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一个保守派学者的呼吁!

作者:loneshepherd  于 2020-10-20 19:3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美国政经|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15评论

欧阳兄是我在另一家网站结识的网友。我们都是传统的保守派,观点有很多重叠之处,譬如经济观点相对保守、崇尚米尔顿·弗里德曼 Milton Friedman、芝加哥经济学派和自由资本主义(也可以说我们右倾,呵呵),而社会观点相对温和(或者说没有既定立场,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我们都是人权的坚定支持者,但是反对擅自扩大人权的定义(就我自己来说,我认为基本人权只有两个:生命与自由;其余的都是衍生的。我反对左派动辄”人权”的做法,譬如我认为健康不是基本人权、健康保险自然也不是;但是同性婚姻则属于自由衍生出来的权利。扯远了…)。
我们都曾经对Obamacare持批评和反对态度,一个原因是Obamacare并非为更多美国人提供健保的最佳方案、另一个原因是ACA在Reid主持的参议院通过的方式比较“卑鄙”。我们也都反对现在废除Obamacare,因为代价太大,最好还是改进现有的ACA。
也有不同的。
我们都不是川粉。不过2016年,欧阳兄主张选希拉里(但是参众两院均投共和党);我则主张两害相权取其轻、两个烂苹果里我取川普,因为希拉里的政纲太过左倾、比08还左。
川普执政后,欧阳兄和我对其政策虽批评居多,但是也不是一味否定,譬如对2017的减税法案持肯定态度、特别赞成其中削减公司税的部分(希望下一届政府能保留低公司税、以保留美国在国际上的竞争力)。欧阳兄对川普减少政府法规做法持肯定态度,我也持谨慎的欢迎态度。
我们都主张一个国家应该有安全的边界,所以虽然不赞成川普有关美墨边境的某些具体做法,但是并不反对他对非法移民的控制。我甚至说过,虽然墨西哥不付墙钱,要是川普让dreamer合法拘留了、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就给他筑墙的钱吧。
欧阳兄开博比我早两年多。他和昭君都是学者,博文都注重模型、数据和事实,我开博后对他们景仰有加。
我和欧阳兄虽然交往不多、却惺惺相惜。前几天看到他的这篇有关2020大选的博文,击节称誉,在文后留言说:
「大赞欧阳兄鲜明的保守派宣言!  
现在的共和党差不多已经成为川普党。只有川普败选,共和党才有希望凤凰涅磐浴火重生。  
美国的政体就是为两党制设计的。即使本届大选失败了,共和党也不会消失,我心目中林肯、老罗斯福和里根的共和党一定会东山再起,让美国在二十一世纪继续领导世界!」
现在重读这篇文章,不得不佩服欧阳兄行文的理性和系统性;他说的“川普对于美国民主制度的三大威胁,即蔑视事实、煽动对立、攻击体制”高度概括了川普对美国国家利益的短期和长期损害。而川普对武冠的处理方法,让有心人看出他只在意自身利益,对美国人的生命视若草芥;对这些人来说,最后一个幻觉破灭了。
在文章的结尾,欧阳兄发出了一个爱国的保守派掷地有声的宣言:
“如果将美国比作一艘大船,民主党当选是走错航线的问题,而川普掌舵却是撞上冰山的问题。国运大于政见,这应该是我们这次投票的原则。”
承蒙欧阳兄允许,转载他的这篇大作。
 
2020,美国保守派选民该挺谁?
