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鹤——神奇的不死鸟(组图)

作者:农家苦  于 2019-10-4 10:1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水磨坊|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34评论

关键词:鹤文化, 不死的东方魂

东方的鹤,西方的鹰;农耕民族的鹤,游牧民族的鹰,二者在东西方文化中的地位是一样的崇高,因为二者的文化象征意义是一样的,都是穿梭于人神之间,传递上天旨意的信使。这是东方鹤文化与西方鹰文化的本源。

后世在鹤身上绑定的“长寿、吉祥、忠贞、纯洁”,在鹰身上系挂的“勇敢、凶猛、机警、强力”,则都是东方鹤文化和西方鹰文化的尘垢。文化悠久与房屋老旧一样,都容易积尘生垢。

众所周知,人类文明无不发源于江河流域。东方农耕文明的摇篮在水际崖边,我们的始祖一开始是靠渔猎采集谋生的。所以,古代先民最早接触并认识的水鸟和涉禽,自然少不了鹤。

既然大家都在水边上混,都靠捕鱼为生,都长着两条腿,凭什么你,你,你“鸟人家”总比我捉的多,捉的轻松,捉的专业?我不学你,不模仿你,弄出个鱼叉来当渔具,那我还怎么混啊?回家老婆不是要骂我“不是好鸟”吗?你鸟人家不仅捕鱼的能耐比我大,而且你还会一飞冲天,飞到天神那里去讨预测,知道哪里鱼多,我不崇拜你崇拜谁呀?这可能才是“鹤崇拜”的起头。

为什么叫鹤?

在没有文字的时代,听话要听音,闻鸟要闻鸣。鹤的鸣叫声非常与众不同,一鹤昂首高叫,身旁的伴侣便会立即应声附和,或夫唱妇随,或妇唱夫随,亦或是父鸣子和,当然也有纯粹为了起哄恭维,步其韵而和之的,因而被古人命名为“鹤”,取“唱和”、“附和”之意。

后世的和诗(“和”读hè),是不是从鹤的鸣叫习性得到的启发,不得而知。但我说的“中国人若互相赞赏,彼此恭维,五分钟后就双双进入天堂”之话,则确实是从鹤身上总结出来的。

你看嘛,中国人一多,每个人就都丧失了尊严,很难相互认同,惺惺相惜,总爱互相挤兑,彼此贬低,你看我不顺眼,我看你不自在,人人视同寇仇。哪像鹤类,只要开口,就是一个“哈哈”两个“笑”。(鹤鸣时,唱者一个“啊哈哈”,和者两个“哈哈哈”)就凭这一点,我也坚决主张把鹤类中的“仙品”丹顶鹤选为国鸟,以励国民效法其德,学会彼此欣赏,互相友善。

不同凡响的“鹤鸣”与“鹤唳”

同样指鹤的叫声,古典文学却用了两个不同的词汇来形容,一个叫“鹤鸣”,另一个叫“鹤唳”。这俩词不但都很有拟声效果,而且都是声震四野,高入云霄。

由于鹤的发音器官——气管很长(冠鹤的较短),最长可达 150 厘米,并在胸骨后卷曲回环,类似于管乐器中的长号或法国号,这让鹤的叫声显得高亢而洪亮,可以轻松地传到数公里以外。“鹤鸣”与“鹤唳”,显然都有雄壮大声的特征。

个人以为,“鹤鸣”一词的重音在“鹤”,“鹤唳”一词的重音则在“唳”。前者指鹤漫步于水泽或伫立于檐脊时的叫声,后者则特指鹤凌空飞翔或夜半时分的叫声。“鹤鸣”发生在地面,发生在白天;而“鹤唳”则发生在高空,发生在黑夜。鹤、黑、吓,音近义通,很可能都是“鹤”名的由来。

《鹤经》曰:“鹤,阳鸟也,而游于阴。”声音高亢嘹亮,当然代表雄阳,所以有“梅妻鹤子”,而没有“鹤妻梅子”。鹤喜欢在夜间活动,高空鸣叫,而且声音又特别大,这岂能不耸人听闻,惊人好梦?正因为如此,“鹤鸣”与“鹤唳”,便被人为地区分开来,并且带上了浓厚的感情色彩。

