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圣地(2)--凯撒利亚

作者:沁霈  于 2020-9-3 11:1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历史|通用分类:旅游归来|已有5评论

关键词:以色列

上午810左右,我们坐上旅游大巴前往凯撒利亚(Caesarea),开始了在以色列的第一天行程。

凯撒利亚位于以色列西海岸的北部平原,从亚里埃勒往北要经过AB区,即巴勒斯坦自治区和巴以共管区,边界有以色列国防军设置的检查站。导游神情严肃地叮嘱我们路上不要拍照。到了边防检查站,所有车辆都停下来接受检查。有的比较顺利,司机只需摇下车窗探头回答几句话就放行了。遇到可疑的,司机和乘客不但都要下车接受检查,整个车辆前后几乎都要翻看一遍。我们每个人手拿护照端坐在大巴上静等了近半个小时后,上来两个荷枪实弹的以色列大兵。他们有选择地看了几个人的护照,并礼貌地简单问了几句,然后在车厢里前后走一遍就下车了。

强烈的好奇心有点让人按捺不住,转入6号高速公路后,终于可以拿出手机拍照了。从地图上可以看出,6号高速公路是连接以色列南北的主要干道,也称为跨以色列高速公路。南至别士巴(Beer Sheva),北到加利利(Galilee),全长300公里。我们走的是中间路段,是以已故以色列总理伊扎克.拉宾(Yizhak Rabin)的名字命名的。该公路是以色列最大的基础设施项目之一,由私营部门修建,采用电子收费,以换取在一定年限内收取通行费的特许权。据说收费系统采用的是我们加拿大公司的技术。

下了6号公路不久就到哈代拉市(Hadera)。快到凯撒利亚时,途径拉宾之光发电厂(Orot Rabin Power Plant)。无疑,这也是以纪念拉宾总理而命名的。

几个高耸入云的大烟囱,其中一个正冒着白烟。据导游介绍,这是以色列最大的发电厂,发电量占全国总量的四分之一,所采用的燃料都是从南非进口的优质煤,所以烟囱排出的是白色烟云。尽管如此,为了保护环境,这个发电厂将很快要以天然气代替煤发电,整个以色列预计于2030年前进入无煤发电时代。

路边看到一个叫做Ogen Ha-Pal Yam Memorial Site的纪念地点

进入凯撒利亚,到处都是树木葱茏、花团锦簇,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由于靠近地中海,这里的气候显然比南部湿润多了。

凯撒利亚在特拉维夫和海法之间的沿海平原上,属霍夫哈卡梅尔区(Hof Hacarmel)管辖。根据维基记载,这是由罗斯柴尔德家族投资管理的一个定居点,2018年时人口统计有5170人,在以色列尚未设立地方议会的定居点中人数最多。

奥斯曼土耳其统治时期,罗斯柴尔德家族在巴勒斯坦地区从阿拉伯人手里买了许多土地,用来支持犹太人返回时重建家园,凯撒利亚是众多定居点的其中之一。这些土地在后来的国家建设中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1948年以色列国成立之后,罗斯柴尔德家族将凯撒利亚的大部分土地所有权移交给了国家,然后再以慈善基金会的名义将这些土地租借过来,使用期限200年。1952年,基金会又成立了一个凯撒利亚发展公司(Caesarea Development Corporation),除了提供市政服务,还负责工业园和房地产的开发建设,重点以开发旅游业为主。目前为止,除了古遗址公园,还建有现代化的居民区和豪华别墅群,以及花园、酒店、乡村俱乐部等配套休闲娱乐场所。这是以色列目前最高档的住宅区之一,内有罗斯柴尔德男爵(Baron de Rothschild)以及许多世界富豪的豪华别墅。据说章子怡的以色列籍前男友ViviNevo也在这里有豪宅。另外,这里还有一个以色列最大的,而且是唯一的18洞高尔夫球场。公司的运营所得,大部分用以以色列的国民教育、文化艺术以及社会福利等。

