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中信国安?李士林,赵景文,王雪冰,肖建华,关鑫…

作者:Brigade  于 2019-11-27 08:4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转文|通用分类:政经军事|已有2评论

Brigade 按语:我在”国家的灾难是红色贵族的狂欢:评孔丹清华演讲“中提到中信的劣迹。这篇文章揭露了中信国安更多龌龊事。所谓央企,又是长期为红二代八旗子弟把持,给人感觉就是黑帮利益输送,亏了是国家的。当前,中国越来越倚重国企,显然是因为习近平也知道共产党不行,怕私人经济壮大威胁外强中干罪恶累累的共产党的独裁统治,因此宁愿扼杀强壮私人企业以保病态国企,也不愿意正视现实,不愿意选择对全民有利的国家发展道路,自掘坟墓,不知何日一命呜呼。


 罗不平 罗冠中 Today

“比什么都别和中信国安比有钱,恒大再有钱也只是我们的冰山一角。”2011年年初,上市公司中信国安的董事长罗宁土豪般丢出一句话。他广为人知的身份,是国安足球俱乐部的名誉董事长。

 

五年之后,国安俱乐部增资扩股,罗宁摘下头衔;八年过去,他和球队长期背靠的中信国安集团,卷入上百起债务纠纷,众多股权频遭司法冻结,引发资本市场对其千亿债务的注目。

 

中信国安集团目前是多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除了罗宁所在的中信国安(000839.SZ),还有白银有色(601212.SH)、中葡股份(600084.SH)、国安国际(00143.HK);同时,通过旗下公司间接投资了三六零(601360.SH)、江苏有线(600959.SH)等。

 

不过,仅中信国安、中葡股份、白银有色三家A股上市公司,股票质押率高达99.36%、89.15%、99.89%。不知罗宁此时有何感想?

 

2014年3月,中信国安集团“混改”方案实施,央企中信集团所持其100%的股权骤然降至20.945%,在民营股东进退之间,肖建华的“明天系”、建行落马行长王雪冰、央视大火影子富豪关鑫等,若隐若现。

 

一个由数百人组成的中央调查团,正在锁定中信集团,其中一组专门回溯五年前中信国安集团争议不断的“混改”方案,操盘手之一、中信集团原执行董事赵景文落马;刚刚卸任的中信国安集团董事长李士林、中信银行行长孙德顺“失联”,多名铁杆部下纷纷案发。

 

中信国安集团千亿债务的爆雷,也大体同步。超级玩家们的资本盛宴,开始次第昭示权力与金钱的交媾细节。

 

鲜有人知晓这场风波的最终指向。在邓小平时代,“红色资本家”荣毅仁创立的中信集团——这个在改革开放大业中与深圳并重的另一开放窗口,业已结束早年使命;进入新时代,逆为国家资本主义的象征之一。

 

权力与资本的边界向来模糊,但红色基因与既利集团一脉相承。它的功能定位与人事更迭,大体可以折射顶层意志的未来走势。

 

“操盘手”两亲家

 

在中信集团工作33年的赵景文,最高职务是党委委员、执行董事,退休五年后突然案发。这符合近年来的办案手法,一是从离任多年的老干入手;二是将权重者挪位再查。

 

65岁的赵景文系军人出身,转业进入中信集团监察室,虽非科班出身,后来负责组建中信集团法务部,并长期执掌这个部门。中信国安集团“混改”,是赵景文辅助李士林完成的职业生涯中最后一笔大单。

 

李士林是“混改”前后的中信国安集团董事长,生于1950年,比赵景文大四岁。这位河北香河人,曾任北京市政工程局干部、市政机械技术开发公司主任,后来进入中信兴业公司,并在1987年4月创办北京国安宾馆——中信国安集团的前身。

 

在母体平台中信集团,李士林与赵景文都是董事、副总经理。两人还有一层更近的关系,子女成婚,结为亲家。


赵景文与李士林

 

李士林最后一次以中信国安集团董事长的身份亮相,是2018年春夏的甘肃之行——4月9日在兰州拜会甘肃省长,4月10日前往控股的白银有色集团调研。他在2018年7月卸任,长时间处于“失联”状态。

 

2019年9月,赵景文涉嫌受贿、贪污一案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调查终结,转交检方,指定长沙管辖并公诉。他被双开之时,除了常规性表述,有两句用语甚重:“擅权妄为,利用国有企业的信誉和地位大搞权钱交易”“损公肥私,贪占国有财产”。

 

在亲家赵景文被查的大半年里,李士林从未公开露面,他多数时间在配合调查。他的接任者夏桂兰1962年出生,曾任北京国安宾馆副总经理、总经理,中信国安集团党委书记、副董事长等,李夏长期搭档。

