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電視機從九樓扔到街上(走進九龍城寨之三)

作者:普通一丁  于 2009-3-6 18:2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其它日志|已有19评论

关键词:

把電視機從九樓扔到街上(走進九龍城寨之三)

警告:“在此打劫,一經抓獲,斬手斬腳。”

我在“華界”的日子曾經很快樂,以初戀的心情看畫、看雕塑、聽音樂,一切盡是那麼快樂舒適。

我對繪畫賞畫的興趣,是一位朋友給我做導師,他以莫奈的拾穗圖教我怎樣賞畫。

“華界”這個小地方有許多書,是大家看過之後放上書架的,給我機會涉獵各種書籍,堅固了我愛閱讀的興趣和習慣。

我也曾在“華界”跟另一位朋友學篆刻,但對我來說實在太難,很快放棄了。

上述兩位朋友後來都到法國闖蕩去了。

在“華界”的日子,我涉獵的事物,古今中外,政治、文化、藝術,範圍頗廣,朝氣蓬勃,興趣集於一身。

我更猛啃小說,因為小說閱讀容易,特別是好的世界名著,讓讀者恍若走進小說中的世界。我樂此不倦。

托爾斯泰的“戰爭與和平”、“安娜卡列尼娜”、雨果的“悲慘世界”都是在這個時候看的,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但更深刻的始終是塞萬提斯的“唐吉柯德”。

唐吉柯德這個沒落的武士傻乎乎地戰風車的一幕,我曾經非常欣賞。甚至我也很投入唐吉柯德的角色,無懼現實,不知天高地厚,隨時準備要與現實決鬥。

還有唐吉柯德把人盡可夫的妓女當作烈女,妓女為之無限尷尬的另一幕描寫,塞萬提斯在啼笑皆非中肯定社會最低下層的妓女也是有血有肉有人情有感受的人,提出妓女也應該獲得尊重。

當時電視節目“歡樂今宵”已開始以其媚俗的內容席卷香港每個角落,但社會仍有清流。小角落中還有一小撮的文藝青年,他們拒絕如此精神食糧,不願喝“歡樂今宵”的奶長大,他們愛談文學藝術,也愛談哲學,特別是6070年代風行的存在主義。

在我們這個小小圈子裡,最熱門的話題是文史哲,腰間挾著沙特的存在主義作品,是我們這個小圈子的身份證明。

“華界”的文藝風盛,哲學風更盛,曾經有過一段日子,這個小圈子的人見面都各手拿存在主義大師沙特的著作不過,這位老兄的哲理,我早已完璧歸還。

我也啃過幾本其他的,包括黑格爾、尼采的、笛卡兒,都嫌太深。毛澤東從列位先賢,特別是黑格爾抄襲來的“實踐論”和“矛盾論”,到現在還是可以記得其精要。

政治理論的書也是我們愛讀的,馬克思主義、恩格思的資本論、毛澤東選集,這些都是我們經常掛在嘴邊的話題。

大家都仰慕毛澤東,都以為中共就是中國這裡沒有黨組織,但我們開學習班,學習毛澤東思想、學習中共黨史,中共每一次的黨內鬥爭,我們都能夠如數家珍,毛在每次鬥爭中都是勝利者。

