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与家(9): 大雁南飞

作者:sanmiwu  于 2021-6-11 00:0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luantanqin|通用分类:前尘往事

大人都去炼钢铁。

村里静悄悄的,没有人声,不见牛羊,没有鸡鸣狗叫,

家家户户门户大开,像是刚被洗劫过一样。

旭的妈妈坐在门口的石板上晒太阳,她不小心掉沟里摔断了腿,行动不便留在家里。

我家里没人,就跟着旭在他家吃饭。

到了12月初,人慢慢回来了,支起大锅,吃食堂饭,吃完饭搞宣传,拎着油漆桶往墙上刷标语,

"食堂办的好,生产劲头高。"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

口号铺天盖地,文艺节目层出不穷,会两句的人很多,随便搭个台,就开始表演顺口溜,

"你是英雄咱是好汉,炼钢炉边比比看,你能炼一吨,咱炼一吨半。"

有孩子们喜欢的,

"天上没有玉皇,地上没有龙王,

我就是玉皇!我就是龙王!

喝令三山五岳开道,我来了!"

还有让光棍汉们心动的,

"月宫装上电话机,嫦娥悄声问织女:

听说人间大跃进,你可有心下凡去?

织女含笑把话提:我和牛郎早商议,

我进纱厂当女工,他去学开拖拉机。"

张全兴口才好,他自己会编快板儿,

"电锯锯倒一棵麦,一下倒到杨沟寨,要不是龙门山挡住,过路客也遭歪。"

我就想,这哪里是麦,我们村地里种的是龙王的定海神针,孙悟空的金箍棒。

除了炼钢,还有就是修大渠,建小型水库,工地一片繁忙,东村,西村比速度,白天黑夜干,快的惊人,不到十天,两个水库建成,就是水弄不来。

为了集中力量,公社把所有人集中在一起,有四户人家搬来我家住,其实就是北半村的人。

北半村腾出来,全村牛,马,驴全部集中在那里,专人饲养,爸爸是饲养员。

妈妈晚上参加大跃进,让我去跟着爸爸。

爸爸照顾牲口,马吃夜草,他晚上很晚才睡觉。

半夜里,爸爸把我从睡梦中叫醒,不知道从哪儿弄来半碗鸡蛋炒面,让我快吃,别让人看见。

我那天突然感觉爸爸很善良,很亲近,他平时都是对我很凶的,我晚上也从来不想跟他睡。

爸爸后来被调去修渠,那段在牛棚的日子成了我记忆中的珍藏。

工作有成绩,县里领导来视察,去潘沟,路过山张。

头天夜里电话通知说是不让准备,领导想来个突然袭击,了解真实的民情。

接到电话,支书连夜组织了80个女劳力,俩人抬一桶大粪,早上估摸着时间,从山张出发,一路往十多里以外的诸葛大队支援那里的农业建设。

80个小脚女人抬着大粪罐,队伍很壮观。

妈妈和占据嫂是一对。

路上碰巧遇到检查团,下车,领导不嫌臭,跟大家一一握手,互道辛苦。

通讯员拍照,临时改变行程,跟着这些妇女到诸葛。

第二天一篇通讯稿出台,山张村的妇女露脸,支书露脸,县里领导也高兴,皆大欢喜。

妈妈跟我说,

"全都是瞎话一箩筐。"

两天后,还是这群妇女打上背包去支援康庄大队,计划15天。

张广超带队,他是村里的公安员。

广超人长得黢黑,脸上没有表情,他在县里培训过怎么整人,五花大绑和把人吊树上打是他的拿手好戏。

除了支书,村里人最怕的就是广超,孩子也不例外。

旭小时候哭闹,他妈妈常拿广超吓唬他,

"再哭,叫广超来捆你。"

妈妈背着包裹,我跟在后面走。

广超厉声吆喝妈妈,

"叫你去参加劳动,带着尾巴干啥?让他回去。"

妈妈说,

"你咋不讲理,家里人都走了,叫他一个人在家,饿死他,不跟着我跟着谁。"

广超那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得我打哆嗦。

走了半天,到康庄,太阳已落山。

康庄大队已经安排好了住处,每十个妇女,安排一个小屋,打地铺。

背包放在草铺上,去食堂吃饭。

接下来的两个礼拜,妈妈和同伴去地里干活,我一个孩子家在野地里跑着玩儿。

麦田里看到有随季节迁移的大雁,我跑着追他们。

蓝蓝的天空中大雁排成一排排,长长的一字型,还有人字型。

望着天空,我羡慕,大雁什么时候能带着我飞去南方。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6-14 03:4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