高尔夫球场

凯撒利亚遗址公园,在现代凯撒利亚城以南约2公里处。这是公园售票和入口处。跟团游的一大好处是,到了目的地不用操心买票等繁琐的事情。

进入公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几尊被固定在木桩上的古罗马雕塑,虽然残缺不全,仍然可见其精湛的艺术之美。

凯撒利亚在公元前四世纪就已经是一座小村庄形式的希腊化城市,那时称为斯特顿堡(Straton’s Tower)。哈希芒王朝时期,犹太人占领了这里。公元前63年被罗马帝国征服后,这里成为犹大省的首府,并命犹太人自治。大希律的父亲因为救过罗马皇帝的命,所以被指定为代理王,并于公元前25年(也有说是公元前22年)开始,花了12年时间,将此建成了一座集罗马和希腊建筑风格为一体的海港城市,并起名凯撒利亚(意为罗马皇帝之城),以此讨好罗马皇帝。

根据著名犹太史学约瑟夫描述,当年的凯撒利亚城市规模极其恢宏壮观,除了有富丽堂皇的宫殿,还有设施齐备的剧院、神殿、竞技场和浴室等公共场所。所有建筑采用的都是新材料,新工艺。清一色的白色石料,都是从土耳其海运来的。最值得一提的是构筑防波堤,在平直海岸的沙滩上建造了一个人工海港,规模如同雅典比雷埃夫斯那样大的深海港口,甚至超过埃及亚历山大港,不仅解决了犹大北部没有深水港的问题,也使凯撒利亚很快发展成一个陆地和海上的重要商贸中心。公元70年耶路撒冷被毁之后,凯撒利亚的繁荣达到鼎盛,并且被作为罗马帝国在中东地区的首都长达600多年之久。

公元前4年,大希律王驾崩,继位仅两年的亚基老王因荒淫无度被罗马当局废黜,犹大自治地被改成罗马人直接管理,凯撒利亚成为行政中心,同时也是希律家族诸王与罗马巡抚(总督)的官邸所在地。

在罗马统治时期,凯撒利亚作为首府,城中居民多达4万,犹太人和外邦人各占一半。由于种族矛盾的冲突不断,再加上长期不满罗马人的统治,公元66年,犹太人终于奋起抗争。尽管起义后来遭到残酷镇压,很多犹太人被杀,但却因此引发了一场波及巴勒斯坦全地的犹太人反抗罗马统治的革命战争。犹太战争的爆发,最终导致耶路撒冷和第二圣殿于公元70年被毁,犹太人从此失去家园。但凯撒利亚在这个时期却繁荣起来。

直至公元3-4世纪,凯撒利亚依然是地中海东岸的一个经贸重镇,即使在罗马统治末期经历了一场毁灭性的地震,繁荣也没有中断。在公元4-7世纪的拜占庭时代,该撒利亚成为巴勒斯坦省的首府,新增加了城墙等建设,人口也增加到10万余人。这期间,凯撒利亚也成为欧洲人来朝圣的主要口岸。

公元7世纪,凯撒利亚被阿拉伯人占领后,便渐渐失去了昔日的繁华,后来衰败成一个小村庄。1101年十字军由此登录,并占领了这里,凯撒利亚得以修复,还新建了城堡,再次成为地中海东岸的主要港口城市。可惜1265年时,马木鲁克人攻占了凯撒利亚后,为了防止海上来的外敌进攻,不仅港口被破坏,所有城市建设也遭到彻底摧毁。

凯撒利亚被马木鲁克人毁灭后,被埋在废墟里长达600多年之久,直到1884年,一批因逃避宗教迫害的波斯尼亚回教徒难民被土耳其人安排到这里,并在十字军城的废墟上建立了一个小渔村,只是始终处于萎靡不振的状态。有资料显示,1887年时,凯撒利亚有670名居民,除了260名穆斯林外,其余都是波斯尼亚人。1922年时下降到346人,1931年时增长到706人,1945年又增长到960人。这其中除了大部分是穆斯林外,也有少数的基督徒和犹太人。

