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国杂记(五)三峡游轮上(下)

作者:玉米穗  于 2019-6-30 23:2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回国记录|已有4评论

一清早广播响起时本人正刷牙,一嘴牙膏泡沫。广播说船进入三峡景区,让有兴趣的旅客上六层露天甲板上观景。

匆匆洗漱完毕上甲板。不知何时沿江两岸已是山峰连绵,江水夹在隔江对峙的陡峭山壁之间。讲解说三峡工程完毕之后这里的江水水位比原来高出一百几十米之多,眼前看到的景象与旧时三峡景象已全然不同。从前的三峡景象我只在图片上看过,印象中有些地方沿岸似乎有村落人家,这些村落想来现在都在水下某处了。沿岸山峦巍峨雄大,不见人迹。山坡上墨绿植被茂密浓厚如非洲人头上的小卷毛,只在山坡接近江面处齐刷刷一条横线之下是光秃秃的黄色山岩。那横线当是水位最高时候到达的水位线。时或在岩石处看到水位刻度,165m170m175m之类,想想在这并不宽阔的江面之下水深竟有近两百米,感觉难以置信。


时云遮雾障,前方山脉在灰白相间云雾里若隐若现,绿色江水由中间穿插而过曲折通往朦胧远方。周围煞是安静,将市井喧嚣远远隔离在山外,空气清新湿润,是山水之间才能嗅到的气息。绿色甲板上有些湿漉,服务员领班拿着如细长手电般的小型扬声器站在甲板中段讲解周围景色和各种相关传说,旅客都在前甲板上拍照的拍照摄像的摄像。四五个中年妇女在前甲板一侧前后排成一列勾肩搭背扬起一手抬起一腿摆出《芳华》草原女民兵架势留影,认出其中一个是日前那个“不是小娘养的”“老娘”。

似此在甲板上边听领班小伙讲解边看两岸山景的情形后来重复出现过几次。有时云遮雾障有时云开雾散有时霏霏细雨有时晴空万里。小伙讲解时时或遥指山顶要大伙看某块岩石说是酷似仙女之类,顺带便穿插一段流传当地的爱情故事,但让我沮丧的是我既无法确定他所指的是哪块岩石也并不觉得看到的任何岩石与仙女有何相似之处,怎么看那些岩石就只像快岩石,区别只在远近高低各不同。

让人震撼的是那些悬挂在山峰极高处的神秘悬棺,据专家考证有的悬棺悬挂在那里有两千年之久。两千年之前的古人是如何将那些棺材悬挂到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悬崖峭壁上去的让人遐想之下既觉得惊心动魄又不免赞叹感佩。后来在白帝庙看到有悬棺博物馆。里面展出的悬棺里盛着根根白色腿骨,看介绍说那里面合葬有四个人的尸骨,是死后先浅埋之后再取出装到木棺里挂到悬崖上去的。如此兴师动众大动干戈,真是死者为大了。

小伙手指岸边某处说那一段原本是“两岸猿声啼不住”的地方,极目望去不见猴子露面,这一带大多数猴子大概也如“三峡好人”一样到异地它乡开发新天地去了。在绿色植被覆盖的山脚沿岸处看到一小块空地上有一小屋,讲解小伙说那里面原来居住一对老夫妻,修建大坝时那对老夫妻原本已与其他当地人一样移居外地,可是他俩难舍故土,数年之后又跑回来独自居住在那小屋里生活。后来老汉死了,剩下老婆婆一人无法独立生活,被子女接走,那小屋就成了空屋。

在游轮的后两天行程里,去看了小三峡小小三峡,并随地陪上岸去看了白帝城丰都鬼城。

小三峡江面狭窄,黄金轮无法进入,需改坐形体较小的轮船驶入。那里原有的古栈道现已长眠水下。沿江山壁上有后修的仿古栈道替代水下的古栈道供游客参观遐想。小小三峡峡如其名是比小三峡更为狭窄的一段支流,在那里需再度由轮船改坐小舢板之类的小船或小艇方能进入。小小三峡山清水秀实如世外桃源。这里原来水浅没膝可以蹚水过岸,水浅时若有船只通过须得纤夫拉船行走。大坝修成后这里的水深也达六七十米之深。原本水底清晰可见的石块,白色溪流绕着较大石块潺潺流淌的情形,以及古铜肤色纤夫拉船的景象现在只能在图片或视频中欣赏了。我们坐的是加了简易马达,船中段带顶的小木船,状如浙江的乌篷船。船老大在船头提供蓑衣斗笠帮船客依次轮番披戴上拍照留念,船老二沉默无语在船尾把舵。帮大家拍完照后,船老大说:你们大家远道而来,我给你们唱个歌,给大家助助兴吧。大家拍手欢迎,船老大一连唱几个,之后取出一个旧皮包拎着叫大家付钱。说他们这里是贫困山区,坐山吃山靠水吃水,他们山里人生活艰困,希望大家捐献爱心资助。坐在我前排的夫妻用上海话小声嘀咕说:这不是敲竹杠嘛。但船老大依次来到身边时,大家还是将钱投入他手上张开口的旧皮包里。



