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u (已有 22,970,897 人访问过博主空间)

https://www.backchina.com/u/282517

在日中国留学生怎样在日本"学生活"

作者:ryu  于 2018-7-9 15:5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东京原汁原味|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39评论

关键词:中国, 留学生, 日本, 学习, 生活

今天过目了一篇“日本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 JAPAN)”网络的署名文章,标题语大意是在日本工作的中国人一旦了解了日本社会真正的“不明亮”的层面,他、她们的心受到极大地震惊。文章先例举了日本卫生、劳工和福利部2017年10月底的数据,证实在日本作为各种劳动力的外籍人员人数约为128万人,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8.0%,增长率是历史上最高的。此现象反映了劳动力市场人工短缺加速的情况下,政府正简化手续、努力接受目的单纯明确的各种劳动力和招收外国留学生。

文章中,突出的例子也就是在日本人数最多的各种中国人。其中,尤其显著的又是中国来的留学生了。不合理的日本第三产业的顾客是绝对上帝的"神话",传统日本企业的论资排辈、对外来人的民族岐视、对劳工、对员工人的积极性、创造性、合理的提拔、提升的无视与无顾,文章中例举的在日本一家大型旅行社成功就职、却在一年内离开了这家公司的、2008年十八岁时来到日本,在关西一大学学成的郭勇 (28岁),毕业于中国大学的、其后在九州一家制造商谋职检查和包装产品的26岁的吴丹、等等中国学生,他、她们相同的心境痛苦都是“无法对父母讲真话,无法排遣日本社会无视个人学历、无视个人能力”的绝望的前途展望。

掩巻后心情相当沉重。

不由自己地联系到了日前阅读过的作者顾天下的图片文字,标题是: 卖房代购捡垃圾,留日中国人的100种生存方式。

顾天下,1990年于中国的江南苏州市出生,2012年南京艺术学院电影电视学部毕业,2013年在Bournemouth University取得了MSc学位,2018年于日本武蔵野美术大学造形研究科写真cource修士课程修了。目前在住东京。


顾天下的图片文字是这样开头的,我在日本,拍摄了100位中国留学生。
“中国留学生是不是都很有钱?”几杯啤酒下肚后,足球社的藤井后辈这样问道。我竟一时语塞,身边家境优越的朋友确实不少,但放大到整个留学生群体,我只能回答道: “我也不知道啊。”
酒局结束后,这句不经意的玩笑话一直埋在了我心里,挥之不去。
2017年5月,在日本的中国留学生总数首次突破十万大关,占(各国)赴日留学生总数的40%。然而,对于这群数目庞大的留学生,大部分人对他们的生活却知之甚少。他们为什么选择前往日本念书? 现在正过着怎样的生活?带着这些疑惑,我背着相机,敲开了一百多位中国留学生的家门。以下,是其中的十四个故事。

标签 中国,留学生,日本,学习,生活,

1-我做了半年快递员-晶晶,24岁,学习院女子大学。
18岁那年,一句日语都不会的晶晶,独自来到日本求学。为了减轻负担,她找了一份快递分拣的兼职,收入不错,还不用说话。
晶晶每天负责的工作,是将流水在线的快递搬到指定的区域内。而偌大的工厂里,目之所及全是四五十岁的中年大叔,像她这样的年轻女孩简直是异类。
这是一份扎扎实实的体力活,遇到大件物品,晶晶只能靠在传送带旁,用身体做支撑,常常一个通宵下来,腿上全是深深浅浅的淤青。
半年后,晶晶练熟了日语,换了新的兼职。目前她在会计事务所当助理,也准备申请相关方向的研究生。

2-最穷的时候,就捡过期便当吃-一木,24岁,大三。
 来日本四年,除了大一的学费,一木没问家里要过一分钱。最困难的时候,她打了三份工,在超市后厨做寿司,在便利店收银,在筑地的海鲜店做服务生。一周七天排得满满当当。
 便利店晚上会统一处理掉当天的便当、炸鸡和三明治。为了省钱,一木就从这些“过期食物”里挑出喜欢的,一天只吃这一顿。
 一木说,她来自单亲家庭,原以为自己跟母亲截然不同,所以才会经常吵架。出国这些年,她才发现自己身上有不少她的影子。
 她会像妈妈那样,把房间收拾得干净整洁。而妈妈最辛苦的时候,从来不会向姥姥开口。