“華界”的這群是無所不談的朋友,平日見面不是談學問、論天下,就是探人性、溯歷史,我們不屑生活小事,只管大事。

許多個晚上,我們擺龍門陣指點江山。所謂指點江山,其實是罵這罵那,罵國民黨、罵美國英國蘇聯,罵盡全世界,就是不罵共產黨。

我們畢竟對中共充滿好感,但從未想過要像小説描述那樣,要找黨要入黨。

這裡沒有黨組織,學馬恩列斯毛著作、學九評、學黨史都是自發的。我們笑著說,沒興趣入黨,不過,對那中央政治局的座位還是可以考慮考慮。

逐漸我們開始發生變化,也開始罵中國文化虛僞西方文化虛浮、罵中國民智未開衛星上天社會民生依然貧困制度落後,開始罵共產黨了。

每個晚上都是這樣,話題一開,宛如山澗流泉,抽刀斷水水更流。從淺鬧的夜談到深靜的夜,自由自在地漫談,閒話由衷,流露性情,無拘無束,彼此全無機心。

罵得累了夜已深,就索性不回家,於是決定過宿。那過宿的感覺,讓我心中充滿了離家出走的喜悅,胸中充滿了海闊天空的自由。

不回家的結果是學會了喝從未喝過的啤酒,送以當年的名牌“萬里望”花生。

在“華界”的日子,也是我們這個小小圈子内朋友們走進滾滾紅塵之前的最後純樸日子。

我們這群人自視很高,自以為是社會上的先鋒,與香港的數百萬人不同,我們是醒覺的一群,其實老大不而已。

我們走向文明之後,愛批評香港社會大衆,視之為不文明,當時我們卻不自覺做同樣的事,習以為常。

在“華界”這個小地方,我和一位朋友拋擲一件比一般垃圾更大的垃圾,那是一台1921吋的電視機。

“華界”並無電視機,一天,一位死黨從外邊撿了一台電視機回來,開開心心地連接好天線和電源,但看不到畫面。

在夜深人靜的時候,他和我一起把窗推開,伸了大半個身子往下看,看下面沒有汽車停泊,更沒有路人。於是我們把這台不能用的電視機抬出九樓的窗外,數著一、二、三,放手讓它飛墜下去。萬籟無聲中隆然巨響,恍若投下巨型炸彈,大家相視而笑。

翌晨,我們興奮地下樓假意路過,暗地裡朝那散落一地的碎片,看看它如何粉身碎骨。

許多年之後回想,假如當時就在這一刻,有一個夜歸人剛好路過,後果不堪設想。我們卻自詡為社會先鋒,公民意識和當時一般大眾還有什麽分別?

“高空擲物傷人”這種事件還是到了80年代初,才開始受到社會輿論重視。把電視機從樓上扔到街上的時候,我們無論年齡多少,都要負上刑事責任。


城寨内有山寨版人民代表大會。

7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19 个评论)

1 回复 练精化气AAA 2009-3-6 19:01
不管内容  先抢沙发再说
2 回复 nika 2009-3-6 19:58
练精化气AAA: 不管内容  先抢沙发再说
强烈谴责这种行为我是认认真真看完的,才敢踩脚印。。。
1 回复 nnyycc 2009-3-6 21:21
写的真好。让我也想起了青春年代。虽然没有你们那么充满理想和抱负,但是其中的快乐似乎很像很像!
3 回复 四合院的闲人 2009-3-6 21:37
似乎有相同的地方
1 回复 janelee719 2009-3-6 23:50
原来香港同胞是这样的啊!亲切!下次有机会一定按你的文章找过去游游香港。真不全是资本主义啊!好文!
1 回复 普通一丁 2009-3-7 00:45
nnyycc: 写的真好。让我也想起了青春年代。虽然没有你们那么充满理想和抱负,但是其中的快乐似乎很像很像!
噢,理想者,不能實現的叫理想,就如不想要的叫經驗。
1 回复 普通一丁 2009-3-7 00:56
janelee719: 原来香港同胞是这样的啊!亲切!下次有机会一定按你的文章找过去游游香港。真不全是资本主义啊!好文!
“馬照跑,舞照跳”,鄧小平說的這句話,太概括,很誤導。
香港是個很多面體的地方,像我們當年這一個有別于主流社會的小小圈子,現在應該也有不少,隱藏於許多不爲人知的角落,混雜於人群當中。
也許身邊的同事在茶水房閒聊八卦娛樂新聞,她回家後看的書,下班後找的朋友,都與社會大衆很不同。
1 回复 janelee719 2009-3-7 01:58
普通一丁: “馬照跑,舞照跳”,鄧小平說的這句話,太概括,很誤導。
香港是個很多面體的地方,像我們當年這一個有別于主流社會的小小圈子,現在應該也有不少,暗藏於許多
你说的真好!
1 回复 野木耳 2009-3-7 04:45
nika: 强烈谴责这种行为我是认认真真看完的,才敢踩脚印。。。
同情.下次也先抢:)
2 回复 nika 2009-3-7 04:57
野木耳: 同情.下次也先抢:)
抢不过啊,他们都身强力壮的
1 回复 野木耳 2009-3-7 05:31
nika: 抢不过啊,他们都身强力壮的
就算"身强力壮",也没关系.你身轻如燕,先占后看~~~
不过,占那个沙发到底有什么特别好处?
3 回复 nika 2009-3-7 05:35
野木耳: 就算"身强力壮",也没关系.你身轻如燕,先占后看~~~
不过,占那个沙发到底有什么特别好处?
占到沙发可以躺着看,呵呵,我看电视时就是这样的。。。
1 回复 野木耳 2009-3-7 05:36
nika: 占到沙发可以躺着看,呵呵,我看电视时就是这样的。。。
好,到时候俺也见识一下~~
3 回复 水影儿 2009-3-8 00:39
你让我们了解了香港同胞,谢谢。
1 回复 SirCat 2009-3-8 00:48
nika: 占到沙发可以躺着看,呵呵,我看电视时就是这样的。。。
难怪您看到的东东都是侧立的。
呵呵
3 回复 SirCat 2009-3-8 00:50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