白帝城很有名。那里的白帝庙最早是祭祀公孙述的。公孙述趁西汉末年王莽篡政天下大乱时机,割据蜀地后也想过把皇帝瘾。但他打不过刘秀,后来给灭了。三国时刘备在白帝城托孤使得白帝城愈发广为人知。加上后来唐朝大诗人李白那首脍炙人口的《早发白帝城》诗,使得这里成为真正名副其实的名胜古迹之地。白帝城的白帝庙里有刘备托孤时的塑像情景再现,里面塑像人物颇为生动传神。可惜参观人太多,人声鼎沸,难有机会静静观摩欣赏。白帝城山脚下有一巨型诸葛亮塑像,引人注目。山下有很多滑竿可供不愿爬阶梯或爬不动阶梯的旅客乘坐上山。通常价钱一百元。但肥胖者额外加价。抬滑竿的轿夫都不是壮汉,许多看着毫不起眼,但抬起滑竿在阶梯上竟然健步如飞,嘴里喊着:让一哈,让一哈(让一下),在黑压压的人群里上下穿行游刃有余。



丰都鬼城里有许许多多各式各样的“鬼”塑像,立在路边或象征阴曹地府的黑魆魆的建筑里。导游讲解词基本都一样,我们那组导游自创的部分是将鬼分成好坏两组,说凡是好鬼都是中国鬼,坏鬼都是外国鬼,特别是日本鬼。“阴曹地府”里的各式鬼怪看着并不感觉特别穷形恶相,有的甚至有点喜感。参观完毕出鬼城时,一小老太太跟着我兜售重庆地图和中国地图。我正想要这两张地图,得来全不费工夫。老太太掏出手机让我扫微信,我说不会用手机付款,我付现金。老太太说:要得,没得问题。脸上似乎有点诧异:如今还有不会扫微信付款的?

在游轮上晚餐后有过两次联欢会,一次是船员表演,另一次是与游客联欢。船员表演那次我观看了一会,小伙小姑娘们化妆表演歌舞非常用心投入。观赏的旅客人手一只塑料拍手用具,不时摇动以发出热烈掌声。我稍看片刻后去六层甲板想看看夜里长江景色,但周围黑暗笼罩无景可看。船头有一只颇大的聚光灯将一束白色灯光射向江边山坡,灯光随船前行缓缓移动,那束长条白色灯光让我想起儿时常常看到的探照灯,有时是一条在天上来回扫过,有时是两三条交叉移动扫来扫去,以此探测防备敌机飞来我神圣领空搞破坏。江风习习拂面而过,宁静之中时空交错,黑暗中站在空无一人的巨大甲板上有一种奇怪的非现实感。另一次游客与船员联欢,听同餐桌的“餐友”说游客里有能人,一曲“青藏高原”赢得满堂彩。但我未去观看。

之前提到在船上与船医有一插曲。那是本人鼻子过敏,忘了带药,想去船医那里开点过敏药。船医找出一盒药要我六十元,但要我房卡号和看身份证,我说没有身份证,有护照。他看我是外国护照马上说还要增加280元挂号费。并拿出一牌子让我看,说是统一规定。那让我不快,说就买一盒药,没有就诊也无所谓挂号。但那船医坚持按规定办事,只好签字同意下船结账时付款。离船前一晚船上发给旅客意见表,我在船医项目里选项不满意,并写了事情经过,说:我去买药前后过程不过两三分钟,与船医对话不过三五句,就以挂号为名索取280元使人有被敲诈勒索的不愉快感觉。意见书交回服务台不久,服务台领班小伙打电话来房间说要“交换一下意见”,来后说船上经理很重视旅客意见,本人虽持外国护照,但说中国话,其实也是中国人中国心,所以特殊情况特殊处理,退还本人170元。小伙退我钱后离开,稍后又来敲门,拿来一张新的意见表说希望我能重新填写船医部分,否则船医上岸后会受到集团领导批评。我按对方要求重填一份了事。此插曲使我对船医有貌似憨厚其实未必的印象。

联欢会结束后的次日早餐后船已进入重庆。江水在白帝城瞿塘峡附近时已由绿变黄,到了重庆附近时已好似“黄河”。江面变宽,两岸青山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许许多多的高楼大厦,前方江水上方出现凌空高架的铁桥,铁桥渐渐逼近,显得高大无比,桥上来往车辆清晰可见。游轮穿过铁桥继续前行,前方出现更多的桥。大约继续行驶半个小时后,上午九时过黄金轮终于停泊在了重庆朝天门码头。旅客排队离船登岸,此次三峡游到此结束。(待续)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1 回复 來美六十年 2019-7-1 01:12
八五年曾遊三峽
1 回复 玉米穗 2019-7-1 01:41
來美六十年: 八五年曾遊三峽
那时候的景象可能更好些。
回复 來美六十年 2019-7-1 08:30
玉米穗: 那时候的景象可能更好些。
那時的景象返映濃厚的歷史背景,,
例如八陣圖,
回复 來美六十年 2019-7-1 08:31
玉米穗: 那时候的景象可能更好些。
那時的景象返映濃厚的歷史背景,,
例如八陣圖,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7-1 08:3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