鹤鸣于九皋,声闻于野,声闻于天。你瞧,鹤在地面上的水泽中昂首一叫,多少人喜欢啊?显达者喜欢,隐士们喜欢,孩他妈更喜欢。所以“鹤鸣”,便成了“不同凡响”的代名词,名叫王鹤鸣、张鹤鸣、李鹤鸣的男孩、男士,数不胜数。

你再瞧,“夜及半而鹤唳,晨将旦而鸡鸣”;“闲凭晚阁,指天外之霞飞;梦断晓钟,听云间之鹤唳”。深更半夜的,孤鹤当空一唳,唳借风威,风助唳怖,谁听见不害怕?

世上有哪一本杂志叫《鹤唳》?谁敢起名叫闻鹤唳、水鹤唳、林鹤唳?古往今来,好象只有一个人不怕,就是倒霉蛋陆机。他在被人害死前居然还念叨“华亭鹤唳,岂可复闻乎!”不过那绝对是“人之将死,其言也乱”的悲哀。

世界上都有谁在崇拜鹤?

“鹤崇拜”原是老中国或土著中国的文化现象。土著中国,主要包括古越和东夷,大致涵盖今天的江浙皖赣和山东。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古越地区出了大问题,人口和文明突然消失了,作为文物遗存的陶器,文化传承的鹤崇拜,便被土著中国的遗族,带去豫东平原发扬光大了。

日韩是东夷文化的延伸,也是中原殷商遗族的远亲,所以,日韩两国都盛行崇鹤文化。韩国生产的黄铜对鹤摆件,不仅造型优美,形态逼真,而且结构稳定,质地精良;置于盆景之侧,瓶花两边,或窗台之上,远观则惟妙惟肖,近瞧亦风情万种。我想,韩国的铜匠艺人,若非对仙鹤观察细致、钟爱无比,那是绝对做不出如此上乘的铜器精品的。

在日本,除了古代绘画和出土文物的绘饰上喜欢画鹤以外,明代与中国一样,官员的朝服也用丹顶鹤补子作为文官的最高象征。进入现代国家阶段以后,日本更是积极跟进西方,把丹顶鹤指定为北海道的道鸟,又在日元纸币上印上丹顶鹤的图案,日本航空公司还以丹顶鹤为Logo

与土著中国有着神秘关系的中南美洲,尽管与中国山海阻隔,相去万里,却有着与东亚相同的鹤文化。

中国的专著《鹤经》说:“鹤,阳鸟也。因金气,依火精。火数七,金数九。故十六年小变,六十年大变,千六百年,形定而色白。”中南美洲的原住民泰诺文化则认为,鹤与鹭都有人的特性,是男子汉的象征。( Cranes and herons were often given human characteristics, and they usually were interpreted as symbols of being masculine.

中国最厉害的是文字记载;美洲原住民,包括印地安人和泰诺人,最神奇的是他们的口头传说。把这两者互相印证,便能看清很多历史真相。

我举个例子说,西北美洲原住民的一支斯道罗老人讲,很久以前,世界不是现在这个样子。那时的生物形状是不固定的,早晨还是人,到了晚上可能就变成了鱼;夜里睡觉前还是个美女,一觉醒来却变成了一只羊;植物与动物之间可以互相转变;人居然能听懂狗的语言,狗也能说人话。世界上现存的动植物名称,很可能是那个时候的动植物自己说出来的。

斯道罗老人还说,雪松确定是他们的祖先变的,鱼也是他们的老祖父和老祖母变的,他们的财产都是他们的家族成员。这样就造成了极大的混乱。后来,掌控生物形态的大神“海哈斯”,大发善心,大显神通,彻底拨乱返正,把地球上的生物形态固定了下来,动物就是动物的形态,植物就是植物的形态。

这些原住民的口头传说,其要命的价值,不仅可以解释和佐证中国的奇书《山海经》,而且还可以帮助我们找到美洲白人不吃鱼的真实原因。

至于遥远的中南美洲,到底是怎样与中国的东南沿岸发生关连的,我在冥思中得出结论是:中国原先就一块陆地,号称“神州”,周围四海环抱。这块陆地的面积,东到湖北东部,北到山西南部,主体在四川盆地。三星堆和凌家滩文明,就是“神州”最早的文明。西亚的苏美尔文明是神州文明的西传。

