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记事(二)

作者:纸色恋曲  于 2019-3-15 09:3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流水日记|已有4评论

         时间是没有声音的锉刀。水泥红砖的小楼早已无声无息地替代了茅草土墙的老宅。对着这片熟悉而又陌生的土地失了感觉,多了感慨。白驹过隙,一眨眼,一年,还是一瞬间?
         夕阳西下,炊烟袅袅,在田野里疯玩一天的饿娃子急奔进厨房围着冒着热气的灶台,催着忙碌的外婆快些开饭。母亲从城里来乡下看我,我自是粘在她身边陪她一起走亲访友,她与亲戚闲坐在菜园边的一张原木桌旁话家常时,我一脸满足的坐在一旁的窄木长凳上,傻笑着埋头吃着糯米甜糕京果子,吃完还将沾满糖粉的手指放在嘴中意犹未尽的舔上几舔,我们都“安静”地坐着。
        尤记当年父亲千里迢迢,风尘仆仆地赶来乡下外婆家,接我这个“野娃子”回成都读书识字做个文明娃。几年没见,我“可怜”的小脑袋瓜子只装着捉鱼,吃梨,咬饼子的“大事”,父亲对我来说等同”陌生人“,当时的我怯怯不安地躲在外婆身后,探出半个脑袋“打量“着他,久久都不愿喊他。他给我买了很多好吃的零食,在糖衣的感召下,我觉得有父母疼爱的感觉真好,往后多年,每次父亲出差回家总会记得给我买些好吃的,哪怕只是一块烧饼,我都能高兴半天,这算是父亲在我的记忆中的一抹”暖色”。
         回想父母的种种好,关于母亲我能一连串地报出诸多令我心疼又感动之处,朋友提及母亲,我总是习惯性保持缄默,因为我知道,她的名字一旦轻启,思念就会奔涌决堤不可抑制,热泪必会灼痛我的双眼,无论她离开了我多少年,自她离去后,无神论的我甚至开始期盼那些关于鬼神的传说都是真的,这样我还有机会能以另一种方式与她相识,相守,大爱无言,大悲无声。
           父亲就只余那抹”暖色“和深深的叹息。若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不知父亲算不算是那场婚姻的挖墓人?姻缘之事难诉对错,只有合适与不合适吧。文革期间,阶级成份的不对等,包办婚姻中的不公平,不幸福的开局终究还是以不幸福收场。不幸的婚姻,痛苦的自然不会是一个人,而是一家人。史玉柱说“人与猪的自然差别是个定数,人与人的心理差别是无穷大。”美满和谐对于无穷大的心理差别又无感情基础的婚姻来说自是可望不可求。
        事过境迁,物非人亦非,世间的改变不曾停歇。我们走过许多路,遇见许多人,经过许多事,那些过不去的念念不忘终将过去,那些注定无缘的纷纷扰扰皆成回忆,走很远,绕一圈,有些人有些事定格在了曾经,无论我们如何用力的挽留终是扛不住时间的侵蚀。那些离开的人啊再也没有回归的那一天,无论我们赋予多么浓的思念。风咽,雨落,人独立。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2 回复 晴朗天空8877 2019-3-15 09:39
  
2 回复 nuhppk 2019-3-15 10:00
  
2 回复 treesa 2019-3-15 10:40
  
1 回复 jspa 2019-3-15 11:18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3-18 15:1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