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弄堂邻居(四)

作者:玉米穗  于 2020-2-5 23:2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4评论

国庆接过工作手册翻开看了两眼,露出想笑又极力掩饰的表情,对姨姆说:这个本子侬要藏好,给公安局寻到,阿訇就“一脚去”(完了)了。姨姆着急,慌忙说:那么国庆侬帮帮忙唻,就藏了侬那里最保险了呀。国庆老婆在边上使劲给国庆使眼色,想让他回绝,国庆只当没看见。他老婆就杵杵国庆腰,国庆回头不耐烦地说他老婆:做啥做啥?姨姆的事体我会不管吗?侬戳伐戳伐戳啥么事戳(戳什么戳)?姨姆赶紧又给国庆老婆打招呼:阿梅(国庆老婆)啊,真的不好意思,帮侬添麻烦,我老太婆实在没办法呀,只好寻纳(你的)国庆帮忙了呀。国庆老婆也赶紧客气,安慰姨姆说:不要紧不要紧的,啊哟,姨姆不要噶(这样)客气,邻居道理,这点小事体算啥啦,侬不要太担心,阿訇不会有事体的,阿拉国庆会得帮侬搞定的。

国庆于是拿走了那本工作手册,显然没想到阿訇后来会为此和他“翻毛枪”(翻脸)。十来天后阿訇被放出公安局,回到家里一听姨姆说那本工作手册被国庆拿去了,就跳脚抓狂大声抱怨责怪姨姆。那本工作手册是他最隐秘的幽会日志,里面全是他与女徒弟之间一切点点滴滴的详细记录外加不少他的“心得体会”。阿訇原本记录那些是为了自己时或回味美妙时光用的,根本没打算如蒋介石日记一样供他人欣赏研究,不料如今被他看不入眼的国庆掏走了他的隐私,心里的“窝塞”(郁闷窝囊)可想而知。尤其是他得知国庆还在邻居中扩散了其中的精华内容,更加怒不可遏——国庆拿到工作手册当晚便挑灯夜读,他老婆说从未见他那么孜孜不倦认真学习过,读完后国庆又挑选其中精彩片段分享给我们邻居听,外加许多调侃和嘲笑,那些内容也传到了姨姆耳朵里,使她跺着小脚唉声叹气对工作手册所托非人的错误决定后悔不迭。

那天国庆回家一上楼梯,就被阿訇堵住讨要那本工作手册。国庆说:啥个簿子?我欠侬的啊?阿拉儿子有练习簿,侬要伐?阿訇见国庆装傻,气不打一处来,骂他趁火打劫是小人。国庆说:侬只阿乌驴(卵)就是只(个)强奸犯,侬那本手抄本我擦屁股了,就不给侬怎么样?阿訇脸就涨成了紫色猪肝,手在国庆停靠在过道里的自行车座位上猛击一掌,说:侬敢不给!国庆伸手指着阿訇鼻子说:侬再动我车子,我给侬吃生活(揍你),边说边向阿訇逼近一步,阿訇赶紧后退,这时隔壁邻居亚叔和我爸我妈国庆老婆姨姆等人都上去拉架,几个人挤在国庆与阿訇中间将两人隔开。阿訇脸上血色尽失变得惨白,但嘴上依旧不输,说:侬只流氓,当我怕侬啊?给我吃生活?侬口气比力气大,我会得怕侬这种流氓吗?国庆老婆使劲把国庆往家里推,姨姆一边说:啊呀,阿訇侬少讲两句少讲两句,一边迈着小脚也试图将阿訇拉回家去。阿訇转而愤怒地冲她大吼一声:都是侬不好!亚叔和我爸齐心协力充当救火队员,后来终于将国庆与阿訇各自拉回家去。

这事儿当时搞得动静挺大,彼此似乎真要擦枪走火,一触即发,但后来经过姨姆国庆老婆还有我爸和亚叔几个人共同努力,反复居中斡旋劝说调解——其复杂流程和反反复复好像现在的中美贸易谈判,后来那本工作手册终于还是物归原主回到了阿訇手里——国庆并没有真的用那“手抄本”擦屁股,阿訇为表示诚意和感谢及道歉让姨姆送给国庆一条红牡丹香烟和两瓶老酒。那香烟老酒很快化解了彼此的尴尬和剑拔弩张。

劝架的亚叔是个老实人,住在老姑娘一板之隔的隔壁房间。他老婆是乡下人,一个女儿也是农村户口,和老婆母女俩住在乡下。亚叔一个人在上海工作生活,每年过年都回到乡下去。偶尔他老婆女儿也来上海看他,但他家房间太狭窄,他老婆和女儿来了都睡地板,就很少来了。亚叔原本是翻砂工,后来腰椎有毛病,肺也坏了,工厂就安排他看门房。亚叔快退休了,他说退休后回乡下去,一家人一起混混日子算了。国庆就对他说,侬回乡下去没问题,侬女儿哪能办?要她以后一辈子做乡下人吗?侬去厂里办顶替,把女儿弄到上海来。亚叔就去厂里打听办顶替的事情,回来说很麻烦,他搞不来。国庆说:搞不来也要搞,哪个领导不批就睡到他家去,吃住都在他家里。这是你的权利,国家有这个政策的,晓得吧?侬去搞,有啥搞不来的就来找我,跟你们领导说不要欺负老实人,再搞不来我就陪你去搞。后来亚叔就按照国庆说的一步步去搞,最后真给他女儿办成了顶替。亚叔户口与女儿对调,女儿就变成了上海户口,顶替到厂里食堂做工人。亚叔一家因此对国庆感激涕零,他老婆从乡下拎来几只老母鸡要送给国庆表示感谢。国庆不肯收。国庆老婆对亚叔老婆说:啊呀,阿姨侬不要噶(这么)客气呀,亚叔又不是外头人,阿拉国庆一直讲的,亚叔是老实人,人好。亚叔的事体就是我的事体。一定要把亚叔女儿变成上海人。亚叔在边上听得眼泪要出来,嘴里“啧,啧”不断,一边竖起大拇指,一边一个劲儿使劲点头。后来亚叔女儿来上海了还住在亚叔那间小屋里,亚叔一退休就回乡下去与老伴儿团圆了。

八五年上半年起,我去长沙工作了一段时间。那段时间我不在家,家里突发意外,有一天晚上我爸忽然中风了。(待续)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tea2011 2020-2-6 11:56
玉米兄真会讲故事,活龙活现,令人如临其境,扎劲……一直到最后一句便是担心了……待下文。
回复 玉米穗 2020-2-6 12:32
tea2011: 玉米兄真会讲故事,活龙活现,令人如临其境,扎劲……一直到最后一句便是担心了……待下文。
谢谢茶妹夸奖鼓励——抱歉,上回搞忘记了,我看你的头像似乎换过,吃不准是不是以前那个茶妹了。我就是记录真实情形,只是用了些假名字。另外为叙事方便用了第一人称。呵呵。问好茶妹!
回复 tea2011 2020-2-6 13:33
玉米穗: 谢谢茶妹夸奖鼓励——抱歉,上回搞忘记了,我看你的头像似乎换过,吃不准是不是以前那个茶妹了。我就是记录真实情形,只是用了些假名字。另外为叙事方便用了第一
是我,是换了头像……谢谢玉米兄。
回复 玉米穗 2020-2-6 13:50
tea2011: 是我,是换了头像……谢谢玉米兄。
谢谢茶妹,久别重逢,高兴。问好!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6 13:5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