后来,喜马拉雅山升起来了,把中国的西北挤压抬高了。东南地区被挣裂后,一块陆地漂移到了中南美洲,另一块陆地则下沉到了太平洋的海底,中国的地势,从此变成西北高、东南低。

印度典籍里所说的太平洋母大陆文明,实际上就是土著中国被“断舍离”出去,而后下沉到海底的高度发达的河姆渡文明和良渚文明的一部分。它们是被北海和西海的洪水冲走的。

道家与鹤的同性恋关系

作为最早与人类共同渔猎的水鸟、涉禽,鹤经历了从野鹤仙鹤再到家鹤的演变过程,从神性仙性再到人性,即从天人之间的信使,到仙人的座骑,再到“长寿、吉祥、忠贞、纯洁”的文化象征。

在这个漫长的历史演变过程中,道家对鹤的地位提升起到了关键作用,道人对鹤,可谓观察的最细致,琢磨的最透彻,编排的最奇谲。

有人说,“道家是中国的本土宗教”。换一种思维方式来理解,即“道家是老中国、土著中国的原产”,“道家与鹤文化产生于同一个地理范畴”。

道家玩鹤的最高成就,乃是《鹤经》。要知道,汉代尊儒,始有《五经》、《六经》之说;汉传佛教的《一切经》,即便到了南朝,也未能达到广泛流传的地步,更没有人敢把随便什么专著称作《经》的;写人的书尚且如此,何况写鸟的?而鹤居然成了例外,专论鹤的书竟被人五人六地称作《鹤经》,足见鹤的地位有多么不同凡响。

《鹤经》,假托是周灵王时代的士人李浮丘所作。李浮丘,世称“浮丘公”,因为他把周朝的太子姬晋(即王子晋或王子乔)接引到缑山(位于今偃师市东南)修道成仙,二人又常常骑着白鹤游历于伊水、洛水之间,所以,师徒二人便都成了道教的神话人物,仙人。

王子晋,因为出身高贵,长相俊美,且温良博学,聪慧贤明,正值翩翩少年,英姿勃发之时,却被害早逝,成了宫廷斗争的牺牲品,所以,后人对他寄予了无限的同情与哀思。在官方和文人那边,典籍记传和诗词吟咏之外,还有帝王的敕封、建庙,道家的尊号;在民间,老百姓敬仰谁,就会把谁奉为神仙。我判断,“白马王子”的形象,很可能是从“白鹤王子”演变而来的。

而浮丘公的贡献,除了通过“造仙”神功,把屈死的王子晋点化成神仙以外,他还把野鹤想象成了仙人的座骑,并整出了一部专著《鹤经》。明代周履靖的《相鹤经》则基本上是对《鹤经》的补充和发挥,属于“多述少作”之类。

《鹤经》在今天的读者看来,与其说是专著,还不如说是“神话加调料”。再说白一点,就是造神——把野鹤幻化成仙鹤。即便是它的观察描述部分,也与现代科学的观察描述想去万里。

比如,《鹤经》曰:(鹤)行必依洲屿,止必集林木。现代科学的观察显示,鹤的脚趾共有四个,前三个脚趾与后一个脚趾,属于不等趾型,即它们不在一个平面上,后趾较高而且较短,无法与前三趾对握,形成抓握能力,因而不能停栖于树的枝干上。而冠鹤则可以。

关于鹤的繁殖,老神仙在《鹤经》里是这样絮叨的:复百六十年,雄雌相见,目精不转,孕。什么意思呢?再过上一百六十年,公鹤与母鹤想见,双方对视,目不转睛,母鹤就怀孕了。更有甚者,《禽经》曰:鹤以声交而孕,雄鸣上风,雌承下风则孕。

天津人读到这里,不禁要用天津话发问了:这叫嘛事?您这是动物受孕呢,还是花木授粉呀?我读到这段时,脑子里忽发奇想:老外总爱责怪我们中国人待人不真诚,与人说话时左顾右盼,目光闪烁,不愿意进行eye contact,象他们一样。以后,我们就可以义正词严地回复说,你得,如果我盯着你看,你他娘的会怀孕的!(因为欧裔多数三长两短、头锐脸窄,酷似鹤禽

道家为什么不肯告诉人们鹤类繁殖的真相?为什么非要把仙鹤生孩子的事情“噱头化”?我想,这可能与中国的造神传统有关。古圣先皇皆非父精母血所生。“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商朝的开创者契,就是从鸟蛋里孵出来的。卵生的,好象总要比胎生的神秘一些。既然胎生的人可以卵生,那么为什么卵生的鹤不可以胎生呢?

