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水浒传(12)  法源寺汤灿添新恨 金莲宫武大释前冤

作者:kzhoulife  于 2015-4-4 22:3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2评论

     诗曰: 

  百级危梯溯碧空,   凭栏浩浩纳长风。
        金银宫阙诸天上。锦绣山川一气中。
        事往前朝人自老,魂来沧海鬼为雄。
        只怜春色城南苑,寂寞余花落旧红。

        这一首诗, 乃是元朝大词人张翥游览北京宣武门外法源寺所作, 其时法源寺不叫法源寺, 而称悯忠寺。悯忠寺建于唐朝贞观十九年,唐太宗李世民北征辽东, 无功而返, 路过幽州, 也就是现今北京城前身, 为哀悼阵亡将士,诏令在此立寺纪念。所以法源寺建立之初, 并非佛家寺庙, 而是一座忠烈祠堂, 与天朝的人民英雄纪念碑属一个性质, 从某种意义来说, 不过是统治者欺骗愚弄普罗大众的一种手段。

        张翥生于元朝第一个皇帝时期、死于元朝最后一个皇帝时期, 一生在蒙古人统治中度过, 游历悯忠寺时怅惘落寞哀婉的心情, 在这首诗中表露无疑。据说张翥写了这首诗不久, 元朝便灭亡了。

       张翥之后, 悯忠寺又经过几百年的风风雨雨, 直到清雍正时重修该寺, 正式改名为“法源寺”, 才成为真正的佛教寺院。但是法源寺与历朝历代的渊源似乎超过其它寺庙, 每当时代巨变, 总有仁人志士在此出现, 法源寺也会出现一些异象。明末抗清名将袁崇焕被崇祯皇帝凌迟处死, 其尸骨便由家臣收集在悯忠寺埋葬, 大明朝也因为袁崇焕的死亡, 失去了北方抗清唯一将领, 万里山河拱手让给了努尔哈赤; 清末午戌变法六君子之一谭嗣同北上京城, 上万言书请求变法, 一到京城便直奔法源寺。在谭嗣同眼里, 法源寺并非一座佛家寺庙, 而是一座忠烈祠堂, 应该是自己的最终归宿。我自横刀向天笑, 去留肝胆两昆仑! 谭嗣同上书变法, 心中早已抱定不成功便成仁的想法。谭嗣同壮烈就义后才十多年, 大清三百年基业, 一夜之间土崩瓦解。

        法源寺, 正如它原来的名字悯忠寺一样, 总与一些轰轰烈烈的忠臣义士连在一起, 这座寺庙便始终笼罩着一层悲壮神秘色彩。直到大清土崩瓦解后的民国十六年, 法源寺里丁香怒放, 海棠盛开的季节, 迎来了两位世界文化巨匠: 印度大诗人泰戈尔以及陪同泰戈尔的民国大诗人徐志摩。这一老一少两位诗人来法源寺中礼佛,留恋忘返于满园的丁香树海棠花之中, 香雪海下“吟唱至通夜”,海棠花下“吹笛到天明”, 成为民国初期轰动文坛的头号新闻, 也为法源寺带来了一股清新浪漫的气息。梁启超先生为此集联一幅赠徐志摩:“临流可奈清癯,第四桥边,呼棹过环碧;此意平生飞动,海棠影下,吹笛到天明。” 一时传为诗坛佳话。

        岁月又过了将近百年, 法源寺又是丁香怒放, 海棠盛开的季节, 北京城日夜为雾霾笼罩, 异味漫天, 人人胸闷心烦, 整个城市仿如乌云压顶, 百病缠身, 死气沉沉。突然, 坊间开始流传一桩奇闻异事: 法源寺的上空一片晴朗, 阳光明媚, 寺里的空气清香纯净, 凡来寺里上香礼佛的民众, 在法源寺上百棵丁香树上万株海棠花间沐浴一个时辰, 花香入口, 整个人便会心旷神怡, 生龙活虎, 重生一般。于是法源寺一夜之间热闹起来, 达官贵人, 凡夫走卒齐齐涌来, 门前车水马龙, 人头汹涌, 日夜挤得水泄不通。法源寺不得不采取措施, 印发特别通行证, 持有通行证者方可入寺。法源寺的通行证, 成为京城最抢手的紧俏商品, 甚至成了某些人的命根子。有京城土豪, 愿以十栋豪宅换取法源寺一张通行证而不可得。

        这日中午, 京城上下又是雾霾漫漫, 法源寺大门外停下一辆黑色加长红旗轿车, 车上先下来两个保镖, 一前一后站在车子中门两侧, 车门开处, 又两个大汉从车里钻出来, 这两个人都穿着黑色风衣, 戴着墨镜和口罩, 真实面目谁也看不清。二人跟着保镖走过法源寺的朱漆大门, 其中一个对保镖说道: "你二人在门口等着, 今天来寺里的游人, 虽说都经过严格审查与挑选, 但不要放松警惕。" 二人齐声回道: "请首长放心!" 

