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边 警察局长(95)“我愿意去听证!”

作者:light12  于 2019-11-6 12:0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网络文摘

河边 警察局长(95)“我愿意去听证!”

 

一、

昨天星期一(114号),原本同意去国会参加弹劾总统的调查听证的四名白宫与国务院官员均没现身,看来总统铁心严防死守,与国会把弹劾战打到底。可是,同一天却有人主动站出来说,“我愿意去国会听证!”到了这个眼上,到国会参加弹劾听证的人差不多都有律师,说这话的人也是通过律师发表的声明。出人意外的是,这人是本系列前面一文所介绍的那位帕纳斯先生。他的律师在不到一个月前(109号)才给国会去过信,拒绝提交国会要求帕纳斯提交的文件,理由是“牵涉内容太多,负担太重”。帕纳斯的律师后来还说,帕纳斯是受雇于总统私人律师朱利安尼的人,所作的事情不仅牵涉到“律师-客户”特权,还可能牵涉到总统的行政特权。不过,当记者问到总统是否认识被检方指控的帕纳斯等两人时,总统矢口否认他认识这两人。如果总统不认识他们,他们想要爬上总统专列寻求保护的指望当然也就落空了。昨天有记者问帕纳斯的新雇律师必登先生(Joe Biden),总统说他不认识帕纳斯,真的吗?必登先生说,“绝对是假话。”

总统把帕纳斯甩了,这和过去甩掉他的私人律师考哼没有不同,被甩掉的人的反应也都一样,只有一条出路:配合调查以求少坐几年牢房。帕纳斯既然要配合调查,当然就不能只配合检方的调查,所有的政府部门的调查就都要配合。SDNY对帕纳斯的调查是犯罪调查,对他的指控也是犯罪指控。1023号帕纳斯还在法庭上说他不认罪,检方只能准备材料与帕纳斯对簿公堂。这个过程里,控辩双方都有机会查阅对方准备的材料,以便准备自己的相关证据,保证审判的公平与透明,同时也使审判不致浪费时间。如果帕纳斯在不到两周的时间里便转变态度决定配合调查,除了总统不愿认识他,第二个原因恐怕就是检方掌握了太多的证据。与其拖延,不如尽早“坦白从宽”。

记者昨天听了必登先生代表帕纳斯发表的声明后,立刻找与此案有关的朱利安尼询问他有什么看法,朱利安尼直到今天仍然保持着沉默。记者问白宫,当然没有回应,因为总统早就说了不认识帕纳斯。记者又找到国会问何时要对帕纳斯听证,国会说“暂时无可奉告”。

笔者以为这事很值得关注。原因在于检方的调查是犯罪调查,不到对簿公堂时,调查是秘密的。而国会的调查是弹劾调查,调查的内容不但很快就会公开,并且调查的内容不限于与犯罪有关,议员想问的有关问题都可能提出,所以究竟会揭出些什么东西谁也不知道。不过既然帕纳斯愿意主动配合,想必可以拿出一些可以帮助他减免罪罚的材料,即便够不到总统,总统下面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的日子恐怕不会好过。咱们等着看国会听证的结果吧。

 

二、

如今在监狱服刑三年的川普的前、前私人律师考哼先生,其入狱罪状之一是“违反竞选金融法规”。这一违法行为据考哼自己说,他是奉“一号人物”之命而行。想必读者们记得,穆勒因为调查俄国门丑闻而调查考哼,结果牵出了考哼给思迷女士付款的事。因为此事与俄国门调查没有直接的关系,穆勒把考哼一案交给了SDNY经办。SDNY虽然把考哼的罪名坐实后关了进去,但并没有对于考哼说的“一号人物”的犯罪嫌疑给出交代,因为要证实“一号人物”触犯了法律,SDNY要拿出证据才行。

SDNY调查川普就必须取证,因此需要查看“一号人物”的报税记录,弄清楚他是否有动用政治捐款给考哼进行违反了“竞选金融法规”的活动。SDNY根据考哼的交代找到了给川普报税的财务公司,要求查看川普就任总统前的报税记录,该公司当然不敢轻易配合,立即报告“一号人物”,于是就引发了一场官司:川普总统状告SDNY违法,试图获取他在任总统的报税记录。

官司照例是先在地区联邦法院开打,一审后川普败诉。法官说,总统在任不受起诉,不等于总统可以不受调查。川普不服,于是上诉到联邦巡回法院,结果昨天巡回法院三法官一致同意维持一审判决,拒绝重新审理。总统下面要走的只有最后一条路:把申诉提到最高法院,要求最高法院将巡回法院的决定“暂停执行”。否则,川普的报税记录在法院判决后数小时内就会转到检方手里。

这事也很有意思。因为检方的调查是犯罪调查,虽然查的是与竞选有关的金钱流向,但是犯罪调查并不保证检方不会调查其他的违法行为,例如隐瞒收入、作假账等。如果查出总统有这方面的犯罪行为的话,这就成了大麻烦。一方面检方如穆勒一样不能起诉在任总统,可是对于在任总统就职总统以前的犯罪行为该如何处理,历史上还没有先例可循。另一方面,国会弹劾总统的调查正在进行,如果总统有任职前的犯罪行为,这样的事情一旦泄露了,国会是不是应该调查?国会已经要求查看总统任职前六年的报税记录,川普手下的财政部长命令税务部门不配合国会的调查,理由是民主党主掌的国会的“监督调查”是利用职权进行的政治调查。财政部能够挡得住国会的“监督调查”,但是挡不住检方的犯罪调查。一旦检方的调查发现了总统任职前的犯罪证据,是否应当报告国会?

目前川普的申诉已经上交最高法院,主管此事的法官是金丝伯格,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九十岁的瘦小的女法官,恐怕她对于这事一定会很快做出判决的。

 

三、

今天国会又公布了两份关门调查听证记录,至此一共有四份记录公布。其中三份所记录的听证,证人都作证说川普将美国援助乌克兰的近4亿美元为交换条件来胁迫乌克兰政府公开声明对于总统的政治对手进行“腐败调查”,以此来帮助川普再次当选。通过给川普就职典礼捐款1百万后被川普委任为美国驻欧盟大使的地产商松兰德(Gordon Sondland),是第四份记录的听证对象,也是唯一的在国会作证时说不记得任何人曾经跟他谈过上述交易的官员。松兰德今天赶在国会公布他的听证记录之前通过律师补充“现在想起来了”的有关事实,说总统的确跟他谈过有关的交换事宜,一共作了八处补充更正,从而将原先的与他人的证词不同的说法全部作了改正。这一来四份证词都一致证实总统的确利用职权不惜损害国家安全为个人谋取利益。

松兰德是在任官员,一直是川普的辩护人,如今改口,还没见到川普的反应。毕竟此人不同于所有的其他证人,要把他归到民主党或者是体制派或者是与川普有私人仇恨来攻击,看来都说不通。说来也巧,在俄国门调查期间在国会作证说谎的斯通先生今天出庭受审。松兰德在最后一刻改口说实话,恐怕也是因为看到了作伪证的后果。

即便对于川普总统来说,比起国会的弹劾,进牢房恐怕对他更有威慑力。所以笔者还是认为,SDNY才是真正悬在总统头上的一把刀。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11-6 12:0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