说到底,神秘化仙鹤的繁殖,与神秘化圣人的出生,其实是出于同样的目的,都是为了彰显被神秘化者的“非凡”与“不俗”,从而拔高其地位,增强其权威。对养鹤者来说,鹤具有神圣性,自己当然近朱者赤,变得天形道貌了。

关于这一点,《左传》里面讲了一个有趣的故事:“狄人伐卫,卫懿公好鹤,鹤有乘轩者。将战,国人受甲者皆曰:‘使鹤,鹤有禄位,余焉能战?’”

说卫懿公喜欢养鹤。雅兴上来的时候,他居然给爱鹤敕封官位,赏赐名爵,让这些御用鹤们享受正部级待遇,出入乘坐官员的专车。后来,北狄入侵,举国迎战。临战之际,前线的将士们却口出怨言:鹤们不是有禄位吗?你干嘛不让鹤大人来迎敌?凭什么让我等来送死?结果因士兵罢战,致卫国灭亡。

这则故事,后来演化出两个成语——老鹤乘轩;爱鹤失众。自古以来,儒家在总结历史教训时,都把卫国的灭亡,归咎于懿公的拔新领异、玩物丧志。然而近年崇明岛上的70后怪人维舟却认为:卫懿公好鹤并非玩物丧志,而是一次失败的复古改制。

他发现,与卫国毗邻的强国如邢国等均被狄人攻灭了,就连五霸中的晋国和齐国,都在遭受狄人的入侵而无可奈何。卫国是因为国家太小国力不济才被狄人灭亡的,与卫懿公养不养鹤毫无关系。而卫懿公养鹤,不过是想借助鹤的神性来强化自己的王位合法性而已。

本人对这种观点赞成一半,反对一半。卫懿公养鹤,确实有抬人架己渲染自己王位合法性的一面;但他过于重鹤轻民,有点象今天西方社会的“左昧”,尊重动物超过尊重人,因而招致国民的普遍不满,爱鹤失众,这也是事实。

闷骚的浪漫精

吊诡的是,卫懿公给仙鹤加官进禄的荒唐举动,虽然受到儒家正统千年不变地诟病与讥讽,但“老鹤乘轩”却大受后人追捧,竟然变成了一个令人神往的浪漫典故,就连《声律启蒙》都对其大加弘扬:鱼跃池,鹤乘轩。

明清两代的一品文官,其胸前和背后的“补子”上,绣的居然都是鹤纹;其中,明代用双鹤,清代用单鹤。骂人“不是好鸟”,想必是明清两代的武官粗人,背地里数落文人、文官的话。

此时的日本和韩国,也赶紧跟进效法,不落后尘。老鹤乘轩,变成了老鹤上身。最逗的是韩国人,爷们喜欢在一身素白衣裤外另罩一件黑色背心,以示对仙鹤“白羽黑翅”的效仿。古风流传,于此可见一斑。

大明一品文官的双鹤图案补子

大清的单鹤补子

“老鹤乘轩”为什么那么浪漫呢?

据说,古时候乘轩的人,都是士人、官员。他们上朝议事时,所乘的车驾就叫“轩”,相当于后世的“轿子”,今时的“专车”。这种官员乘坐的交通工具共有两种款式:前高后低者曰轩,前低后高者曰轾。大家试着想象一下,官员们乘轩而来,轩驾前后排列,前高后低,远远望去,不正象波浪翻滚吗?

因为鹤是水鸟涉禽,吸引它们或为它们定制的建筑,必须有水波浪形。所以,轩的造型,或者帷幔装饰,必定有波浪形状或图案;要不然,怎么会有成语“轩然大波”呢?

