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钱:究竟什么是“民粹主义”?

作者:LaoQian  于 2021-7-10 06:2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美国的问题|通用分类:政经军事

老钱涂鸦集(倍可亲)

民粹主义”究竟是什么?

 三评《川普对美国社会认知体制的颠覆》

 老钱

06/21/21

关于《华夏文摘》上的文章《川普对美国社会认知体制的颠覆》,我已经写了《老钱:评《川普对美国社会认知体制的颠覆》17986》。因为“颠”文副标题为:“兼评华人挺川派的文革思维与民粹主义”。这是来自极左派华人追随者的,对川普的华人支持者的一个普遍的错误评价。因此我写了老钱:什么是文革思维》。这一篇就来谈谈什么是民粹主义 

作为一个理工背景的思考者,我最早还是从对俄国的十二月党人的描述中见到民粹主义的。那是一个贬义的词语,英文是Populism,俄文是народничество。仅仅从字面上解释就是纯粹的民意,或者唯民意是从。因为谁都不敢公然否定民意。公然反对民意,对抗民意,不就是反人民吗?如果要否定这个“民意”,就必须将之斥责为“假民意”,或者是“假冒民意”。否则自己不就是反动派了吗?创造和爱使用民粹主义”的人,就是因为看到了对手“拥有民意”,所有,必须要把对方拥有的民意否定掉。怎么办?“民粹主义”应运而生了。斥责对方为“民粹主义”,言下之意就是对方的民意是假的,不是真正的民意。或者是一小部分人的意见,而且是错误的,屈从纵容了错误的民意;或者是被曲解了,或者是被别有用心的人鼓动出来的,操纵民意为己所用。

总而言之,“民粹主义”就是是打民意的招牌干坏事。谴责对方为“民粹主义”,自己立刻就转逆势为优势,夺回了道德制高点了。所以,“民粹主义”就是一根很得力的大棒子。

自从Trump总统横空出世以来,我们就开始听到民粹主义”不绝于耳。这个词从来没有这样热门过。民粹主义”就是贬义的,专门用来打击Trump总统的一根棍子。所以,我在2018年就写了一篇老钱: 什么叫民粹主义? 12987》。这是一个含混不清,自相矛盾的,不科学的,不可靠的,没有共识的词汇。最好不要把民粹主义当做帽子和棍子来用。于事无补。

Google一下,立刻可以在Wikipedia上得到如下的英语词条解释。

Populism is a name for a kind of political movement. Populists usually try to make a difference between common people and "elites" (meaning usually, top classes of people) . ... They want to help the common people get some of the rights and privileges of the elites.

民粹主义是一种政治运动。民粹主义者力图分离普通老百姓和精英(即高阶层)。。。他们要帮助老百姓取得精英们专属的权利。

 

从这个定义来看,民粹主义也就是一种极端主张,民粹主义者就是一些极端分子,他们要“try to make a difference/力图分离。。。”。言下之意就是不择手段地制造分裂社会,以达到不良企图。

因为不管哪一个国家,哪一个社会,由于拥有在知识上,财富上和权力上的各种各样的优势,精英们相对于普通老百姓是居于社会的高层的。各种各样的差距,归根到底,主要就是贫富差距。贫富差距无论是什么时代,什么地方都是不可避免的。问题是程度问题。贫富差距过于悬殊,就会引起社会动荡,就是不合理的。因此有政治家出来提倡社会改良措施,缩小贫富差距,就是积极明智正确的。当一个国家的国民财富分配是适当的,社会制度结构,特别是民众的迁徙权利(地理的和社会的)基本上是自由畅通合理的。可是一些人仍然要故意夸张社会的各种差距,无事是非,煽动不满,纵容暴力,甚至鼓动暴力,发动革命,制造社会动荡,制造社会分裂。这就是民粹主义,与我开头表达的理解基本上是一致的。

用这样的民粹主义定义来看美国社会,恰恰是民主党极左派自己就是民粹主义。

明明美国黑人的地位是在上升,而且都选出来第一个黑人总统了,这是美国族裔平等的历史最好时刻。我有专文论述,见《老钱:为美国忧/种族问题11456》。尽管是Obama这样极度种族主义的一个坏总统,见《老钱:奥巴马要对这次种族屠杀负责9801》。白人警察枪杀黑人,明明是少数个案,但是通过CNN等极左派媒体的片面裁剪,刻意制造美国的种族矛盾。我坚决反对杀害无辜。但是,不可以无中生有地煽动族裔冲突。他们就是有意地煽动族裔对立的情绪和事态(见《老钱:挑动制造族裔矛盾的战略和策略31773)。

在同性恋的问题上,极左派也是拼命地扩大冲突。现代社会/美国社会对同性恋的现象已经是非常之宽容了,见老钱:泛滥的性取向不仅仅只是恣情纵欲19974。同性恋明明是人类中的极少数不结果的异变,绝不是人类的主流。可是极左派就是打着保护“弱势”的旗号,用极少数的利益来压制损害绝大多数人的利益。保护57种性取向。。。坏总统Obama临滚蛋了,还要急急忙忙颁发一个不得人心,破坏社会秩序的臭名昭著的“同厕令“。要从小学五年级起就要进行同性恋的普及教育。要让小学生就开始学会口交肛交。。。家庭可以是爸爸爸爸,妈妈妈妈。。。

