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军豹2坦克王牌》 ZT-qq

作者:南沙2  于 2019-5-10 04:0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3评论

一辆豹式单挑美军一个营,击毁9辆谢尔曼和大批军车

“巴克曼之角”,最著名豹式坦克王牌的神奇一战

在后世的众多军迷们迷恋于虎式坦克的强大威力和辉煌战绩之时,却常常忽略了一位著名的豹式坦克王牌,他就是党卫军第2“帝国”师的恩斯特·巴克曼(Ernst Barkmann),总战绩为至少击毁82辆敌军坦克和130辆其它军用车辆。虽然这个成绩在德军装甲王牌的榜单上排不进前10位,但他却在战争中数次扮演了孤胆英雄的角色。

巴克曼1943年2月曾在东线指挥一辆3号坦克单车挑战数门苏军反坦克炮;1944年12月阿登反击战期间又指挥一辆豹式坦克单骑闯关,铤而走险地从美军一个装甲团的坦克车队旁擦肩而过;而他最经典的战例,则是1944年7月27日诺曼底战役中的“巴克曼之角”(Barkmann’s Corner)——单车阻击美军一个营,击毁9辆坦克和大批军用车辆。

图:关于诺曼底战役中“巴克曼之角”的彩绘作品,由著名军事历史画家大卫·彭特兰创作。彭特兰对巴克曼的这场经典阻击战十分感兴趣,他绘制了至少4幅“巴克曼之角”的相关作品。

图:恩斯特·巴克曼在二战中的一张标准照,他出生于1919年。

1944年2月,“帝国”师被编入德军西线装甲集群,奔赴法国开展适应性训练,以应对盟军即将到来的登陆行动。巴克曼中士的车组也随同大部队来到了法国波尔多,他所在的第1营将之前的豹式D型坦克全部留在东普鲁士,换装了全新的豹式A型坦克。

图:1944年5月,巴克曼在“帝国”师位于法国波尔多的驻地执勤时拍摄的一张照片。

6月6日,盟军终于发动了预谋已久的攻势,在诺曼底大举登陆。元首大本营判断盟军还可能在法国南部登陆,“帝国”师在转入高度戒备状态后依旧留在原地待命,直到德军意识到诺曼底才是盟军的主攻方向后,该师才奉命向海峡地区开进,驰援诺曼底。由于途中受到盟军战机和游击队的骚扰,全师主力直到7月初才抵达指定集结地。

7月7日,“帝国”师接到向美军第3装甲师发起反击的命令,巴克曼车组在第二天即获得在西线的第一个坦克击毁战果,干掉了一辆谢尔曼。接下来的两周多时间里,巴克曼带领他的424号豹式持续发威,至少又击毁了8辆美军坦克和大批车辆。

7月25日,“帝国”师装甲团转移到圣昂宾附近地区,德军在该地的战线严重缺乏连贯性,西线装甲集群指挥部意图利用该团的坦克在一些掷弹兵的支援下填补这一真空地带。当美军第7军的运动轨迹显示其将在马里尼区域向阿夫朗什方向获得突破时,“帝国”师装甲团再度奉命动身,去填补装甲教导师防区内的一处漏洞。在经历了盟军前两天的猛烈地毯式轰炸之后,装甲教导师几乎已经失去了战斗力。

图:1944年夏季巴克曼在诺曼底所使用的424号豹式A型坦克彩绘四视图。

尽管遭到敌人的不间断空袭,“帝国”师装甲团的行军过程总体上还算顺畅,装甲团主力在26日抵达预定区域。然而在离开此前的阵地后不久,巴克曼的424号豹式坦克因汽化器故障在途中掉队,脱离了他所在的第4连。维修人员急于进行就地抢修,但顾此失彼——为了尽快修好坦克,他们忽视了必要的防空掩护措施。上帝不会眷顾没有做好准备的人,缺少防空伪装的424号豹式随后就遭到惩罚:4架盟军P-47“雷电”式战斗轰炸机向它发起了攻击。盟军战机的第一轮机枪扫射便砸进了敞开的发动机舱,将冷却液管和机油冷却器打坏,发动机也紧跟着起火,但很快被在场的德军士兵扑灭。维修人员忙碌了整整一个晚上,在此期间美军部队已经推进到了距离这辆落单的豹式坦克不到2公里的地方。