黄鹤楼应该是什么样子?

若根据神话传说,不知道黄鹤楼究竟是什么样子,因为黄鹤都没有人见过,何况黄鹤楼?但若依照史籍,黄鹤楼似乎不是现在这个样子,而应该是古代豪车——“轩”的样子,因为有“老鹤乘轩”成语作为证据。

不管怎么说,黄鹤楼肯定不能上人,只能立鸟;江南三大名楼,实际上只有两个,黄鹤楼是鸟居,而非人境。

崔颢那首《黄鹤楼》诗: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若用唯物主义的历史观和现实主义、浪漫主义的文学观,那是根本理解不了、解释不通的。为什么呢?

华夏神州的天使——黄鹤飞走了,再也没有带着上天的训示回来。华夏先民与上天之间的信使离去,表明上天不再眷顾华夏。此地空然余下神州的土地和人民,却没有了半点神性和神气。神州陆沉,从此变成了灾难与痛苦交相侵凌的是非之地,冤孽之地。这不正是本诗的深沉意蕴吗?敢问,现代中国人能懂吗?

老鹤不死,只是凋零。鹤的神性和信使的职分,一直活在人类的现实生活中,直到今天。

一九五五年上影厂拍摄的黄梅戏电影《天仙配》,里面有一段戏:当董永和七仙女与傅员外打赌一夜能织出十匹锦绢后,七仙女来到机房,点燃难香,请来众姐妹,正要动手织布,却发现忘了带织布梭子。于是,那大姐便招来仙鹤道:“仙鹤啊,命你去至天河织女那里借来天梭一用,速去速回。”

现代西方家具中,有一款供摆放讲稿、食谱和乐谱的小型家具,叫Stand;园林行业中常用的“造型”,英文称“standard”,可能都是根据鹤的侧立姿势,仿生而来。

中美贸易战中的中方谈判代表刘鹤,多次作为国家主席的特使(特别信使)前来美国与美国政府谈判。看看这位刘大人的名字,再端详一番他的松形鹤姿,尤其是联想到他的特使身份,你不笑,我替你笑!

2019.10.3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4 个评论)

2 回复 mali50 2019-10-4 11:07
别于考古,农兄的文化寻根颇有造诣。这需要渊博的知识积累和想象力,可以促进对历史文化的反思和审视。
1 回复 农家苦 2019-10-4 11:21
mali50: 别于考古,农兄的文化寻根颇有造诣。这需要渊博的知识积累和想象力,可以促进对历史文化的反思和审视。
哈哈,丞相之言,犹如文化部的鉴定书。我得赶紧绣好“补子”,练好方步,准备晋见。
1 回复 qxw66 2019-10-4 11:36
   驾鹤西归
1 回复 农家苦 2019-10-4 11:45
qxw66:    驾鹤西归
李超人?
1 回复 8288 2019-10-4 12:24
又淘到什么宝了
2 回复 农家苦 2019-10-4 12:27
8288: 又淘到什么宝了
下一篇亮出来
1 回复 胡子太长了 2019-10-4 19:43
鸿论大篇,古今中外,据典考究,一鹤立言,兄弟的文史论考功夫精深不可测矣!
1 回复 农家苦 2019-10-4 20:37
胡子太长了: 鸿论大篇,古今中外,据典考究,一鹤立言,兄弟的文史论考功夫精深不可测矣!
胡子哥过奖。功夫谈不上, 只是想追求一点新意, 海外游学子, 视野比国内吃皇粮的开阔, 心得总要多些。
1 回复 钓鱼城 2019-10-4 23:24
阁下开篇讲了东方的鹤,西方的鹰。再以鹤鸣,鹤唳论及鹤名的由来。
不谈点鹰的发声?鹰好像也要发声的,但似乎不像鹤那样令人印象深刻。
2 回复 农家苦 2019-10-4 23:35
钓鱼城: 阁下开篇讲了东方的鹤,西方的鹰。再以鹤鸣,鹤唳论及鹤名的由来。
不谈点鹰的发声?鹰好像也要发声的,但似乎不像鹤那样令人印象深刻。
我想,还是单独写鹰比较合适,要不然西方人又不满意了。
1 回复 qxw66 2019-10-5 00:54
农家苦: 李超人?
有司马迁风
1 回复 农家苦 2019-10-5 06:39
qxw66: 有司马迁风
谁?太史公啊?那可是我永远的学习榜样。

