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不管的貧民區(走進九龍城寨之二)

作者:普通一丁  于 2009-3-5 18:5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其它日志|已有11评论

关键词:

三不管的貧民區(走進九龍城寨之二)

城寨内不見天日的陋巷。

我們租住的“華界”位於九樓,本來是最高的頂層,後來旁邊加建幾層,竟然也在我們的上面加建幾層,樓高變成共十三層。

在樓下登樓,拾級而上,來到不曉得那一層,竟然相通,合二為一,高層的共用一條樓梯。這也合乎節約原則,樓層愈高,使用的人也愈少嘍。

本來我們的廚房和其中一個小房間各有可以推開的窗戶,透進一些新鮮點的空氣,旁邊加建之後,再推不開一、兩吋,我們那窗戶面壁了。

在城寨裡,這不是怪事,誰管這種事?誰也不管,業主不投訴,我們這些租戶也不投訴,沒有人會爲此投訴。

我們這朝向大街的算不錯,因為可以推開窗戶,住在城寨裡面的要獲取新鮮一點的空氣,就更困難了,而更多的城寨居民是住在裡面的。

在我們這個稱為“華界”的小地方,有好幾位朋友是以繪畫爲生的,那屬於大批量生産的西洋裝飾畫。雖非名家作品,畫也隨便扔在屋内的各個角落,所以即使沒窗,也無所謂,因爲畫總能作窗,看到的更是世界上的不同角落。

若說“華界”的居住條件差,其實跟當時我父母親的家也差不多;我不介意那滿屋從街頭撿來的舊家具和帶有酸味的床鋪棉被,因為我家裡的好一些而已。

在我家,蟑螂多得很。我經常與蟑螂同眠,睡醒發現壓扁了一兩隻,牠們連觸鬚長達一根手指。在“華界”這樣的巨無霸蟑螂更多。

城寨裡面的街巷縱橫交錯,有如迷宮,外來者很容易在這迷宮內迷途走不出來。這裡主要的街道叫龍津路,是一條迂回曲折很不平坦的小巷,貫穿東西兩邊。經過那居民委員會,門旁躺著一尊清朝留下來的火炮,當時那火砲是沒人管的生廢鐵。

走進小巷,頭上是雜亂無章的電線,滴著淅淅瀝瀝的髒水,離開城寨,摸摸頭頂,可能會發現灑灑落落的水點。

電力公司在此沒有規劃發展,不設機樓,所以城寨內沒有路燈,只有商戶和民居的燈火。電力供應是居民自行從鄰近的房屋拉電線進來的,造成電線掛滿四周,特別是掛在街巷不妨礙路人的上部空間。

 城寨當然不是個好住的地方,長居於此,不能遷離,難免使人沮喪。這是個典型的貧民窟,這裡的環境可能比國内城市的城中村還齷齪惡劣。

這裡也沒有固定的自來水供應,水務當局在城寨内外提供多條公衆水喉,作爲基本設施。

我們租住朝向大街的小地方也一樣,廚房兼具廁所功能,水龍頭形同虛設,長期無水,我們要下樓在城寨外的路邊公衆水喉打水,扛上樓洗澡、燒飯、洗衣服。

城寨的業主愛怎樣就怎樣,當然不用付差餉地稅,據説也沒有房屋契約。位於城寨內龍津路的居民委員會,職能廣泛,城寨裡頭什麽事都可以管,如果業主之間發生糾紛,也由這個委員會擺平。

城寨三不管,中國不管、英國不管、香港政府也不管,但亂中有序,城寨的治安城寨自己的居民來管,包括黑社會自己來管,誰敢太歲頭上動土?

由於三不管,5060年代以前這裡是罪惡溫床,黃賭毒俱全,成爲香港最低級娼妓、放映超八厘米色情小電影和脫衣舞表演的著名集中地,還有公開經營的狗肉店和無牌經營的“麻雀學校(麻將舘)。

我還是中學生的時候,曾經和幾個膽子大的同學走進城寨,曾見過一些獐頭鼠目者像鬼魅般在昏暗的角落或隱或顯,估計他們是黃賭毒和色情販子。

“發財埋便”(發財進内),是50歲以上港人熟悉的名句,當你在城寨内的陋巷走過,這些鬼魅般的人物會跟你說這句話,示意你走進屋内,那裡你可以得到玩牌九、番攤的發財致富機會。

黑道人物在各區輕聲向路人招攬生意時,會以“想唔想睇妖精打交?”(想不想看妖精打架?)這句話來招攬生意,你點頭之後,他會安排專車,湊齊幾個人,開往城寨去小電影和脫衣舞