德军维修人员的努力没有白费,27日天刚一亮,424号豹式的发动机被重新启动,巴克曼车组再次上路,动身前往他所属的第4连的新阵地。连军士长海因策上士和后勤总管科尔特也爬上坦克,搭着顺风车以求尽快与连队主力汇合。随后,424号豹式来到离库唐斯至圣洛的主干道不远处的勒洛雷村附近,在村庄外曲折的乡村公路上他们遇到了一队后撤的德军步兵和训练单位成员。

图:巴克曼与他的全体车组成员的一张合影,所有人都外露出坦克,可见当时没有处于交战状态,巴克曼站在车长指挥塔的位置。

“怎么回事?”站在坦克上的科尔特问道。

“美军坦克正在向库唐斯方向前进!”其中一位高级士官这样回答到,他并没有停下脚步,只顾埋头向后方赶路。

“简直是开玩笑!”站在车长指挥塔中的巴克曼讥讽地回答,“美军不可能已经到那儿了!”

“我们的坦克在那儿,”海因策插嘴道,“但无论如何我们还是要小心些。科尔特,你跟我一起去前面侦察一下。”

两个人随即下车,一直走到豹式坦克前方150米左右的地方。

尽管有发动机的噪音,但巴克曼仍可听到远处的战斗嘈杂声和飞机的轰鸣声。他看到海因策和科尔特消失在一个拐角处,过了一会儿又听到冲锋枪和其它轻武器的声音,同时这两人再度出现在巴克曼的视野中,海因策的手臂和肩膀已经负伤。

“怎么回事?”巴克曼大声问。

“我们走到主干道,碰到了美国佬。他们挥舞着红十字旗让我们投降,但是当我们往回跑时,他们朝我们开了枪。美军坦克正沿着公路开往库唐斯,一个坦克连开道,在它们后面是一支很长的车队,总数至少有一个营的兵力。”

“和海因策呆在一起,科尔特!”然后巴克曼扭头对驾驶员,“我们去十字路口看看。”

“小心,巴克曼!”科尔特还是不放心地叮嘱道。

巴克曼告诉他的车组做好战斗准备,装填手报告说机枪和主炮弹药已经就绪,随时可以开火。于是424号豹式缓缓向前移动,幸运的是道路的两边各有一堵墙,上面还攀附着一些爬山虎之类的植被,这为坦克提供了一个天然的隐蔽处。424号车到达了十字路口,在一棵高大的橡树旁边摆开了战斗姿态。

图:巴克曼的豹式坦克藏身在法国乡间的树篱丛中。这张照片拍摄于1944年初夏的训练期间,他本人将身体高高地伸出指挥塔,在实战时可不敢这么做。

美军车队就在前方,巴克曼让他的车组时刻注意敌人动静,嘴里平静地说到:“敌军坦克正从左边逼近,大约有15辆……离主干道有200米……我们先打掉前面的2辆坦克。”

根据巴克曼的命令,炮手波根多夫瞄准了打头阵的第一辆谢尔曼,第一发75毫米炮弹就掀翻了它的炮塔。接着他迅速将炮口转向下一个目标,第二发炮弹从长长的70倍径炮管中呼啸而出,直接命中,第二辆谢尔曼也立即腾起冲天火焰。这样,巴克曼车组只用两炮便封锁住了路口,堵住了美军后续坦克的前进道路。

剩下的美军坦克开始还击,有一发炮弹蹿进了424号豹式旁边的树篱,将其炸出一个一人大小的洞,美军慌乱中甚至还使用了机枪,子弹打在豹式坦克车首倾斜装甲上撞出连续不断的“铛铛”声。有一辆谢尔曼试图撞开前面被击毁的同伴,它的这一努力还未取得成效就被巴克曼的坦克一炮命中,炮塔被炸离座圈。其余的美军坦克见势不妙纷纷掉头,而那些处于坦克旁边位置的车辆也开始陆续转向,场面混乱不堪。借着这个机会,巴克曼的炮手又瞄中了一辆愚蠢地将车体侧面暴露出来的谢尔曼,一击致命。转瞬之间,424号豹式就击毁4辆谢尔曼,美军显然被这突然的一连串袭击打昏了头。