栩栩如生,谢谢楼主分享回忆!
1 回复 nika 2009-3-8 03:25
SirCat: 难怪您看到的东东都是侧立的。
呵呵
我看您的眼睛还是长倒的呢
4 回复 SirCat 2009-3-9 00:10
nika: 我看您的眼睛还是长倒的呢
那叫横眉立目。
呵呵
1 回复 nika 2009-3-9 06:03
SirCat: 那叫横眉立目。
呵呵
鬼脸啊。。。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普通一丁最受欢迎的博文
  1. 三不管的貧民區(走進九龍城寨之二) [2009/03]
  2. 裡頭有個地方叫華界(走進九龍城寨之一) [2009/03]
  3. 日本佔領香港三年零八個月(父親傳略之二) [2009/01]
  4. 城寨歷史事件簿(走進九龍城寨之六,完) [2009/03]
  5. 踏雪尋狐 [2009/01]
  6. ESL同學各具民族性格(回憶初到貴境時之十五) [2009/01]
  7. 憤青們,你們願意放棄使用洋名字嗎? [2008/11]
  8. 華界的晚上塑造我的思想(走進九龍城寨之四) [2009/03]
  9. 買小生意比找工容易(回憶初到貴境時之十二) [2009/01]
  10. 把電視機從九樓扔到街上(走進九龍城寨之三) [2009/03]
  11. 中國情懷深入骨髓(回憶初到貴境時之八) [2008/12]
  12. 沒有李光耀就沒有現代新加坡(漫步80年代新加坡之四) [2009/02]
  13. 曹魏人民共和國Vs蜀漢民國——香港人曾經這樣看兩岸 [2009/01]
  14. 大姨母的傳奇 [2009/04]
  15. 走進古典音樂殿堂的英格蘭國歌 [2009/07]
  16. zt: 袁腾飞评毛语录 [2010/05]
  17. 廣州市容破破爛爛(香港仔1969年初返大陸之五) [2009/05]
  18. 外婆是纏足受害者 [2009/04]
  19. 特別要為被屠殺士兵唱挽歌(南京南京之七,完) [2009/05]
  20. 哈 哈 哈? 這就是美國! [2009/07]
  21. 人生滿意的程度 [2009/07]
  22. 從擔挑黨到八分錢一台電視機(國門重開見聞錄之序幕,下) [2009/09]
  23. 紀念勇士胡耀邦逝世二十周年 [2009/04]
  24. 豬流感——再一個末日徵兆? [2009/04]
  25. 赤貧(感覺故鄉之二) [2009/07]
  26. 捨她移民乃我餘生之痛(懷念母親之七) [2009/03]
  27. 剪刀石頭布(從愛開始之九,完) [2009/07]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7 22:2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