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批评不自由——我为什么批评(一)

作者:沙鸥  于 2018-9-3 05:4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政经军事|已有9评论

       因为批评不自由
       ——我为什么批评(一)
                 1
A:你为什么对中国有这么重的批判情结?
B:你说的“中国”是什么意思?
A:“中国”就是“中国”啊!
B:如果有人问你“上海”是什么?你不会说“上海就是上海”,对吧?
A:那你说是什么意思。
B:你用“中国”这个词说几句话看。
A:中国地大物博。
B:“中国”是一个地理概念,指地处东亚的一片土地资源。
A:中国历史悠久。
B:“中国”是一个文化概念,是指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的汉民族的活动。
A:中国是联合国成员国。
B:“中国”是一个政治概念,指管理这片土地和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民的政府。
    现在来看看你说的“批评中国”具体是什么意思吧。
A:你批评了中国政府。
B:对,所以我希望你问我为什么批评之前,先明白三个问题:1,我批评的对象是谁?2,我批评的内容(对象的行为)是什么?3,这种行为是对还是错,应不应当批评?我想,想清楚这三个问题,你的问题也应该清楚了。
A:我还是不明白。
B:政府也是由具体的人组成的。你刚才说我批评了中国政府,意思是说批评了一些在中国政府工作的人吧?
A:对!
B:我批评的是一些中国人,为什么你说我批评了中国呢!
A:批评了中国人就是批评了中国啊!
B:从我们刚才的对话可以知道:你这样说,在逻辑上犯了扩大外延的错误。
    比如吧,公交车上有几个小偷——当然,售货员或司机是他们同伙,这是常有的。我喊一声:“有小偷。”你说我批评21路公交车的乘客了吗?
A:没有。
B:我批评21路公交车了?
A:你有病啊!
B:那为什么我揭露一些在中国政府工作的人诈骗、盗窃、抢劫,就成了批评中国人,批评中国了?
A:——

            2
B:我也问你一个问题。
A:什么?
B:你坐公交车,如果听到有人喊:“小偷!”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A:摸摸钱包。
B:然后呢?
A:看看小偷在哪里。
B:现在有一个乘客,听到“小偷”的喊声就站起来,指责那喊的人说:“你为什么污蔑乘客们?”“你为什么批评公交车?”你觉得这是正常反应吗?
A:不是,除非这个人是小偷的同伙。
B:对!那为什么我批评一些中国人诈骗、盗窃、抢劫,你却指责我批评中国了中国呢?
A:因为大家都是中国人啊!
B:公交车上的小偷不是中国人吗?
A:——
B:在公交车上,你明白,车上其他乘客与你不是利益共同体,你和其他乘客的关系是独立甚至对立的,所以你会紧张、警惕。
      我们把乘客数量和车厢面积放大一亿倍,把乘客的概念上升为民族,把公交车上升为国家,为什么你却不担心其中有小偷,认为“乘客”都是你的利益共同体,要为他们辩护,加以保护了?
A:——
B:我告诉你吧!你会自相矛盾,是因为“国家”、“民族”这些概念太高大了,大得让你看不见自己和自己的利益了。


            3
A:那为啥你只看到中国的坏人,总是说中国的缺点呢?
B:你每天打开电视机,翻开报纸,都可以看到中国的“优点”,主席台上做的都是“好人”,我不凑这个热闹,揭露一点阴暗,批评批评不为过吧?
A:所以它还是有优点的啊!
B:作为一个现代人,作为一个社会的公民,你知道公民和政府之间是什么关系吗?
A: 是管理和被管理的关系。
B:你怎么不说是父子关系呢?政府的人是父母官,你是子民。
    我认为在一个正常的现代国家,公民和政府之间是契约关系,纳税人和政府工作人员之间的正常关系是雇佣和被雇佣的关系。
A:那又怎么样?
B: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之间的契约是什么,你知道吗?
A:不知道。
B:就是宪法。你觉得自己享有宪法规定的各项权利,比如言论、出版、游行、选举的自由和权利吗?
A:没有。
B:最近人大修改宪法,取消主席任期。你赞成吗?
A:不赞成。终身主席往前走一步就是权力世袭,和朝鲜一样,中国又回到满清时代了。
B:对这样一个擅自修改契约,也不履行任何契约内容,每天还不停地自我表扬的政府,作为纳税人,实际的雇主,你觉得是应该对它进行表扬呢还是批评?
A:——
B;记住:监督和批评政府是你天赋的权力!