 

这家公司不少员工是从北京市宣武区政府分离出来的,对“混改”的意见很大。他们担心,“混改”之后不再是央企,发不出工资怎么办?看似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现在却成大概率了。

 

五年前,中信国安集团启动“混改”,中信集团持股比例由100%降至20.945%,另有五家民企入场,其中华泰汽车集团持股19.764%、广东中鼎集团持股17.787%、河南森源集团和北京乾融投资集团均持股15.811%、天津市万顺置业有限公司持股9.882%。

 

审计报告称,中信国安集团合并资产总额为826.35亿元,债务总额671.22亿元,合并净资产155.11亿元。五家民企最终以80亿元持其79.06%的股权,溢价出现了倒挂。舆论一时哗然,“国有资产被贱卖”的质疑扑面而来,有人将此比喻为俄罗斯转轨时期的“世纪大拍卖”。

 

更为荒唐的是,这五家民企被老员工、新闻人扒得体无完肤,尽是烂账丑闻。

 

不久,除了天津万顺,华泰、中鼎、森源、乾融分别将全额股份转给新的四家企业——黑龙江鼎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合盛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瑞煜(上海)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共和控股有限公司。

 

新晋者设计了信托计划,一时使得股权穿透无法进行。此时,褪去红色基因的中信国安集团,一路高歌猛进,紧锣密鼓实施资本闪转腾挪术。

 

牵扯“明天系”

 

中信国安集团再次被大规模质疑,是在2018年1月宣布,作价90亿元收购恒投证券(01476.HK)九名股东共计29.94%的股份。溢价超过300%,谁傻呢?

 

恒泰证券第一大股东为上市公司华资实业(600191.SH),持股14.03%。后者是“明天系”肖建华旗下的资产,肖曾担任华资实业副董事长。

 

山东人肖建华与内蒙人周虹文,在北大读书时相识,后来结婚。肖的商业帝国在妻子的故乡包头起步,后来,“明天系”旗下金融机构资产摸高3万亿,拥有9家上市公司,深度参股44家金融机构。

 

“明天系”的打法是“隐蔽+分散”,尽可能把核心成员、产业、公司、关系等隐藏起来,先拿出资金入股并控制企业,迅速抽逃资本金——通过搭建金融链条以配合其他资本运作,可以较为方便地取得信贷资金,进而缓解现实中可能存在的资金压力,并通过控股金融机构打通产业链和资本链。

 

肖建华先后经历鲁能私人化、太平洋证券上市、平安易主等大手笔,每有高官出事,他却屡次全身而退,蔚为传奇。

 

2017年1月27日凌晨,肖建华在居住数月的香港四季酒店失踪,他的妻子周虹文隔天报案,之后又主动销案;儿子刚刚在北京被学校开除,他们作为监护人未敢前往处理。肖一直流动关押在上海与苏州,配合当局的金融去杠杆运动,逐步出售名下资产。

 

在肖建华出事一年后,中信国安集团的高调接盘之举,无疑引起了调查组的关注。

 

2018年4月3日,恒泰证券公告称,接获卖方与中信国安集团通知,决定终止三个月前拟定的框架协议。这桩交易最终“流产”。

 

自此开始,中信国安集团在市场的形象突然有了变化。同月19日,中信国安公告称,其相关股份被司法冻结和轮候冻结。其后,白银有色、中葡股份等陆续发布同样的公告。

 

那个夏天还没过去,李士林被迫离开他一手创立并“混改”成功的董事长宝座。2019年,事态升级,他的亲家赵景文因罪案遭查,中信银行行长孙德顺卸任后失联。到11月21日,中信银行哈尔滨分行行长于成信被查,一个小小的分行行长,却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调查并公示。

 

黑龙江,本是这场“混改”的一个特殊支点。中信国安集团的第二大股东黑龙江鼎尚,在入主仅一年,就将股份质押给肖建华控制的新时代信托股份有限公司,换取7亿多元的融资。

 

双方的交叉并不止于此,鼎尚既是“混改”新主之一,又曾拥有过哈尔滨银行的股份。在招股书中,哈尔滨银行自称“无实际控制人”,但其十大股东中多数与“明天系”有着密切的关系,且合计持股超过25.75%,已经多于第一大国有股东。

 

对鼎尚的进一步追查,又让一帮玩家现行,最引人注目的当属出狱不久的王雪冰。

 

王雪冰浮出水面

 

现年67岁的王雪冰誉称“金融奇才”,也是颇具争议的金融高官。他年纪轻轻身居高位,41岁即任中国银行行长,2000年接掌建设银行行长。不久落马,2003年因受贿罪得刑12年。