此文要是他老人家来写,一定会说:刘大人骑鹤来美与美邦谈判,刚入关,FBI便指使便衣将刘大人带进黑屋,告之曰:鹤乃珍稀保护动物,不可随意乱骑。十公斤以下,可与嬉戏,可与同居,可与交媾,但不可以骑乘......刘大人耐着性子听完,气得当场变成一只白鹤,飞回了中国。中美贸易谈判再一次陷入僵局。
回复 qxw66 2019-10-5 08:06
农家苦: 谁?太史公啊?那可是我永远的学习榜样。

此文要是他老人家来写,一定会说:刘大人骑鹤来美与美邦谈判,刚入关,FBI便指使便衣将刘大人带进黑屋,告之曰
太啰嗦,直接引渡。。。
回复 农家苦 2019-10-5 08:35
qxw66: 太啰嗦,直接引渡。。。
让刘大人进去, 孟小姐出来。
回复 qxw66 2019-10-5 08:36
农家苦: 让刘大人进去, 孟小姐出来。
   刘不干,任应该自投罗网
回复 农家苦 2019-10-5 09:01
qxw66:    刘不干,任应该自投罗网
任是想策反美国
回复 qxw66 2019-10-5 09:17
农家苦: 任是想策反美国
策反美国投共?   
任说话有趣,但不管说啥也不敢来美国,加拿大
回复 农家苦 2019-10-5 10:10
qxw66: 策反美国投共?    
任说话有趣,但不管说啥也不敢来美国,加拿大
任大胆是军人出身, 难说。
回复 qxw66 2019-10-5 10:39
农家苦: 任大胆是军人出身, 难说。
他不敢的 美国盟国都不敢去
回复 农家苦 2019-10-5 11:04
qxw66: 他不敢的 美国盟国都不敢去
中国在这个问题上,应对策略很烂,既没有迎回孟昭君,又得罪了加拿大,可谓一头塌,一头抹。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农家苦最受欢迎的博文
  1. 房事以满足女方为主的爷们,笃定早衰 [2018/06]
  2. 当心了,有儿子的移民家长! [2016/10]
  3. 海归回国发展,最好别去山东! [2016/02]
  4. 春游之乐:白泥河捞鱼“大家拿” [2018/05]
  5. 为什么中国人到西方后全变丑了? [2016/08]
  6. 男女交欢,到底是交“器”还是交“气”? [2019/03]
  7. 习近平将带领中国全面进入“折腾时代” [2017/11]
  8. 中共将亡于无人,亡于绝嗣 [2018/06]
  9. 草原风情(1)——按摩店里的破胆故事 [2017/11]
  10. 十九大后,郭文贵将组建郭家军,杀奔中南海 [2017/10]
  11. 你知道海外华人的“十大哭”吗? [2016/12]
  12. 长得好,不怕穿棉袄 [2016/12]
  13. 真滑稽,世界上现有六个中国 [2017/04]
  14. 彻底解决香港问题的必用胜负手 [2019/08]
  15. 草原风情(2)——浪漫不用玫瑰,代之以999口炒锅 [2017/11]
  16. 中日结盟,才会让美国精英一夜白头 [2018/09]
  17. 为什么共产党塑造不出良好的中国女人形象? [2017/12]
  18. 习近平的“临门一脚”功夫为什么那么差? [2018/12]
  19. 倒习政变闹剧,一定是美国人编排的 [2018/07]
  20. 戏言莫当真,对中共到底该如何清算? [2017/06]
  21. 中共翘辫子后,中国该叫什么国号? [2017/06]
  22. 世界的下一场革命,一定是武松革命 [2018/09]
  23. 为什么美国一定会放弃民主,走回独裁? [2018/03]
  24. 中共何不顺水推舟,用孟美人与美国“和亲”? [2019/01]
  25. 我的小三,她们都在忙啥? [2016/12]
  26. 统一强大的高丽,对中国更有利 [2018/03]
  27. 生活啊你算老几?修理说,我是你爹 [2017/12]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10-6 11:0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