欧阳峰 2020-10-05 
2020年大选,应该算是近几十年来最牵动人心的一次,其原因自然事关现任总统川普。对于左派来说,川普不仅人品极坏,而且代表危险的极右势力,包括纳粹残余和白人至上主义;只有打倒川普,美国才有希望实现正义和平等。而对于不少右派人士来说,川普是他们的“斗士”,是他们抵抗左派蚕食、坚持自己理念的最后防线。这两派的立场都极其坚定,甚至双方阵营中各不乏其人,为得到自己希望的结果不惜以动摇美国选举制度为代价(左派提出取消选举人制度,右派质疑邮寄投票公信力)。在此,我想对保守派人士进言:不该选川普的理由,远远高于意识形态。
即便单从意识形态看,川普也非坚定的右派。在文化上,川普虽然与极右势力结盟,但本人并不极端。除了煽动种族主义和排外,川普在传统的左右政争热点如堕胎、LGBT、限制拥枪等议题上,都不比共和党主流更右。而且因为他执行力低下,在这些问题上都只有行政命令没有立法成绩,而行政命令后任总统可以轻易推翻。所以对于左派来说,川普并不是右派能推出的最可怕的总统。
在社会经济问题上,川普对保守派议题的贡献也极其有限。川普当政三年多,其中有两年中共和党在国会两院都占据多数,而川普实现的只有减税(特别是减公司所得税)这一项立法。这是保守派主张多年、争议最少的一个政见,任何具川普类似条件的共和党总统都会做到。更关键的是,保守派向来主张除了减税还要减少支出,如缩小政府规模、控制健保支出、改革社会保险系统等。在减少支出方面,川普唯一的作为是通过行政法规硬性降低药品价格,而这一做法恰恰与保守派尊重市场运作的理念相悖。川普上任时2017年赤字是6.6千亿美元。而到了2019年(新冠疫情爆发前)赤字是9.6千亿,两年涨了48%。当然细究起来,赤字增加的主要原因并非减税法案或川普的其它经济举措。但至少川普没能按照保守派理念控制政府支出的增加。要知道,任何政府赤字就等于是税收,只是支付的人不同(是未来世代)或者支付的方式不同(通过经济活动的负面影响)而已。
2016年,保守派的另一个重大议题是取消奥巴马健保。川普上任时的确将此视为头等大事。但是他完全没有像竞选时许诺的那样提出一个“完美的替代方案”,而是直接交了白卷。因此,共和党可说是失去了最后一次取消奥巴马健保改革的机会。当时川普说,要让奥巴马健保“自行崩溃”。他也的确做了一些破坏工作,如给各州更多自由去削减医疗补助、取消不买保险的罚金、减少对保险公司的补助、允许更简陋的保险计划等。这些措施虽然让依赖于奥巴马健保的民众更加痛苦,却至今未能动摇奥巴马健保的根基。而且这些做法没有人直接得益,只会让共和党更加失去人心。对这一点,保守派应该很失望才对。
川普2016年竞选的另一个重要承诺,是增加制造业工作机会。为此,他除了通过企业减税吸引海外工厂回流外,还通过贸易战打击进口(不光是对中国,还针对加拿大和欧洲盟国)。这几年制造业机会的确有所增长(新冠疫情爆发前),但并没有比奥巴马当政后期加速。当然制造业的转移非一日之功,现在还不能说川普的政策是失败的。但是川普所描绘的“让美国再次伟大”图景,至少目前还没有影子。
川普的另一个保守派政策是大幅度减少政府法规。他要求联邦政府每推出一条新法规必须同时废除两条旧的。据白宫2018年宣称,川普的法规减少为美国经济节省了三百多亿的成本。虽然此数目与二十万亿的经济体量相比微不足道,但这个努力还是值得保守派赞赏的。然而,在贸易战和与中国的对抗中川普滥用“国家安全”考量推行关税和制裁,管制市场、企业、甚至学术单位的行为。这一系列做法,却是保守派所强烈反对的政府越权(government overreach)。
综上所述,川普其实并没有坚定的政治立场,而只是按眼前政治利益和争取支持者热度行事。与其说他和保守派是同路人,不如说他们相互利用。所以他是否能连任,其实对左右派兴替的局势并不特别重要。然而,无论政治立场如何,我们都有很强的理由不选川普,根本原因在于川普是对美国民主制度整体的威胁。
 “谎言治国”,可以说是川普从政的第一标记。川普参选开始以来,我们一直被他的满口谎言轰炸。有人认为这是“大嘴巴”的个人修养问题,也有人说政客都说谎,只是程度不同。但我认为,川普的谎言和别人的文过饰非或刻意误导有本质的不同。他说假话的目的不是要你相信他,而是要你感到世上就没有真话。当一个人放弃了寻求真相的努力,实际上就是放弃了独立思考的权利。所以,就可以有“替代世界”来绑架支持者。为了避免认知失调,他们排斥除了川普言论外的所有信息,因此除了跟随川普别无他选。2016年时有很多人认为,川普不是政治家,所以说话不检点。他当了总统之后会“成长”的。但事实上,当川普拥有总统的话语权后,说谎反而更加变本加厉。到今年七月,《华盛顿邮报》已经记录了川普超过两万个谎言。当然其中大多数无关紧要或是灰色区域,但这样的谎话轰炸正是契合了上述目的。而且我们都经历过川普在重大问题上撒谎的事情。在最近的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川普又说出很多谎言,包括他“是林肯以来为黑人做得最多的总统”、拜登“绝对支持取消警察经费”等。