与变态性权利密切关联的,女权运动也在极左派思潮鼓动下已经走向了极端。举一个例子吧,就是因为Trump在竞选前十五年一段更衣室的对话中提到了Pussy,所以极左派鼓动起来的几万女人在华盛顿的游行示威,人人都戴着粉红色的Pussy帽。。。甚至还有“我的阴道我做主”之类的极端口号。到底是羞辱了Trump呢,还是羞辱了这些傻极了的愚蠢的女人自己呢?在支持Trump总统的七千四百万人总有三千七百万左右的妇女吧。这么巨大的女性群体为什么没有这样发疯,相反是充分信任和坚决支持Trump总统。可以说绝大多数的女性都是有正确的判断能力。

还有吸毒、大麻”的问题,是有极少数的人需要靠大麻来镇痛。因此极左派就要不顾大麻对社会整体的严重危害,极力推行大麻合法化”运动。

还有少数族裔问题非法移民问题《老钱: 关于移民政策的思考 12008》,极端穆斯林问题《老钱:惊闻加拿大通过反伊斯兰恐惧症有感20434》和《老钱:穆斯林极端主义的新战略?18958》,。。。

所有这些方方面面,原来分明不是问题的问题,即使是有些问题,但是也不是社会的严重问题,或者说是支流末节的问题,或者已经是在相应的法规下管控着。但是,都被极左派利用起来,挑动起来,放大,夸张,歪曲,煽动起来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分明是可以在正常法制的轨道上可以正确解决的问题,极左派却偏偏要制造冲突,用照顾弱势的华丽借口,无中生有,制造分裂,极端地扩张极少数人的狭隘利益来侵犯,伤害正常的绝大多数人的权益。

依据前面的早先定义,民粹主义原本是“力图分离普通老百姓和精英”,利用的是社会阶层的差距来制造冲突,发动革命运动。其实也就是传统马克思主义的阶级与阶级斗争理论。可是自传统马克思主义问世之后,资本主义社会,或者说议会制度,民主社会有很强的纠错,改良进步的能力,阶级斗争很快就不灵了,马克思寄予希望的“工人阶级”却有负重望,不受蛊惑。所以,马克思主义需要与时俱进,需要找新的突破口来搞乱破坏民主制度。这就出现了新马克思主义/Neo Marxsim,也叫做文化马克思主义,请参见《解滨:文化马克思主义正在毁掉美国》。这不是“阴谋论”,而是确确实实的,在实施进行的历史事实和进程。所有这些极左派的极端“民粹主义”运动都是准确有序有效地,在新马克思主义的新战略策略指导下的“新式阶级斗争”。

如果说民粹主义就是屈从部分民众狭隘的利益主张,就是利用部分民众的错误要求来达到自己的目的,那么极左派就是地地道道的民粹主义。而且是极端的民粹主义!

如果不是极左派用各种各样的作弊手段盗窃了这次大选,Trump总统是Overwhelmingly/压倒性的胜利。再起码说,Trump总统也得到了七千四百万的选票,包括了同性恋,各个少数族裔,并且在这些传统属于极左派的支持群体里,转而支持Trump总统的人数创了新高。我在前面两篇评论里,已经说明了,美国的民众,包括我们华人,是高度的有教养,文明规矩,完全是理性的独立思考的结果。而且没有暴力,完全是在民主与法制的框架,不屈不挠,坚毅而又冷静地坚持司法途径。绝不会看到BLM那样的火光冲天的打砸抢烧。恰恰相反,极左派的运动,就是以BLM打砸抢烧为开路先锋的。BLM的创始人,就公开地宣称自己是“训练有素的马克思主义者”。

轻易地把七千四百万的理性民众说成是“民粹主义”,凡是自己不能接受的,就斥责为民粹主义,反映了“颠”文代表的所谓的精英们对民众的傲慢狂妄。也正好说明了极左派不得人心。“民粹主义”就是不得人心的人的耍赖反咬人而捏造出来的谎言。其实,离开了常识的精英们才是最愚蠢的。

《颠》文作者,想把民粹主义的屎盆子扣在Trump总统的支持者头上,不仅仅是徒劳,而且结果是反扣到自己头上了。所以,“文革思维”和“民粹主义”两顶帽子,还是戴在极左派的头上最合适。

再重复一次,“民粹主义本身就是一个悖论,是一个含混不清,自相矛盾的,不科学的,不可靠的,无法取得共识的词汇。最好是实事求是,具体事情具体分析。不要把“民粹主义”当做帽子和棍子来用。其实,爱用“民粹主义”的人,就是违背民意,心亏空虚,理屈词穷,就是一个用华丽辞藻包裹自己吓唬别人的伎俩而已。

后记:

在我前面两评发出之后,“颠”作者也写了《任赜:点评《评〈川普对美国社会认知体制的颠覆〉》文 》。一开始就说明了,我们曾经“有几年在同一个生产队的同一个知青家,一锅吃饭,算是故人”。是的,我们是曾经“一锅吃饭”的同学故人。我很惊讶我的老朋友会持极左派思潮,很想沟通。但是,一再打电话都打不通,有几年失联了。我之所以回避这点,就是为了只谈观点,不涉及其人。我的文章一贯就是“对事不对人”。

我们同学故人之中,经历人世间最荒唐的时代,见证了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的残暴和黑暗。除去那些体制内的人,我们的绝大多数人都对极左思潮持有着高度的警觉,甚至可以说具备着牢固的终生的免疫能力。所以,大家都想不到在“一锅吃饭”的故人中竟然会有极左思潮,还是遗憾惋惜的。我知道在好几个故人群里,他都是孤家寡人,最后都是他自己愤然退群了而且 “战斗力”极强,还攻击,伤害了一些人。这就让我不得不说了,既为其他朋友打抱不平,也因为这种极左派思潮在华人中还是很有市场。这么多次选举,华人中的多数都是支持极左派的。

我也看了他的《点评》。让我很失望。我就不再点评《点评》了。


(全文到此结束)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1

拍砖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14 03:1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