 

按女星许晴的口述,王雪冰大概在2012年出狱。有关两人的江湖传闻,横跨两个年代,耗费了不少纸张与流量。

 

重获自由的王雪冰,很快加入了中信国安集团的“混改”,排在第二与第三股东位置的两家民企——持股19.76%的黑龙江鼎尚、持股17.79%的合盛源(前缀由北京改为珠海),均与其河同水密。

 

二股东鼎尚的背景曾被猜度,它在初期是一家装修工程公司,由自然人曹立春、范淑春持有,两人与王雪冰均在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知青名单之中。青年王雪冰困顿于此,后因奋不顾身的救火壮举,赢得入京读大学的机会。

 

三股东合盛源95%的股权归属北京宝鼎白川投资合伙企业,后者由大业信托有限公司、中信国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创立。中信国安基金的两大股东分别为北京慧石科技有限公司(持股30.48%)和北京慧山创投科技有限公司(持股23.81%),王雪冰分持两家“慧”字公司42.19%和60%的股权。摇身一变,他已是中信国安基金咨询委员会主席。

并非巧合,慧石、慧山两公司的工商注册电话,与合盛源完全一致;而慧石、慧山与中信国安基金的法定代表人,均为赵大钧。

 中信国安基金被慧石、慧山控股之前,更像是李士林团队的资本运作平台,历任法定代表人包括李士林、毛德一。毛任职于中国银行旗下的中银国际,现为中信国安基金总经理,分持慧石、慧山26.56%和20%的股份,他有身后还有一堆人。

 

慧石的三位自然人股东中,徐放鸣持股31.25%。徐在2005年案发时是财政部金融司司长兼中央汇金投资有限公司董事——中央汇金为中国银行、建设银行的最大股东,王雪冰曾是这两家银行的行长。

 

徐放鸣2006年一审被判无期,二审改为13年。至于徐王为何能提前释放,立即杀入资本市场,这得看他和他的哥们都是谁。如此密划与阳谋,更像是一个庞大既利集团的补偿计划。

 

关鑫再现江湖

 

参与“混改”的几家民企中,最小股东天津万顺持有9.881%,是唯一没有进退的民企。

 

万顺系创始人白少良系天津市北辰区宜兴埠人,1959年9月29日生,他在1994年注册天津市万顺商务发展有限公司,两年后注册天津市万顺置业有限公司,如今以“万顺”为商号的企业数十家。

 

他个人喜好足球,赞助了天津女子足球队,因此结缘国安俱乐部及背后的东家。2006年,天津万顺拟借壳天水股份(000965.SZ),无功而返,它现在还是天津津燃公用(1265.HK)的第二大股东。在天津市城建规划工委书记赵东海案中,白少良与江苏省委秘书长赵少麟之子赵晋(天津最牛开发商),均出现在行贿名单中。

 

排在天津万顺前面,上海瑞煜、共和控股均持有15.811%的股份。前者通过信托持有,无法穿透股权;后者的老板叫关鑫,来历非凡。

 

关鑫1970年3月19日生,户籍地是北京市丰台区,他的舅舅阎明复曾任全国政协副主兼中央统战部长,两人曾一起参加慈善活动。此人长相温和,喜留短发,常着西服,鼻梁上架有眼镜,人称“关少”。

 

自1999年成立共和控股有限公司以来,关鑫拿下了一系列字号简单霸气的公司主体——首都置业有限公司、融合通讯有限公司、兴国科技有限公司、影响传媒有限公司、信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等。如果他不想要某家公司了,也可以在工商系统中彻底抹掉,不留痕迹。

 

他与奔驰的母公司按五五比例注册成立戴姆勒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他跟央视关系甚密,通过融合通讯、兴国科技、影响传媒等,参与到央视的节目采购、设备更新、通信服务等,斩获丰厚。

 

2004年初,关鑫投资8000万元购入香港两处半山雅宾利房产,次年又以总计9000万元购入“亚洲第一豪宅”凯旋门房产,“留作自用及宴会场所”。此后,关又斥资1.4亿元购入多套住房。他的名字被香港媒体记录在案。

 

关鑫再次举国闻名,是以神秘富豪出现在2009年元宵夜的央视新址大火中。因烟花引致近六个小时的火灾,造成一死八伤,61岁的央视台长赵化勇被迫引咎去职。

 

央视旧址设在西长安街,新址计划落户东三环CDB,国家发改委2004年致国务院的请示公函称,无论从交通还是消防考虑,“该场址选择并非最优”。正是关鑫,促成了这一土地转让及批文过关,他不仅拿到3000万元咨询费,还参与了整个工程项目的监理。

 

关鑫及其公司保持着良好的现金流,他赚着最轻松且丰厚的钱,若非中信国安集团,他几乎不涉及股权质押等,少有的几个官司能看出他曾经的高端合作伙伴。

 

无法穿透的信托势力

 

鼎尚投资、天津万顺、共和控股入主中信国安集团,投资额分别为:14.1545亿元、7.0772亿元、11.3235亿元。如此多的钱从哪里来?