城寨藏污納垢,吸毒販毒,在此進行。我曾在別的地方見過吸毒是怎樣的,這些被稱爲“道友”的癮君子躺在地上吞雲吐霧﹐俗稱“追龍”,半個世紀前流行的毒品是白粉﹑紅丸,“道友”們對毒品的需要比吃飯還重要﹐沒得吃﹐鼻涕眼淚一起來。

長期以來,港英警察不會主動進內,1959年曾經發生兇殺案,成爲中英雙方誰該負責處理的難題。中英兩國政府後來將城寨問題交由粵港雙方處理。

70年代初,港英曾一度派出三千警力進入城寨掃蕩黃賭毒,拘捕大批黑社會分子。香港回歸的過渡期開始之後,即80年代中,經中英雙方同意,港英警察才開始主動進內巡邏。

 到我與城寨結緣的時候,偶爾還從坊眾的談話中知道仍有小偷鼠摸的犯罪活動。他們都是吸毒的癮君子,沒錢吸毒,就潛入附近人家居所,偷點不大值錢的東西,但沒聼聞過明目張膽的罪案。據説,城寨居民當中,潮州人曾經多達七成,他們很團結,有利於維持城寨内的治安。

  由於這裡三不管,無牌營業者眾,最成行成市的是來自内地的牙醫,他們集中在東頭村道和南端的東正道。

我曾點數過城寨沿著東頭村道大街的牙醫招牌,起碼超過一百個,連同裡頭陋巷中的,合起來可能達到二百之數。

在戰前,香港的牙醫毋須經過考試註冊的,他們傳統上是跟師傅學藝,學成之後能獲得一位太平紳士作爲擔保人,就可以掛上招牌執業。

這裡需要解釋什麽是太平紳士,那是英國人的政治智慧作品。太平紳士相當於中國農村中德高望重的父老,英國人很懂得照顧中國國情,委任一些在工商業方面有成就,並且熱心公益的人士為太平紳士。太平紳士的工作也包括探訪監獄,與囚犯見面,接受投訴。香港回歸之後,依然保持了太平紳士這個制度。

  回頭再説這些牙醫,日本佔領香港期間,大批牙醫離開,戰後他們回來了。此時香港政府開始加強監管牙醫,這批未經正式訓練的牙醫拿不到政府的營業執照,但謀生不容易,就業機會少,改業不可能,有幾個牙醫發現了城寨的特殊環境,於是在此開業。

  其他相同命運的牙醫見狀,也陸續來到城寨,70年代全盛的時候,沿著東頭村道大街的店鋪,超過四分之三是牙醫診所並且延續學徒制,學徒從師傅多年之後,學藝半精,也在此掛牌,收費低廉,為低收入市民服務。

  城寨的牙醫固然很多,後來其他診所可能更多。他們多是來自内地的醫生,移民香港之後,由於資歷不獲承認,重新參加考試是一條不容易走的路,他們發現了這個特殊地方,於是在城寨開業的各種診所越來越多。

    這些未經香港政府部門註冊的牙醫和其他診所收費低廉,長期以來為附近一帶的貧苦大衆服務,這些貧苦大衆為口奔馳,無暇到政府診所輪候求診。

  這些無牌牙醫和無牌診所從50年代就開始,其中不乏有水平者,也難免有不良之輩,但從來不曾發生過不幸的醫療事故。

除了無牌牙醫和診所多之外,城寨還有其他的無牌經營的山寨小工場,包括製衣廠、手袋廠、塑膠廠、五金廠等等。在這裡,消防條例、勞工條例管不到他們。這些小工廠養活了許多胼手胝足的家庭。

 城寨呈現了中國人面對逆境和壓迫時的驚人忍耐力,和在夾縫中求生的堅毅力。


牙醫與各種診所招牌林立。

4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11 个评论)

1 回复 四合院的闲人 2009-3-5 19:49
谢谢分享啦
1 回复 普通一丁 2009-3-6 00:15
Djogchen: 如果用“三”字形容城寨,是“三多”
老鼠多
牙医多
妓寨多