图:又是一张关于“巴克曼之角”的彩绘作品,由著名军事历史画家大卫·彭特兰创作,图中巴克曼的424号豹式在十字路口设伏,借助橡树的掩护伏击美军坦克和车队。

巴克曼命令继续射击,75毫米炮弹呼啸着一发接着一发飞出炮管,同轴机枪也连续射出几轮长射。被击中的美军燃料车和弹药车发生着剧烈的爆炸,变成燃烧的残骸或碎片,装甲运兵车、吉普车也纷纷中弹,很多物资连同车体零件被炸上了天。还有一辆美军坦克被击中起火,但它迅速后退逃出了豹式坦克的射界。十几分钟之后,道路上变得一片狼藉,烟雾弥漫,四处都是着火的车辆。

突然,巴克曼发现有2辆谢尔曼坦克驶离了主干道,试图穿过田野向其靠近。他立即下达开火令:“穿甲弹……11点钟方向……开火!”

一场坦克之间的对决立刻上演。424号车开了两炮,走在前面的谢尔曼坦克中弹起火,然后停在一道田坎上动弹不得,车组乘员跳出舱门逃命。跟在它后面的那辆谢尔曼尽管两次击中豹式,但都没能击穿其倾斜的前装甲。炮手波根多夫迅速以一发精准的穿甲弹击中它的发动机舱,这辆谢尔曼同样燃起大火,成为巴克曼车组当天击毁的第6辆坦克。

此时,路口上空弥漫着混杂了浓烈汽油味的火药味,在烟雾的掩护下,其余美军车辆借机撤退。巴克曼始终没有放松,趁着烟雾稍微散去一些的间隙,他指挥车组继续发威,在美军绵长的车队中继续制造燃烧的钢铁残骸。

图:“巴克曼之角”伏击战的鸟瞰实地图,其中黄×所在就是巴克曼设伏的位置,那是一处由乡间小路穿过主干道形成的十字路口。美军当时就沿着这条标号为D972的主干道由图片右侧向左推进,如果不是巴克曼阻挡,他们可以一直抵达勒洛雷村。

美军的计划是将车队整体后撤,然后集中优势坦克力量消灭这辆以“孤胆英雄”式角色阻挡美军向库唐斯推进的德国战车,到目前为止这场战斗已经持续了一个小时。然而美军的坦克阵容还没重组完毕,P-47战斗轰炸机群已经再次轰鸣着超低空飞临424号豹式的上方,巴克曼忍不住骂道:“这些扬基佬,地面上打不过就只会叫空中支援!”

炸弹接连不断地从空中落下,在地面上炸出一个个巨大的弹坑。其中一枚炸弹落在了距离豹式坦克只有5米的地方炸开,将后者猛地掀往一边。另一枚炸弹炸断了那棵高大的橡树,无数弹片猛烈地撞击着坦克的车身,车体随着爆炸的冲击波不停地摇晃。

在这种恐怖的环境中,巴克曼始终保持着冷静,他知道只要没有火箭弹或重磅炸弹直接命中坦克,他的车组呆在豹式的装甲车体内是安全的。在空袭的同时他没有放弃攻击美军车队,只要透过烟雾一看到美军车辆,他就命令炮手射击。P-47战斗轰炸机的攻击仍在继续,其机翼12.7毫米重机枪射出的子弹接二连三地打在424号豹式的车身上,发出“叮当哐当”的撞击声,炸弹也还在不停落下,但是没有一颗直接命中。