1940年,小渔村以南约一公里处,迁来一个叫做Sdot Yam的犹太人基布兹农庄。别小看这个基布兹,它可是在以色列的建国历史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该基布兹于1936年在海法北部成立(当时称Krayot),是在本.古里安(David Ben-Gurion)敦促下建立的,表面上以捕鱼为主,实际是犹太社区地下游击队帕尔玛(Palmach)的根据地,在英国人管制时期,曾经秘密地将大量欧洲犹太难民运回巴勒斯坦。不过,帕尔玛的突出事迹不只表现在军事上,而是其对以色列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和精神等全方位的贡献。帕尔玛成员一直是以色列国防军的高级骨干,除了本古里安外,还有我们熟知的以色列前总理伊扎克.拉宾(Yitzhak Rabin)等。特拉维夫有个博物馆,专门介绍帕尔玛的历史事迹。

19482月,帕尔玛占领了波斯尼亚小渔村。1952年,现代凯撒利亚小镇在SdotYam的基础上建立起来。2011年,全部并入新创建的凯撒利亚国家公园(Caesarea National Park),由罗斯柴尔德家族管理。

19世纪末,来自欧洲和北美的考古学家开始在这里考古发掘,古城终于得见天日,但港口和巨大的防波堤都已陷入海平面之下,只有陆地上一些建筑废墟依稀尚存。

以色列建国后,即1950-60年代开始,罗斯柴尔德家族出资进一步考古发掘和重建,才形成了今天我们所见的凯撒利亚国家公园。不过,目前为止只挖出了古城遗迹的百分之六,大部分仍然被掩埋在沙丘之下。

这是后来在十字军城堡遗址上建立的一个潜水俱乐部,目前是凯撒利亚的地标性建筑。

凯撒利亚也叫该撒利亚,在新约圣经中有许多相关记载,所以这里也是基督教的历史重镇。根据《使徒行传》记载,初代教会选出的七执事之一,号称传福音的腓力的家乡就在该撒利亚。他传福音从亚锁回到该撒利亚后,便与家人长期定居下来长达25年之久,常年在这一带布道传教,并在此接待过保罗和门徒们(徒8:40 21:8)。

最为人们耳熟能详的是彼得在这里给外邦人哥尼流施洗的故事。彼得在约帕(今雅法)听从圣灵的召唤,来到该撒利亚,并在这里明白了神的旨意。他更新了洁净不洁净的旧观念,破除了犹太人与外邦人之间的界线,打开了向外邦人传福音的大门。因为神爱世人,福音不但要传给犹太人,也要传给外邦人(徒10:1-35)。

哥尼流是该撒利亚罗马驻军的百夫长,虽然敬虔行善,却不明白救赎之道。神为他预备彼得前来传讲基督真理,使他全家蒙恩得救。彼得讲道时,圣灵降在每一个听道的人身上,像当初降在犹太人身上一样,使在场的门徒们都觉得惊奇(徒10:44-48)。有人称这是外邦人的五旬节。由此可见,无论是犹太人或外邦人,只要单凭信主就可以得着圣灵,不需要通过按手或类似仪式。

有关保罗与这里的记载也有多处。保罗在去大马色的路上蒙主呼召,回耶路撒冷后就放胆传道,却遭到一些犹太人的嫉恨和反驳,并设计害他,门徒因此送他去该撒利亚,再转道去了大数(徒9:1-31)。他的第二和第三次旅行布道的回程,都是在该撒利亚上岸的(徒18:2221:8)。后来他在耶路撒冷因为带外邦人进圣殿被犹太人捉拿并指控,千夫长革老丢吕西亚因为保罗的罗马身份,不想苦待他,于是便将他押解到该撒利亚受审(徒23:23-3323:26),并被囚禁了两年之久。在这期间,他先后在腓力斯和非斯都两任罗马总督以及希律亚基帕二世面前受审申辩,并为耶稣基督作见证(徒24-26)。因要上诉,非斯都给他戴上镣铐,从这里坐船去了罗马(徒27:1)。

第一世纪使徒时代该撒利亚城示意图(网络图片,特此鸣谢!)

