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里斯让加州偷窃950美元不算犯罪?假的。

作者:Brigade  于 2020-10-9 04:3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转文|通用分类:政经军事|已有21评论

可华人圈为什么爱传?

这是【破桥的不舒适区】的第 45 篇文章。本专栏主要讲解思维方式和舆论分析。iOS 用户可用 PC 端付费然后返回苹果手机阅读本专栏所有作品。

本文为美国 2020 大选相关,正文免费。

××××××××××××××××××××××××××××××××××××

几天前拜登宣布选择卡麦拉 · 哈里斯(即贺锦丽)为副总统候选人。不出预料,中文微信群里面当日就开始传她各种黑料,先是图片,然后是公众号文章。

海外中文号习惯性秒变川粉号:贺锦丽让加州盗窃 950 美元不坐牢不算犯罪

本文应在谣言出台当天写,但工作之余的有限时间得用在更重要的地方——诸如 “美国新冠肆虐人却没多死”、“大数据证明新冠不可怕”,这些在中文圈热传的,全篇捏造数据和图表的文章。谎言和阴谋论背后将会是新的数十万人死亡,与之相比,党派之争不重要。

美国疫情死了接近 20 万人,正说明谣言盛行的代价。具体到上面两幅图,本文只谈其中 “偷抢不到 950 美元不坐牢” 这条。此后本博还将写篇与哈里斯相关的文章,讲华人圈反 S386 的思维死结。

谣言里这个说法,指的是她起草和推动的加州 Prop 47 法案(2014 年在加州全民公投通过,59.6% 支持,40.4% 反对)。这个说法的问题在于:

首先,偷盗少于 950 美元 “不算犯罪” 或者 “不坐牢” 的说法都是捏造的,正确说法是不算重罪。而且,只包括偷盗,不包括抢劫。

其次,Prop 47 虽然包含 $950 美元重罪线这一条款,但该条款却非 Prop 47 法案所发明。它出自 2010 年加州议会通过的 AB 2372 法案 [3],后者和哈里斯并无关联。当然 AB 2372 不止这一条,内容很多,不冗述。

加州参议院对 AB 2372 的表决记录,是否支持重罪线从 400 美元提高到 950 美元

再次,参与起草和推动 Prop 47 法案,是哈里斯作为加州总检察长受议院指派的职业义务,她本人并没有对该法案发表过任何意见,相反她在各种场合认为自己应对此保持中立态度。[1] [2]

哈里斯作为总检察长认为她对更改刑罚的法案应秉持中立

不过,有个关键处是说对的,就是 Prop 47 的确是个轻刑化倾向的法案。而且,它比 $950 重罪线走得更远。

观察当时英文媒体中反对 Prop 47 的言论,你会发现讨论往往集中于 “非法持有氯硝西泮(治抑郁的处方药物)视为轻罪会助长麻醉强奸”、“DNA 查验过于广泛”、“偷窃枪支和冒用他人身份视为轻罪会影响公共安全”、“吸毒者不强制收监他们不太会主动去寻求矫正” 等等非常具体的问题。

而中文舆论则完全不同,它的攻击点集中于一个早在该提案四年前,就已经通过的法条上。

为什么会这样?第一代华人圈子信息污染严重,且它们对左翼政策理解和接受不能。其实我们考察最上面那条谣言的重点就知道了:

1. 偷盗 950 美元不是有罪和无罪的界限,也不是坐牢和不坐牢的界限,而是重罪(felony)和轻罪(misdemeanor)的界限,轻罪在美国绝大部分州不能判刑超过 1 年。华人圈里的谣言说的都是少于 $950 无罪或者没事,警察不管,这不是事实。这种造谣战术在 2016 年有效,现在依然有效。

2. 即便有些人知道第 1 条,华人圈对轻刑化的接受度也不够。你说有效打击犯罪,改善社会,需要把轻罪罪犯从轻发落,第一代华人移民完全理解不了。与华人圈的指责有所不同的是,哈里斯因为在某些细节坚持重刑而被左翼所批评。

3. 即便有些人知道第 2 条,也很难抗拒中文圈那些宣传。华人圈的舆论是将 Prop 47 与加州特别是旧金山地区大规模发生的 car theft(即乘车内无人时,砸破车窗玻璃偷窃)联系起来的。后者是真实存在也令人厌恶的。这种叙述上的 “挂钩” 让华人将法案视为鼓励犯罪的诱因——当然,他们绝大部分并不会因此离开加州。

以上这三点,我一个个说。

一、为什么美国第一代华人会对美国的事儿 “不了解”?