        法源寺坐北朝南, 形制严整宏伟, 六院七进, 每个院落都有三五十棵几百年的丁香树和数不清的海棠花。三三两两的游人在树丛花间徘徊流连。两个大汉对庙宇花树毫无兴趣, 大步流星, 目不斜视, 直奔法源寺的大雄宝殿。大雄宝殿上有乾隆御书“法海真源”匾额,内供释迦牟尼佛及文殊、普贤,两侧分列十八罗汉。两个大汉刚踏上大雄宝殿的石阶, 早有一个老僧走出大雄宝殿, 一边急走走下石阶, 一边说道: "二位施主光临, 老僧有失远迎, 见谅, 见谅!"

        "智远大师客气了, 方丈可在?" 一个大汉问道。

        "回施主, 方丈大师到隔壁佛学院, 给学生们讲法, 还没下课。"

        "这个老禿驴, 分明是躲着我们, 不识好歹! "

        "施主息怒, 施主嘱托的事情, 老僧都已办妥, 这是施主要的东西。" 老僧说着, 从僧袍里拿出一个密封的信封和一个小小磁卡, 交给其中一个大汉。"

        两个大汉随老僧来到大雄宝殿里的一间小会客厅, 老僧关好门, 两个大汉脱下风衣, 摘下墨镜和口罩, 露出庐山真面目, 一个是政法王蔡京, 一个是西南王高俅, 三人围着茶几坐定, 蔡京对智远法师说道: " 老陈, 委屈你了。不过剃光了头来此做和尚, 总比关在监狱里好。方丈这个老和尚对近期国家人事有何看法?"

        "我多次问他国家大事, 他总是说出家人应该一心向佛, 不问俗事, 还搬出一摞经书要我静读。蔡大人也知道, 咱是读毛泽东思想长大的, 哪来兴趣读这些因缘业障阿弥陀佛的东西。"

        "方丈这个老和尚法力深厚, 法眼无边, 毛主席当年进京, 就是听了老和尚一句话, 才确保了老人家二十多年至高无上的领袖地位, 我们要成大事, 若能有老和尚一句话, 定会受益匪浅。" 高俅说道。

        "高大人说的对, 我也并非一无所获。有一天老和尚问我佛家经典读了多少, 有何参悟, 我直言无心经书, 老和尚叹了一口气, 随手写了两句偈语交给我, 我也不太明白具体含义, 两位大人不妨看一眼。" 老陈说着, 起身到墙角一个书桌的小抽屉里, 拿出两张黄色的纸条, 纸条上各有一列钢劲纤细的毛笔字, 一列是: 薄也好, 厚也罢, 最终难得永康; 另一列是: 讲温情, 说胡话, 不保计划泽民。

       蔡京和高俅将偈语反复读了几遍, 觉得仿佛与自己有关, 却又想不透是什么意思。

       "别猜了, 看看鼓上蚤有什么发现。"蔡京说着, 打开那个密封的信封, 里面也是一张小小的磁卡, 蔡京将磁卡插入一个精致的阅读器, 手指轻轻一点, 画面上出现一辆敞篷的法拉利轿车, 只见车里一男一女宽衣解带, 很快进入高潮, 发出一声声淫叫, 蔡京和高俅相视一笑, 这一男一女他们都认识, 女的是大内总管童贯的老婆潘金莲, 男的是天朝后宫央视的当红小生西门庆。

        童贯啊童贯, 你老婆给你带绿帽子, 小鲜肉居然是咱天朝年轻人的楷模, 最著名的爱国青年, 这要是捅出来, 你这个大内总管怎么在朝廷混? 蔡京高俅心里都这样想, 彼此却也心照不宣。

        蔡京又把另一张磁卡插入阅读器, 画面上出现两个女子, 其中一个是孙二娘, 另一个穿着维吾尔族少女服装, 戴着面纱, 只露出双眼。二人走进大雄宝殿, 来到佛祖面前跪下, 祷告了几句, 维吾尔女人将一个信封放进香火箱里。

        蔡京和高俅同时一愣, 这个维吾尔女人是谁? 二人心里都有疑问, 便起身穿戴回原来的模样, 与智远大师老陈告辞。走出大雄宝殿, 步下台阶, 高俅问道: "大哥, 这个维族女人身材和走路的样子, 很像军中妖姬汤灿, 我听说他已被古月帝的人软禁起来, 难道她又逃了出来? "

        "汤灿确实逃出来了, 是抢劫你悍马的水浒好汉燕青和李逵救走的。她嘴里没有任何我们计划的把柄, 兄弟不必担心。"

        "这个汤灿, 毕竟陪着我们风流快活过, 如果她把这些事张扬出去, 于我们声誉有损, 有机会, 还是要斩草除根, 以绝后患, 不知大哥意下如何? "

         "汤灿有才华有姿色, 弄死她有些可惜。"

         "大哥怎么突然如此怜香惜玉, 大哥要什么样的女人, 只要说一声, 要多少, 兄弟为你找多少。"

