wcat: 太业余了!现在荷兰正在检测意大利的血液样本,如果也测得阳性这武汉实验室泄漏之说将不攻自破。
那只能说明武汉实验室泄漏病毒的时间提前了,意大利北部是浙江温州人的大本营,而温州是仅次于武汉的的中国第二大疫区!
8 回复 pinglunla 2021-6-10 18:37
实验室泄露,更有可能的是北卡罗来纳大学BSL-3实验室以及Fort Detrick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https://zhuanlan.zhihu.com/p/136581281
6 回复 Brigade 2021-6-10 19:06
之所以要这样包装,让人感觉仿佛真的在印度东部的某个地方有这么一个人,但是任何一个国家的网特都可以乔妆成这样一个“探索者”。

有一位自称为 “探索者” 的不到30岁的印度年轻人,在电子邮件中说,他住在印度东部的某个地方,他的推特标志使用了他家乡西孟加拉邦地区的一件部落艺术品。他的职业是建筑、绘画和电影制作的融合 —— 他的母亲和姐姐称之为 ”希奇迪(khichdi)“,意思是一种不同成分的什锦大烩菜,吃起来令人惊讶和愉快。作为一个如饥似渴的自学者,他已经成为一个善于在网络的后巷(暗网)中搜索,寻找他感兴趣的任何主题的信息专家,远远超出了谷歌所覆盖的公开网络领域。他经常在 “红迪网(Reddit )”上发帖,在那里,他积累了 750,000 业力点(karma point)。
11 回复 Brigade 2021-6-10 19:16
pinglunla: 实验室泄露,更有可能的是北卡罗来纳大学BSL-3实验室以及Fort Detrick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https://zhuanlan.zhihu.com/p/136581281
石正丽最大的毛病是抖擞。她提供了那么多病毒给其他实验室,包括北卡大学的,其他实验室还拿来改造,增加功能(让病毒更具有传染性),那么病毒从其他实验室泄漏也有可能。没有人探讨这些增加功能的病毒是否同COVID更接近。
甚至,如果用鲁迅的话说,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度,有人到武汉投毒栽赃石正丽也有可能,毕竟,心怀叵测的的国家太多了。
11 回复 wcat 2021-6-10 21:12
bc007: 那只能说明武汉实验室泄漏病毒的时间提前了,意大利北部是浙江温州人的大本营,而温州是仅次于武汉的的中国第二大疫区!
可是至少在意大利疫情开始后一大段时间内那里的中国人没有一个人感染,怎么解释?如果武汉实验室提前泄露,那疫情为什么不提前爆发?还是解释不通嘛!做科学研究必须注重每一个细节而不是有选择的只看自己想看的东西,求证是需要小心谨慎一丝不苟的,这样才能得出事实的真相!
6 回复 青山浩然 2021-6-11 00:33
同志们需要统一一下口径。病毒是人造的,还是天然?美军是在武汉投毒,还是意大利?万事贵在坚持,一口咬死。石专家说是天然的,赵领导却说是美国试验室来的,哎哟,能不能统一指挥部署,好让咱们爱国华侨坚定不移得宣讲,齐心合力打压反动言论。
3 回复 TrumpD 2021-6-11 02:19
呵呵,汰渍要努力了,否则就会有各种“探索者” 取而代之
7 回复 john71 2021-6-11 06:51
中共独裁政府昭然若揭的罪恶!天灭之尤不解恨!
4 回复 successful 2021-6-11 11:28
业余侦探的说法, 是没有任何科学性的栽盗赃抹黑的手法, 和美国在攻打伊拉克前用一包肥皂粉制造一个理由异曲同工.
3 回复 successful 2021-6-11 11:34
青山浩然: 同志们需要统一一下口径。病毒是人造的,还是天然?美军是在武汉投毒,还是意大利?万事贵在坚持,一口咬死。石专家说是天然的,赵领导却说是美国试验室来的,哎
美国玩的是假话说1万遍就变成了真话的手法,  中国也用德特里克堡和电子烟肺炎来回敬. 美国和中国实质上谁撼动不了谁.
2 回复 青山浩然 2021-6-11 12:30
successful: 美国玩的是假话说1万遍就变成了真话的手法,  中国也用德特里克堡和电子烟肺炎来回敬. 美国和中国实质上谁撼动不了谁.
所言极是,在下也是对戈培尔前辈敬仰得紧。咱们海内外爱国人士统一口径,只要功夫深,假的也能说成真!谁说蚍蜉不能撼大树!
3 回复 11nn93n9 2021-6-11 20:10
对参加武汉军运会的美军患者的调查2029年初就很多了呀。怎么没见美国政府明着来让情报机关调查呢?
1 回复 NO_meansNO 2021-6-13 02:25
wcat: 太业余了!现在荷兰正在检测意大利的血液样本,如果也测得阳性这武汉实验室泄漏之说将不攻自破。
说好的美军投毒呢?现在扯上意大利,以后又赖上谁?给个准数行不行?
开口闭口科学研究,你的科研像是小孩子游戏,你的甩锅像击鼓传锅,轮到谁就让谁来背。
1 回复 wcat 2021-6-13 09:32
NO_meansNO: 说好的美军投毒呢?现在扯上意大利,以后又赖上谁?给个准数行不行?
开口闭口科学研究,你的科研像是小孩子游戏,你的甩锅像击鼓传锅,轮到谁就让谁来背。[em:2
你懂科学吗?先回学校去学几年再来,现在你没有资格谈科学!
1 回复 NO_meansNO 2021-6-14 06:47
wcat: 你懂科学吗?先回学校去学几年再来,现在你没有资格谈科学!
你读书多几年正说明你是学渣,别人升学三级跳,你是三年留二级,蹲班坚守阵地,你一个差生谈啥科学?你最老资格是脸皮厚,最大本事是吹牛。
1 回复 wcat 2021-6-14 10:08
NO_meansNO: 你读书多几年正说明你是学渣,别人升学三级跳,你是三年留二级,蹲班坚守阵地,你一个差生谈啥科学?你最老资格是脸皮厚,最大本事是吹牛。
无耻的下三滥!
回复 NO_meansNO 2021-6-17 00:40
wcat: 无耻的下三滥!
谩骂不是战斗,是狗急跳墙表演。
回复 wcat 2021-6-17 09:41
NO_meansNO: 谩骂不是战斗,是狗急跳墙表演。
说你是下三滥还是抬举你了呢!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6-17 10:4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