在这条谣言传出时,民主党的支持者群里做了这么两个图反击:

民主党华人支持者做的标语:德州 $2500 不是重罪

民主党华人支持者做的标语,讽刺对方双重标准

在加州把 felony theft(盗窃的重罪线)从 $400 提到 $950 之后,共和党的大本营德克萨斯州,把它的重罪线从 $1500 提到了 $2500。看这两个图的意思,是说共和党,或者说特朗普的支持者(其实这两个群体已经高度重合)双重标准。

但无论做这个图的人,还是传这个图的人,心里都是清楚的,对方不是双重标准。

而是——

根本不知道德州有这回事!

**根本不知道德州有这回事!
**

**根本不知道德州有这回事!
**

嗯,得说三遍。

德州将盗窃的重罪线提高到了 2500 美元

图:2015 年,德州议会通过 HB 1396 法案,将重罪线案值从 1500 美元提高到 2500 美元。[4]

为什么不知道?我们要从第一代华人(即成年后从中国移民来美的群体)的特性说起,他们对政治极度冷感,这是从中国带来的习惯。他们从来就不关心公共生活,因为在中国做这种事缺乏渠道,充满危险,无法推动,以至于会有深深的挫败感。

在美国,要引爆这些人的政治热情,你好好说话、讲理、宣传、普及,那是没用的。他们要么不阅读,要么回头就忘,因为根本不关心。

加州和其它州不同的是,它经常使用公投。所以 Prop 47 为了获得公民支持,宣传了好多年,对加州人来说,这法案的方方面面早就应该是常识了。但你会发现,很低级的谣言从 2016 年传到 2020 年,在加州华人圈依然欢畅,就是因为他们对法案压根不了解。

为什么他们会既热诚,又不了解呢?因为有些政治团体发现,虽然好好讲理无法打动他们,但某些特定的办法却可以有效地调动这些人,这个办法就是恐吓。

偷盗 950 美元不犯罪!再不投特朗普你的车就完蛋啦!

撞死华人拿绿卡,非法移民的如意算盘,再不投特朗普你的人身安全就没有保障啦!

推行男女同厕,偷窥狂泛滥,政策推出当天,我家旁边的公园女厕所就有男人偷窥。叫来警察结果对方理直气壮说自己合法,再不投特朗普你的女儿厕所都上不了!

大麻合法化,大麻店开进中小学周边,万圣节不坏好意的人给小孩发大麻糖。再不投特朗普,你家小孩将来就吸毒啦!

……

如果你仔细观察,就能体会到第一代华人参政的行为规律很有意思。法案出台之前,他们没动静,各种听证会一个也不去。法案一出台,微信群里一煽动,议会、政府大楼就成了华人博士们指着议员、官员鼻子骂街的菜市场,更不用说电话,早就打爆啦!

这些恐吓,有三个特性:周期性、指向性、保守性。

【周期性】在中文舆论圈里,危机爆发呈现周期性。比如大麻公投结束,发大麻糖的坏人就全部跳出来了。比如放松跨性别使用厕所,偷窥狂就全部跳出来了。比如重罪线一提高,砸车的人全部跳出来了。等到尘埃落定,这些犯罪分子在微信群里又神奇消失了。你近两年还听说过加州公园女厕所偷窥狂的故事吗?没有了。他们要等到下次同类话题处于热点时再来偷窥。

【指向性】解决这些问题的指向性也很明确,那就是投共和党投特朗普。街头偷窃警察接到报案不管怎么办?谴责警察?改革警务问责机制?Defund the police?不,当然是投特朗普投共和党。他们知道加州 40 多年前还是深红州的时候,犯罪率是啥样吗?不知道。

【保守性】所有这些令人恐惧的议题,都是保守派议题。你问那些华人:新冠死了 17 万你恐惧吗?疫情都爆发半年了检测还要六天才出结果你恐惧吗?华人绿卡这几年少发 15% 你恐惧吗?H1b 停掉了你恐惧吗?几十万华人留学生身份存疑你恐惧吗?总统煽动中国病毒功夫流感你恐惧吗?精神病人开放持枪中学老师带枪上学你恐惧吗?你女儿被强奸怀孕了不让堕胎你恐惧吗?——他们不恐惧:美国本来就这样嘛。

而在华人圈里,加州又是话题中心。以上那些政策,发生其它州,并不会有华人讨论。但到了加州就成为华人圈的议题中心——谁叫加州华人多。那为什么那么不满又往这里跑?这个他们自己也未必意识到。只是觉得这儿经济好工资高,华人工作也好找——但这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二、为什么要轻刑化?