        "兄弟放心, 任何对兄弟大计不利的人和事, 我都会彻底清除, 一个不留, 滴水不漏。"二人这番话, 自以为无人在意, 没想到却被躲在丁香树后的一个女人听得清清楚楚, 这个人正是身穿维吾尔少女服装的汤灿。

        汤灿如何来到法源寺? 那晚汤灿孙二娘武大郎别了武松, 随时迁来到他的住处, 安排停当住下, 过了几天, 时迁接到电话, 要他将拍到的视频, 在某天某时某分, 放到法源寺大雄宝殿的香火箱里。时迁便派孙二娘和汤灿做这件事, 顺便到法源寺烧香许愿, 一个祈祷早生贵子, 一个祈祷事事平安。二人烧了香许了愿, 将信封放进香火箱, 到院落里赏花润肺。后来高俅和蔡京从大门进来, 刚好被汤灿远远见到, 二人虽然戴着墨镜口罩, 汤灿却也一眼认出二人是谁, 于是躲在丁香树后, 二人再次经过时说的一番话, 汤灿听得清清楚楚, 心下悲恨交加。论年龄, 二人都足以做自己的父亲, 自己陪着二人寻欢做乐, 二人也没亏待自己, 要什么他们给什么, 谁也不亏欠谁, 本来心里并不恨他们。可是如今二人居然因为自己陪他们上过床, 便要置自己于死地, 自己岂能坐着等死, 我汤灿也绝非任人宰割之辈, 咱们骑驴看唱本, 走着瞧。汤灿望着二人步出大门的身影, 心下恨恨地发誓。

        再说时迁派汤灿和孙二娘去法源寺后, 见武大郎无所事事, 在屋子里走来走去, 甚是憋闷无聊, 便说道: "武大哥, 二娘和汤灿妹妹到法源寺呼吸新鲜空气, 我带你去另一个地方见识见识。"

        "那敢情好, 俺武大这辈子没见过什么大世面, 出门总被人取笑, 能跟着兄弟长长见识, 也不枉来京城一趟。"

        时迁带着武大郎在京城兜了八个圈, 转了十八个弯, 不知按了多少次喇叭, 闯了多少次红灯, 骂了多少次大爷, 终于来到北京的心脏, 前门南边天桥北边八大胡同中央的刘姥姥会馆。门卫看到时迁, 忙打招呼: "时老板, 生意兴隆, 财源滚滚啊!" 

        时迁将车钥匙扔给门卫, 顺手递过一个红包, 说道: " 托兄弟的福, 近来生意不错, 照顾好俺的座驾。"说完领着武大郎, 大摇大摆走进会馆大堂, 早有一群妖艳美女围上来问长问短, 武大朗那见过这种阵式, 躲在时迁背后不知所措。时迁拉过一个姑娘, 对武大郎说道: " 武大哥, 这位是多姑娘, 温柔体贴, 善解人意, 今天由她伺候您, 俺跟这几位姑娘唱歌去了。" 说完左搂右抱, 拉着另几个姑娘去了楼上。

        多姑娘一看武大郎的样子, 知道是刘姥姥初进大观园,  土包子一个, 便拉着武大郎在一个包厢里坐下, 点了酒, 要了几样点心, 配武大郎喝酒。三大杯酒下肚, 武大郎醉眼朦胧, 对多姑娘说道: "在下有些头晕眼花, 到院里透透风, 多姑娘请便。" 

         武大郎走到院里, 见大堂旁边有条小径, 武大郎沿着小径左拐右转, 不知走了多久, 眼前突然出现一个院落, 院里翠竹丛丛, 繁花似锦, 当中有一座三层楼阁, 上写着"金莲宫"三个大字。武大郎迷迷糊糊, 看这座三层楼阁, 很像是自己前世在阳谷县卖烧饼时住的那座小楼, 金莲宫三个字, 与自己隐隐约约仿佛也有什么关系, 心下好奇, 上前推门。大门居然没锁, 门开处, 金碧辉煌, 只见一个女人跪在一个香炉之前, 一边烧纸钱一边念叨: " 大郎, 求求你, 放过我吧, 不要每天晚上来缠我。大郎, 我前世对不起你, 今生却没做对不起你的事, 你别恨我, 你要什么, 我给你什么。武二弟, 前世是西门庆那个流氓逼我害你大哥, 你要报仇, 西门庆今生捏在我手心里, 要杀要剐随你, 求你不要天天晚上来吓唬我。。。。。。"

        武大郎听着潘金莲一声声可怜兮兮地求饶,  心底一软, 柔声说道: "娘子, 我武大原谅你了, 你不要害怕。" 

        听到身后有人讲话, 潘金莲回过头来, 看到武松站在身后, 吓得魂飞魄散, 大叫一声: 鬼! 仰头便倒, 晕了过去!

        正是: 为人莫做伤天事, 举头三尺有神灵! 预知后事, 且看下回。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7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2 回复 sissycampbell 2015-4-5 03:22
剑兄写得好!期待下集!
1 回复 trunkzhao 2015-4-5 07:03
好。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kzhoulife最受欢迎的博文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7 16:2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