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野之民(23): 人之将死

作者:sanmiwu  于 2020-2-9 01:4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luantanqin|通用分类:前尘往事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这个道理三米妈妈懂,可她没能做到。

三米是在许多年后才知道,妈妈的心脏病已经有些年头,只是没有严重到危机生命的程度。

病情加重是后来的事情。

累的吧,奶奶只是这么跟三米说。

这个病真正的名字叫类风湿性心脏病,妈妈说发作时胸痛,心慌,觉得烧的很。

三米不是很懂,医生说他心脏不好,他也从来没有感觉到,只是听医院的大夫说这是个医不好的病。

三米觉得他的妈妈快要不行了。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妈妈是不是从他出生那天就知道自己命不长久,他从来没有问过奶奶,反正他觉得爸爸和妈妈是不一样的两个人:

爸爸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不下棋,没有一点不良嗜好,他也容不得家人有半点过错;

语言是交流的工具,也是三米和爸爸之间的障碍,在爸爸那里,他只有一个选择,就是服从。

妈妈是三米的朋友,她替三米顶着来自外边的压力。

五岁那年夏天,妈妈带三米去爸爸的学校小住几天。

那天晚上吃过饭天还早,三米在校园里玩耍,路过大孩子们学习的教室。

孩子们放学回家了,书本,文具盒没有带走,摊在教室的课桌上。

三米看到橡皮很好奇,很鲜艳的红颜色,闻着甜甜的,糖一样的味道,就顺手拿了一个,攒在手里。

回到房间,马上被爸爸注意到了,问三米手里拿的什么东西,三米下意识把攒着橡皮的手背到身后。

爸爸很生气,一把抓过三米的手,夺过橡皮放在桌子上,对着三米手掌啪啪就是两巴掌。

"小孩子家就偷拿别人的东西,长大了还了得?"

转向三米妈妈,

"都是你给惯的。"

三米心里害怕,不敢哭,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妈妈拉过三米,替他擦擦眼泪,问他东西从哪里拿的,然后拉着他到教室里,趁着教室没人,悄悄把东西又都放了回去。

回来的路上,妈妈对三米说,

"乖,咱不拿别人东西,就是马路边别人丢的也不捡,捡回家妈妈也不会让你用; 别人桌子上的东西就更不能拿,你要是想要什么就跟妈妈讲,如果妈妈不买你就好好学习,长大了挣钱自己买。"

橡皮有没有放回原处三米其实自己也不是很确定,所幸后来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他保住了面子。

那些年,三米做错事情的时候总是很多,在老师,爸爸选择批评,责骂,惩罚他的时候,在三米受到挫折,伤心欲绝的时候,他会把委屈讲给妈妈听,也会把心中的怨气发泄到妈妈身上,妈妈总是帮他化险为夷,然后替他守着秘密。

妈妈住院了,三米很难过,可他还太小,帮不上什么忙。

医生对心脏病人的建议,不能太劳累,不能干重体力活,这些三米妈妈都没法遵守。

三米妈妈说心脏病是富贵病,不是像她这样的人有资格得的。

三米爸爸一边教书一边照顾病人,还要督促大米学习,每天往返于医院和学校之间。

二米和三米留在家里由爷爷奶奶照看。

三米跟着阿姨,婶子去医院看妈妈,妈妈很高兴----尽管三米还是长得象猴子一样瘦瘦小小的,三米妈妈把所有好吃的东西拿出来给他吃。

爸爸也高兴,三米的文化课考试又是第一名,每门功课都是。

1980年夏天,大米通过入学考试,顺利进入县重点高中,妈妈的病医生已经没有办法,家里欠了一堆债,在医院住着变得毫无意义,医生给妈妈开了几盒地高辛片,告诉三米爸爸可以准备后事了,妈妈出院回家了。

乡下人的规矩,人是要老在家里的。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9 02:1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