空袭持续的过程中,美军坦克开始从侧面向巴克曼逼近。这些谢尔曼一旦进入有效射程距离它们就立即向豹式射击,其中两发炮弹将豹式的车体擦伤,但依旧没有能够击穿。巴克曼指挥炮塔快速转动,将炮管对准这些新的威胁——炮手波根多夫连续射出两炮,灌木丛后面升腾起的两股巨大浓烟说明又有两辆美军坦克报销,这是巴克曼车组当天所取得的第7和第8个坦克击毁战果。

图:还是一张卫·彭特兰创作的“巴克曼之角”彩绘作品,这张彩绘里面巴克曼的424号豹式开出了隐蔽处,直接横在主干道中间向美军射击。

但是424号车也遭遇了这场战斗打响以来最大的危急,美军坦克打来的一发炮弹击中了车身,虽没有贯穿,可是剧烈的震动导致战斗室内的通风系统停机,装填手克雷勒在呛人的烟气中根本无法工作,他同时报告弹药也即将告罄。这时又一发美军炮弹飞来,击中了主动轮,将履带与主动轮的卡合处打得错位,整条履带随时有脱落或断掉的风险。

巴克曼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我应该弃车或投降吗?”可是这个念头转瞬即逝,他没有时间去过多思考这个问题,如何应对眼下的危机才是当务之急。

此前为了防止在战斗中丢失维修履带所需的大锤,驾驶员海多恩将原本挂在车外的大锤放在了身后。当豹式被击中时,大锤因车体的剧烈震荡而掉落,直接砸到了海多恩的后背上,顿时让他疼痛不已。剧痛和精神的高度紧张让海多恩不知所措,他想打开驾驶室的舱门,却发现车体前方的两个舱门都已经因受损被卡住。精神有点错乱的海多恩开始担心最坏的情况——自己可能会被困在车里,于是他猛地扯下耳机,开始擅自调转车头。

巴克曼起初根本不知道海多恩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是向后转动的坦克告诉他驾驶员出问题了。他朝海多恩大喊后见没有反应,又朝无线电员大喊:“维尔克,让他冷静下来!他正把我们往路边上带,他必须回头,把坦克正面对准敌人!”

就在维尔克拼命安慰海多恩的同时,几发美军炮弹又连续撞上了豹式坦克侧面车体,幸运的是都没有贯穿。巴克曼自己也试图让驾驶员海多恩冷静下来,说道:“兄弟,别慌!慢慢撤退!”

直到这时海多恩才回过神来,恢复了专注度操纵着受损的坦克。在一条履带错位、主动轮受伤的情况下想把坦克安全开回去,需要驾驶员保持万分的注意力。巴克曼车组一边努力缓缓后退,一点继续对开上来的美军坦克进行射击,在此过程中又击毁一辆逼得最近的谢尔曼。剩下的美军坦克也没敢再往前冲,迅速向主干道远方撤去。

图:现代军事爱好者采用电脑上色的一张巴克曼座车彩图,坦克车体前部舱门内探出头的两人就是驾驶员海多恩和无线电操作员维尔克。

最后424号豹式安全地返回了出发地,海因策和科尔特还在那里等着他们,两人挥舞着双手向巴克曼打招呼。

科尔特欣喜地爬上坦克,马上抢先说到:“我全都看到了,你击毁了9辆美军坦克,还有1辆被打着了火,我全都看到了!”

随后,受损的424号豹式缓缓移动,来到小村勒纳夫布尔的一座农舍旁。一到那里,巴克曼等人立即用撬棍撬开了被卡住的舱门,解救出被困的海多恩和维尔克。正是因为他俩,巴克曼才没有在刚才激战正酣的困难时刻下令弃车,如果那样的话两人就只有留在车里等死了。随后,海因策上士因伤势较重被送到了后方。

巴克曼车组在这个十字路口的疯狂阻击长时间地拖住了美军前进的脚步,暂时阻止了美军在该地区的穿插合围行动,许多即将可能遭遇灭顶之灾的德军部队得以借机逃离被包围的危险。这个路口此后被称之为“巴克曼之角”,而这场战斗在德军中被称之为“巴克曼陷阱”(Barkmann falle)。

