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孟源【台灣】再談統一

作者:light12  于 2019-7-10 11:2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网络文摘

王孟源【台灣】再談統一

上一篇文章隨便談談返臺的一些感想,結果留言欄裏還是有讀者要談統一。我和住台灣的朋友聊天,統一也是無可避免的話題。既然大家都這麽有興趣,我也有好一段時間沒有專門討論這個議題,那麽乾脆把我最新的想法寫在這裏。

當然,所謂的“想法”,仍然指的是純客觀的分析和預測,不含任何主觀的意願或偏好。讀者要參與討論,也必須遵守這個原則。

台灣的地理位置和人文歷史,使其在國際地緣政治鬥爭裏,有若干重要性,因此它的命運和前途,必然是由能管轄西太平洋的世界霸主來決定。因爲自二戰結束至今,這個世界霸主無可懷疑的就是美國,所以台灣的身份自然是以美國利益的最大化為前提,具體的方案就是不統不獨,如此一來,美國得以充分運用台灣為棋子來牽制中國這個地區强權。這個道理,和爲什麽Putin讓東烏克蘭處於半獨立狀態,是完全相通的。

那麽統一和主導西太平洋的霸權換手,就有密切的關聯。因爲國土的統一是中共建國以來的一貫訴求,霸權轉移和台灣統一其實是一體兩面、互爲充要條件。一旦中方覺得時機成熟、開始主動加速統一進程,美方和臺方或許會破罐子破摔,徑行宣佈獨立,但那必然是短暫而無實際意義的。

不過前述的分析,假設所有的玩家都有足夠的理性。如果美方/臺方到達瘋狂的地步,在霸權轉移未成熟、中方試圖繼續維持現狀的前提,仍然堅持要正式獨立,那麽中共即使必須在軍事、外交、經濟和貿易等方面付出非常嚴重的代價,也會立刻進行被動的武統。這在陳水扁任内,是真正的危險,然而當時美國要對阿富汗和伊拉克用兵,沒有興趣配合。隨著中美實力的天平逐漸向中方傾斜,美方對軍事衝突的勝負越來越沒有把握;再加上Trump雖然以非理性著稱,但是對軍事冒險卻有天生恐懼,所以這個可能性也越來越低。

既然中國的總體國力超越美國,只是時間問題,那麽簡單邏輯就可以達成台灣統一也只是時間問題的這個結論。但是統一又分武統和文統兩種形式:武統之後,中共才可以采行新疆模式,亦即由大陸派出大多數政務官僚做直接管理,並對問題份子做監管和教育;如果是文統,就只能依據香港模式做一些修正,例如事先把引渡和愛國條款寫入基本法。

我以前一再强調,這兩個選項的真正差別,在於能否對台灣的政治社會體制做大規模的深刻改革,對台灣統一後的治理和發展有很大的影響。從台灣人的長期利益來看,自然是有徹底的改革最好,把社會上謊言充斥、不講理性的愚昧現象消除,打破政治上藍綠土豪輪流分贓的慣例,才能解放經濟活力,增進底層人民的福祉。然而統一的主動權在中方,所以其形式和時程也必然是以中方利益的最大化為前提。

我認爲中方主動武統有四個要素,缺一不可:

1) 國際環境許可,沒有嚴重打斷國力發展的後果。中方的戰略目標中,只有持續發展國力這一項的重要性和緊急性是明顯超越國土統一的。如果過早出手,美國必然會聯合歐洲和日澳對中國進行嚴重的制裁和圍堵,讓中方得不償失。所以在軍事方面,要求中共的海空軍有明顯的能力將美軍的航母戰鬥群拒止於第二島鏈之外,從而完全消弭美方做任何軍事干預的可能;在外交方面,則要求中國的國際地位和關係,强大到歐洲不可能參與實質制裁的地步。

2) 台灣内部的政治社會風氣持續惡化,完全否定文統的可能性。除了未來選舉的結果之外,這還取決於能否推行教育改革,扭轉過去20年對年輕一輩的洗腦毒化。這個工作當然是很困難的,但是如果台灣人要避免武統,這是唯一操之在己的努力方向。

3) 中國的最高領導階層,在吸取香港的教訓之後,能有大破大立的決斷,以追求長治久安。以往毛澤東和鄧小平都有這樣的決斷,我覺得習近平也有的,但是他的下一任就很難説了。

4) 在時機成熟的時候,出現武力衝突的導火綫。這是最不確定的一點,它可能是台灣内部發生嚴重金融危機(例如因爲大保險公司或退休基金破產),或者有重大的暴亂(例如大規模示威受到鎮壓),或者菲律賓選出一個親美的無腦總統,在南海挑起戰事,或者美國決定對伊朗或北韓發動全面戰爭。

我在2015年曾說過,在2025年之前,中方不可能主動進行武統,主要考慮的是第一點。後來Trump當選總統,倒行逆施,自行破壞與歐日的盟友關係,至今後兩者都已經開始被迫采行獨立的外交政策,不再自動跟隨美國對中方做打擊。如果Trump能在2020年當選連任,則必將完全消除歐日因武統而對中方做實質制裁的可能。即使是民主黨人當選,隨著中共軍力和經貿實力的進一步加强,2025年仍然會是一個轉捩點。

既然如此,台灣2024年的總統選舉就是一個關鍵;如果深綠候選人,如賴清德當選總統,那麽武統的機率將大幅增加。相反的,如果有遵循實用主義的總統在2020年就開始改革教育,重建理性社會,那麽武統的機率會大幅減小。

王孟源【台灣】再談統一


我在前文《談中共修憲》的正文和留言欄討論中,曾經做過結論:習近平之所以要修憲取消任期限制,原因在於他不放心在中國實力超越美國霸主的這個渡河過程中途換馬,尤其是内部改革反對者眾,如果只有十年的固定任期,必然會有普遍的以拖待變心態。取消任期限制能消弭陽奉陰違的消極態度,倒不是他真想要做終身總統。我個人的猜測是有超過一半的可能,他會在2027年卸任。如果真是如此,那麽習近平很可能也不放心把統一這樣重要的工作留給下任,假使外部的時機也成熟了,他只需要有合適的導火綫就能出手。

綜合以上的分析,我覺得2026年前後是一個很重要的關鍵時刻,中共有大約50%的機率會主動發動武統。如果因爲以上的四個要素沒有齊全,台灣拖過了這個關口,那麽武統的機率就會大幅降低。到了2035年以後,局面又將會有很大的變化:這時中國的外交地位應該已經明確地在國際上獨占鰲頭,但是内部會有新的嚴重挑戰。

首先,領導階層沒有經歷過文革的苦難,心態會與老一輩完全不同。與此同時,少子化和過度城市化會對整體經濟發展帶來阻力,尤其是小城市和鄉下會有嚴重的衰退壓力,從而加劇地域之間的貧富不均。整體的GDP成長率一旦下落到低於5%,就會少於大資本不勞而獲的尋租利得,那麽不可避免地會使階級之間的貧富差異成指數成長。換句話説,中國内部將面臨與現在的歐美類似的中產階級無法維持既有生活水準的問題(這也是爲什麽我一直把貧富不均列爲21世紀人類的頭號難題)。要從這些可預見的變化來推論台灣的前途,所需的假設(亦即邏輯層次)太多,沒有什麽意義;例如領導階層心態改變後,對戰爭是排斥還是輕率,内部經濟問題會使動武更困難還是更容易,兩個方向都有可能,我們還是等到2026年再來討論吧。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7-10 12:0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