                 4
B:嗨
A:咋啦?
B:我记得你以前是很有正义感的人,酒桌上骂起单位领导来,你的声音不比我小啊!
A:那时年轻,不懂事。
B:懂事应该怎样呢?
A:咱一个小老百姓,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管那么多事干嘛?
B:好日子是怎样的呀?
A:吃好,睡好,到处走走。下个月我们要去泰国旅游了。
B:然后喝着煤油味自来水,儿子种假疫苗,女儿喝毒奶粉,父母棺材被抢被烧,你都不管?
A:怎么管?胳膊扭不过大腿。
B:管了会怎么样?
A:我单位一个同事,集资的老板跑了,钱打了水漂,在微信里说要去县政府请愿。被拘留了十天。工作差点没了。
B:就是说你不是不想管,不想批评;是不敢管,不敢批评了。
A:随你怎么说吧。
B:我就不明白了。我们都知道,社会严重不公的根源是这个党,这个政府。你在国内说话不安全,我可以理解。为什么我在国外批评他们,揭露他们的欺骗、盗窃、杀人的犯罪行径,你却要批评、指责我呢?非要看到我赞美他们才开心吗?
A:反正我看到你说这些话就是不舒服。
B:你这不舒服是不是觉得好像自己也被我批评了?
A:有一点吧?
B:打个比方吧,你坐公交车,你知道车上有一个盗窃团伙。你感觉有一只手伸进了你的口袋,为了免遭伤害,你想破财消灾,于是闭上眼睛睡觉,假装不知道失窃。这时旁边一位乘客拨了拨你,小声对你说:“小偷!”你觉得自己的怯懦被他揭穿了,没法再装睡下去,所以对他老大不高兴,是这样吧?
A: 也许是吧。
B:两害相权取其轻,在力量悬殊的情况下,人会表现出怯懦也是正常的。换了我现在在国内,当然也不敢在微信朋友圈公开发这些内容——即使我能知道。但问题是,作为受害人,当有人站出来和歹徒斗争时,会对他心生一份担心、尊敬和感谢,这才是人之常情。我揭露、批评发生在中国的罪恶,你没有担心,感谢,反而义愤填膺,这不是戏演过头能解释的,其中必然还有原因。
A:你在暗示我是五毛么?
B:那还不至于。但我不得不说,虽然你与既得利益集团八杆子也打不着一点关系,却是一个勤奋的自干五。想想,你对我揭露罪恶的痛恨,你维护那些国家罪犯的热情从何而来?
A:应该是你前面说的扩大外延吧。 把一部分中国人当作中国理解了。
B:是的,然后因为你是中国人之一,所以看到我批评别人,潜意识中感觉自己也被批评了,这是一种可能。但还有另外一种可能。
A:还有?
B:我记得看过一幅南京大屠杀照片,6个日本兵押着2000名被解除了武装的警察到汉中门外集体处决。对他们的顺从、麻木,普遍的解释是内心的自私、精明:都等着别人动手,自己坐享其成。没有人肯冒险,为自己和他人追求自由的机会。如果情形换成三个日本人押解一个中国人,这个人说不定就想着法逃走了。
A:不对吗?
B:我觉得这种解释对国人的了解还不够深刻,没有到位。
     在我看来,用自己的死换取别人的生,这是高尚,是英雄。不用自己的死,换取别人的生,这是人之常情,无可厚非!值得非的是用别人的死,换取自己的生。我想这两千个人里面,应该有一半人,眼睛是在瞅着旁边人的动静,一旦有人先动手,马上把他按倒在地,自己终于有生的机会了。这才是中国人啊!
A:你太尖刻了。
B:我只是喊了几句“他们什么也没穿”、“有小偷”、“杀人了”,对这些不受约束、惩罚的丑恶和罪行,会有什么样的批评是尖刻的呢?
       如果听到真相就感觉尖刻,恰恰说明你知道的真相太少了,或者说内心根本不愿面对真相。
       回到刚才说的话,你真的认为你对我的指责只是认识不同吗?在你潜意识中也许这更是一种证明和表演:借爱国来证明你的品德,用指责来表现你对权力的忠心。
A:随便你怎么说。
B:其实我对批评者的角色是感到很悲哀的。
A:为什么?
B:如果你看到一户人家里面,主人在虐待他的狗,你看不下去,上前劝说两句,结果会怎样?
A:会怎样?
B:主人还没开口,你就被狗咬得遍体鳞伤了。
    很多时候,我觉得国人的认知和道德并没有超过一只狗的水平。
A:本来就是。你说了也没有用!没有人看,看了也没人相信。
B:如果环境不允许,那没办法;但如果有条件也不说话,我会觉得自己是帮凶。批评不自由,本身就足以成为批评的理由!难道大家都只有安静地打假疫苗,吃死猪肉的命?
A:什么吃死猪肉?
B:中国停止从美国进口猪肉,改从俄国进口,引起“非洲猪瘟”爆发,死猪肉已经流向市场。
A:这伙畜生,自己吃着特供,完全不管别人死活。
B:如果你容忍他人遭受的不公,漠视他人的苦难,这种不公和苦难迟早会降临在自己身上。我在国外也一样,中国政府对海外华人的控制,对外国政府的渗透,对西方社会的侵蚀不是一般人能感受、想象到的。我们逃无可逃。
A:还是要小心。注意安全,兄弟。
B:终于关心我了啊。谢谢!
3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7 回复 ryu 2018-9-3 14:01
批评太必须了。
4 回复 scripting 2018-9-3 14:24
与虎谋皮和对牛弹琴的结果基本上是一样的,尽管过程区别很大。
7 回复 绿野仙踪 2018-9-3 15:49
在许多国家,执政者就是靶子,谁上台谁爱骂,很正常,为了监视当权者不滥用权力。
可天朝正好相反,非常恶劣。
7 回复 john71 2018-9-4 00:13
真的是一针见血的好文章!
2 回复 沙鸥 2018-9-6 11:04
s***ing: 与虎谋皮和对牛弹琴的结果基本上是一样的,尽管过程区别很大。
然则奈何?
2 回复 沙鸥 2018-9-6 11:07
ryu: 批评太必须了。
批评罪行只是一种无奈的方式。
2 回复 沙鸥 2018-9-6 11:09
绿野仙踪: 在许多国家,执政者就是靶子,谁上台谁爱骂,很正常,为了监视当权者不滥用权力。
可天朝正好相反,非常恶劣。
一个粪坑。
2 回复 沙鸥 2018-9-6 13:18
john71: 真的是一针见血的好文章!
谢谢认可!
2 回复 ryu 2018-9-6 17:06
沙鸥: 批评罪行只是一种无奈的方式。
是啊,无济于事的。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热点新闻>> 更多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8-10-13 12:4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