在基督教历史上,还有两位影响重大的教父也与该撒利亚有关。首先是有众圣之师美誉的著名教父俄利根(Origen185-254),他出生在亚历山大,后移居该撒利亚,并在此终老。他一生致力于校勘希腊文《旧约》圣经(即七十士译本),并为后来的教会提供了一本正确的希腊文译本《七十子希腊文本圣经》。他编订的《六文本合参》,是早期基督教的伟大著作。他在该撒利亚建立了一间基督教研究学院,以及一个著名的图书馆。尽管他是一个很具争议性的人物,但在基督教历史上,他的神学思想不仅影响了当时的基督教,对后世基督教的发展也是影响深远的。

另一位是被称为教会史之父的教父尤西比乌斯(Eusebius 260-340),他深受俄利根的神学思想影响,曾经被当选为该撒利亚的主教,并在此写成《基督教会史》。他 是基督教史学的奠基人,也是拜占庭帝国的第一位历史学家。除了《基督教会史》,他还著有《编年史》和《君士坦丁传》等著名巨作。他在圣经考据方面也有许多著作,特别是对新约部分的经文考据和分段,为我们后人阅读圣经提供了极大方便。

大希律死后,该撒利亚被作为罗马总督的施政城市长达500之久。基督徒都熟知的那个判处耶稣钉十字架的本丢.彼拉多(Pontus Pilate)就曾居住这里,他是该地区的罗马第五任总督(公元26-36)。后来考古学家在挖掘剧院时,出土了一块刻有Pilate的石碑。这一发现,有力证明了圣经中的记载是有真实的历史根据。

上图是复制品,真品被收藏在以色列博物馆。

这片废墟是大希律王宫普罗蒙特利宫殿(Promontory Palace)的部分遗址,直到1992年才被挖掘出来,目前只剩下一些地基以及残缺的石柱。王宫建在一片突出的海岬上,三面临海。据约瑟夫描述,当年这个宫殿建设得非常奢华和壮丽,而且贵客可以从海上直接进入殿中。宫殿后来被罗马政府改作行政总部。据说,保罗很可能就是被囚在宫殿下面的地牢里(徒23:33-35)。

如今,王宫没有了,达官贵人更是早已化作尘埃,唯有蔚蓝色的地中海美丽依旧。海风阵阵,无声穿过这片空旷的废墟。。。

这个面海而建的半圆这个面海而建的古罗马剧场,在古罗马帝国的版图里并不罕见,但在以色列境内却是最古老的剧院,而且至今都在使用,每年都要举办各种演出活动。

领队张牧师和几个团友忍不住走到下面的中央平台,放声高歌。这时恰好下起雨来,奇异恩典的旋律,仿佛从天而降。歌声在整个剧场回响,效果之好让人禁不住赞叹两千多年前罗马人的设计智慧。

不过,当年这里也是一个血腥场所。公元6670年的犹太起义被镇压后,许多犹太人就是在这里被处死。

据约瑟夫记载,希律亚基帕一世也是死在这里。他当年在这里发表演说被众人恭维为神,因为偷窃神的荣耀而遭到惩罚被虫咬死。对此圣经中也有记载(徒1223)。

剧场入口处

这是剧场旁边的一个两千多年前的公共厕所,而且还是坐式冲水石槽的设计建造。石墙已被岁月的风雨侵蚀成蜂窝状,看上去沧桑感极强。

紧挨海岸而设的跑马场遗址。除了骑马和战车比赛,也作为田径和角斗场。据说大希律曾经在这里举行过多场奥林匹克运动会。一边是风光绮丽的地中海,一边是厮杀喧天的竞技场,不知当时的人们是以何种心情观看比赛。

