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杀Tik Tok,安全威胁还是政治偏见?

作者:智园行方  于 2020-7-22 10:0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时论杂谈|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1评论

7月7日,继美国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考虑在美国禁用短视频应用Tik Tok”和副总统彭斯“因国家安全和数据隐私问题美国将继续对Tik Tok等公司采取强硬立场”的表态后,8日早上美国总统特朗普也表示:“美国政府正考虑在美国禁用短视频应用Tik Tok”。这距离6月30日Tik Tok在印度被封杀,刚刚过去一周时间。

Tik Tok是字节跳动旗下的一款短视频软件,2016年,作为抖音的国际版正式进入美国市场。当时国际市场的短视频应用软件,Tik Tok的直接竞争对手不是Facebook、不是谷歌、也不是Instagram等巨头,而是一家由中国人创办的2014年上线主打15秒音乐短视频的Musical.ly。当时Musical.ly在海外已经有了比较好的用户基础,在美国和欧洲有6000多万、全球有2亿活跃用户。为了迅速占领市场,2017年底,字节跳动以8亿美元收购了Musical.ly。收购完成后的Tik Tok用户量和在手机应用下载排行榜上的位置快速增长。与国际上其它成功的手机APP一样,快速发展的同时,Tik Tok迅速引起了世界各国政府的关注并招致封杀和制裁。

Tik Tok缘何遭封杀?

Tik Tok作为中国在海外推广最成功的手机短视频APP,美国和印度分别是其海外价值最大和用户最多的两个市场,青少年是其主要用户群体。

Tik Tok的海外用户量最大印度,户外、厨房、理发店、地铁,乃至印度人结婚的现场到处都在使用Tik Tok。想想也正常,在一个娱乐产业被歌舞片主导的国家,Tik Tok的繁荣并不令人惊讶,它为印度人提供了一个向更广泛的观众展示唱歌、跳舞和表演才华的高性价比平台。令人诧异的是,印度法院对此持不同的态度,印度法院认为Tik Tok已经严重影响了印度青少年和儿童的健康成长。印度纳格伯蒂讷姆地区议员塔米曼恩·安萨里在接受印度《经济时报》采访时谈到:“在Tik Tok平台上,呈现了不少有害于法律和秩序的激烈争论,并分享色情内容”。印度经济游说团体Swadeshi Jagran Manch谴责Tik Tok“是儿童色情内容和潜在的反民族活动的开放场所”。印度立法者认为:Tik Tok上色情内容猖獗、极端行为盛行的背后,是Tik Tok“鼓励色情,贬低文化,传播文化退化”,儿童和青少年像沉溺于烟、酒、电子游戏一样对Tik Tok上瘾,这会损害他们的心智,毁掉年轻人的未来。

Tik Tok海外市场价值最大的美国,封杀Tik Tok的原因与印度有所不同。首先,美方立法部门对Tik Tok和中国方面的联系表示忧虑,因为它的母公司来自中国。同时他们还担心Tik Tok会审查平台上的内容,这种担忧源自一位来自新泽西的17岁用户菲罗扎·阿齐兹,因其在自己社交账号中发布了一条含有无端批评中国政府少数民族政策内容的视频而被封号。其次,华盛顿方面担心Tik Tok美国用户数据安全,称不知道Tik Tok是否会窃取信息并把数据发回中国。2019年11月,特朗普以国家安全为由,对字节跳动收购Musical.ly一案展开调查。美国政府认为,字节跳动在收购Musical.ly时,没有向审查机构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寻求许可和批准。但知情人士称,开展审查部分原因是有关机构认为该程序可能存在中国政府访问其数据资料和用户档案特征的风险。另外,华盛顿指责Tik Tok违反美国儿童隐私保护政策。2020年2月,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对Tik Tok开出570万美元的罚款,原因是FTC官员认为 Tik Tok未能按照美国《儿童在线隐私保护法》(Children 's Online Privacy Protection Act)的要求,获得未成年用户家长的同意。此外,FTC还要求Tik Tok更新版本,强制所有用户都需要验证自己的年龄。13岁以下的用户需要被引导到“受限”体验区,并禁止他们在Tik Tok上发布视频。

除了在保护儿童和隐私方面相同外,与对华问题上小动作不断的印度民粹主义不同的是,美国封杀Tik Tok更多的是出于政治目的。

Tik Tok真的存在安全威胁?

