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野之民(24): 邻居后妈

作者:sanmiwu  于 2020-2-13 00:5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luantanqin|通用分类:前尘往事

三米妈妈住院的时候,二米和三米跟着爷爷奶奶生活。

爷爷奶奶的隔壁住着一家人,就是爷爷的侄子,二哥的儿子,名字叫相,那时是村里的干部。

相和老婆结婚多年,膝下无子,领养了两个孩子,一儿一女。

儿子比三米小了一岁,取名杰,女儿又小了一岁。

爷爷和相家的围墙不高,隔壁院子里的一举一动,一花一草三米都看的到。

相的老婆活的象个富贵人家的太太,闲着没事,院子里走来走去,嘴里不停地磕着瓜子,瓜子皮噗噗的吐在地上。

三米的这个堂伯母对女儿倒是挺娇惯,穿的整整齐齐,吃的也好,一对羊角辫,胖乎乎的脸蛋,白里透红很可爱。

儿子完全是另外一副模样,瘦不啦叽,拉里邋遢,脸上整天象是挂着眼泪。

女人骂杰的话有很多,像是"死到外边不要回来了","脏得跟猪一样"。

打的花样也多,像是拧耳朵,掐脸,打耳光,扫帚棍打屁股,都是三米看到过的。

为什么会这样,三米一直都没有弄明白,也许是女儿乖巧吧,也许是因为杰是从外省抱回来的吧,总之三米觉得杰有点惹他后妈不待见。

相不打儿子,他也不得罪老婆,每次老婆打儿子他只是在一旁看着,一脸冷漠,有时会添油加醋,说"该打,该打"----该打为什么他不打,三米觉得这家夫妻都有点怪怪的。

相的爸爸45年的时候地里干活跟保长弟弟口角被枪打死,相是亲眼看到的,他那时候还很小,十岁不到吧,就像那时候的杰。

爷爷为了相的爸爸的事奔走告官,一家人和官府结怨,亲戚有怨他多管闲事的,弄得一家人不得安宁。

文革的时候,相在村里做了个小官,爷爷被批斗,他跟着后边帮忙说坏话,有大义灭亲之势。

爷爷奶奶对侄子的人品虽然不感冒,却也不甚计较,从小没有父亲,也是挺可怜的----奶奶永远都是觉得别人可怜,听戏也一样,每次听到喇叭里"小仓娃我离了登封小县",她就忍不住流泪。

奶奶看不惯的是这家的女人,看到杰被打,总是会忍不住隔着围墙说上几句。

奶奶跟三米说,世上最毒妇人心。

爷爷也说,唉,后妈嘛,都是这样。

那是一个夏天的中午,不知道为了什么,隔壁的后妈又发火了。

声音好大,街坊的孩子大人都出来看热闹了。

先是骂,

"娘那个脚,疯,我叫你到外边去疯,还欺负你妹妹,看老娘今天不打死你。"

杰光着上身一边哭,一边被他后妈揪着耳朵,右手拿起扫帚屁股上狠狠地打。

"还哭,老冤枉是不是?"

杰被拎到院子里,后妈不解气,从树上撇下一根树枝,背上,腿上一阵乱抽。

每抽一下三米心里就跟着抽搐一下,看热闹的没人敢过去劝。

奶奶拄着拐杖一路小跑,从家里出来,径直走过去把杰拉过来,指着女人说,

"你再打,把孩子打死了,看你老了谁来养活你。"

女人还是不依不饶,绕过奶奶,还要打。

爷爷也来了,

"去,你去把相叫出来,我今天要好好跟他说道说道。"

女人嘴里嘟囔两声,悻悻地回屋了----爷爷奶奶毕竟是他们的长辈,相尽管有时候张牙舞爪的,他从心里是怕爷爷的。

爷爷奶奶把杰领回家,看着杰背上一条条被抽出的血印,奶奶忍不住眼泪又流下来了。

三米也禁不住心里感叹一声,唉,不听话真的会被打死吗? 后妈真可怕。

杰中学辍学以后,曾试图去陕西寻找他的亲生父母,却最终没能如愿,不过还好,那时候他已经不挨打了。

多年以后,杰的后妈病重住院,一直守在病床前,替她养老送终的是杰,而不是他的妹妹。

奶奶有些愤愤不平,恶女人不配这样的待遇。

杰又给了那些"棍棒底下出孝子"的人一个口实。

和奶奶一样,三米觉得这事有些不公平。

"打是亲,骂是爱",三米的爸爸急了也打孩子,不过三米知道爸爸是爱他们的,杰的后妈根本不爱他。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13 00:5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