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两个黑男室友

作者:qwxqwsean  于 2021-1-9 04:5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移民生活

1/8

我的两个黑男室友

我住在brc避难所,我所在的卧室有13个人住,每隔一张空床睡一个人,因为疫情,原本可能26张床的卧室只住半满,两个床之间相距大约四米。

每天晚上十三个床都会住满,但平均每天都会有两个人迁出和迁入。

在我的床位右侧十米处的一个床位,在1/7凌晨一点入住一个60岁黑男。在凌晨三点时他坐在床上,穿着长裤,掏出几吧小便,尿液抛射到距他床一米远的地板上。尿量可能接近一升。 我好奇他怎么穿着长裤坐着小便。他不是残疾人,肢体行动没问题,厕所位于卧室门外20米的走廊,上厕所还算方便。

我的右侧邻床是个30岁白男,他半天前听说我没领到衣柜的锁头,好心叫我去办公室领,我去了两次没领到,凌晨三点半我起床第三次去办公室看能否领个锁头。我去办公室时路过60岁黑男在他床边撒的一大泡尿。

在办公室,一个30岁黑妇在办公,我问是否可以领个锁头,她说现在没有锁头。我顺便就向她投诉在我的卧室,一个新入住的人不能保持基本的卫生,把尿撒在他床边地板上。

我一般不会打小报告,即使是60岁黑男在宿舍里往地板上小便。这次是我去办公室试图要锁头,顺便报告有人在卧室里往地板上小便。我不会专程去报告。

我回到卧室躺下,过了几分钟,目睹该60岁黑男站在他床边又小便,他这泡尿和他的上一泡尿相隔大约半个小时,看来他的尿不少。

然后他坐在床上点烟抽烟。卧室里不准抽烟,但很多人偷偷在卧室里抽烟,住客们一般认为在卧室里抽烟不是大问题,但在地板上小便是大问题。

又过了几分钟,一个黑妇保安进来查房。在这个避难所几乎所有的管理员都是黑妇,但保安则男女各半。保安经常进卧室巡逻一圈然后离开。这次这个黑妇保安似乎是专门来查看我十分钟前向办公室报告的有人在地板上小便的事,所以她在卧室里很快就找到地板上的那滩尿,并小声表示惊讶。然后离去。

过了五分钟,两个黑妇工作人员进卧室查看这滩尿。说这个60岁黑男向来如此,到处乱小便,楼里很多地方都被他小便过。然后离开。

又过了五分钟,一个黑男保安进来,对60岁黑男说他是到处乱小便的惯犯,这次已经给他安排了床位,厕所就在门外,却在床边地板上小便,做事像个小孩(act like a baby)。所以宣布撤销给他的这个床位,让他立即离开宿舍。60岁黑男不争执,立即就离开了。

然后有清洁工进来打扫。睡在与该床位相邻的一个30岁黑男是新入住的刑满释放者,对正在打扫的清洁工描述情况并表达愤慨。说他怀疑60岁黑男可能吸毒,身体方面可能不正常。

到上午八点,这个在凌晨四点被赶出的60岁黑男未经批准进来躺在他原来的床上。 保安不知怎么知道他又来了,过了几分钟,三个保安进来再次命令60岁黑男离开,60岁黑男也很配合立即离开。后来我没再目睹他进这个卧室。

这个60岁黑男被工作人员说是到处小便的惯犯,使我联想起时而在楼梯间看到的总量貌似一泡尿的不明液体,我多次见过,但不确定是尿,因为我没闻到尿味。也许就是尿,他的尿可能臊味不重不容易闻到,不然谁会时不时在楼梯间地上倒五百毫升水?

以上是这个60岁黑男室友的故事。

以下是另一个40岁黑男室友的故事。在我的床位左侧,1/6夜新入住一个40岁黑男,大个子大块头,络腮胡子。

在1/7早上八点,他问我是否可以给他一双袜子,我拒绝。

然后我有事离开宿舍,几分钟后我又返回,我发现我原本放在衣柜顶上的一瓶洗衣液被人扔在十米外那个60岁黑男小便过的位置上,地板已经被清洁工打扫干净,我的这个装洗衣液的瓶子并没有被弄脏。我把它捡起,放回我的衣柜顶上。

我怀疑可能是左邻这个40岁黑男干的。我没做任何表态,但我不敢再用卧室里墙上的插座给手机充电,把原本放在衣柜顶上的我的饮水瓶放进柜子里锁起来,以防在我离开时有人可能会污染我的饮用水。但那瓶我刚捡回的洗衣液我仍放在衣柜顶上。

我的一顶毛巾帽原本也放在衣柜顶上,到中午一点我出门收拾东西时才发现不见了,但我回忆不出它具体是在什么时候消失的。

在上午九点左右,左邻40岁黑男问我怎么使用避难所的洗衣房。我这时已经怀疑是他把我的那瓶洗衣液丢到十米外的那个60岁黑男小便过的地板上,我尽量不理这个40岁黑男,但我听他说他要洗衣服,仍然给他热情的指导。在这个避难所住客每周只能使用一次洗衣房,今天是周四,本卧室的住客只能在周四洗衣,错过今天只能等下个周四。