图:美军在“巴克曼之角”伏击战结束之后于D972主干道所拍摄的照片,中间是一辆被击毁的美军M10坦克歼击车。根据巴克曼战后的说法,由于当时战斗非常激烈,距离也较远,他无法辨别击毁的谢尔曼坦克当中是否夹杂着一辆M10。

当天下午晚些时候,巴克曼车组撤往库唐斯,途中遇到2辆失去行走能力的豹式坦克,424号车交替拖着它们前进。这时美军部队再次进入库唐斯,3辆美军坦克企图拦住巴克曼的去路。幸亏此前巴克曼命令将2辆受损豹式的弹药转移到了他的坦克里,充足的炮弹使得424号车可以游刃有余地将这3只拦路虎悉数消灭。交战过程中,一辆受损的豹式又被反坦克炮击中,巴克曼只得将它放弃。至此,巴克曼车组取得了当天的第10-12个坦克击毁战果。

424号豹式拖着剩下的一辆受损豹式往镇子外面冲,美军的战斗轰炸机再度莅临,可惜这次的美军飞行员技术太差,无论是投弹还是扫射都没有准头,偏离太远。巴克曼继续向塞纳河方向进发,去追赶他所在连队的撤退脚步,在第二天又遭遇2辆美军坦克。战斗依旧没有悬念,424号车干净利落地干掉了这2个敌人,让巴克曼车组在两天的战斗中击毁敌军坦克数量增加到14辆。

7月29日,424号豹式拖着受损同伴经一座军用便桥驶过了塞纳河,接着穿过一座小镇。在镇尾,2辆德军坦克受到了当地居民鲜花和美酒的热烈欢迎,原来他们以为这是美军先头部队的坦克。就在巴克曼等人对法国居民的这次乌龙事件引出的尴尬感还没有消失时,美军战机又出现了,这次攻击造成装填手克雷勒受轻伤,巴克曼的左小腿也挨了几块弹片。当天下午,他们终于来到德军据守的小镇朗格佛尔,受伤的两人都得到治疗,424号豹式则开进了维修站。

7月30日,美军部队抵达朗格佛尔,巴克曼带着424号车再次拖着那辆受损的豹式坦克,第三次突破敌军包围。当天夜里,巴克曼命令悄悄地跟在一支美军车队后面向阿夫朗什前进。8月1日早晨,油料告急的巴克曼下令放弃那辆已经牵引了5天的受损豹式坦克。之后424号车一度迷路,弹药和油料也全部耗尽,巴克曼等人只得弃车徒步前往德军战线。

8月5日,巴克曼车组来到阿夫朗什,与“帝国”师装甲团第4连主力会合。一到部队,他们就见到了其他一些也是被迫徒步返回的战友。科尔特等人比巴克曼更早回到部队,他已经向连长汇报了424号车的战斗事迹。为此,巴克曼被推荐授予骑士十字勋章,这一要求在1944年8月27日获得批准,9月5日这枚勋章挂上了他的领口。

图:巴克曼在获得骑士十字勋章之后与他的车组成员,以及另一个车组4名士兵的合影。左侧5人是巴克曼车组,从左到右依次为驾驶员海多姆、装填手克雷勒、炮手波根多夫、车长巴克曼和无线电员维尔克。作为一名坦克兵,巴克曼的身高超过6英尺(1米83)。

图:巴克曼获得骑士十字勋章后的一张标准照,上面有他的签名。

巴克曼在8月31日晋升为党卫军上士,9月20日时任德国陆军总参谋长的古德里安大将还特意向他发去了一封贺信,信中这样写道:“获悉你于8月27日被元首授予一项高级英勇勋章(即骑士十字勋章),我非常高兴,特向你致以最衷心的祝贺。祝你在未来万事如意,愿军人之幸伴你终生!”

