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笛 惊天动地的愚昧与残忍

作者:light12  于 2020-2-16 21:4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网络文摘

惊天动地的愚昧与残忍 时间: 17 6 2002 20:38
作者:芦笛 在 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



惊天动地的愚昧与残忍



芦笛





凡是客观的观察家都得承认,中共当年发动革命的原意,并不是想毁灭中国。相反,元老们中确实有许多仁人志士。这些人投身革命,恰是因为不满当时的黑暗现实,想唤起人民来把腐败的旧政权推翻,“斧头劈开新世界,镰刀割断旧乾坤”。人民一旦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自然也就能改天换地,造出个人民当家作主的强大的新中国来。



这圣洁的理想最后化成了什么样的噩梦,似乎用不着我再来说。最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发生在华夏大地上那一系列悲剧,竟然基本上是“好心办坏事”。哪怕最铁杆的反共志士也罢,只要他还能尊重起码事实,就不能不承认,伟大领袖发动大跃进,目的并不是为了饿死三四千万中国人。而他发动文革的目的,其实也并不完全是权力斗争,最主要的动机还是想造出个纯之又纯的人民乐园来。



同样地,不管一个人的政治倾向如何,只要他有点起码的良心,就不能不承认,当年那些慷慨赴死的中共烈士,其精神境界、胸怀情操根本不是如今这些以人民为肉盾、以CIA保镖为人寿保险、以无辜死难烈士为政治经济资本、临难先遁、蝇营狗苟、卑鄙龌龊的“民主斗士”们可以望其项背的。然而历史并不因为中共烈士动机的纯洁和道德勇气的出类拔萃而原谅他们──没有勇于献身的志士,那个邪恶政权就不会上台,而发生在中华大地上的一系列灾难也就可以避免了。



因此,在很大程度上,与其说中共对民族犯下不能饶恕的滔天罪行是出于邪恶的动机,莫如说是出于他们那史无前例的愚昧和变成了全民生活方式的集体无意识残忍。



就是因为那令人难以置信的愚昧,才让当初那些仁人志士为了一个伟大理想舍生取义、杀身成仁。他们看不到一个最简单的事实:要用暴力革命推翻一个专制政体,唯一的成功希望是组成一个比它更专制、因而就更具战斗力的政党,而在这样的政党统治下,人民丧失自由的程度绝对只会超过生活在旧政权下,还谈什么“当家作主”!



也就是因为那令人难以置信的愚昧,当初那些仁人志士才接受了这么一个残忍的假设:为了大部份人民的幸福,牺牲一部份人民是应该的、值得的。因为深信“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所以他们狂妄到扮演上帝的角色,大笔一挥就敢把三分之二的世界人民作为“合理支出”划去。据说,用这么多人的死亡来“换取社会主义在全世界的胜利,还是划算的”。



毛泽东思想千条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两个词:愚昧与残忍。愚昧是信奉者蠢到相信人道的目的可以用残忍的手段来实现,残忍是因为信奉者坚信自己是在为人民造福。这种邪教的理想并不邪恶,邪恶不过是它的逻辑结果而已。这邪教深入每个中国人灵魂深处的结果,便是集体愚昧和集体无意识残忍,最后便造出世上最滑稽的怪物来:新一代毛共“民运人士”。他们根据这个愚残的道理,于是就反抗,就斗争,就干“民主主义”。



北京小左先生曾在此坛传达过高寒先生和郭罗基先生的论战。据说,高先生一步棋就将死了郭先生。他势如破竹地问道:如果暴力革命尚不能在中国实行民主,难道在专制制度下实行改良就能实行民主?据古迷先生说,郭先生曾去请教胡平先生,而后者也爱莫能助。记得古先生在此坛披露胡先生的行止时,那态度就跟虔诚的穆斯林提到先知穆罕默德似的。饶是如此,胡+郭还对付不了高,可见这个问题的棘手。



然而在我这并不聪明的无名小卒看来,这难题似乎只证明了毛共“民运人士”们那令人难以置信、无坚可摧、天铸地锻的愚昧──这根本就是个问倒了的问题。应该是郭先生问高先生:如果和平改良尚不能实现民主,靠比旧政权更极权的反动政党领导的暴力革命又如何实现民主?而如果用西方式的民主政党去领导暴力革命,又有什么希望去击败一个极权政党?最起码的,西方民主政党什么都是透明的,难道您能指望靠这种毫无秘密的政党去组织秘密起义?



这还不是最令人心寒齿冷之处。老芦早知道这些人的智力水平(这不是说他们先天智商低下,而是说他们让党妈妈的奶水灌成了天憨地傻),所以当初在写“扫荡”文时,为了省去被他们缠夹不清的麻烦,便劈头使出煞手(金间)来:谁要主张暴力革命,请先去证明它触发核内战的概率为零。



在我看来,或者更准确地说,在任何一个稍存天良的中国人看来,这个问题的涵义再明显不过:在奢谈暴力革命之前,任何一个稍微负责任的政客都得考虑中国今日的国情和暴力革命可能引发的严重后果。哪怕引发核内战的概率小到亿分之一,咱们也冒不起那个险。就算不考虑暴力革命的反动作用,就算假定它真的能给中国带来民主社会,我们也只能在有了绝对不可能引发核内战的保证下才能考虑这个选择。而这种保证根本就不可能获得。我在旧作中说过:哪怕你集中全世界最优秀的社会学家和数学家,动用“深蓝”那超级电脑,也没法建立起个数学模型,算出这种事件的概率来。暴力革命,哪怕就是在列宁式的极权政党严格控制下,其走向也根本就是不可预知、不可控制的。就连伟大领袖那种空前绝后的大独裁者也没本事控制住文革的进程,何况是比文革更暴烈的、面对更强大的敌人的暴力革命!



因此,在我原来的预想中,这步棋一下就将死了所有的暴力革命鼓吹者。让我跌破眼镜的是,我低估了某些中国人道德堕落的程度。我这个质问竟然被人“驳倒”了。那回答虽然荒谬绝伦,但在我看来意思很明白:世上没有无风险的决策,所以,中国人民决不该让核内战的风险吓倒,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哪怕神州让蘑菇云吞没,换来了极权政府的垮台和民主事业的全面胜利,还是值得的!



这是人说的话么?毛共造成的全民无意识残忍、对人命的极度轻忽,竟然就到了这种丧尽天良的地步?



这种惊天动地的愚昧和残忍,决定了中国革命,哪怕是前苏联那种天鹅绒式的革命也罢,决不会有什么好前途。姑不说前苏联的革命是开明统治者领导的和平革命,姑不说政变的保守派惜人命如黄金,仅仅因为两三个青年人死于事故,就竟然在掌握了全局的情况下主动投降(我看过的所有西方著作都指出,叶利钦当时根本得不到大多数人民的支援,真正得人心的是保守派。叶占据国会不过是个戏剧性的gesture。如果保守派稍有点铁腕,派出一团人就可以把所有的人轻松愉快地抓起来),姑不说中共是当今世上最嗜血、最残暴的统治集团,居然出动坦克装甲车去血洗京城,杀害数百或数千对政权根本不构成威胁的平民百姓,光是革命党人这种惊天动地的愚昧与残忍,就决定了他们发动的革命只会让人民陷入无边血海,把中国的时钟再倒拨数百年。



【说明】谨以此文投稿《中国之路》,如蒙原文刊载,不胜感激!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26 07:1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