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的冲突不文明 (杨老师读书笔记:萨缪尔亨廷顿《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

作者:杨立勇  于 2022-5-11 06:2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


按照美国保守派政治科学家萨缪尔亨廷顿在《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中的观点,所谓文明的冲突,说到底无非就是西方文明(基督教文明)与非西方文明(非基督教文明)之间的冲突。宗教,种族,语言,意识形态或领土,往往是文明冲突中的主要因素,有时是其中一种有时是若干种同时发生作用。

 

西方文明与非西方文明的冲突,往往带有不可预测的偶然因素。非西方文明的一个不同于西方文明的明显特征,就是“个人意志”可以转变成“国家意志”。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的个人意志转变成苏联解体的国家意志。而普京的个人意志又可以变成俄罗斯帝国主义的国家意志。在个人意志等同于国家意志的非西方文明中,意识形态往往可以超越宗教,种族,语言和习俗的同质性而与亲缘国家形成势不两立的冲突(曾经的东西德,今日的南北韩和台海两岸)。

 

在宗教根深蒂固的文明里,信仰的强烈排他性也可以超越种族和语言甚至意识形态的同质性。基于历史或神话遗传下来的因宗教之争的文明冲突,往往比其他性质的冲突更持久更激烈(巴以冲突,波黑冲突,缅甸罗兴亚冲突)。

 

基于血统认同的种族,由于历史原因而被另一种族征服或吞并而不得不服从某一种异族的统治,但血缘和语言的力量使该种族永远怀有一颗独立之心(波黑冲突,缅甸罗兴亚冲突)。

 

文明的冲突并非只限于国际上各大主流文明之间的冲突。同一文明内部,也可因为种族,语言,意识形态,或宗教等原因发生冲突。即使是在“权力被关进笼子”的西方议会民主文明中,政治派系之争,其实也是一种小规模的文明冲突(美国两党之争,法国最近的大选)。

 

冲突并非总得以血腥暴力的革命形式呈现。尤其是在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战争与和平,暴力与非暴力,实体冲突与虚拟冲突的界限已经日益模糊(黑客,网络战)。文明的冲突日益朝着智能化高科技化的方向发展。谁拥有最先进的卫星监测导航系统,射程最远的洲际导弹,或最具有大规模杀伤力的武器的文明,无疑会在冲突中占上风。

 

依照亨廷顿的说法,西方世界应该对内反对文化多元论,维系自身的自我认同和复兴;对外不应该追求唯我独尊的普世性,而应该满足于维系和捍卫西方文明的独一无二性,并与其它文明维系和平,寻求共识。而西方文明的独一无二性,就在于它的所谓“光荣革命”,即实现了“把权力关进笼子里。”而这一点大多数非西方文明即今为止还无法实现。

 

如何重建世界秩序?或者说,人类历史上从来有过什么世界秩序?有没有一种像交通规则那样放之四海而皆准而人人自觉遵守之的世界秩序?亨廷顿其实心里也没有多大的把握。世界大同,像西方文明一直力图贩卖的“普世主义”一样,都是镜花水月般的太虚幻境。他说,“从一个文明转变成另一个文明的努力没有获得成功;各国围绕着它们文明的领导国家或核心国家来划分自己的归属。”也就是说,国家利益与地缘政治之间的角力,“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依然凌驾于任何文明之上。亨廷顿自己也承认:“西方赢得世界不是通过其思想,价值观或宗教的优越(其他文明中几乎没有多少人皈依它),是通过它运用有组织的暴力方面的优势。”经济与军事的压倒性优势,依然是新的世界秩序(即使有的话)的基础。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5-11 06:2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