这是拜占庭时期的一个私人浴室,至今可见地面上铺设的光滑大理石。上方位置是一个大型的公共浴室。

古罗马帝国时代,浴室是贵族们重要的社交场所。这也是一个私人浴室,精美的马赛克地面依然图案清晰,色彩鲜艳。

这个带有尖顶的石头建筑,是当年小渔村里唯一幸存下来的波斯尼亚清真寺,据说现在已经是一个餐厅和礼品店。因为时间关系,我们没有进去参观。

大希律王是个有名的暴君,杀人无数。他因为自己是以东人,并非犹太人,所以总是担心犹太人推翻他的统治。当听闻耶稣是作为犹太人的君王降生的消息后,居然下令将伯利恒周围2岁以内的男婴全部杀害了,其残暴令人发指(太21~19)。为了维护权力,他甚至不惜杀死至爱的妻子和两个儿子,连罗马皇帝奥古斯都都说,做希律的猪也比做他的儿子好。不过,据一些历史资料记载,大希律虽然作恶多端,但在治国方面却颇具才能。尽管处在罗马帝国的统治之下,至少在他的任期内,犹太地经济繁荣,国力发达。延续近百年的希律王朝,也算是维持了古代犹太王国最后一段历史时期的辉煌。另外,他精通罗马和希腊文化,尤其擅长建筑艺术,在位期间扩建了第二圣殿,修建了马萨达堡垒和希伯伦等一批纪念碑式的建筑。凯撒利亚,无疑是他在地中海边的另一大手笔。当然,这些也反映出他好大喜功的一面。

大浪淘沙,见证着历史的沧桑巨变。。。

曾经不可一世的繁华,如今全都灰飞烟灭了。流传下来的所谓文明,其实就是一种征服和被征服的残酷见证而已。看着这些断壁残垣禁不住喟叹:在这个世界上,除了耶稣基督,还有什么是永恒的?!

本来计划要去参观公园外面的一个古罗马引水渠(也是大希律时期建造的),不知导游后来为何取消了,可能是担心行程太满,影响后面的参观吧。

一个小时的参观很快就结束了,在导游的催促下,我们赶紧上了车,匆匆赶往下一个景点:迦密山。




相关资讯来源:
维基百科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2 回复 sousuo 2020-9-3 20:46
看电影了吗?
2 回复 沁霈 2020-9-4 00:38
sousuo: 看电影了吗?
哪有时间看电影,连引水渠都没去看呢。看来你已经去过凯撒利亚了。

谢谢关注!
2 回复 sousuo 2020-9-4 02:58
对呀,还有个著名的引水渠。

我们早几年去的,该撒利亚是倒数第二站。
2 回复 nierdaye 2020-9-4 09:46
千年大历史背景,以及以色列的近现代史,尽在浓缩的几句话里面。

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有关贡献尤其值得每一个民族的精英学习.犹太人、民族,以及以色列的建国和强大,体现的是犹太人从上到下,持久的韧性抗争,紧密团结,经济上的互助和支持,对自我文化的保护,传承,坚持,还有思想上的深度思考,不断自我革新。

非常高兴能读到这么好的思学游记。
回复 沁霈 2020-9-5 06:13
nierdaye: 千年大历史背景,以及以色列的近现代史,尽在浓缩的几句话里面。

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有关贡献尤其值得每一个民族的精英学习.犹太人、民族,以及以色列的建国和强
点评精确,我就是要表达这个思想。犹太人的许多精神值得世界其他民族学习。

非常感动你的认真阅读,也谢谢你的鼓励!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9-5 06:1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