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到纽约市的第一天

作者:qwxqwsean  于 2020-11-14 09:0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移民生活

11/13

我到纽约市的第一天

我是昨天中午到新泽西的机场,然后乘1.6美元的公交车,和2.75元的地铁,傍晚到曼哈顿的世贸中心。

从地铁出来,就是世贸中心的大堂,大的像体育馆一样,其内部设计了很多横梁,模仿死人的肋骨,也可以说像恐龙的肋骨。站在大厅里,就像站在一个大如体育馆的恐龙骨架的胸腔里。

我知道美国政府像中国的强拆一样爆破拆除了世贸大楼,把赖在楼里不离开的三千多个钉子户都砸死了。 政府遥控驾驶的两架客机撞进了大楼,大楼的内部广播叫人们撤离,结果有三千多人自以为是磨磨蹭蹭不走,然后布什下令按下起爆按纽,钉子户们就都和大楼一起灰飞烟灭了,政府还派了几百个消防员一起陪葬。据说世贸楼那天砸死的三千多个钉子户没有一个是犹太人。

被砸死的那些不识时务的钉子户们死的冤,不过如果他们在大楼刚被飞机撞时都脚底抹油撤离,大部分人也不会被砸死。

这些人虽然死的冤,但我也不同意把新建的世贸楼大堂设计成骷髅的胸腔,至少我的观感不好。

这两天纽约市一直下着小雨。我对小雨不太在乎,为了省两块五的地铁票,我步行20分钟从世贸中心走到唐人街。我用3.5美元粮票买了一个超大的盒饭,白菜,油麦菜,猪肉饼,米饭,还有一美元粮票买了半斤处理的饼干。先填饱肚子。

吃饱喝足,我才开始用唐人街的路边的免费公用电话打电话试图联系免费的隔离酒店。然后我发现纽约市的对外州外国来的旅客的隔离政策不仅不执行,而且是故意不执行。

我在12号夜间和13号上午都很卖力地用公用电话打两个热线号码试图弄个免费的隔离酒店住,结果接线员都是以听不清为由挂断。 我前后用了约十个免费的公用电话,其中半数以上是坏的,但至少两三个是好的。接线员并不是真的听不清,我如果咨询的是别的事,接线员就听的清,我如果说想找隔离酒店,接线员就说听不清并挂断。

我昨天晚上在曼哈顿睡街边某处,感觉还行,貌似15摄氏度,小雨,夜里睡觉不冷。我见到很多个流浪汉睡街边。都是男的。这也说明,虽然因为疫情多安排了一些流浪汉住酒店,但还是有很多流浪汉住不到酒店。我早上和一个八成黑40岁的流浪汉聊天,他说他是故意不去住酒店,但他指点我怎么去住免费的酒店。

我见到很多流浪汉在小雨中露宿街边,不知道其中有多少人是可以住酒店但故意不住的。即使能住,也不会是轻易给住的,各种麻烦,预约,排队,和各种限制。

免费的住房在理论上存在,实际上麻烦到了很多人宁可睡街边,也不去住。

网上说纽约市全民免费吃盒饭,那有那么美? 我今天中午,为了咨询如何申请免费住酒店,去一个流浪者餐厅吃饭,约200个人在小雨中排队领盒饭,我也领了一份,西餐难吃死了。一碗杂沙拉,不是蔬菜,是一团煮熟捏碎的三文鱼肉,一团煮熟捏碎的绿色不知什么蔬菜,一把水煮的腰豆,一把水煮的不知什么草籽,都是冷的,没什么味,一块咖喱烤鸡胸,不好吃,一块巧克力甜点心,一个小苹果。

我并不关心纽约市的免费盒饭在哪里,因为知道肯定都是难吃的西餐,而且要在指定时间地点排长队。我用粮票买的中餐盒饭也相当于是免费的,只要我人还在唐人街,我就吃中餐盒饭,不吃那些所谓的免费西餐。

关于住隔离酒店,我昨天到纽约市,并无人通过手机联系我。我昨夜睡街边。

然后今天上午我的手机收到几个来历不明的留言。我如果用我的手机去听那些留言,是要收一分钟一毛钱的电话费的,所以我尽量用街边的免费公用电话去听留言。

下午我才试图听我手机的留言,结果发现tracfone给我挖坑,我用我原来的密码无法收听留言,于是我试图通过tracfone的网页重设密码,而网页上的关于如何修改密码的操作不适用于我的手机,我的手机是老LG,几乎不能上网。其网上的指导,适用于新式的指定牌子的几种手机,用不能上网的老LG,或新式手机但不是它指定的牌子型号的,都不能重设密码。我两三次联系其客服,都很敷衍不解决。 最后我用另一种我摸索的方法,才得以重设了密码。

