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癌妻20210518

作者:一剑飘尘  于 2021-5-19 01:0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哲学人生|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1评论

20210518

护士Diane是个非常好的女孩,一直挂着笑容,甚至说话都带笑。每次看到她,我就会想到English patient上的那个护士。她告诉我们,其实ICU昨天就开始想让我们回普通病房,因为他们也查不出什么结果。但普通病房那边拒绝接受,因为Ava的呼吸频率太高。这特么就尴尬了!三月底到四月初,我们也在这家医院住了十多天,当时对他们的服务从上到下地满意。对整个医疗团队都满意。但这一次,虽然他们的服务还是无微不至,但明显觉得医疗团队太年轻,经验不足,我们也非常不满意。

其实这么多天,都在关注于Ava的呼吸问题,而忽略了她的进步:她的两只脚,可以抬起一点点。当然,是以小腿肚子为支撑点的情况下。也就是说,她的瘫痪程度又减轻了,虽然还不能把腿抬起来。这显然是chemo的功劳。她对此非常高兴,所以坚持要继续做chemo。但如果肺都不工作了,腿能抬起来、能继续走路,又有什么意义呢?

早上离开医院之前,我请求Diane去劝说她,把氧气管从小流量换成大流量的,因为她喜欢Diane。我如果给她这样的建议,她未必听。Elena告诉我,大氧气管的作用,不仅仅是维持她供氧量,同时治疗她已经伤害到的肺。这非常重要。果然,她听从了Diane的建议。我这才安心离开医院去公司。

实际上Ava并非我的妻子,我们也没有婚姻关系。甚至,已经很多年,没有亲密的两性关系。性和食物一样,总是新鲜的,才是最有吸引力的。吃腐败的食物,都是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所以在这件事情发生以后,我比较亲密的朋友就说,我任劳任怨照顾她,是因为爱情。我非常怀疑这一点。我爱她吗?目前为止,我不知道答案,也不想寻找答案。但看着她日渐消瘦,两眼失去精神,我就忍不住难过,就不忍心违逆她任何的意愿。

16年前,我刚刚开始做生意,当时她是一家船运公司的业务经理,但与我并没有业务关系。那个时候,我的货运量非常少,一个月只有一个货柜。但不知道她怎么知道了我们做进口贸易,主动电话我。我这个人,对不是非常志同道合的熟人都无所谓,对这种cold calling是更加反感。所以,前面几次她电话,我都是礼貌一两句,就挂断。后来她打的次数太多了,我才开始考虑,把生意给她做。因为我的单子非常少,所以一般货运业务,不会把我这样的客人当回事。她比其他人热情一点,但彼此也没有更多交集。这样做了一段时间,她突然邀请我工作午餐。我都非常奇怪,因为我的订单真的非常少。我至今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都不能说是约会,只是工作性质的见面),是在Chili’s 餐馆,地址:17588 Castleton St, City of Industry. 我今天特意找出这个地址,因为我很怕,很怕有一天我会不再记得。没有什么能够经得起时间的冲洗,无论是记忆还是感情。我从拒绝相信她的了癌症,到充满希望她会战胜癌症,到今天承认一切可能性,不是我再变,而是时间在变。所以,我从原来不愿意公布这件事,到今天,我突然想,应该写写她,一个普普通通默默无闻的台湾女孩,也算得上对她给与我曾经的美好岁月的一个纪念。所以,我找出这个餐馆的地址。

那次见面,印象非常深。至今我还能够回忆起当初的细节。比如,她的屁股比一般的华人女性大,从后面看就能激发我的雄性欲望。至今,我们还会用她的屁股开玩笑。但那餐饭,给我最深的印象,是她给我看了她以前男朋友Steve的照片。她在钱包里保留了几张很小的照片,告诉我,这是她男朋友,但已经过世8年了。她这样说的时候,神情很平淡,没有悲伤。但她能够保留一个过世的男友照片8年,这个事实就让我非常感触。让我从开始对她屁股的幻想,变成了一种尊重。Steve是在美国给她接机的台湾学长,也是台湾留学生在那个学校的社团负责人。她说,对Steve第一印象很不好,觉得太安静、甚至可以说是呆板。而她自己,是在比较好的家境中成长起来的独生女,所以难免比较娇气。刚到美国那段时间,麻烦Steve很多,却对他态度一直很差。但Steve却一直态度非常好。我对台湾留学生的情况不是很了解。但非常清楚当初我们那代大陆留学生的情况:男多女少。而且不是一般的比例失衡,是几倍的差别。所以女生是有理由傲骄的。在女生面前,男生怎么可能不老老实实?

就这样,Steve成为她第一个正式的男朋友。后来,我们生活在一起,我才知道,她在台湾的时候,还有一个台大毕业的补习英文的老师,曾经追求过她,但没有成为男女朋友,是因为那个人脚踩两只船,跟另外一个女生约会,被她撞个迎面。而Steve,属于那种特别安静、集中注意力在一个女孩身上的男孩。他们有着非常美好的恋爱经历,除了性生活。她后来跟我说,Steve一直对性没有太多欲望,甚至比女生在这个方面还要害羞。他们甚至法式亲吻都没有过。

Steve研究生毕业以后,就会到台湾的核能研究所工作,而她继续在美国留学,读经济系的研究生。但是她研究生要毕业那一年,Steve竟然因为心肌梗塞而过世了!

就在我在办公室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她电话我:医生跟她说,因为她的情况非常stable,不适合长期在ICU,但普通病房又因为她的呼吸太频繁,属于危险状态而拒绝接受!所以ICU决定让她出院!

这他妈的要迈多大的步子,才能扯到这样的蛋?什么叫stable?死人最stable,最稳定!她的心跳、呼吸频率、肺活量,都是生命危险的数据!就因为普通病房不接受,就要送回家?那不是等死?我要立刻赶去医院。任何关于她这种情况的信息,请emailmrlu9668@gmail.com,已经收到不少email,无论有用与否,一并感谢!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8288 2021-5-19 04:15
释迦牟尼说: “无论你遇见谁, 他都是你生命里该出现的人, 都有原因,都有使命, 绝非偶然, 他一定会教会你一些什么。”没有人是无缘无故出现在你生命里, 每一个人的出现都是缘份, 都值得感恩。若无相欠,怎会相见!感恩所有美好的遇见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5-19 04:1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