党卫军“帝国”师随后逃离了法莱斯包围圈,与党卫军第9“霍亨斯陶芬”装甲师一道掩护其余德军部队撤往西墙防线,巴克曼在这一系列的撤退行动中为其战果簿上又增加了大量盟军的各型车辆。

巴克曼在战争最后的半年里参加了阿登反击战和德军在匈牙利的多次行动,最终活着熬到德国投降。战后他被英军逮捕关押了2年多,获释后回家经营农场,并担任基斯多夫镇名誉镇长长达18年之久。2009年6月27日,这位最伟大的豹式坦克王牌在家中平静去世,享年90岁。

图:老年的巴克曼(右)与“帝国”师的一名老战友弗里茨·朗甘克(Fritz Langanke,左)在一起。同年出生的两人不仅都是骑士十字勋章获得者,也同为著名的豹式坦克王牌。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1 回复 南沙2 2019-5-10 04:11
着实腻害!
1 回复 你方唱罢 2019-5-14 17:42
腻害死了
回复 和颜清心 2019-5-15 04:13
豹式坦克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纳粹德国所制造的中型坦克。后来,美国、法国、罗马尼亚、保加利亚……,也有了豹式坦克。
谢谢您的分享。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南沙2最受欢迎的博文
  1. 《世界裸体自行车漫游》 伦敦2018 --18+ (from--youtube) [2019/01]
  2. 《清沈阳故宫》南沙摄影,版权所有。2018/5 [2019/02]
  3. 《上海外滩4---2017/8》南沙摄影,版权所有。 [2018/01]
  4. 《上海和平公园2017/8》南沙摄影,版权所有。 [2018/01]
  5. 《JASPER国家公园2》 南沙摄影,版权所有。2014/5 [2019/03]
  6. 《天空之城》陈敏女中音,“汉族降央卓玛”(ZTyoutube) [2017/04]
  7. 《孤独的牧羊人》《老鹰飞去》排箫-莱欧演奏,Leo Rojas(ZTyoutube) [2017/05]
  8. 《珊瑚颂》张燕--民歌美女天后(ZTyoutube) [2017/04]
  9. 《卖花姑娘》ZTyoutube [2018/02]
  10. 《红梅赞》彭丽媛(ZTyoutube) [2018/02]
  11. 《绒花》谭晶(ZTyoutube) [2018/02]
  12. 《鸿雁》石野雪峰,华裔业余小提琴手(ZTyoutube) [2018/02]
  13. 《空港》邓丽君(ZTyoutube) [2018/03]
  14. 《小路》口哨音乐(ZTyoutube) [2018/02]
  15. 《洪湖水浪打浪》ZTyoutube [2018/02]
  16. 《月季花2012》南沙摄影(值此情人节到来之际,祝各位朋友节日快乐。) [2018/02]
  17. 《上海动物园掠影---13,相思鸟之6月9日情人节,2017/8》南沙摄影(少儿不宜) [2018/01]
  18. 《印度洋上的明珠---马尔代夫(2)》南沙摄影,版权所有。2018/6 [2018/10]
  19. 《印度洋上的明珠---马尔代夫(1)》南沙摄影,版权所有。2018/6 [2018/10]
  20. 《后院的果树--杏树》南沙摄影,版权所有。2013/8 [2018/11]
  21. 《后院的果树--李树1》南沙摄影,版权所有。2013/8 [2018/11]
  22. 《印度洋上的明珠---马尔代夫(6)》南沙摄影,版权所有。2018/6 [2018/10]
  23. 《印度洋上的明珠---马尔代夫(3)》南沙摄影,版权所有。2018/6 [2018/10]
  24. 《小区里的狗狗-4,最美狗狗》南沙摄影版权所有2018/6。送狗迎猪,祝各位春节快乐! [2019/02]
  25. 《绣红旗》刀郎(ZT--youtube) [2018/11]
  26. 《荷塘月色》董敏(ZT--youtube) [2018/10]
  27. 《后院的果树--葡萄和小山楂》 南沙摄影,版权所有。2013/9 [2018/12]
  28. 《后院的果树---李子3》 南沙摄影,版权所有。2013/9 [2019/01]
  29. 《后院的果树--苹果》 南沙摄影,版权所有,2013/9。预祝各位朋友圣诞和新年快乐! [2018/12]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5-15 04:1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