然后我才能用公用电话查我的手机留言,其中有一条是关于入境旅客隔离的,说不自觉隔离就罚款,说如果在自己隔离期间发现有什么困难,可以打212-covid19。

我一听,这不就是在暗示可以通过这个电话申请住免费的隔离酒店吗? 我就下午四点多打过去,果然是可以安排免费的隔离酒店,在布录仑还是哪,但今天没房间了,叫我明天上午再打电话问。

我稍后想了想,我宁可睡街边也最好不去住。我住街边没人管,可以走来走去办自己的事,我住隔离酒店的话,出门就会受限制。

隔离酒店可能在很偏僻的地方,往返车票肯定要我掏,吃饭不知道是否免费,但即使允许我出门找超市买菜,肯定也吃不到中餐。

中国对从外国来的人的隔离是很猛烈的,先是行政拘留十五天,而且是自费,而且是天价,一天吃住费几百元,刑满释放后一个月内仍然监视居住,到哪个公厕解手,到哪个商店购物一律被严密监视,几个月后仍然处于被半监视状态,相当于囚犯的假释。

美国对外国来的人,洛杉矶机场,亚特兰大机场,纽瓦克机场,都是不测体温,不过问,更不查核酸,不做任何处理,相当于没这回事。

我这次在中国呆了整年才回美国,一回来就发现损失了两笔钱,一是纽约市的公交卡过期,卡里的二三十美元余额没了。

二是我的粮票卡在去年十一月离开时大约还有2600元,我这次回来发现只剩580元。应该不是被盗刷。之前不没收我的粮票是因为我时不时在用,我整年不用,就被工作人员盯上了,扣掉了我两千美元的粮票。其实按规定一年以上不用的粮票都可以没收,工作人员给我留了几百元给我塞牙缝。我辛苦节俭出来的成果就这么丢失了。

我的1200美元的疫情补贴也差点丢了,我今天才在网上查到1200美元的疫情补贴,最后的申报期限是11月21日,我赶紧申报。

也不容易呢,一定要我2018年报税的pin,我2018年不是自己报的税,而是由雪城县政府的公务员免费为我报的税,退税也不是打到我的银行账户,而是把支票寄到当时我住的避难所。县政府的公务员用县政府的官方账号为我报税,我自己哪来的pin?

同时还要我出示我2018年总收入agi的具体金额,我哪里还记得?后来我终于在我的邮箱里找到我2018年在那个西餐牛排店当了两个星期屠夫的工资w2表。以及我在那之前,2015年报税的pin,再次申报,才被接受。

如果我自己找不出这些历史信息,irs就不接受我的申请,那么我就只能立即填2019年的纸质的报税表寄出去。问题是申报的最后期限是11月21日。这最后几天我不一定能办的下来。幸亏今天傍晚收到irs给我的邮件回复说已经接受了我的申报,勉强留住了这1200美元的补助。

2020年的疫情补助只有这个春季发放的1200美元吗?

因为我没有过去18个月以内的工作的雇主,估计彻底领不到任何失业保险,即使我拿到这1200美元疫情补贴,我估计是普通美国人里领到疫情相关的补贴最少的人。

我回到纽约市的第一天,慌慌张张地买唐人街的盒饭吃,心急如焚地申请疫情补贴,犹豫不决地申请免费的隔离酒店。如果只是让我在十几度的气温里睡街边,吃中餐盒饭,我就不会有什么压力。我2019年11月10日离开纽约市去中国前,在最低负一摄氏度的气温里露宿了23天,都不以为然,今年的天气明显比去年暖和。

我都算是在美国混社会的老油条了,每走一步都这么费力。 换成其他混滋傻们,我难以想像其它人是怎么过日子的。

在同等条件下,你们怎么会滞留在美国的机场四天,食宿费为零?

假如你们从中国来到纽约市,会怎么安排住宿?怎么联系隔离酒店,而且还要是免费的?

住隔离酒店真的好吗?但我觉得还不如睡街边。你们会怎么在15摄氏度的小雨中睡街边?

你们在同等条件下会怎么申请这即将到期的1200美元疫情补助?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11-14 11:0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