作为总统,川普的谎言不仅迷惑其支持者,而且伤害整个国家,因为这些谎言严重损害了总统这个职位的信誉。同时,一个公然说谎的总统摧毁了全国公众讨论的基础,而这一基础对于民主政体的运作堪称性命攸关。例如,当总统坚持“墨西哥会为边界墙买单”时,你就无法讨论造墙的成本与收益比较,即使你认同阻止非法越境的理念。同样,当总统谎称“我们有史上最好的经济”并用“股票会大跌”来威胁反对者的时候,你也无从判断未来金融政策的走向。一个满嘴谎言的总统就像那个叫“狼来了”的孩子,虽然终将失去信用,但在那以前会造成很大伤害。而且当真的狼来的时候(如新冠疫情期间),信息的缺失和扭曲也将是致命的。所以“谎言治国”不是个人品德小节,而是事关维护民主政治运行和国家有效管理的大事。
川普的第二个破坏力是煽动仇恨。对于政敌甚至前同事一语不合就恶言相向火力全开,是川普的行为特征之一。这不仅是对任何不顺从者的威慑,更是维持政治权力的一个手段。通过不断地制造敌人,他试图维系支持者的团结和热情,因为他们依靠着川普才能在这个“强敌环伺”的世界生存。这种做法还把全国民众的关注从一场纷争带到下一场纷争,让所有对他不利的事件和消息被遗忘被忽略,所有反对他的言论都可以用“他们不喜欢我”为由而嗤之以鼻。煽动仇恨的后果是民众分裂。当人们用仇恨对待不同立场的同胞时,理性的讨论和博弈成为不可能。我们都同意,美国近年来两极化的倾向十分严重,已经成为对于国体生存的重大威胁。公平地说,这不能全怪川普。事实上,川普在四年前当选本身就是两极化的结果。川普当选后,反对者对他的仇恨和攻击也是前所未有的。但川普作为总统不仅没有试图化解对立,反而将它“武器化”,不断火上加油从中渔利。在川普营造的世界里,只有敌我没有是非。所以只要川普在任,这个两极化的倾向只会愈演愈烈。
第三方面也是最重要的,是川普系统性地破坏美国的民主机构。我们都知道,一个民主体制要有效运行,不光是选举制度,也不光是法律,还需要一套机构来维系。这其中包括信息传播(媒体)、理性讨论(大学和思想库)、和平博弈(各种参政的利益集团)、政府内部的权力制衡等。这些机构有的由法律保障,但更多靠传统支撑。而川普竞选时和上任后,对民主机构发动了接连不断的攻击。从竞选时拒绝公布税表,到最近反转2016年做法而在大选前夕提名最高法官,川普颠覆了很多行之多年的传统。他毫无忌惮地攻击自己的部下,包括传统上超越党派的执法部门、联邦储备银行、军队将领,强行将那些部门置于政治影响的阴影之下。除此之外,川普还颠覆了美国在国际上负责、守信的形象,屡屡打破承诺,退出联盟。他称这些为“美国第一”,实际上除了把一些盟友和对手打了个措手不及,没有给美国带来实质的好处。现在,北朝鲜有了更多的核弹和火箭。伊朗的核武发展远远超出了奥巴马主导的协定限制,而美国因为已经退群无法推动国际联合制裁。对中国的贸易战和制裁很热闹,但贸易逆差依旧,中国打击知识资产侵权的承诺也未得到落实。川普的种种外交行为只是显示了美国的实力,但并没有增强这个实力。相反,美国优势的基石:开放、包容、守信被川普消耗殆尽。由于川普,今后十年二十年里美国会面对一个充满敌意的世界。
更令人担心的是,川普全面打击主流媒体。不仅传统左倾的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CNN电视台等被他称为“伪新闻”甚至“人民公敌”,连右派的福克斯电视台及其中的主持人也每每招致他的不满和攻击。确实,从2016年竞选初期的蔑视到后来几年的集中于负面新闻,媒体从来没把川普作为“正常”的候选人和总统来对待。但是也应该看到,美国的主流媒体还是有底线的。他们有煽情,有误导,但还不至于如川普和他所依赖的某些信息来源那样捏造事实或使用虚假材料。所以我们可以批评媒体的偏向和误导,但像川普那样全盘否定主流媒体,其实就是抽除了这块民主的基石。打击媒体的信用,摆脱媒体的监督,是独裁者惯用的伎俩。川普这种行为不仅给他自己提供更多专权空间,也给美国的民主运作带来长远的损害。