3-我在日本做代购-时雨,24岁,嘉悦大学。
留学之余,时雨做起了代购生意。客户都是老家的亲戚朋友,“天津人不爱化妆,如果我家在上海,肯定赚翻了。”最离奇的一次,是国内的哥们儿请他代购日本“土特产”,时雨咬咬牙也捎了。
 这个原来对化妆品一窍不通的男生,如今对资生堂眉笔、Mac睫毛膏、大表姐口红如数家珍。去年回家,他还给妈妈买了一支YSL的最新款香水。
 妈妈从不阻拦时雨的决定,总觉得离异后亏欠了儿子。听时雨说想去日本留学,妈妈说,“只要你想学,我就依着你。 ”

4-在东京,出门要带一堆钢镚儿-戚七,24岁,房地产销售。
戚七面试的第一份兼职,是一家中餐馆里的服务生。店长打开菜单,让她用日语念菜名。戚七支支吾吾地念了,对方说:行,回家等消息吧。第二家店是麦当劳,戚七应聘成功了。上班第一天,主管看到了她手上的纹身,面露难色。 于是工作又黄了。
那时候,戚七身上只剩下两千人民币。如果找不到工作,就只能收拾行李回国。
幸运的是,她找到了一份没有任何要求的兼职——切牛舌。只要穿著防护衣,在几度的冷库里站一天,切肉、腌肉、切肉、腌肉。
“怎么也想不到,我会跑去日本做女工”,戚七说,“不过夏天还蛮凉爽的。 ”
如今,戚七早已离开了牛舌厂,生活看上去变好了,但整体依然很丧。人生的烦恼循环往复,打工、升学、考试、毕业、工作、业绩...“每一天都很累。 ”
戚七说,她至今不太适应,出门要带一大堆钢镚儿。相比之下,北京的煎饼果子摊都挂着好几样二维码。
但回北京能干嘛呢? 可能只会每天呆在家里吧。

5-我一点也不喜欢东京-六六,日本文化大学
六六一脸笃定地说,决不会喜欢上东京。这是她留学的第二年,日子过得昏昏沉沉,除了盼着毕业回国,毫无念想。烟火大会、日料餐厅、闪闪发光的新宿夜景,都不足以抵消身居异国的不适。六六说,自己始终是个外地人。
她唯一宽慰的时候,是冬天窝在房间的被炉里,摆好零食和饮料,刷一整天电视剧。
说到来日本的理由,六六从小就喜欢日本文化,喜欢锦户亮。来日本的第一年,她去了偶像的东蛋演唱会,位置离舞台很远很远,“锦户亮就只有一小丢儿”。

6-来日本后,我变得很受欢迎-小白,24岁,武藏野美术大学。
小白画画时不喜欢穿衣服,衣服有重量,会影响落笔的轻重。
学油画的小白说,他最喜欢的画家是梵高,而梵高喜欢浮世绘,他想代替梵高看一眼喜欢的地方。来到日本后,小白意外地发现自己变得特别受欢迎,情人节能收到50份巧克力。不过这些好意他都拒绝了,理由是“不能只喜欢我的脸”。
小白常年失眠,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为了缓解疲惫,他会定时前往东京附近的河口湖进行短途旅游,绕着湖边散步,换来一宿安眠。
河口湖附近有一片树海,也被称为「自杀森林」,小白偶尔会去那里闲逛。他形容,树海的信号很差,容易迷路,但有一条专门留给行人的小路,小路两旁的树上常常绑着的红线——那是准备离开的人们,担心后悔时找不到回来的路,而特意留下的记号。
小白还记得,一年冬天雪夜,他如往常般在湖边散步,星星很多,空气很干净。对岸的车站、路灯和月亮倒影在湖中,像极了梵高的画。

7-日本同学觉得我很可怕-耳朵,22岁,日本大学艺术学部美术学科
开学头一个月,沉迷于画画的耳朵没跟同学说过一句话。直到他听见了班上两位女孩的窃窃私语——“那个人画的好好啊。”“可是他看上去很可怕...”
耳朵这才缓过神来,自己是不是表现得太冷漠了。一天早上,他对班上同学打了声招呼,对方愣了一下,赶紧回道:“早上好! ”
渐渐,耳朵融入了班级。 他是班上的尖子生,每次老师走到他的画前,只有一水儿地赞美之词。渐渐地,他学会了分辨——画的好,老师会说,“画的真厉害啊! ”
画的不好,老师会说,“画的真漂亮啊! ”