最近路易斯安那州,美国最穷的那几个州之一,出了个新闻。州最高法院驳回了下级法院提交的重审某过往案件的动议。

为什么下级法院想重审?因为法官回溯案卷时,认为这个案件当年判得太重。

多重呢?无期徒刑。犯人叫布莱恩特,要在牢里呆一辈子,他是 1997 年判的,现在已经呆了 23 年。

这个犯人到底有什么罪?他偷拿了一把剪植物的园艺剪子(hedge clippers),未遂。这样一把剪子,在今天 Amazon 上的价值大概是 20-150 美元之间。大部分剪子卖 30-40 多美元。

那为什么会判那么重呢?因为他此前有犯罪记录。79 年(20 岁)他持械抢劫,被判入狱 10 年。出狱后又被判了两次轻罪(数额很低的偷东西或假支票)。根据州法中的 “惯犯法”,判处终身监禁。假如你在中国经历过 80 年代,就知道中国死刑罪名中有个类似的叫 “惯窃罪”,枪毙了不少人,该罪名于 97 年废除,惯窃变成偷盗罪名下的一个加重情节,刑罚大大减轻。而美国一些州的刑法,背后差不多就是中国 80 年代的那些认识。

这类案例在该州并不新鲜,1996 年,一个名叫杰克逊的男子在该州因为偷盗一件 159 美元的夹克被捕,同样因为此前有三次案底被判无期徒刑。

下级法官为布莱恩特的案子重审写了很多理由,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法官说:“这个人犯罪的时候是 38 岁,我们已经把他关了 23 年,花了纳税人 51 万 8667 美元,今年他已经超过 60 岁了,假设他再活 20 年的话,最后要花我州纳税人超过 100 万美元。”

法官发出灵魂之问:“他就是偷了把剪刀而已啊,还未遂,为什么路易斯安娜州的纳税人要为他支付 100 万美元?”

这个矛盾非常醒目,即便该型号的剪刀价值高达 100 美元,他每天都偷一把,偷上 30 年,也才 100 万美元。你要是把这笔钱直接发给他,他可以在这个最穷的州过得很舒坦,干活贡献社会,就算不干活也能消费提振经济。

但普通人是很难转过这个弯来的。因为这涉及到人们一个根深蒂固的弱点,就是底层的那些犯罪行为,发生在自己身边的,贴近个人经验的,才会被他们明确地认知为犯罪行为。这些损失,才被视为个人和社会损失。什么刑罚成本;抓捕成本;监狱运营成本;服刑人员在监狱里被发展进犯罪网络,出狱后重新犯罪的成本;重刑导致非暴力罪犯被抓捕时倾向于使用暴力拒捕的成本;看管人员成本;这些东西,是不被视为 “损失” 的,至少他们意识不到。

我经常举一个例子,如果一个城市,突然有一天发生了 1 万起砸车偷窃案,保证整个城市的人都气炸了,恨不得把所有小偷全部判无期。但你仔细核算一下,假设每部车平均修理 + 误工费用是 2000 美元,这总案值也就只有 2000 万美元。可在洗钱、商业欺诈、贪污等等事情上,这个案值只是个小案子。情节轻微的罚点款,严重的判几年几十年,也就差不多了。对于这类犯罪,普通人不关心不了解也不懂。像华尔街在 2008 年搞出那么严重的经济危机,你想想中间包含多少欺诈案件?还不是绝大部分都迷糊过去了。

所以对非暴力的经济犯罪施加重刑,到最后基本上就变成专门针对穷人的惩罚。从道义和公平上是说不过去的,从经济上是亏损的。

加州其实和路易斯安娜类似,是个刑罚非常重的州。当华人圈里在骂加州 Prop 47 及 950 美元重罪线是 “脑残法案” 的时候,他们意识不到加州这个值已经偏低了。

全美脑残?

