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战的前奏,Ronald Mckinnon:克鲁格曼对人民币的看法彻底错了

作者:开来  于 2018-4-7 11:3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转贴|通用分类:政经军事

关键词:Mckinnon, 克鲁格曼, 人民币, 贸易战

一般认为克鲁格曼的贸易理论是此次特朗普所发起的贸易战的根据,但有趣的是对此次贸易战,克鲁格曼却认为中国会胜,真不知不爱读书的特朗普有无在发起贸易战前同这位理论大师交流过。
Mckinnon的这篇在2013年的访谈尽管针对的是人民币,但其实是针对了贸易,其中有许多的基本概念对认清此次贸易战的本质很有帮助,由于货币是所有商品的符号和代表,所以它们之间的汇率也可以反映具体进出口商品的税率,即所谓的关税,而且他针对扩大消费的3个建议都被中国政府所采纳,故在此转载。
-----------------------------------
Ronald I. Mckinnon:克鲁格曼对人民币的看法彻底错了 (2013)
Ronald I. Mckinnon
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
采访者:陈晓晨 
  近一个月以来,人民币汇率问题再度成为政治、市场和媒体的焦点。在美国国会和 G20 财长会议上人民币都成为焦点议题;香港人民币远期汇率市场升值幅度明显,就此诺贝尔奖得主克鲁格曼在美国媒体上掀起论战。 
  不过,国际区域货币汇率领域的资深专家、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Ronald I. Mckinnon 认为,人民币升值无助于解决中美贸易间不平衡问题。Mckinnon 教授此次应邀参加了北京论坛(2009) 斯坦福专场,讨论“危机中的世界:外来压力、内部影响与中国应对”,并在会议上发表了题为“国际信贷危机和中国汇率”的学术论文。在会议期间,他接受了《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的采访。 
  记者:随着美元继续疲软,以克鲁格曼为代表的一批经济学家发起了对人民币的新一波批评浪潮,他批评中国采取的是一种“严重扭曲”和“以邻为壑”的政策,您怎么评价这一政策? 
  Mckinnon:我认为他完全错了。因为中国稳定汇率的动机,并非由于低估自己的货币或期望进行不公平的贸易,而是出于稳定货币的意愿。1995 年中国出现了巨大的通胀,人民币选择盯住美元,在接下来的10 年当中中国成功地减少了通胀并稳定了货币。后来,中国在对美贸易上出现了巨大的顺差,这是因为中国有着大量的储蓄盈余。因此,顺差是与汇率无关的,它只与储蓄和投资有关。美国有着巨大的负储蓄,而中国储蓄余额巨大,这导致了贸易不平衡。包括克鲁格曼在内的一些美国人误解了这一点。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经济学家误读这一现象呢? 
  Mckinnon:我认为,中美贸易不平衡与汇率的调整之间没有丝毫关系。很多的经济学家高估了汇率与贸易的关系。 
  此外,这个问题应该从宏观经济的角度来考察。虽然中国已经有世界上最大的投资额,差不多占到了GDP 的45% 左右,但中国的储蓄额更高,占GDP 的50% 以上,所以差不多有5% 的贸易盈余。 
  如果像克鲁格曼所希望的那样,人民币快速升值,这会使得中国变成一个高成本的投资目的地,这样,在中国的投资会减少,情况就如同日本在上世纪 90 年代初所发生的那样。但是,人民币升值不会影响储蓄,所以结果显而易见,当人民币升值以后,储蓄与投资的差距会变得更大,也就是说贸易顺差会变得更大。 
  涌入中国的热钱持有者,都预期人民币会升值,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政府用稳定汇率的政策来打消这些预期是正确的。 
  记者:您讲到了热钱的问题。市场关心的是,目前美国的零利率政策是否已经导致了大量的套现交易?尤其是很多观察香港市场的人,都在询问这种情况会不会改变。 
  Mckinnon:的确,目前世界金融市场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美国的零利率政策,这导致热钱涌入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加拿大等一系列国家,并且导致泰铢、英镑、韩元等在内的货币升值。 