8-日本人真的很不擅长拒绝-橘子,22岁,东京造形大学
上海姑娘橘子说,来东京的第一年和第三年,感受是很不一样的。到了第三年,她开始想念上海的外卖、水果、蔬菜和朋友。在最喜欢交朋友的年纪,橘子发现自己跟日本朋友间始终隔了层纱。一次,她约同校学姐看电影,对方笑嘻嘻地答应了。出发当天,却临时找了个理由爽约。
“其实直接拒绝我就好了,但日本人真的很不擅长拒绝。 ”
 

9-我嫁给了一个中国人-小曦,28岁,公司职员
在日本客户的推荐下,小曦辞掉了外企的工作,独自来东京打拼。她不想考研—— “多浪费钱呀!”——打算从语言学校毕业后直接工作。拍下这张照片的时候,小曦还住在租金便宜的和室里,地上铺着榻榻米,下雨天会泛起一股发霉的草味儿。她的房间在二楼,没有浴室,洗澡要去一楼的房东家借,每次一百日元。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年多,直到今年四月,小曦如愿找到了工作,更换了签证。六月,东京街头开满紫阳花,小曦跟兼职公司的中国前辈结了婚,搬进了拥有水泥墙和木地板的房子里。
 

10-我被中国姑娘甩了-小张,27岁,研一
“留学时能找到女朋友的,只有三种人,有钱、长得帅、做饭好。”小张说,自己显然不是前两种。
小张吃不惯日本菜。一开始,他每周和留学生相约去吃海底捞、兰州拉面和沙县小吃。时间久了,便开始自己下厨房,还叫上五三好友一块儿吃。
三年前,小张鼓起勇气对喜欢的女孩说,“来我家吃饭吧。”这就样,女孩变成了女朋友。两年后,又变成了前女友。
如今,小张回到了六年前刚到日本时的状态,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至少生活费比较充足,可以对自己好一点。 ”

11-我想在东京买房子-梅原,26岁,房地产销售
身高180、体重180的梅原,初到日本时,只能蜗居在不足六平米的格子间里。这是一栋被语言学校承包的大楼,一共四层,每层10个房间,在日本被称为「学生寮」。搬进来后,梅原才发现,那一层楼除了他全是女生。木造的房间不隔音,梅原常常能在半夜听见隔壁女孩吹头发的声音。
朋友取笑他,这明明住进了女生宿舍,梅原却不以为然。半年后,他和楼下的男孩商量着离开,在池袋附近租了43平米的两居室。
考虑到家里的经济负担,梅原放弃了考研,成为了一名房地产销售。
在他看来,这仅仅是一个跳板。不过入行后,他被中国客户买房的热情所感染。梅原盘算着,工作几年,攒点钱,在东京买一套小房子,也挺好的。

12-我是要成为漫画家的男人-B,23岁,东京工业大学
下飞机的瞬间,B有些恍惚。同一架航班上的游客早已有说有笑地离开,偌大的信道上只剩他孤零零的身影。这一稍纵即逝的瞬间,彷佛生活悄然埋下的伏线—— “接下来的路要一个人走了。”B选择独行的这条道路,是成为一名漫画家。 这个外形魁梧的男孩,身上透着一股少年漫画的热血劲儿—— 他喜欢《海贼王》,喜欢路飞,想成为漫画这片海域上,最自由的人。
不过东京并没有想象中的色彩斑斓,东京是灰色的。 “这里不是实现梦想的地方,而是提醒你梦想还没实现的地方。 ”
B正在创作第一部作品。出道后,他打算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笔名早就想好了,叫“吾辈是熊”。

13-我是一名「村上主义者」-Izard,28岁,中文教师
Izard称自己是一名「村上主义者」。他还记得,第一次接触村上春树的作品,是17岁那年在图书馆读到了《东京奇谭集》,书中收录了五部短篇小说。这本薄薄的148页文集,为少年平淡的高中生活带来了新鲜空气,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Izard大学念的是日语系,本科毕业后又申请了东京外国语大学,专业方向是研究村上春树。读到日语原版的那一刻,他才发现,比起林少华的译文,日文句式更长,节奏更缓,“原版书要比中文厚一倍。 ”
如今,已经步入职场的Izard,依然保持着阅读的习惯,村上春树最新的长篇《杀死骑士团长》还有100多页没看完。
“村上年纪大了,变得有点啰嗦”,Izard笑称,但他依然能从字里行间找到十年前的那份悸动。
“不知道现在的中学生还会不会读村上春树呢,可能连读书的机会都很少吧。 ”