 

雷爆信息迭现,这三家民营股东的操作方式也显山露水——它们不约而同通过股权质押这一更加隐秘的方式,将股权又“交还”到了中信国安集团的手上。

 

在2015年至2016年12月之间,黑龙江鼎尚多次将其持有的股权质押给巨合(上海)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和新时代信托融资。似乎并非巧合,共和控股与天津万顺均在2015年将股份质押给巨合,被担保债权分别为16亿和12亿元。这均超过它们的投资额。

中信国安集团在《2017年度第一期短期融资券募集说明书》 记录,上述三大股东所持股份已经全部质押。

 

合盛源(大股东宝鼎百川)和上海瑞煜,设计巧妙,几乎100%的资金都来源于无法穿透的信托,但执行合伙人全部是和中信国安集团关系密切的人士。其中,瑞煜与巨合的法人和执行事务合伙人,均为中非信银(上海)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它的实际控制人为中信国安集团。合盛源的大股东宝鼎百川,法人及执行合伙人是中信国安基金,中信国安集团持有这家基金40%股份。

 

换言之,几家民营企业刚刚成为新股东就质押股权,融到的资金竟高于入股投资款。

 

五家民营股东利用交叉持股、股权质押、相互担保等,将中信国安集团的股权最终回归到中信国安集团自己手里,这背后大体包括三类人:一是原有管理层,如李士林等创始人员;二是王雪冰、徐放鸣、关鑫等裙带人员;三是几个无法穿透的信托计划,那里藏着更庞大的利益集团。

 

此时的中信国安集团,再现中信当年的吸管效应。40年前,初创的中信是执政者伸出国门的一根油管,用于吸纳外资。如今,“混改”之后的中信国安集团,在吸管的底部增加了多个分支,一是直接吞噬国有资产,二是通过资本市场吸食民脂民膏。

 

常振明的两个心病

 

美国有财团,日本有财阀,赤色政权则开创了“中信模式”这样的经济集团组织,它类似于Konzern——相关利益共同体,是垄断组织的高级形式之一,由不同经济部门的许多企业联合组成,旨在争夺原料产地、垄断销售市场和投资场所,以获取高额垄断利润。

 

在邓小平年代,中信开启了“资本家+国有资产”的代管模式,同时向国际社会释放出开放的信号,实实在在引入外资。创始人荣毅仁得心应手,毕竟荣氏家族有400多位亲属分布在世界各地,使得中信成为联络世界的综合平台。在深圳特区之外,这个公司特区没有地域概念,党系与行政的挈肘轻得多。

 

与深圳同步,中信一直走在改革的前列,后来重组的中信集团,为中国金融业今后混业经营提供了新的经验。在荣毅仁之后,两任董事长均由“红二代”王军、孔丹执掌。他们之后,是现任常振明。

 

常振明1956年10月生,15岁时曾是北京棋类专业队队员,队友包括聂卫平、谭炎午。90年代初,他任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纽约代表处副代表,还常常参加围棋比赛。

 

此后,常振明先后担任中信实业银行副行长、中信证券董事长、中信嘉华总裁等,先后参与过嘉华银行、中信泰富有限公司的救火行动。而在建行行长任内推动其上市,成为履历中最大亮点。

如今,63岁的常振明已在超龄服役。通常,央企掌门为副部级,退休年龄是60岁,上限63岁,只有极少特殊情况延迟到65岁,其中一种是配合调查。

 

在他执掌中信集团的十年里,有两个心病不可回避:一是2014年中信国安集团的“混改”,如今复盘,利益输送太大,窝案余波正在蔓延;二是2015年中信证券人事地震,董事长王东明引咎辞职,包括总经理程博明在内的多名高管被查,继而关联证监会副主席姚刚、“私募一哥”徐翔等案。

 

面对那个数百人组成的中央调查组,常振明将以什么样的方式谢幕?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7 回复 borninheaven 2019-11-27 11:06
共党虽然是和平演变了, 变色了, 但没有被清算, 没有两代的过度, 总是难稳定
5 回复 总裁判 2019-11-28 01:22
本文还是没有突出党的领导,把党对大盘航空母舰的掌控,以及具体情节遮蔽了。
常振明不过是只替罪羊。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11-30 20:5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