他听了我说的情况,马上开始收拾他的衣服准备去洗衣。他问我是否可以给他一个大塑料袋用于装他的脏衣服。我不给,我说洗衣房免费提供大塑料袋,让他去洗衣房拿袋子。

到十点左右,左邻40岁黑男再次问我是否可以给他一双袜子。我拒绝。

到中午一点,他说他要外出,问我是否可以帮他看管他的手机,以便在他外出时他可以把手机留在宿舍里充电。我拒绝,我说我也马上要出门。

他比我先离开几分钟,他对我连骂了三四次:"selfish people!f***!"我不回应不理睬。他中午出去,到夜里九点左右才回来。

然后我也收拾东西出发,我发现我原放在衣柜顶上的毛巾帽不见了。经仔细寻找和回忆,认为帽子原本确实放在衣柜顶上。怀疑是被该40岁黑男偷走了。

推测我的左邻40岁黑男在1/7上午偷了我两个东西,一是把我衣柜顶上的一瓶洗衣液扔到距我床位十米外的已经被保安驱逐的60岁黑男小便过的地板上,二是偷走了我放在衣柜顶上的帽子。

我不太懂他这样做的动机。他近乎骚扰地故意向我索要物品,向我索要袜子,我告诉他如何洗衣,他则向我索要大塑料袋,又在中午他临走时让我帮他看管手机。我原本对他的搭讪还是正常回应的,在早上八点多我发觉他把我的一瓶洗衣液扔掉,我就知道他充满了敌意并且十分危险,对他的反复的投石问路式的搭讪和索要已经尽可能回避。他的所有的搭讪和向我索取袜子,塑料袋,以及让我为他看管手机,都是对我充满了恶意的滋事。

到傍晚我回宿舍,见屋里只有一个30岁白男室友,之前我没和他说过话,我向他描述了今天上午发生的和这个40岁黑男有关和我的物品不见的情况,我没肯定地说是40岁黑男干的,只是作为故事背景描述。该30岁白男是1/1入住的,我是1/2 入住的。

到夜里九点我回来,我的右侧邻床30岁白男和他右侧的邻床30岁黑男(刑满释放者)是好友,两个人主动向我询问我当天丢失物品的事,显然是那个1/1入住的30岁白男向他们转述了信息。

我的右邻30岁白男在1/3入住,从一开始就对我十分友好,他领到了锁头,得知我没领到,他就热情指点我去向办公室领锁头。他显然是从1/1入住的那个30岁白男听说了我和40岁黑男有关的故事,极为积极热情地帮我处理这件事。他让我去办公室报告物品被盗并领锁头,我说我暂时不去,他说他就代替我去报告,然后他和他的右邻30岁黑男就一起去找工作人员了。估计是当时工作人员都在忙,没时间接待他们,他们很快又返回。

到夜里10:20,工作人员进来登记床位,我的右邻30 岁白男积极让我向正在做登记的工作人员报告我当天有东西丢失并索领锁头,工作人员得知我丢了东西,但没同意给我锁头。

到11:00两个工作人员来本卧室清理被撤销床位者的衣柜,我的右邻又积极和我一起向工作人员报告今天我有物品丢失并索要锁头。这时工作人员才同意给我发锁头。

我的右邻30岁白男对于帮我报告有物品丢失和领锁头极为积极,只要我表现的不积极,他会立即越俎代庖帮我办。他在10:20和11:00两次和我一起向来卧室办事的工作人员报告我今天有物品丢失时,我的左邻40岁黑男也在场。

40岁黑男在上午挑衅式地扔我的洗衣液和偷走我的帽子,我对于是否向室友透露,以及是否向工作人员报告十分犹豫。我担心这样会引发左邻40岁黑男对我的大规模袭击。认为也许先忍气吞声观望一两天稳妥些。

但在我下午向1/1入住的30岁白男室友讲述了这件事之后,我发现显然他,以及后来听说情况的我的右邻30岁白男和他的好友右邻30岁黑男都表达了对我的关心和支持。这几个室友都立即变成了帮我对抗左邻40岁黑男的坚定的盟友。

这样把事情公开,也会对我的左邻40岁黑男造成压力,虽然我并没有他偷我东西的证据,但宿舍里有几个人已经知道了我有东西丢失,并且大家在猜测可能是谁干的,显然他已经被大家怀疑了。而且工作人员也知道了这个卧室里有人丢东西。他原本只欺负我一个人,突然在我旁边冒出很多支持我的盟友,我就显得不太容易被欺负了。

这个左邻40岁黑男室友还有其它背景故事,我另开一个贴子写。

广大的混滋傻们也可以晒自己的室友的故事。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1-9 05:0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