14-我喜欢上了这座城市-小杨,29岁,日本私立大学
2015年,小杨的公司从黑龙江撤资,她所属的行政部被整个裁掉。 27岁的她,发现自己没钱、没工作、没有一技之长。 “其中也清楚,这份工作不可能干一辈子。 ”
小杨觉得,来日本是个无比正确的决定。从未离家的她,在异国迅速完成了升级迭代,不但学会了做饭,还能扛着重感冒做饭。
“现在把我放在哪个国家,都能生存下来。 ”
小杨计划,五年内都要留在日本。她还记得,初到东京时,她在超市排队结账,不小心钱包掉在地上,零钱散落一地。没等她反应过来,四周的日本人—— 不论男女老幼—— 都齐刷刷地蹲下来帮忙捡硬币。
 那一瞬间,她喜欢上了这座城市。

下面的毎1个他和她们都有一段沉重的故事,让我们祝福他、她们吧,请坚持、人生还很长...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9 个评论)

3 回复 ryu 2018-7-9 16:24
诚挚鸣谢作者顾天下精彩的图片和文字。
6 回复 Nanshanke 2018-7-9 21:10
年轻人奋斗一下挺好,早富不一定是好事。
5 回复 fanlaifuqu 2018-7-9 22:32
都不容易,心淡些更好!
2 回复 亦云 2018-7-9 23:22
在东京大阪等大都市留学,费用很高,奖学金也很难申请到,中小城市就好一些
3 回复 徐福男儿 2018-7-10 00:46
现在的小朋友,理想都蛮奇幻飘逸的,接到地气了才发现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1 回复 ryu 2018-7-10 01:55
徐福男儿: 现在的小朋友,理想都蛮奇幻飘逸的,接到地气了才发现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出了国门、踏上社会后有一个苦闷期的啦。
3 回复 ryu 2018-7-10 01:58
亦云: 在东京大阪等大都市留学,费用很高,奖学金也很难申请到,中小城市就好一些
最初的人生磨难是锻炼、也是考验人的心理的。
0 回复 ryu 2018-7-10 01:59
fanlaifuqu: 都不容易,心淡些更好!
人生就是这样开始的啦。
3 回复 ryu 2018-7-10 02:00
Nanshanke: 年轻人奋斗一下挺好,早富不一定是好事。
不富,其实是大部分人的人生轨迹啊。
2 回复 Nanshanke 2018-7-10 02:09
ryu: 不富,其实是大部分人的人生轨迹啊。
确实如此。
2 回复 SAGFS 2018-7-10 02:12
===同居, 仅仅为了男方一方支付房租费 ?


同居, 仅仅为了男方一方支付房租费 ?
3 回复 总裁判 2018-7-10 04:11
男生偷电器,女生偷人夫,已长达三十多年历史,中华民族到了最不要脸的时刻,但还始终高举打倒日本的伟大旗帜,前进前进前进进!
1 回复 总裁判 2018-7-10 04:14
徐福男儿: 现在的小朋友,理想都蛮奇幻飘逸的,接到地气了才发现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以教科书为准的爱国主义,碰到非洲黑人都难以坚持,不要说碰到日本人了。再说签证签不出还人山人海聚集在日本驻华使领馆,高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
1 回复 总裁判 2018-7-10 04:15
亦云: 在东京大阪等大都市留学,费用很高,奖学金也很难申请到,中小城市就好一些
抓现金,有方言叫拉粒头,叫拉米,日元不错的。
2 回复 总裁判 2018-7-10 04:17
Nanshanke: 年轻人奋斗一下挺好,早富不一定是好事。
为东洋人打工,打出了中国人民的勤劳、勇敢和智慧。
1 回复 总裁判 2018-7-10 04:18
fanlaifuqu: 都不容易,心淡些更好!
心淡些,跑到日本鬼子原籍地去干吗?新时代正是启示青年人出国,拉米拉得多,拉得狠,才不至于回过头来对天安门叫板。
1 回复 总裁判 2018-7-10 04:20
ryu: 出了国门、踏上社会后有一个苦闷期的啦。
不苦闷怎会出国门?小男生小女生也是有感觉的,只是没方向,苦是早就苦闷了。
2 回复 总裁判 2018-7-10 04:21
SAGFS: ===同居, 仅仅为了男方一方支付房租费 ?


同居, 仅仅为了男方一方支付房租费 ?
总不见得女方支付吧,天经地义,谁老是趴在在上层谁掏钱。
1 回复 总裁判 2018-7-10 04:22
ryu: 不富,其实是大部分人的人生轨迹啊。
富裕,是麻醉中国青年的鸦片。
2 回复 总裁判 2018-7-10 04:23
ryu: 人生就是这样开始的啦。
人生来显罪性,一开始就哭着要吃奶,吃得多就不哭。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8-7-14 00:5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