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无英雄,谁家竖子成名?

作者:杨立勇  于 2021-7-14 00:0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政经军事

(杨老师政治笔记)

世无英雄,谁家竖子成名?

过去二十几年来国际政治秩序的发展令美国政治学者福山教授大跌眼睛:世界并没有像他在《历史的终结及最后的人》中所预测的那样走向西方自由民主政体一统天下的“世界大同”。恰恰相反,西方民主政治出现了福山教授痛定思痛以后提出的“政治衰变”(political decay),即执政党或意图执政的党被各种有组织有资源的利益集团所绑架,成了“身份政治”(identity politics)的代言人,变成一种“新的权力世袭制”(Neo-patrimony)。过度的法治(rule of law)使国家权力制衡机制过于强大,使国家行政系统举步维艰,难于成事,更遑论应对危机。与此同时,冷战以后前苏联以及前“华沙条约”国家从极权变成民主政体(至少从形式上看),以及非殖民化以后新崛起的民主政体(如南非,纳米比亚,津巴布韦,海地)。更重要的是,中国的飞速崛起。客观地说,无论是从前东欧共产国家蜕变出来的民主政体,或是非殖化后产生的民主政体,还是中国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政体,依然带着十分浓厚的“新权力世袭制”的成分。同时,还有另一个与西方民主政体格格不入但却不容忽视的权力意志,那就是穆斯林世界。虽然穆斯林世界内部教派林立,自相残杀,但凭借着它们的石油资源和战略位置以及大量移民难民进入西方社会,穆斯林在可预见的未来仍然是与西方价值观分庭抗礼的一大劲敌。

当今世界的政体大约可以归纳为这么几大类:1. 欧美澳的“嫡系自由民主政体”;2. 前东欧国家和非洲这些转型国家的“亚民主政体”; 3. 中国这种“精致的新极权政体”(high - quality autocracy )。4. 穆斯林世界。在这个“世无英雄”的纷纭乱世,很难确认上述哪一个“政治竖子”能够最后成名。欧美的自由民主政体的对外输出已经证明是失败的(越南,伊拉克,阿富汗);前东欧和非洲转型国家的“亚民主政体”基本上是画虎不成反类犬,深陷裙带风,贪腐和种族矛盾的恶性循环中难以自拔;穆斯林世界因其宗教的极端性,排他性和部落性,注定很难普及到其他非穆斯林地区。

中国,这个不按西方常理出牌,自己“摸着石头过河”而取得举世瞩目成就的“精致的新极权政体”,反而成了许多政治学者开始探索研究的“香饽饽”。非常反讽的是,她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居然是拜其“极权”所致。因为她没有西方自由民主政体“三权分立”的制衡机制,国家权力意志一枝独秀。一旦摸到石头,她过河抵达彼岸的效率与速度几乎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中国经济发展的速度,是多少国家梦寐以求而无法实现的。那么,“中国模式”会不会成为引领世界的新先锋?抑或仅仅是一种独特无二不可复制的“目的明确的即兴之作”(intended improvisation )?

目前定论仍嫌为时过早。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导致中国成功的“极权”国家权力意志,也可能成为她的“阿基利之踵”。天佑中华,自邓公已降的历届领导人碰巧还都算是为民谋福利的“明君”。但如何让这种举贤任能的机制(meritocracy)成为一种非人为(impersonal)的制度化,这不仅需要极大的政治智慧,还需要莫大的勇气。政府的问责制(accountability)必须来自人民,而非来自政府本身。

综上所述,没有一种政治体制可以征服或同化全球。“多元政治”会像“多元文化”一样同时并存,时而和平共处,时而互起纷争。各国要本着“给自己活路,也给别人留条活路”(Live, and let live)的原则,先把自家门前雪打扫干净。至于其他国家的屋上霜,节候一到,自然会冰消瓦解。谁说条条大路都非通罗马不可?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今日的英雄,或是明日的竖子;今日之竖子,可成明日之英雄。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14 00:0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