未知兄台你同意否??
妓寨早在70年代初已經肅清了,這個行業利用法律漏洞,一度改以一樓一鳳(個體戶)出現,在多個地區冒起,特別是旺角的砵蘭街上海街、深水埗的元州街南昌街。
九龍城寨在90年代初清拆前大概剩下無牌牙醫和醫生多。
由於人口過於擁擠,居民不能不特別重視衛生環境,所以老鼠數目不算很多。我在城寨沒見過老鼠,反而在我家附近經常與老鼠狹路相逢。
1 回复 Djogchen 2009-3-6 01:03
普通一丁: 妓寨早在70年代初已經肅清了,這個行業利用法律漏洞,一度改以一樓一鳳(個體戶)出現,在多個地區冒起,特別是旺角的砵蘭街上海街、深水埗的元州街南長街。
我只去过一次探朋友,那是他告诉我的
1 回复 Djogchen 2009-3-6 01:10
我在西九龙住了十几年,看来我们还是街坊呢!哈哈
1 回复 homepeace 2009-3-6 02:19
香港警匪片的背景就在这里吧?
1 回复 野木耳 2009-3-6 05:41
生动,好熟悉的感觉.
1 回复 普通一丁 2009-3-6 08:21
homepeace: 香港警匪片的背景就在这里吧?
其中之一吧。
出現在近年警匪槍戰鏡頭的都是身穿筆挺西裝的,城寨黑幫已經很out了。
1 回复 普通一丁 2009-3-6 08:24
Djogchen: 我在西九龙住了十几年,看来我们还是街坊呢!哈哈
我在香港半世紀,停電摸黑也可以從尖沙嘴辦事的地方走路回家。
1 回复 Djogchen 2009-3-6 09:03
普通一丁: 我在香港半世紀,停電摸黑也可以從尖沙嘴辦事的地方走路回家。
我只会从“荔枝角道”头行到“荔园”。真惭愧!
3 回复 yourwrite 2009-3-6 11:15
普通一丁: 我在香港半世紀,停電摸黑也可以從尖沙嘴辦事的地方走路回家。
1975 年兩個剛到香港第二天的青年,從亞皆老街沿著彌敦道行到尖沙咀碼頭再行回來。那時是晚上,我回來說俾人聽,讓人笑說是傻仔。
2 回复 普通一丁 2009-3-6 16:36
yourwrite: 1975 年兩個剛到香港第二天的青年,從亞皆老街沿著彌敦道行到尖沙咀碼頭再行回來。那時是晚上,我回來說俾人聽,讓人笑說是傻仔。
剛來多倫多,我自士嘉堡步行到市中心,四個小時,我不是傻仔,我是傻佬。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普通一丁最受欢迎的博文
  1. 三不管的貧民區(走進九龍城寨之二) [2009/03]
  2. 裡頭有個地方叫華界(走進九龍城寨之一) [2009/03]
  3. 日本佔領香港三年零八個月(父親傳略之二) [2009/01]
  4. 城寨歷史事件簿(走進九龍城寨之六,完) [2009/03]
  5. 踏雪尋狐 [2009/01]
  6. ESL同學各具民族性格(回憶初到貴境時之十五) [2009/01]
  7. 憤青們,你們願意放棄使用洋名字嗎? [2008/11]
  8. 華界的晚上塑造我的思想(走進九龍城寨之四) [2009/03]
  9. 買小生意比找工容易(回憶初到貴境時之十二) [2009/01]
  10. 把電視機從九樓扔到街上(走進九龍城寨之三) [2009/03]
  11. 中國情懷深入骨髓(回憶初到貴境時之八) [2008/12]
  12. 沒有李光耀就沒有現代新加坡(漫步80年代新加坡之四) [2009/02]
  13. 曹魏人民共和國Vs蜀漢民國——香港人曾經這樣看兩岸 [2009/01]
  14. 大姨母的傳奇 [2009/04]
  15. 走進古典音樂殿堂的英格蘭國歌 [2009/07]
  16. zt: 袁腾飞评毛语录 [2010/05]
  17. 廣州市容破破爛爛(香港仔1969年初返大陸之五) [2009/05]
  18. 外婆是纏足受害者 [2009/04]
  19. 特別要為被屠殺士兵唱挽歌(南京南京之七,完) [2009/05]
  20. 哈 哈 哈? 這就是美國! [2009/07]
  21. 人生滿意的程度 [2009/07]
  22. 從擔挑黨到八分錢一台電視機(國門重開見聞錄之序幕,下) [2009/09]
  23. 紀念勇士胡耀邦逝世二十周年 [2009/04]
  24. 豬流感——再一個末日徵兆? [2009/04]
  25. 赤貧(感覺故鄉之二) [2009/07]
  26. 捨她移民乃我餘生之痛(懷念母親之七) [2009/03]
  27. 剪刀石頭布(從愛開始之九,完) [2009/07]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12:2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