在大家心目中,加州是个深蓝州,各项政策应该是比全美左一些或者极左才对。不过,加州蓝和新英格兰地区(美国东北传统工业区,最早的殖民地带)的蓝是不同的。加州蓝重要的一部分是 “族裔” 蓝,随着墨西哥裔的涌入而变蓝,跟东北的白左蓝差异还是不小的。

加州长期秉持里根的重刑主义,检察官包括哈里斯都有这个倾向,或者说经常要克服自己这种倾向。加州的 “三击法”(Three strikes law,也可译为三振出局法)特别知名,类似路州的惯犯法,多次犯罪无期监禁。尽管很多州都有三击法,但适用三击法的罪名远没有加州来得丰富。

这种方法导致的后果就是加州监狱人满为患,监狱厕所比拼多多还挤,最终招致最高法院 2011 年的强力干预。尽管很多人相信它对犯罪是有效的。

自 80 年代起,加州因为预算崩溃,逐渐开始反思此前的政策,以降低政府支出为目标,着手降低监禁率。到了 92 年,以洛杉矶大骚乱为标志性分野,加州变蓝,并越来越蓝,民主党更加关注社会公正、教育和保障,不看重刑罚,同样希望降低监禁率。

截止 2018 年,加州 10 万人监禁 581 人,少于美国平均的 698 人(排美国前三位的是俄克拉荷马 1079 人,路易斯安娜 1052 人,密西西比 1039 人)。当然,由于美国的刑罚系统在发达国家里很特殊,所以加州这个数字依然还是太高。

美国和其它发达国家对比

考虑到无论美国和加州,人们目前对监禁这一行为的观念发生了极大变化。而观念会转换为投票,投票会转换为法律,法律会影响入狱人数。所以可见的趋势是入狱者将继续减少。

三、轻刑化对犯罪率的影响

最后谈 Prop 47 到底对加州的犯罪率有没有影响。目前相关研究很多,结论也并不统一。这很正常,因为对一个影响广泛的社会政策来说,6 年是一个太短的时间段,可供观察的数据不足。且犯罪率变化的因素过于复杂。媒体也处于一惊一诧反复打脸被打脸的过程中。贴一系列图表吧。

几个关键时间点:

1992 年,加州以 Rodney King 事件为分野,由深红州变成深蓝州。(但 92 年总统选举、此后多年的州长和州议院的红蓝变换均复杂,不冗述)

2011 年,AB 109 法案在议院通过,非暴力轻刑犯从州监狱分流至县监狱或家中缓刑等。

2014 年,Prop 47 法案公投通过。

2004-1010 年,哈里斯(贺锦丽)任旧金山地方检察官

2011-2016 年,哈里斯(贺锦丽)任加州总检察长

暴力犯罪,加州 vs 全美

图:暴力犯罪率。加州(深蓝)vs 全美平均(浅蓝)

财产犯罪,加州 vs 全美

图:财产犯罪率。加州(深蓝)vs 全美平均(浅蓝)

加州犯罪的大历史

图:纵观历史,从 1960 年到 2018 年,加州的暴力犯罪率(蓝色)与财产犯罪率(橙色)

如想对 70 年代起以里根政策为代表的 “大监禁” 的影响稍作了解,可阅读我这篇文章

旧金山地区的谋杀案

图:旧金山地区的谋杀案件。原图主要用于说明哈里斯任职期间的谋杀案数量变动。但我个人认为谋杀案案发数量与检察官无关,只与社会环境和政策有关。

加州砸车案

图:加州人口密集县的砸车盗窃案发率(2008-2018)。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1

拍砖
2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1 个评论)

2 回复 Brigade 2020-10-9 04:35
对于Backchina上谣言的驳斥:

这里另外有人说BIDEN当了几十年议员什么也没干。议员是立法的,很难说个人有什么成就。
现在你又说她(Harris)在加州什么坏事都干了。比如说她“第一位女性检察长,并在2014年连任。也就在她连任期间,她起草和推动了加州 Prop 47 法案".
懂一点政治的人难以相信。她是检察长,可以说是州司法部长,是起诉犯罪的,而法案投票立法是州议会的事,美国是这样一个没有三权分立的独裁国家吗?到现在还不是。
比如美国总检察长是总统任命,参议院通过才行。他算老几,可以指使参议院把这个定罪条件那个量刑标准改改?
2 回复 qxw66 2020-10-9 04:38
制裁共和党!
2 回复 Brigade 2020-10-9 05:34
杀光6亿穷人?被一封爱国大学生的公开信震惊了