  目前中国采取的稳定汇率的政策仍然非常成功,它一方面减少了热钱流入,另一方面,使得中央银行可以降低商业银行体系的准备金率。我对人民币的稳定汇率政策和它带来的可信预期给予很高的评价。但是,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美元市场变得一团糟,有很多人又产生了人民币升值的预期。 
  美国的零利率政策不仅影响了中国,也影响了很多其他国家,这些国家也对人民币盯住美元的政策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如果中国放弃这一点,必将导致更多的热钱流入,可信度被破坏,这将是一个陷阱。 
  记者:依照您关于投资和储蓄之差导致贸易盈余的观点,如果能够促进消费,那么可以减少储蓄,从而减少贸易盈余。中国各界一直在呼吁推动消费,您有什么建议? 
  Mckinnon:众所周知,美国的储蓄率和储蓄水平很低,而中国的情况是,大量资金被银行系统重新分配到公司而不是家庭当中,这正是过去中国企业利润激增的原因之一。 
  解决问题的方法之一,是对大企业课税,或对国有企业分红,以重新分配的方式来增加家庭的收入,从而带动消费。 
  另外还有一些方式可以刺激消费。在美国我个人不会建议通过信用卡借贷来促进消费;但是在中国,可以增加中国家庭的信用卡持有率。 
  第三个建议也许会引起争议,那就是中国或许应该取消独生子女政策。独生子女政策有长期不利影响,比如家庭结构问题、老龄化问题;而且这一政策也有短期负面影响,它抑制了消费。但一旦该政策被取消,那么就会产生一个“婴儿潮”,人们会大量购买婴儿用品以及更大的房子和车。这会显著地刺激中国经济的发展。 
  记者:您的观点可以得到呼应,中国目前人口的绝对数量是每年都在增加的,中国国家统计局一位人士在解释中国消费的增长时说过,目前有一个百分点的消费规模增长,是每年的新增人口带来的。 
  这个问题之外,还想征求您对于国际金融体制改革以及中国的角色的 看法。 
  Mckinnon:中国政府非常想改变目前由美元占主导的货币体系,并且提出将特别提款权作为一种美元的替代物。这种方法以前曾经被试验过,但是失败了。在上世纪 70 年代,法国曾经试图动摇美元的地位,认为美元作为国际交易货币已经名誉扫地,并想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提款权取而代之,但是失败了。特别提款权取代美元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仅靠政府的强制实施是成功不了的。而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本身就是一个美元体系的产物,它缺乏改变美元地位的动机。 
  当前我们首先应该做的是,劝说美国放弃美元零利率政策。在我的下一篇论文《重构去泡沫化的美元世界》当中,我将提出美国应该将自身的货币政策国际化的观点。美国应该在自己的政策当中,更加系统地依据美元的需求来做决策。 
  记者:日本最近提出东亚共同体的概念,并且再度提出了类似于建立亚洲货币基金(AM)或者亚洲货币联合体(ACU)的问题,您怎么看待这一前景? 
  Mckinnon:我对此并不乐观,因为自上个世纪 70 年代起曾有不少国家试图动摇美元的地位。但是,一种国际通货一旦被接受,所有的银行系统和贸易都将其作为媒介,即便是中国的对外贸易中,也有 80%—90% 是通过美元来结算的。假如世界上有 150 个国家,用150 种不同的货币进行交易,那么就会有数万种汇率,交易成本相当高。但如果将一种货币当作中心货币,那么交易成本就会很低。就目前来说,使用美元结算是最有效率的,要改变人们的习惯,其成本相当高,先发优势在货币问题上体现得尤为明显。所以,当务之急是使美国人意识到采取稳健的货币政策可以惠及世界,也更能保障他们自身的利益。 
  对于人民币,我想说的是,也许在与邻国的贸易中人民币会被更多地使用,但是只要中国的金融服务仍然主要依赖美元,人民币就很难替代美元。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6 00:5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