川普对美国民主机构最危险的攻击,是损害立宪以来行使至今的选举制度。他反复声称邮寄投票会导致大规模舞弊。事实上,邮寄投票制度一直存在,只是由于今年的新冠疫情而在更大规模上采用。而历史上没有证据表明美国的邮寄投票或其他投票方式存在大规模舞弊现象。右派思想库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 )提供了一个数据库,收集了过去四十年各州的投票舞弊案件。总共不到一千件,其中仅约两百件与邮寄投票有关,绝大多数案子都只涉及个人或几个人。所以,所谓的舞弊威胁是没有事实支持的。川普还在最近拒绝承诺如果败选了会履行和平交接权力的义务,而且多次声称,他输掉的唯一可能是存在选举舞弊。更有甚者,他在竞选集会中公然宣称这次赢了之后还要寻求第三任。对于现任总统的这些言论,我们不能认为只是“大嘴巴”而一笑置之,而要看到其中现实和严重的威胁。即便川普赢了这次大选因而他的威胁没有成真,我们也该认真考虑这个把自己权力置于国体之上的人,是否能履行总统“保卫宪法”的誓言。
川普对于美国民主制度的三大威胁,即蔑视事实、煽动对立、攻击体制,在这次新冠疫情中表现得淋漓尽致。疫情爆发之初,每天的总统新闻发布会吸引全国民众的关注,大家都希望在混乱和恐慌的时刻得到来自政府的权威信息。但人们很快就发现,川普的话和现实完全脱节。从宣布谷歌推出全国测试网站到夸大氯喹疗效,川普的一个又一个“好消息”最终成了水中月。最近他宣布大选前会推出新冠疫苗,已经是不值一笑。联邦指引权威性丧失的后果,就是各州自行其是争夺医疗用品和试探应对办法,造成很大的混乱和低效。在疫情艰难时刻,川普开始大肆攻击中国,说是中国造成了疫情流行,要实行报复和索赔。不管这话是真是假,它与当时和现在美国的抗疫行动毫无关系,只是用仇恨来转移人民不满,顺便把美国的华人置于危险境地。在国内,川普也是把抗疫政治化而无视科学证据,搞得戴口罩、用氯喹都成了政治站队,对抗疫工作干扰极为严重。川普还公然对联邦专业机构CDC和FDA施加政治压力,阻止和攻击他们的专业立场,导致这两个机构的信誉大受损害。在美国,最权威的疫情统计来源是霍普金斯大学的网站,而不是本来该公布官方数据的CDC。因为川普发布对疫苗的虚假承诺,引来人们对FDA是否会放水的忧虑,吓得疫苗生产商抢先发表声明重申他们的安全标准。美国抗疫的表现我们可以另外评论,但川普的公开活动是一大负面因素,这是无可争辩的。如果川普连任,过去半年恐怕就是未来四年的缩影。
不少保守主义者认同川普,是因为感受到近年来左派势力步步紧逼的危机感。而川普出来搅局,戳穿了左派的不少迷思,让很多右派觉得有了说话的空间。但是过去三年多的历史表明,川普是个有效的搅局者,但不是一个合格的管理者。而且他搅的不是左派的一统天下,而是整个美国的国体。美国保守派的最基本原则就是坚守宪法,反对因为政治上的便利和现时民众的情绪而违背立国之本。在这方面,川普与保守派是背道而驰的,他不是我们的战士而是威胁。
当然,川普当选之时很多人的忧虑迄今并未变成事实,今天的美国基本上还是个正常运行的国家,世界上也没有爆发核大战。这些要归功于美国成熟的民主机制对总统的制约,即便狂人如川普也不能为所欲为。但是这三年多对民主机制也是很大的消耗。内阁和国会都在围着政治斗争转,在强国富民方面可以说是毫无建树。在当今世界,我们还有几个四年可以浪费,还有多少本钱可供冒险呢?所以,虽然我对民主党的政策很不认同,我还是要呼吁保守派支持拜登。这样至少国家能有个休养生息的机会,到下次大选再看。
如果将美国比作一艘大船,民主党当选是走错航线的问题,而川普掌舵却是撞上冰山的问题。国运大于政见,这应该是我们这次投票的原则。必须意识到,这次选举的合法性不仅事关选举结果,而且也为未来的政治运作提供先例。我们的每一票都是对选举合法性的背书。所以,保守派该投拜登一票!
 
欧阳峰
(作者为居住在美国的美国公民)
【2020年10月5日首发于“俄州亚太联盟”公众号】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2

拍砖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5 个评论)

当前只显示与您操作相关的单个评论,点击此处查看全部评论
回复 loneshepherd 2020-10-23 05:43
舌尖上的世界: 川普当局是美国的病征而非病源,如同中共政权是中国的病征而非病源。
所有人都在努力否认这一点,不过都是在为让自己盲目乐观着罢了。
理性,真的很难!
舌兄楼下几位的文革口号简直就是在验证舌兄的看法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10-23 07:5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