这种人在中国就是共产党或者共产党的走狗。
这种人来到美加就是白人种族至上主义者并且想靠外国力量杀光中国人。
4 回复 舌尖上的世界 2020-10-9 07:13
中国人造谣撒谎已经到了歇斯底里的地步。我总有一个感觉,就是他们的背后是有什么势力组织在推动。接下来的问题是谁最有能力牵着中国人的鼻子走?我提一个线索:裤裆里掏手榴弹是哪里发明的?
2 回复 Brigade 2020-10-9 07:22
舌尖上的世界: 中国人造谣撒谎已经到了歇斯底里的地步。我总有一个感觉,就是他们的背后是有什么势力组织在推动。接下来的问题是谁最有能力牵着中国人的鼻子走?我提一个线索:
我怀疑是不是有人拿台湾或者邪教或者川普的军师疤脓(或其同伙)的钱了,如此卖力为川呐喊。
若非看到极右和种族主义份子如此猖狂撒谎,我也没有必要写这么多帖子。有几个华人看?有几个不是在蓝州?有几个人有投票权?无论是谁,在这里发贴,影响力其实很小。还不如像我捐出$1000(大约)给民主党更有效。极右们,川那么缺钱,带着病毒到新泽西交换赞助,你们没有可怜他,捐几分钱?
2 回复 舌尖上的世界 2020-10-9 07:42
Brigade: 我怀疑是不是有人拿台湾或者邪教或者川普的军师疤脓(或其同伙)的钱了,如此卖力为川呐喊。
若非看到极右和种族主义份子如此猖狂撒谎,我也没有必要写这么多帖子
我的看法:如果看不到中共暗地里其实更希望川普连任,那就太天真了。老贼是在从内部破坏着我们的体制我们的社会我们的文明,他是中共最得力的帮手。他现在所做的是在为连任失败做准备,借右翼极端武装动乱搞垮美国。那些组织不是已经在跃跃欲试了吗?
2 回复 Brigade 2020-10-9 07:47
舌尖上的世界: 我的看法:如果看不到中共暗地里其实更希望川普连任,那就太天真了。老贼是在从内部破坏着我们的体制我们的社会我们的文明,他是中共最得力的帮手。他现在所做的
共产党,邪教,台湾民进党,美加极右华人,逃离中国的罪犯,不约而同希望川普连任。怎么可能?谁知道他可以先搞跨共产党还是先来个排华法案?
2 回复 舌尖上的世界 2020-10-9 08:00
Brigade: 共产党,邪教,台湾民进党,美加极右华人,逃离中国的罪犯,不约而同希望川普连任。怎么可能?谁知道他可以先搞跨共产党还是先来个排华法案?
功利的中国文化把所有这些沉渣凝聚在一起。
2 回复 Brigade 2020-10-9 08:03
舌尖上的世界: 功利的中国文化把所有这些沉渣凝聚在一起。
无论如何,说明中国人没有核心价值观,充满了投机心理,没有真正的朋友,自愿做走狗,主子不需要走狗时便成了野狗。
2 回复 Brigade 2020-10-9 08:48
说她要为此承担责任,就像说秘书打字也要承担责任一样,丧心病狂。显然州和联邦运行不完全一样,很难想像参议院会找总检察长起草法案。川污蔑左派是无政府主义,他号召要解放密西根州,结果真有极右民兵要绑架杀害州长而被FBI逮捕。那么把抢劫的重罪标准由$400提高到$950别说不是一个人定的,可是无论是谁定的,不能说不合理,你们不要搞无政府主义。难道极右傻瓜们希望50年不长工资吗?你们怎么不谴责德州的$2500呢?难道你们到了德州都成了亿万富翁,在加州你们就是只值$400的穷光蛋?
3 回复 dongbeixinan 2020-10-9 09:00
我以前知道加州只是吧$950 以下的偷盗由重罪变为轻罪,没有了解到这么多详情。谢谢澄清!
很多华人自媒体对民主党各种造谣,非常恶心!
2 回复 Brigade 2020-10-9 09:07
慈林: Brigade氣量狹窄,不容批評。將不同意他觀點的人拉黑。
你这样种族主义者,想要平等吗?要言论自由吗?言论自由是政府的责任,而个人无法阻止他人言论自由,你可以随便自己发贴。但是想搭别人顺风车来作恶,司机完全应该把你踢下车。
慈林: 說實話,我願意生活在白人 治下的國度。不願意生活在x人治下的國度。
3 回复 看得开 2020-10-9 10:31
你上当了! 下三滥的老贼与川粉们一样,无法为因老贼的渎职死去超过20万的美国人辨护,只有造谣抹黑对手。    2016年他成功抹黑了希拉里,指希拉里为克林顿资金贪污。结果政府查了三年也查不出希拉里犯罪,却是老贼全家因老贼私用慈善基金,而被政府罚了二千五百万美元款。
3 回复 看得开 2020-10-9 10:38
舌尖上的世界: 我的看法:如果看不到中共暗地里其实更希望川普连任,那就太天真了。老贼是在从内部破坏着我们的体制我们的社会我们的文明,他是中共最得力的帮手。他现在所做的
我上星期在北加州乡村里出差,亲自听到那些白男川粉们说:“如果听到老贼号召,他们会冲到市区中心开枪。” 这就是老贼期待的勇敢男人。恐怖!!!
2 回复 舌尖上的世界 2020-10-9 11:13
看得开: 我上星期在北加州乡村里出差,亲自听到那些白男川粉们说:“如果听到老贼号召,他们会冲到市区中心开枪。” 这就是老贼期待的勇敢男人。恐怖!!!
不是开玩笑!这次密州武装分子不仅仅是筹划绑架州长,他们是要推动内战。大选引发本土恐怖袭击可能性相当大。红了眼的黄川粉们到时候干什么?尿裤子?
4 回复 青若 2020-10-9 12:00
好文!谢谢分享!
回复 Brigade 2020-10-9 20:19
一篇在什么大妓X表过的文章被转来转去,也是谣言