与世界其它国家指责Tik Tok以隐私保护和色情传播方面工作不力不同,美国政府的指控更多偏向于国家安全。明眼人都知道,在全世界互联网、计算机和数据安全技术的最强大、最发达的美国,以安全为由封杀一家短视频手机应用,理由实在是太蹩脚。或者说,相对于美国生产的计算机软件和硬件,这种短视频应用软件就算是存在安全威胁也是微不足道的。再或者,即便是存在安全问题,那么这些问题一定是可知、可控和可以解决的。

TikTok也多次表示美国政府对其威胁国家安全的指控没有依据。事实上,Tik Tok的数据中心位于中国境外,美国用户的数据均储存在美国境内并在新加坡备份,并不与母公司共享,也不受中国法律管辖。

于互联网公司而言,用户激增必然会导致新问题出现。对Tik Tok而言,商业模式过度依赖于用户增长和规模,因而不愿意主动监管自己平台上的内容并从源头杜绝非法内容。更广泛地说,Tik Tok现在面临的问题并不陌生,社交媒体应用软件依赖用户生成的内容作为其业务量增长引擎是普遍现象,而且长期以来一直存在争议乃至非法内容的问题。对此,软件开发的公司通常认为只要符合使用条款,公司就不必对用户在平台上生成的内容负责。但究竟要不要对用户使用软件而产生的数据负责,或者对什么年龄的用户群体负责,是软件开发公司普遍面临的共同难题,也是软件开发和推广过程中需重点关注的问题。

美国政府在2017年就对Tik Tok的前身Musical.ly的收购案启动了国家安全审查。原因是一些美国智库认为,随着Tik Tok在美国的广泛应用,将积累大量的用户个人身份大数据信息,这些大数据对于训练AI将发挥关键的作用,可能会助推中国公司在AI领域实现弯道超车,这一点与印度的关注有所不同。

Tik Tok该不该对第三方在该平台上的行为承担责任是问题争论的焦点。在印度法院发出禁令后,Tik Tok进一步加大内容监督,删除了600多万条违反其使用条款和社区指南的视频。但存在多达600多万条违禁视频本身,就说明了问题的实际规模。

在计算机技术和互联网络高度发达的今天,隐私泄漏和色情传播会导致严重的社会问题,各国政府高度重视十分必要。但将社会问题其上升到国家安全信息的高度,显然不是无知就是别有用心。相对于民粹主义的印度,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的美国,对Tik Tok用心更加险恶。

Tik Tok是如何应对的?

面对美国指控,为消除海外其它国家的顾虑,2019年开始,Tik Tok尝试从多方面树立维护数据隐私的形象,包括设立透明中心、分离国内外市场、聘请海外本土高管等。

2019年开始,Tik 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将Tik Tok和抖音完全分割,除了中国用户无法使用Tik Tok外,字节跳动在内部的技术团队也设置了防火墙。对于工作地点在中国、工作内容面向大陆市场的员工无法获得访问Tik Tok关键数据的权限。而且TikTok已经在洛杉矶、纽约、伦敦、巴黎、柏林、迪拜、孟买、新加坡、雅加达、首尔和东京设立公司或者办事处,致力于当地化、本土化。

2020年3月,Tik Tok在洛杉矶设立了透明中心,向外界展示如何审核平台内容、保护用户数据隐私,该公司还计划在华盛顿开设第二个透明中心。TikTok声明称:“提供一个安全和可靠的应用体验是最高优先级,我们从未向中国政府提供过用户数据。

3月6日,Tik Tok聘请了曾拥有在美国空军、国防部以及退伍军人事务部总计超过10年工作经验的网络安全专家克鲁蒂(Roland Cloutie)担任该公司首席信息安全官。据Tik Tok官网显示,Roland Cloutier曾负责监控ADP的网络、信息保护、信息风险、危机管理以及监察世界范围内的安全运营。

5月19日,字节跳动又任命迪士尼前高级副总裁梅耶尔(Kevin Mayer)为字节跳动首席运营官兼Tik Tok全球首席执行官。

6月16日,TikTok还宣布在澳大利亚设立分公司,曾在Google和YouTube担任高管的Lee Hunter会出任总经理。

Tik Tok就是一家以短视频为主的科技公司,产品存在缺陷从纯技术的角度讲或许很正常,因为这种缺陷在其它同类型产品中也不同程度存在,即便是Microsoft这种全世界最顶尖最优秀的科技公司,尚且都是在解决问题的道路上不但实现公司的发展和进步的,更何况刚刚起步的Tik Tok。既然存在问题,本着用户致上的原则努力解决就好了,这也是任何一家科技型公司发展壮大的正常路径。但如果软件应用国的执政者用带有政治偏见的眼光去看待和处理问题,那么一切都将会被无限放大,所有的努力都将被忽视,相关的问题也会无解,损人不利己,这与当今社会科技发展成果互通、共享的国际背景相背离,也不符合国际社会科技进步的大势。

当然,有人忧愁就有人欢喜。此次Tik Tok受挫后,模仿者如雨后春笋般冒出。6月29日,在印度电子信息技术部以《信息技术法案》第69A条“禁止访问规则”为由封禁以TikTok后,Chingari等印度本土短视频应用成了最大受益者,有媒体统计上个月印度本土兴起的短视频应用有上百个。

《纽约时报》曾刊文称:“审查和政治正在瓦解全球互联网,孤立了那些原本不在乎国界的用户和行业”。现实也一再让人们明白:在种种因素裹挟下,商业、科技不再是中立的,也无法保法中立。在某种程度上讲,美国、印度和澳大利亚对TikTok下手主要因为其来自于中国。其实,这也不光是TikTok面临的严峻挑战,所有中国要出海的APP或者企业可能都会遇到这种困境。想要摆脱目前这种困境,或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智园行方 2020-7-22 17:07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3-2-4 11:1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