https://www.backchina.com/blog/135369/article-327477.html

这篇文章的问题是,H.R.3884 - Marijuana Opportunity Reinvestment and Expungement Act of 2019,是众议院的提案。而哈里斯是参议员。因此,不是她提出这个提案,甚至她都没有投票权。

提案署名人:


116th CONGRESS
1st Session
H. R. 3884

To decriminalize and deschedule cannabis, to provide for reinvestment in certain persons adversely impacted by the War on Drugs, to provide for expungement of certain cannabis offenses, and for other purposes.

IN THE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July 23, 2019
Mr. Nadler (for himself, Ms. Lee of California, Mr. Blumenauer, Mr. Jeffries, Ms. Velázquez, Mr. Gaetz, Mr. Cicilline, Mr. Cohen, Mr. Correa, Ms. Dean, Mr. Deutch, Ms. Escobar, Ms. Jackson Lee, Ms. Jayapal, Mr. Johnson of Georgia, Mr. Ted Lieu of California, Ms. Lofgren, Mr. Raskin, Mr. Swalwell of California, Mr. Evans, Ms. Gabbard, Ms. Haaland, Mr. Huffman, Mr. Khanna, Mr. McGovern, Ms. Norton, Mr. Perlmutter, Ms. Pressley, Ms. Waters, and Mrs. Watson Coleman) introduced the following bill; which was referred to the Committee on the Judiciary, and in addition to the Committees on Energy and Commerce, Agriculture, Education and Labor, Ways and Means, Small Business, Natural Resources, and Oversight and Reform, for a period to be subsequently determined by the Speaker, in each case for consideration of such provisions as fall within the jurisdiction of the committee concerned
回复 nierdaye 2020-10-9 20:34
我请教一下,那个violent crime, 是按照起诉数量还是最后定罪成功?
回复 nierdaye 2020-10-9 20:46
另外,有没有零售业小业主的统计分析报告,店内小偷小摸是更少了,还是更多了。或者保险公司的数据如何等。不必要的重罚会加重社会不公,减低人改过自新的可能。类似这些定罪标准的变化,在实际生活中带来了什么结果,很值得细致的比较、分析、研究。比如报案的减少可能不是罪行的减少,而是对警方失去信心。店内偷盗的增多也不见得是减轻判罚条款带来的恶果,因为可能和就业环境、经济形势等都有关系。

个人对这样的研究分析论文很感兴趣。如果楼主有这方面的信息,还望指导一下。
回复 Brigade 2020-10-10 00:54
美军士兵:特朗普说了是中国的错 遇Chink我就开枪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10-10 05:5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